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专利代理人的职业操守,请从“守口如瓶”开始

2017-12-07 19:48 · 作者:知产力   阅读:429

作者 | 叶新建  广东卓建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1584字,阅读约需3分钟)


作为专利代理人经常会接触到委托人的各种先进技术,甚至有些还是委托人的技术秘密。因此《专利代理执业道德与执业规范》第八条规定,专利代理人应当保守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的技术、商业秘密和委托人不愿泄露的其他信息,不得以泄露、剽窃或利用这些秘密和信息的方式损害委托人的合法权益。第八条虽然要求专利代理人负有保密的义务,但是并没有规定具体的保密期限。专利代理的保密期限通常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保密期限截止到专利申请日,第二种观点认为保密期限截止到专利公开(公告)日。


主张第一种观点的认为,把专利申请提交到专利局,其申请日即已固定,用于评价其现有技术也将是确定的,专利代理人在申请日之后和公开(公告)日之前公开该专利申请的技术内容并不会影响其授权。主张第二种观点的认为,早于专利局的公开(公告)日之前公开有失稳妥,可能会存在一定的风险,晚于专利局的公开(公告)日公开更为妥当,但是往往也不清楚风险在哪里。


笔者支持第二种观点,并且认为专利代理人在申请日之后和公开(公告)日之前公开委托人专利申请的技术内容,可能会存在以下三种风险,也就是说损害了专利申请人至少以下三种权利。

 

首先,专利代理的保密限期截止于申请日,将影响到专利申请人的撤回权。根据《专利法实施细则》第36条,专利申请人在专利印刷准备公开之前可以申请撤回其专利。可见,如果专利申请人在专利公开(公告)之前,改变了申请专利的主意,想撤回该专利申请不予以公告,不想让其他人知悉其专利申请中的技术内容。但是,如果代理专利申请的技术内容被在申请日之后和撤回日之前就已经公开了,专利申请人想申请撤回该专利申请的权利将会无法实现。因为专利申请技术内容一旦被公开后就会成为现有技术,专利申请人即使在程序实现了撤回,但实体上也已经没有意义。

 

其次,专利代理的保密限期截止于申请日,将影响到专利申请人的在其它国家的“保新权”。抵触申请一般针对本国的专利申请而言,如果专利申请人向其它国家提交了相同的专利申请,而本国的专利申请就不是其他国家的抵触申请。因此,只要本国专利申请还没有公开,并不会影响其在后申请在其它国家的专利授权。但是,如果代理专利申请的技术内容在本国申请日之后和其它国家申请日之前公开,专利申请人想在其他国提交在后专利申请时,并且未主张本国在先专利申请的优先权,那么其他国家就会因为该专利申请已经在其国家申请日之前已经被公开,而丧失了新颖性无法授权。所以,本文所称的“保新权”是指保护了该专利申请的在本国公开(公告)日之前在其它国家仍具有新颖性的权利,在不享受优先权的情况下,并不影响专利申请人在其它国家的在后专利申请的授权。

 

再次,专利代理的保密限期截止于申请日,将影响到专利申请人的在本国或其它国家的“改新权”。“改新权”是指改进新颖性的权利,虽然本国在先申请构成其在后申请的抵触申请,但是抵触申请只能用于评价新颖性,并不能作为现有技术评价其创造性。专利申请人如果在专利申请公开(公告)日之前有新的想法,而且这种新的想法只是改进了新颖性,还不满足改进创造性的条件,只要本国在先专利申请还未公开,也不会影响其改进新颖性专利申请在其本国或其它国家的授权。但是,如果其专利申请的技术内容在本国或其它国家“改新”专利申请的申请日之前公开,那么此前公开的技术内容可以作为其现有技术,用于评价“改新”专利申请的创造性,那么将会影响只改进新颖性,而未达到改进创造性条件的“改新”专利申请的授权,也就是损害专利申请人的“改新权”。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专利代理的保密限期截止于申请日将会影响到专利申请人的撤回权、“保新权”和“改新权”。因此,专利代理的保密期限应截止到专利公开(公告)日,专利代理人应谨慎遵守该保密期限的义务,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法律纠纷。

  • 万慧达观察 | 商标授权程序中认定的结论能否直接作为侵权认定的依据?

