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中央芭蕾舞团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申诉、申请民事裁定书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 (2016)京民申1722号
2018-01-07 10:35 · 作者:   阅读:211   来源:北京法院网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中央芭蕾舞团,住所地北京市西城区太平街3号。



  法定代表人:冯英,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界融,四川悦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的继承人):殷淑敏。



  委托诉讼代理人:戴威,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中央芭蕾舞团因与梁信侵害著作权纠纷一案,不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2015)京知民终字第1147号民事判决书,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中央芭蕾舞团申请再审称,1、原判决将协议书中的“一次性”认定为10年属于认定事实错误。原判决将1993年协议书认定为表演权报酬支付合同是错误的,该协议书是梁信对其表演报酬获得权的一次性永久转让的著作权转让合同。因此,中央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无需再向梁信支付报酬。2、中央芭蕾舞团并未侵犯梁信对其作品享有的署名权。3、原判决超出了梁信一审诉讼中确定的诉讼请求范围。梁信在一审诉讼中并未明确其表演权受到侵害,只提出了署名权和改编权的主张。而且,梁信在二审诉讼中也并未提出中央芭蕾舞团侵犯其获得报酬权的主张,二审判决直接判令中央芭蕾舞团向梁信支付表演其作品而未支付的报酬超出当事人诉讼请求。4、对梁信主张的2003年至2010年期间的侵权事实,中央芭蕾舞团提出了时效抗辩,但原判决仍对此进行了审理并予以保护,属于适用法律明显错误。



  本院经审查查明,梁信已于2017年1月28日去世,其配偶殷淑敏作为遗嘱继承人申请参加本案诉讼。



  上述事实,有殷淑敏的身份证、户口本、广州军区政治部同和离职干部休养所证明、居民死亡医学证明、遗体火化证明及(2008)南公证内字第09429号公证书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的规定,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的;(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是伪造的;(四)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的;(五)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的;(六)原判决、裁定适用法律确有错误的;(七)审判组织的组成不合法或者依法应当回避的审判人员没有回避的;(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九)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十)未经传票传唤,缺席判决的;(十一)原判决、裁定遗漏或者超出诉讼请求的;(十二)据以作出原判决、裁定的法律文书被撤销或者变更的;(十三)审判人员审理该案件时有贪污受贿,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的。



  在案证据显示,梁信在与中央芭蕾舞团签订的协议书及2004年9月给中央芭蕾舞团的致信中,均未对中央芭蕾舞团表演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提出质疑或表示反对,也未提出过期限限制,由此表明梁信对中央芭蕾舞团1964年改编行为及之后中央芭蕾舞团表演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是认可的。同时,根据协议书签订时的199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表演者使用他人已发表的作品进行营业性演出,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但应当按照规定支付报酬;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的不得使用。梁信与中央芭蕾舞团于1993年6月26日签订协议书前,梁信主张权利的电影剧本《红色娘子军》已经公开发表,故中央芭蕾舞团表演改编自该电影剧本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符合上述法律规定的表演法定许可的情形。因此,该协议书仅是对报酬支付数额、方式以及署名问题的约定,而非梁信许可中央芭蕾舞团永久使用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进行表演这一既定事实的重新许可。结合协议书签订前代表中央芭蕾舞团签署协议书的李承祥(时任中央芭蕾舞团团长)给梁信致信中“在十年内一次性付酬也是一个办法”的意思表示,和该协议书最后手写增加的“将来如文化部另有规定,中央芭蕾舞团与原作者梁信认为需再议,则应修订此《协议书》”之内容,其中“一次性付给梁信同志人民币伍仟元”的约定,应为十年内的报酬数额,而非永久性的报酬数额。因此,在2003年十年期限届满后,中央芭蕾舞团演出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虽然无需再征得梁信的许可,但仍应向其支付报酬。鉴于双方未能就报酬的标准达成协议,也未就中央芭蕾舞团基于使用梁信作品而获得的利益以及梁信因此而遭受的损失提交证据,故原判决在综合考虑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产生的时代背景及其特殊的历史地位、实际演出情形、作品性质及其对梁信作品的使用比例等因素,酌情确定的赔偿数额尚属合理。



  虽然梁信在本案中提出经济赔偿的基础是中央芭蕾舞团未经其许可表演其作品,而原判决认定中央芭蕾舞团在2003年以后的表演应视为已经取得梁信许可,本院也认为中央芭蕾舞团在2003年以后表演其作品无需另行取得梁信许可,但中央芭蕾舞团未就此支付报酬仍构成对梁信基于表演权而享有的获得报酬权利的侵害,故原判决并未超出当事人的诉讼请求范围。



  综上,中央芭蕾舞团有关协议书中约定的“一次性”付酬为永久性报酬数额的理解,与实际情况不符。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二百一十九条规定,当事人超过诉讼时效期间起诉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受理后对方当事人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抗辩事由成立的,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不应对诉讼时效问题进行释明及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



  本案中,中央芭蕾舞团并未明确提出过诉讼时效抗辩,故法院对诉讼时效未予审理并不违反法律规定。



  综上所述,原判决并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的13种情形。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中央芭蕾舞团的再审申请。



