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 推荐

    随着科技技术的不断进步,人工智能产品在很大程度上便捷了人们的生活。何为人工智能?即“Artificial Intelligence”,英文缩写为AI。“它是研究、开发用于模拟、延伸和扩展人的智能的理论、方法、技术及应用系统的一门新的技术科学”。
    1/6
    http://img.zhichanli.cn/uploads/photo/20190626/15615483425324.jpg
  • 推荐

    目前一般认为NPE(非实施主体)分为三种,即科研型、投机型和防御型NPE。科研型NPE具有正当存在的理由,因为其以创新为目的,所产生的专利一般是确有创新的技术。投机型NPE似乎只是利用了貌似专利的东西敲诈勒索,因此被称为“专利流氓”。防御型NPE则是对投机型NPE的回应。有调研分析NPE对整个社会的创新发展带来了什么作用,目前的结论是以诉讼为导向的NPE可视为机会主义者,对创新所造成的负面影响远大
    2/6
    http://img.zhichanli.cn/uploads/photo/20190506/15571295969362.jpg
  • 推荐

    对于侵权产品制造于专利权转让前而销售于转让后,专利权受让人是否可以该销售侵权行为提起诉讼?专利权人在侵权诉讼中以独立权利要求和从属权利要求限定的技术方案作为权利依据,而被控技术只与独立权利要求限定的技术方案相同,是否可以直接认定侵权成立?
    3/6
    http://img.zhichanli.cn/uploads/photo/20190712/15629135766087.jpg
  • 推荐

    当前,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多以法定赔偿方式实现,即赔偿数额由人民法院根据个案情况在法律规定的幅度内直接确定,这主要是因知识产权侵权中对所受损害举证不宜所致。例如在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中,根据《商标法》第六十三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的规定,赔偿数额按照权利人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确定;实际损失难以确定的,可以按照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确定;权利人损失或侵权人获利难以确定的,参照该商标许可使用费的倍数
    4/6
    http://img.zhichanli.cn/uploads/photo/20190628/15616928901560.jpg
  • 推荐

    与专利不同,商业秘密保护不需要新颖性。许多商业秘密实际上是已知技术的组合。美国第四巡回上诉法院在去年年底的AirFacts Inc.诉Diego de Amezaga案中判定,如果完全公开的信息以附加值的方式组合,根据“马里兰州统一商业秘密法”(MUTSA),可以作为商业秘密保护。
    5/6
    http://img.zhichanli.cn/uploads/photo/20190626/15615483425324.jpg
  • 推荐

    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还有人记得北京知识产权法院的最高判赔案件吗?
    6/6
    http://img.zhichanli.cn/uploads/photo/20190619/1560909632269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