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擅自播放“跑男” 咪咕视讯赔偿496万

2018-01-08 16:37 · 作者:   阅读:232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原标题:因擅自播放10期“跑男”,咪咕视讯被判赔偿496万元


因擅自播放10期《奔跑吧兄弟(第三季)》(下称“跑男”),一家影视公司被判赔偿496万元。


2017年12月19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浙江广播电视集团(下称浙广集团)与咪咕视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咪咕视讯)、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咪咕文化)侵犯“跑男”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咪咕视讯构成侵权,需赔偿浙广集团经济损失495万元及合理费用1万元,每期节目赔偿金额达49.5万元。 近年来,我国影视节目引发的著作权侵权纠纷屡见不鲜,此类案件的判赔额呈现大幅提升的趋势。对此,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张伟君在接受中国知识产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国法律规定的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一般采用“填平原则”,但其对于故意侵权起不到威慑作用。法院在确定判赔额时,只有充分、全面地补偿权利人的损失,让被告无法从侵权行为中获取任何好处甚至得不偿失,才能有利于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双方争辩两大焦点


2015年10月30日,“跑男”在浙江卫视及浙广集团网站新蓝网首播,咪咕视讯于同年11月在其开发运营的“咪咕视频”播放软件上线了“跑男”作品,并向用户提供付费点播服务。


浙广集团认为,其依法享有涉案作品完整的著作权,咪咕视讯未经授权提供、传播涉案作品,不仅分流了浙广集团网站的访问量,还造成其用户流失及版权资源的泄露;咪咕文化系咪咕视讯的独资股东,在无法证明财产不混同的情况下应与咪咕视讯承担连带责任。据此,浙广集团将两被告诉至杭州互联网法院,请求法院判令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


针对浙广集团的指控,咪咕视讯辩称,其已从第三方获得“跑男”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并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主观上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咪咕文化辩称,其与咪咕视讯并未财产混同,咪咕视讯足以独立对外承担民事责任。此外,咪咕视讯和咪咕文化还对浙广集团是否有诉讼主体资格提出了质疑。 庭审中,杭州互联网法院针对双方争辩的四大焦点问题进行了审理。在浙广集团是否具有原告主体资格的问题上,法院认为,“跑男”属于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每一期节目独立构成单一作品。该作品由浙广集团出资制作完成,且作品上已明确署名著作权由浙广集团所有,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可以认定浙广集团系“跑男”的著作权人,且属于适格原告。 在咪咕视讯的行为是否构成侵权方面,法院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判定咪咕视讯并未获得“跑男”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咪咕视讯在其运营的应用平台上向公众提供10期“跑男”付费点播服务的行为属于信息网络传播行为,构成对浙广集团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


全额赔偿有何依据


在确定该案判赔额时,法院全额支持了权利人的主张。法院作出的496万元的高额判赔,受到了业界广泛关注。


该案承办法官表示:“根据浙广集团、咪咕视讯提交的证据材料无法计算出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法院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知名度、制作成本、商业价值以及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状态、侵权情节和持续时间等因素,确定了赔偿数额。”“在确定具体的赔偿数额时,杭州互联网法院主要考虑了3个因素。第一个因素是涉案作品及其制作者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且涉案作品制作成本较高,单期节目信息网络传播权一年授权使用费高达2333.3万元,产品冠名广告费高达2.3634亿元,具有较高的商业价值。”该案承办法官介绍。


法院考虑的第二个因素是咪咕视讯作为专门的网络视频提供者,在涉案作品热播期间实施侵权行为,并持续一年多,在浙广集团向其发送律师函要求停止侵权后,未及时回应并停止侵权行为,具有侵权的主观恶意。第三个因素是咪咕视讯的手机应用平台受众覆盖面广,用户数量众多,经法院释明需提交涉案作品的点播及收益的原始数据后,被告拒不提交,致使法院无法查明侵权的具体获利数额。为弥补权利人的经济损失,惩戒恶意侵权行为,法院遂作出全额支持原告主张的判决。


为进一步了解案件详细情况,记者通过电话和邮件采访咪咕视讯,但对方均未回复。


为何提高判赔金额


近年来,我国影视节目引发的著作权侵权纠纷屡见不鲜,此类案件的判赔额开始呈现大幅提升的趋势。比如,2017年5月16日,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审结了涉及知名节目《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系列案件,法院一审判决被告需向原告赔偿共计606万元,单期综艺节目赔偿额创下北京市地区历史新高。


在司法实践中,法院根据哪些因素作出高额判赔?北京科技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主任徐家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知识产权侵权案件中,如果无法计算出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时,法院一般会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的知名度、制作成本、商业价值以及侵权行为的性质、主观状态、侵权情节和持续时间等因素,确定赔偿数额。”


对于我国知识产权侵权案件判赔额的逐渐提高,张伟君表示,网络侵权案件判赔额高低与否,应该具体个案具体分析。只要被告的侵权行为造成的损失确实很大,或者被告因侵权所获利润确实很大,法院就应该支持原告的高额索赔。


近年来,我国法院为何不断提高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判赔金额,其对于打击侵权行为有何作用?“我国法律规定的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一般采用‘填平原则’,在实践中,如果仅仅是以侵权期间原告因此遭受的经济损失或者被告获利、许可费来计算损害赔偿额,就相当于鼓励被告‘先上船后买票’,这样的损害赔偿额不足以制止侵权行为,对于那些故意侵权来说更起不到任何威慑作用。”张伟君建议,知识产权侵权损害赔偿的计算,应该充分考虑知识产权的特点,而不能机械地以“填平”了事,对于那些故意侵权行为而言,尤其需要有一定的“额外”赔偿才能达到救济目的。(记者 冯飞)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名录(四)——林蔚

    ——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林蔚
  • 拍案说法 | 特许人的信息披露义务不应指向社会常识等公知信息

    特许经营合同纠纷案件中,被特许人是否可基于特许人未披露相关信息获得合同解除权,不但要从该信息对于特许经营业务开展的重要性进行考察,还应当从该信息来源的专有性进行考察。对于可从公开渠道获得的相关信息,被特许人也应当积极获取,不应仅因特许人对该等信息未予详细披露即轻易赋予被特许人合同解除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