    亿华公司2004年5月20日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希能”,使用在第5类“医药制剂、人用药、针剂、片剂”等商品上。济民公司以引证商标“悉能”,核定使用在第五类的“化学医药制剂”上,对被异议商标提出异议,商标局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 “美孚”商标获跨类保护,二审获赔300万

    提及“美孚”品牌,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是机油,是减震器,还是化肥?随伴随着“美孚”品牌知名度的日益提升,各种攀附其品牌的行为也接连发生。继“美孚”商标在多起案件中驰名商标获得跨类保护后,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侵犯“美孚”商标侵权案中,其“美孚”商标再次获得驰名商标跨类保护,并最终获得300万元赔偿。
  • 专利侵权案件中调度执法人员直接参与案件处理是否合法?

    今日,西峡龙成特种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西峡公司)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神木天元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天元公司)、榆林市知识产权局其他专利行政纠纷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该案是对榆林市知识产权局所作专利侵权处理决定是否违法进行审查,涉及问题新颖。一审曾作为新类型案件被列入“2015年度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 法院审理商标侵权案件中认定思路之实证分析

    本文拟通过相关法院裁判案例,探析商标侵权之司法认定的范式结构,以期对法律实践有所裨益。从大量法院判决,可以看出法院对于商标侵权的基本认定思路是:(1)是否构成正当使用;(2)商标性使用中是否构成混淆;(3)造成损害后商标侵权的法律责任。
  • 语音版侃侃 | 清华大学冯术杰副教授为大家解答商标问题

    本周佛系之风盛行,侃侃和yuci也变成佛系小编,这个音频是顺其自然,有啥说啥。
  • “美孚”商标获跨类保护,二审获赔300万

    提及“美孚”品牌,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是机油,是减震器,还是化肥?随伴随着“美孚”品牌知名度的日益提升,各种攀附其品牌的行为也接连发生。继“美孚”商标在多起案件中驰名商标获得跨类保护后,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侵犯“美孚”商标侵权案中,其“美孚”商标再次获得驰名商标跨类保护,并最终获得300万元赔偿。
  • 专利侵权案件中调度执法人员直接参与案件处理是否合法?

    今日,西峡龙成特种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西峡公司)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神木天元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天元公司)、榆林市知识产权局其他专利行政纠纷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该案是对榆林市知识产权局所作专利侵权处理决定是否违法进行审查,涉及问题新颖。一审曾作为新类型案件被列入“2015年度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 法院审理商标侵权案件中认定思路之实证分析

    本文拟通过相关法院裁判案例,探析商标侵权之司法认定的范式结构,以期对法律实践有所裨益。从大量法院判决,可以看出法院对于商标侵权的基本认定思路是:(1)是否构成正当使用;(2)商标性使用中是否构成混淆;(3)造成损害后商标侵权的法律责任。
  • 语音版侃侃 | 清华大学冯术杰副教授为大家解答商标问题

    本周佛系之风盛行,侃侃和yuci也变成佛系小编,这个音频是顺其自然,有啥说啥。
  • 金杜知卓 | 综艺节目模式的著作权法保护之道

    关于综艺节目模式能否受到著作权保护,这在国内外都是难题。就我国而言,从早期的ECM“go bingo”案、世熙传媒“面罩”案、《超级女声》涉嫌抄袭《Pop Idol》、“take me out”等纠纷到近些年的《极限挑战》涉嫌抄袭《无限挑战》、《非凡搭档》涉嫌抄袭《极速前进》《中国有嘻哈》被指抄袭等纠纷,权利人均面临着无法通过著作权法维护权益的困境,只能放弃通过诉讼途径维权的做法或转而寻求商标法、
  • 万慧达观察 | 商标授权程序中认定的结论能否直接作为侵权认定的依据?

