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共享单车已造成超10亿元用户押金损失

2017-11-24 10:53 · 作者:   阅读:287   来源:新华视点

19日,深陷倒闭和跑路传闻的酷骑单车发出一纸“酷骑单车后续使用及退押金事宜的通知”称,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而另一家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的小蓝单车近日也陷入崩盘危机。


新华社记者初步梳理发现,目前公开已知的有6家共享单车企业倒闭,据芝麻信用提供的数据,粗略统计造成用户押金损失已经超过10多亿元,亟需尽快拿出应急解决方案。


企业倒闭押金难退


有企业提出“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


小蓝单车素来以“体验好、管理精细”自居。此前,先是有员工在某职场社交平台发布消息,称小蓝单车宣布解散,拖欠员工工资。随后,不时有这家公司工作人员在朋友圈转卖办公家具的消息传出。近日,公司位于北京的总部已人去楼空。


记者本月中旬曾到酷骑单车位于北京市通州区万达广场B座的总部实地探访,看到前来退押金的人络绎不绝排成长队。由于押金难退,甚至催生了代办退费的黄牛。


酷骑单车随后发布公告称,拜客科技将代替运营酷骑单车的管理和运维工作,但不包括债务。北京的办公室将暂停办理押金退还业务,用户退押金都要去位于成都的公司办理,如果不方便去成都,则需要联系公布的三个退还押金专线电话。但记者多次拨打均为占线。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拖欠供应商巨额款项之外,问题的焦点均集中在用户押金退回上。小蓝单车一位用户说,早在10月15日他就申请了退款,但一个多月没有动静,甚至APP中的退款信息都无故消失了。


APP停止更新、服务器下线,消费者想要退回押金只有去公司总部或上网找黄牛。北京一位用户告诉记者,退押金还需要各种各样的验证,“从市区到通州把钱退出来实在不容易,万一证件没带全还要多跑几趟。找黄牛又担心被骗,而且还要支付额外的手续费。”


面对退押金困局,不少公司甚至提出以车抵押金的办法。酷骑公司前CEO高唯伟曾表示,酷骑单车的造车成本是650元,能够覆盖298元的押金,“大不了一人一辆骑回家”。


企业押金“专门账户”仅为一般存款账户


资金第三方监管有名无实


伴随着共享单车的诞生,巨额押金问题一直备受关注。今年8月份,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一份《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保守估计,到目前为止,仅共享单车领域的存量押金规模近100亿元。


有知情人士表示,多数单车企业都没有采用第三方存管方式,且存在着为保持现金流而挪用押金的现象。而且大多数资料及手续均按照一般存款账户开立标准办理,银行无须履行三方监管义务。


今年9月,小鸣单车曾声称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委托第三方华夏银行监管。但华夏银行方面表示,小鸣单车在华夏银行广州分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该行无须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


酷骑单车曾称在民生银行设置了“专门账户”。但据民生银行北京分行透露,酷骑单车在民生银行开立的只是一般存款账户,银行“并未与该公司开展任何实质业务合作”。


可以退的押金难退回一直困扰着消费者。20日,深圳就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立法举行听证会,押金处理等成热议话题。来自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至今,已受理超过1万宗关于共享单车的投诉,99%为押金难退的问题。


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宋刚表示,尽管有诸多法律法规的限制,用户的权益却并没有得到有效的保证。现在我国第三方监管体系建立还不完全,不返还押金最多算是违反了对用户的承诺,承担违约的相应责任,而该项资金是否被监管,就目前而言,尚未有相关强制性规定。


尽快拿出具体应急处理方案


加快建设信用机制保障行业持续发展


共享单车满足了公众短距离出行需求,在解决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不少专家认为,为促进共享单车市场的健康发展,应该由政府、企业和用户三方联手,政府管理部门出台管理细则,加强监管;企业在保障用户权益的前提下,建立信用积分系统、设置信用制度来激励用户规范骑行等。对于已经出现的押金问题,要尽快拿出具体应急处理方案。


