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路透社:特朗普考虑“重罚”中国所谓“知识产权盗窃”行为

2018-01-19 12:35 · 作者:Bruce   阅读:524

来源 | Reuters

编译 | Bruce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国际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编者按

北京时间昨天凌晨,路透社报道了在白宫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的独家采访,特朗普在采访中表示正在考虑“重罚”中国所谓“知识产权盗窃”行为。据知产力国际了解,外交部随后已经对此作出回应。


早在2017年8月14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在白宫正式签署总统备忘录,要求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就包括知识产权领域技术转让在内的所谓“不公平贸易做法”,对中国发起调查,以确保美国的知识产权和技术得到保护。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发表声明,表示将进行全面调查。(参见:《特朗普签了对华调查备忘录,中外媒体怎么看?》


知产力国际现将路透社报道原文翻译如下。

 

特朗普20180117.png

美国总统特朗普17日在白宫接受路透社采访(来源:路透社/Kevin Lamarque)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1月17日)表示,美国正在考虑施以“重罚”,作为对中国实施的所谓“知识产权盗窃”调查的一部分。这是特朗普政府将要对中国采取报复性贸易措施的最明显信号。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特朗普及其经济顾问加里·科恩(Gary Cohn)表示,中国强迫美国企业将其知识产权转移至中国,并以此作为在当地开展业务的代价。

 

美国已经对该问题启动了一项贸易调查,科恩表示美国贸易代表不久后就将给出建议。

 

“我们正在酝酿一笔有关知识产权的潜在高额罚款,不久后就会出结果。”特朗普在采访中表示。

 

虽然特朗普并未具体说明针对中国的“罚款”(fine)究竟为何意,但根据授权了对中国所谓“盗窃”美国知识产权行为进行调查的1974年关税法,特朗普可以对中国货物施加报复性关税或其他贸易制裁,直至中国改变其政策。

 

特朗普称损失可能很高,但并未详细说明数字是如何得出的,也没有说明成本可能会如何被施加。

 

“我们正在谈论的是巨大的损失。我们正在谈论的是你甚至从未想到过的数额。”特朗普说。

 

美国企业反映称,他们的数千亿美元的技术和数百万份工作岗位被中国公司夺去,中国公司盗窃创意和软件,或者强迫他们将知识产权转移,作为他们在中国开展业务的一部分代价。

 

特朗普称,他希望美国能与中国保持一个良好的关系,但中国政府需要“公平”对待美国。

 

特朗普表示将在1月30日宣布针对中国的某种贸易措施,并称他将于1月30日在向美国国会所做的国情咨文演讲中谈论该问题。

 

在被问到根据美国在钢铁、铝和太阳能电池板等措施是否存在贸易战的潜在可能时,特朗普表示他并不希望贸易战接踵而至。

 

“我认为不会,我希望不会。不过如果爆发,那也无可奈何。”他说。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弗里·斯科特(Jeffrey Schott)表示,1974年关税法案301条款授权了这项针对中国知识产权做法的调查,据此采取的惩罚措施,很有可能包含对中国在美国投资的一系列关税和限制措施。

 

“我推测美国的措施将涉及在我们没有WTO(世界贸易组织)义务的地区的限制,”Schott表示,“特朗普喜欢谈论关税,所以关税措施可能也会在这一系列措施中。中方将拥有针对关税增加措施进行报复的合法权利。”

 

在2016年竞选期间,特朗普照例扬言要对中国货物施加45%的全面关税,以此平衡美国工人的竞争环境。当时他还控诉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以获得出口优势,但此后的特朗普政府摒弃了这一说法。

 

特朗普周三表示,在他竞选结束后,中国不再符合汇率操纵的标准了。他表示,在试图与中国政府合作共同控制朝鲜的同时再这么说就不合时宜了。

 

“你怎么能说,‘嘿,顺便一提,在朝鲜问题上帮我个忙,但我还是叫你汇率操纵者?’这真的行不通。”特朗普如是说。

 

特朗普还表示他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并未讨论过中国购入美国国债的计划。

 

本月早些时候,彭博社报道称中国官员审查了国家的外汇储备,建议放缓或停止购买美国国债。

 

特朗普表示,他并不担心这一举动会伤害美国经济。

 

“我们从来没有谈过这个。他们要做什么谁也拦不住。”他表示。

 


 

附: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在2018年1月18日例行记者会上对此事的回应:

 

“我愿在此再次强调,关于美方所指称的强制性技术转让问题,中国没有任何一部法律强制外国投资者转让技术。在具体的企业合作过程中可能会出现类似的情况,那也是企业之间的市场行为,完全没有政府的干预。与此同时,我也愿强调,中方将坚定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