    亿华公司2004年5月20日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希能”,使用在第5类“医药制剂、人用药、针剂、片剂”等商品上。济民公司以引证商标“悉能”,核定使用在第五类的“化学医药制剂”上,对被异议商标提出异议,商标局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 “美孚”商标获跨类保护,二审获赔300万

    提及“美孚”品牌,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是机油,是减震器,还是化肥?随伴随着“美孚”品牌知名度的日益提升,各种攀附其品牌的行为也接连发生。继“美孚”商标在多起案件中驰名商标获得跨类保护后,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侵犯“美孚”商标侵权案中,其“美孚”商标再次获得驰名商标跨类保护,并最终获得300万元赔偿。
  • 专利侵权案件中调度执法人员直接参与案件处理是否合法?

    今日,西峡龙成特种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西峡公司)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神木天元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天元公司)、榆林市知识产权局其他专利行政纠纷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该案是对榆林市知识产权局所作专利侵权处理决定是否违法进行审查,涉及问题新颖。一审曾作为新类型案件被列入“2015年度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 法院审理商标侵权案件中认定思路之实证分析

    本文拟通过相关法院裁判案例,探析商标侵权之司法认定的范式结构,以期对法律实践有所裨益。从大量法院判决,可以看出法院对于商标侵权的基本认定思路是:(1)是否构成正当使用;(2)商标性使用中是否构成混淆;(3)造成损害后商标侵权的法律责任。
  • 语音版侃侃 | 清华大学冯术杰副教授为大家解答商标问题

    本周佛系之风盛行,侃侃和yuci也变成佛系小编,这个音频是顺其自然,有啥说啥。
  • 闹剧:IAM眼中对撸的西电捷通和苹果

    在北京的专利年会上,来自苹果关联私人执业律师的一个带有些许敌意的问题,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略微难堪的对话,十分罕见。苹果与中国公司西电捷通之间在中国法院的战火已经燃烧了一年多,而今天刚刚在中国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的中国专利年会的与会者,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上演。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万慧达观察 | 商标授权程序中认定的结论能否直接作为侵权认定的依据?

    亿华公司2004年5月20日申请注册被异议商标“希能”,使用在第5类“医药制剂、人用药、针剂、片剂”等商品上。济民公司以引证商标“悉能”,核定使用在第五类的“化学医药制剂”上,对被异议商标提出异议,商标局裁定被异议商标不予核准注册。
  • “美孚”商标获跨类保护,二审获赔300万

    提及“美孚”品牌,你最先想到的是什么,是机油,是减震器,还是化肥?随伴随着“美孚”品牌知名度的日益提升,各种攀附其品牌的行为也接连发生。继“美孚”商标在多起案件中驰名商标获得跨类保护后,日前,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一起侵犯“美孚”商标侵权案中,其“美孚”商标再次获得驰名商标跨类保护,并最终获得300万元赔偿。
  • 专利侵权案件中调度执法人员直接参与案件处理是否合法?

    今日,西峡龙成特种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西峡公司)与陕西煤业化工集团神木天元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天元公司)、榆林市知识产权局其他专利行政纠纷在最高人民法院再审。该案是对榆林市知识产权局所作专利侵权处理决定是否违法进行审查,涉及问题新颖。一审曾作为新类型案件被列入“2015年度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典型案例”。
  • 法院审理商标侵权案件中认定思路之实证分析

    本文拟通过相关法院裁判案例,探析商标侵权之司法认定的范式结构,以期对法律实践有所裨益。从大量法院判决,可以看出法院对于商标侵权的基本认定思路是:(1)是否构成正当使用;(2)商标性使用中是否构成混淆;(3)造成损害后商标侵权的法律责任。
  • 语音版侃侃 | 清华大学冯术杰副教授为大家解答商标问题

    本周佛系之风盛行,侃侃和yuci也变成佛系小编,这个音频是顺其自然,有啥说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