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共享单车已造成超10亿元用户押金损失

2017-11-24 10:53 · 作者:   阅读:357   来源:新华视点

19日,深陷倒闭和跑路传闻的酷骑单车发出一纸“酷骑单车后续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而另一家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的小蓝单车近日也陷入崩盘危机。


新华社记者初步梳理发现,目前公开已知的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亟需尽快拿出应急解决方案。


企业倒闭押金难退


有企业提出“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


小蓝单车素来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此前,先是有员工在某职场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小蓝单车宣布解散,拖欠员工工资。随后,不时有这家公司工作人员在朋友圈转卖办公家具的消息传出。近日,公司位于北京的总部已人去楼空。


记者本月中旬曾到酷骑单车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B座的总部实地探访,看到前来退押金的人络绎不绝排成长队。由于押金难退,甚至催生了代办退费的黄牛。


酷骑单车随后发布公告称,拜客科技将代替运营酷骑单车的管理和运维工作,但不包括债务。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办理,如果不方便去成都,则需要联系公布的三个退还押金专线电话。但记者多次拨打均为占线。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之外,问题的焦点均集中在用户押金退回上。小蓝单车一位用户说,早在10月15日他就申请了退款,但一个多月没有动静,甚至APP中的退款信息都无故消失了。


APP停止更新、服务器下线,消费者想要退回押金只有去公司总部或上网找黄牛。北京一位用户告诉记者,退押金还需要各种各样的验证,“从市区到通州把钱退出来实在不容易,万一证件没带全还要多跑几趟。找黄牛又担心被骗,而且还要支付额外的手续费。”


面对退押金困局,不少公司甚至提出以车抵押金的办法。酷骑公司前CEO高唯伟曾表示,酷骑单车的造车成本是650元,能够覆盖298元的押金,“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


企业押金“专门账户”仅为一般存款账户


资金第三方监管有名无实


伴随着共享单车的诞生,巨额押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今年8月份,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保守估计,到目前为止,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


有知情人士表示,多数单车企业都没有采用第三方存管方式,且存在着为保持现金流而挪用押金的现象。而且大多数资料及手续均按照一般存款账户开立标准办理,银行无须履行三方监管义务。


今年9月,小鸣单车曾声称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监管。但华夏银行方面表示,小鸣单车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该行无须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


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可以退的押金难退回一直困扰着消费者。20日,深圳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立法举行听证会,押金处理等成热议话题。来自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至今,已受理超过1万宗关于共享单车的投诉,99%为押金难退的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宋刚表示,尽管有诸多法律法规的限制,用户的权益却并没有得到有效的保证。现在我国第三方监管体系建立还不完全,不返还押金最多算是违反了对用户的承诺,承担违约的相应责任,而该项资金是否被监管,就目前而言,尚未有相关强制性规定。


尽快拿出具体应急处理方案


加快建设信用机制保障行业持续发展


共享单车满足了公众短距离出行需求,在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不少专家认为,为促进共享单车市场的健康发展,应该由政府、企业和用户三方联手,政府管理部门出台管理细则,加强监管;企业在保障用户权益的前提下,建立信用积分系统、设置信用制度来激励用户规范骑行等。对于已经出现的押金问题,要尽快拿出具体应急处理方案。


不少专家表示,以押金为代表的传统抵押租赁的机制,已经不适应共享经济的发展特点,且易引发风险积聚。亟需引入信用机制,推动免押金服务,防范化解风险。


交通运输部在共享单车发展指导意见中也提出,鼓励共享单车企业提供免押金服务。


据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介绍,今年3月,芝麻信用与小蓝单车合作,有100万左右用户享受了免押金服务,免押额度2亿元左右,“这部分消费者的权益在这件事上得到了保障。”


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认为,共享经济依然大有可为,但破题的核心在于信用建设。“今天的共享经济门槛太低且边界比较模糊,如果不完善信用体系建设,将会影响共享经济未来的规模和效率。”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国民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壮认为,共享经济发展过程中政府监管要跟上,应及时制定适用于共享经济所具有的跨区域、跨行业和网络化特点的法律,厘清相关责任。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对话IP人|影视行业维权不仅要有技术还要有经验

    陈志真作为网智星项目负责人,从事互联网知识产权保护工作11年,擅长互联网涉嫌侵权信息的维权处置、侵权数据的分析与研究,具备丰富的维权实践经验,精通包括商标、影视、网游在内的维权处置规律和操作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