不少专家表示,以押金为代表的传统抵押租赁的机制,已经不适应共享经济的发展特点,且易引发风险积聚。亟需引入信用机制,推动免押金服务,防范化解风险。


交通运输部在共享单车发展指导意见中也提出,鼓励共享单车企业提供免押金服务。


据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介绍,今年3月,芝麻信用与小蓝单车合作,有100万左右用户享受了免押金服务,免押额度2亿元左右,“这部分消费者的权益在这件事上得到了保障。”


北京大学继续教育学院院长、中国信用研究中心主任章政认为,共享经济依然大有可为,但破题的核心在于信用建设。“今天的共享经济门槛太低且边界比较模糊,如果不完善信用体系建设,将会影响共享经济未来的规模和效率。”


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国民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永壮认为,共享经济发展过程中政府监管要跟上,应及时制定适用于共享经济所具有的跨区域、跨行业和网络化特点的法律,厘清相关责任。

  • 称专代考试真题解析被抄袭,姑苏慕容愤而起诉智慧芽

    拥有众多荣誉光环的知名知识产权数据服务商“智慧芽”最近有些烦,先是被 “合享智慧”以涉嫌以流量劫持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被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之后其推出的在线知产培训平台“智慧芽学院”又被诉抄袭他人的专利代理人考试真题解析,遭索赔28万元。
  • 关于侵犯“清流”“清流资本”商标权的声明

    今日,创立于2012年,专注于投资初创型企业的投资机构清流(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清流投资公司)发布《关于商标侵权的声明》。
  • 邀请参加|第三届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

    第三届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将于2018年6月19日由美国专利商标局(United States Patent & Trademark Office)、美国洛杉矶洛约拉大学法学院(Loyola Law School Los Angeles)、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北京大学法学院以及北京电影学院管理学院在沪联合举办。这是继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成功于2016年11月在洛杉矶、2017年6月在北京举办之后,
  • 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中的“恶意”认定与倍数确定

    我国于2013年修订《商标法》时,在原第五十六条的基础上增加了对恶意侵犯商标权行为进行规制的损害赔偿条款,即现行商标法第六十三条中“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业界普遍认为这一规定构成了我国的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但是,自新《商标法》引入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以来,该条款在司法实践中却绝少适用,其主要原因在于“恶意”和“情节
  • “时事新闻”文章配图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时事新闻文章配图如何适用著作权法中的时事新闻条款存在较大的争议,不同法院对此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裁判,有待统一裁判规则。
  • 称专代考试真题解析被抄袭,姑苏慕容愤而起诉智慧芽

    拥有众多荣誉光环的知名知识产权数据服务商“智慧芽”最近有些烦,先是被 “合享智慧”以涉嫌以流量劫持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被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之后其推出的在线知产培训平台“智慧芽学院”又被诉抄袭他人的专利代理人考试真题解析,遭索赔28万元。
  • 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中的“恶意”认定与倍数确定

    我国于2013年修订《商标法》时,在原第五十六条的基础上增加了对恶意侵犯商标权行为进行规制的损害赔偿条款,即现行商标法第六十三条中“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业界普遍认为这一规定构成了我国的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但是,自新《商标法》引入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以来,该条款在司法实践中却绝少适用,其主要原因在于“恶意”和“情节
  • “时事新闻”文章配图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时事新闻文章配图如何适用著作权法中的时事新闻条款存在较大的争议,不同法院对此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裁判,有待统一裁判规则。
  • 专利务实|非治疗用途和治疗用途存在关联时可否授予专利权