                 审判长  谢甄珂



                 审判员  王晓颖



             代 理 审 判 员  孙柱永



             二○一七年十月二十五日



                 书记员  王译平

  • 2018年中国反垄断执法回顾——经营者集中篇

    2018年是《反垄断法》生效实施的十周年。《反垄断法》实施十周年成效显著,为保护公平竞争、维护消费者利益、促进经济效率提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名录 (一)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专栏本期推荐的知识产权律师是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卫华律师。
  • 知产周一谈 | 2019年中国游戏法律服务市场预测

    2018年底版号终于解冻,那么2019年,中国游戏法律服务市场可能会出现哪些趋势呢?
  • 活动预告 | 2019.01.18 · 北京 · 医药产业知识产权前沿论坛

    为促进我国药品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发展,为我国专利法修改提供更丰富全面的专家建议,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将于2019年1月18日下午14:00-18:00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601会议室联合举办“医药产业知识产权前沿论坛”,北京阳光知识产权与法律发展基金会将在专家推荐、会务统筹等多方面为本次论坛提供全面支持。
  • 胡震远:知产禁令的程序保障——演出的机会

    一眨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已经付诸实施。去年岁末,我们围绕《规定》写了两篇小文,分别是“精致的五官”和“丰满的荷包”,本篇(终结篇)我们来聊聊“演出的机会”。
  • 2018年中国反垄断执法回顾——经营者集中篇

    2018年是《反垄断法》生效实施的十周年。《反垄断法》实施十周年成效显著,为保护公平竞争、维护消费者利益、促进经济效率提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名录 (一)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专栏本期推荐的知识产权律师是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卫华律师。
  • 知产周一谈 | 2019年中国游戏法律服务市场预测

    2018年底版号终于解冻,那么2019年,中国游戏法律服务市场可能会出现哪些趋势呢?
  • 活动预告 | 2019.01.18 · 北京 · 医药产业知识产权前沿论坛

    为促进我国药品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发展,为我国专利法修改提供更丰富全面的专家建议,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将于2019年1月18日下午14:00-18:00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601会议室联合举办“医药产业知识产权前沿论坛”,北京阳光知识产权与法律发展基金会将在专家推荐、会务统筹等多方面为本次论坛提供全面支持。
  • 胡震远:知产禁令的程序保障——演出的机会

    一眨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已经付诸实施。去年岁末,我们围绕《规定》写了两篇小文,分别是“精致的五官”和“丰满的荷包”,本篇(终结篇)我们来聊聊“演出的机会”。
  • 2018年中国反垄断执法回顾——经营者集中篇

    2018年是《反垄断法》生效实施的十周年。《反垄断法》实施十周年成效显著,为保护公平竞争、维护消费者利益、促进经济效率提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名录 (一)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专栏本期推荐的知识产权律师是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卫华律师。
  • 知产周一谈 | 2019年中国游戏法律服务市场预测

    2018年底版号终于解冻,那么2019年,中国游戏法律服务市场可能会出现哪些趋势呢?
  • 活动预告 | 2019.01.18 · 北京 · 医药产业知识产权前沿论坛

    为促进我国药品知识产权保护制度的发展,为我国专利法修改提供更丰富全面的专家建议,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将于2019年1月18日下午14:00-18:00在中国人民大学明德法学楼601会议室联合举办“医药产业知识产权前沿论坛”,北京阳光知识产权与法律发展基金会将在专家推荐、会务统筹等多方面为本次论坛提供全面支持。
  • 胡震远:知产禁令的程序保障——演出的机会

    一眨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已经付诸实施。去年岁末,我们围绕《规定》写了两篇小文,分别是“精致的五官”和“丰满的荷包”,本篇(终结篇)我们来聊聊“演出的机会”。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名录 (一)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专栏本期推荐的知识产权律师是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卫华律师。
  • 2018年中国反垄断执法回顾——经营者集中篇

    2018年是《反垄断法》生效实施的十周年。《反垄断法》实施十周年成效显著,为保护公平竞争、维护消费者利益、促进经济效率提升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 胡震远:知产禁令的程序保障——演出的机会

    一眨眼,《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查知识产权纠纷行为保全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规定》)已经付诸实施。去年岁末,我们围绕《规定》写了两篇小文,分别是“精致的五官”和“丰满的荷包”,本篇(终结篇)我们来聊聊“演出的机会”。
  • 每周速览|华为起诉InterDigital违反FRAND义务

    本周要闻一览 韩国发布新的军事技术知识产权管理指南 三星被判不能通过有争议的专利许可协议完全免除公司税 华为就违反FRAND义务问题起诉InterDigital Burberry和LV就航运公司转运商标侵权货物上诉被驳 日亚化起诉Corlant专利侵权 第一批鼓励仿制药品目录6月底前发布 Vans起诉Primark、Target侵犯“侧条纹”商标
  • 「上位化」的技术用语需明确说明

    于撰写权利要求时,将技术用语「上位化」是很常见的做法,好处是可以扩大保护范围,不再被单一实施方式中的细节所限定,然而这样的做法务必要注意在说明书中必须有明确的解释或举例说明,不然反而可能产生不明确问题而导致专利无效。近期(2018年12月7日)美国联邦上诉法院(United State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以下简称CAFC)于In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