    专利法规定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不能授予专利权,但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的范畴一直存在争议。本文介绍了EPO对于某种方法或用途涉及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时的处理思路和典型判例,其中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能否区分开来的处理方式值得借鉴。
  • 浅析体育赛事节目著作权保护问题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新浪诉凤凰网、乐视网在线直播中超赛事构成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一案(下称“新浪案”),单就著作权部分来看,判决结果是凤凰网和乐视网网络直播中超赛事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而该案的一审法院则认定涉案行为所播出的赛事画面构成作品(但未明确为何种作品类型),进而认定侵权。
  • 称专代考试真题解析被抄袭,姑苏慕容愤而起诉智慧芽

    拥有众多荣誉光环的知名知识产权数据服务商“智慧芽”最近有些烦,先是被 “合享智慧”以涉嫌以流量劫持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被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之后其推出的在线知产培训平台“智慧芽学院”又被诉抄袭他人的专利代理人考试真题解析,遭索赔28万元。
  • 关于侵犯“清流”“清流资本”商标权的声明

    今日,创立于2012年,专注于投资初创型企业的投资机构清流(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清流投资公司)发布《关于商标侵权的声明》。
  • 邀请参加|第三届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

    第三届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将于2018年6月19日由美国专利商标局(United States Patent & Trademark Office)、美国洛杉矶洛约拉大学法学院(Loyola Law School Los Angeles)、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北京大学法学院以及北京电影学院管理学院在沪联合举办。这是继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成功于2016年11月在洛杉矶、2017年6月在北京举办之后,
  • 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中的“恶意”认定与倍数确定

    我国于2013年修订《商标法》时,在原第五十六条的基础上增加了对恶意侵犯商标权行为进行规制的损害赔偿条款,即现行商标法第六十三条中“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业界普遍认为这一规定构成了我国的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但是,自新《商标法》引入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以来,该条款在司法实践中却绝少适用,其主要原因在于“恶意”和“情节
  • “时事新闻”文章配图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时事新闻文章配图如何适用著作权法中的时事新闻条款存在较大的争议,不同法院对此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裁判,有待统一裁判规则。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猴子不能以自拍照版权受侵犯提起诉讼

    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裁定,猴子不能以他自己拍的照片版权受侵犯而提起诉讼。该案为 “冠猕猴纳鲁托诉斯莱特等人”案,已于2018年4月23日进行判决。
  • 称专代考试真题解析被抄袭,姑苏慕容愤而起诉智慧芽

    拥有众多荣誉光环的知名知识产权数据服务商“智慧芽”最近有些烦,先是被 “合享智慧”以涉嫌以流量劫持的方式进行不正当竞争为由被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之后其推出的在线知产培训平台“智慧芽学院”又被诉抄袭他人的专利代理人考试真题解析,遭索赔28万元。
  • 邀请参加|第三届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

    第三届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将于2018年6月19日由美国专利商标局(United States Patent & Trademark Office)、美国洛杉矶洛约拉大学法学院(Loyola Law School Los Angeles)、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北京大学法学院以及北京电影学院管理学院在沪联合举办。这是继中美娱乐法高峰论坛成功于2016年11月在洛杉矶、2017年6月在北京举办之后,
  • 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中的“恶意”认定与倍数确定

    我国于2013年修订《商标法》时,在原第五十六条的基础上增加了对恶意侵犯商标权行为进行规制的损害赔偿条款,即现行商标法第六十三条中“对恶意侵犯商标专用权,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业界普遍认为这一规定构成了我国的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但是,自新《商标法》引入商标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以来,该条款在司法实践中却绝少适用,其主要原因在于“恶意”和“情节
  • 拍案说法|恶意抢注他人商标,司法不予支持

    本案判决并未拘泥于法条机械办案,而是从法律规定的精神出发,能动适用商标法的先用权抗辩条款,通过判决澄清了商标实践中老百姓的认识误区,有利于大力弘扬诚信经营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 商标在先使用权影响力要件的合理性分析

    司法实践中对于商标先用权影响力要件标准的把握,应当控制在“显著性+持续性使用”标准和地域性知名度标准之间,并根据司法政策适时向“显著性+持续性使用”标准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