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澳大利亚避风港规则需迈大步向前走

2018-02-02 15:12 · 作者:Jazz Osvald   阅读:126

作者 | Jazz Osvald

翻译 | Bruce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本文2265字,阅读约需4分钟。本文英文版可点击这里阅读。本文于2018年2月2日有更新)

2017128日,2017年著作权修正案(服务供应商)议案(Copyright Amendment (Service Providers) Bill 2017)在澳大利亚参议院提出。这一议案旨在拓宽法案的避风港条款的范围,以使澳大利亚的避风港法律规定与其他地区的相一致;同时,除了在当前机制下唯一受保护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sISP)以外,还向更多机构提供更为广泛的保护。

虽然这些变革着实向正确的方向迈进了一步,但是这一步还远远不够。避风港条款需要做出更进一步的变革,以保护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之外的所有在线服务供应商。

什么是避风港条款?

在澳大利亚,避风港原则保护诸如Telstra或中国电信这样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免于承担其某一用户侵犯著作权所带来的责任。譬如,假使一家ISP的顾客违法盗版了一部电影,那么ISP就无须担责。[1]

目前的法律仅仅将保护给予“传输服务供应商”(carriage service providers[2],仅严格适用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它并不适用于像FacebookYoutube这样的内容供应商。

澳大利亚议会最初采纳目前的条款,是为了遵循澳美自由贸易协定(Australia-US Free Trade Agreement)第17.11.29条款。[3] 在定义中加入“传输”(carriage)一词,可以将ISP以外的所有其他供应商排除于避风港保护之外,有人推测[4]认为这是议会犯下的一个错误。[5]

当前的避风港条款如何发挥作用?

为了使传输服务供应商得到条款的保护,侵权行为须落入以下4类之一:

1.    传输活动[6]

2.    缓存活动[7]

3.    托管活动[8]

4.    信息定位服务[9]

进而,一家传输服务供应商如果要享有保护,就必须遵守特定条件:[10]

1.    如果传输服务供应商有权利且有能力控制侵权活动,那么传输服务供应商不得从侵权活动中收取经济利益,且

2.    传输服务供应商还须在收到有关侵权材料被认定为侵权的通知后,及时地删除所有侵权材料或禁止对其的获取。

如果以上条件均可满足,那么,即使传输服务供应商的某一用户侵犯了著作权,他人也是不能向传输服务供应商寻求损害赔偿金的。[11]

避风港条款的修改建议

修改建议力求显著扩大保护,从仅支持传输服务供应商,到包含其他机构,如残障人士救助机构和大学、培训机构和学前教育机构等各类教育机构的行政部门,以及图书馆、档案馆和文化机构。[12]

不过,保护仅在发生的侵权活动与该组织或部门的职能相关时,才适用于这些部门或组织。[13]

与其他地区相较而言尚显不足

有批评意见认为,这些修改覆盖的范围还不够广泛。[14] 澳大利亚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在其《2016年知识产权咨询报告》(2016 Inquiry Report on Intellectual Property)中建议,澳大利亚政府应当扩大避风港机制,使之适用于所有在线服务的供应商。[15] 生产力委员会同时指出,将该机制限制在仅适用于ISP,并非遏制著作权侵权行为的有用途径。生产力委员会认为,抑制著作权侵权行为最有用也最有效的方式,是及时并以有竞争力的价格提供对内容的获取。[16]

根据所建议的修改内容,FacebookYoutube这样的大型公司可能不会受太大影响,因为它们已经可以受益于美国的避风港保护。[17] 科技创业公司等小型公司,以及网站和内容供应商不受保护。这些措施可被视为扼杀澳大利亚市场,因为小型公司会由于担心诉讼而不希望冒风险[18] 保护的缺位还可能使国际公司放弃在澳大利亚设店设厂,而美国、欧盟或中国的法律相较之下都会提供更好的保护。

生产力委员会的报告也支持了这一发现。报告认为,如果相关条款被拓展,在线服务供应商在澳大利亚设立业务点时就能面临更少阻碍。反过来,这也会让著作权制度随着新服务和新技术的推出而更具适应性。[19] 此外,使澳大利亚的法律与国际标准看齐,也会减少商业上的不确定性。

国外的保护情况

美国、欧盟和中国是三大科技创业公司和内容供应商的中心,它们均提供广泛的避风港保护,不仅保护互联网服务供应商,也保护所有的内容供应商和网络主机。

在美国内容供应商可由美国数字千年版权法案(Digital Millennium Copyright Act)中的网络服务供应商Network Service ProvidersNSP)这一概念来涵盖。这一概念给予其避风港条款下的保护。[20]

在欧盟,电子商务指令(E-Commerce Directive)就相当于避风港,类似地保护内容供应商以及ISP。[21] 这些条款不仅保护其免受著作权侵权行为损害,而且还保护其免遭商标侵权、名誉损害和误导性宣传的侵害。该避风港条款还涵盖民事、行政和刑事责任,但不适用于信息定位服务。[22]

在中国,信息网络传播权(Right of Communication Through the Information NetworkRPRCIN)是关于避风港条款的权威性规定。它仿照美国DMCA和欧盟电子商务指令,提供同样的保护。虽然条例中并未明确定义一个术语“网络服务供应商”(network service providers),但法院已将其适用于ISP和内容供应商[23]ISP和内容供应商,表明该术语与DMCA中有着相同的定义。

从上述比较中可以看出,在澳大利亚的内容供应商所体会到的差距。假使有某一个用户在它们的平台上侵犯了著作权,那么它们就不能享有避风港条款的保护。这可能促使创业公司不在澳大利亚开展业务,或将业务迁移至海外那些能够提供更强有力法律豁免的地区去。

在议案的二读发言中,政府认为扩大避风港条款将会减少诉讼,并简化著作权执法。

澳大利亚因采取了这些措施来更新其避风港法律规定而获得了正确的赞赏。然而,对于澳大利亚决策者而言,如果要真正鼓励澳大利亚的创新和商业确定性,就应当采取更进一步的措施去保护内容供应商。


[1] Copyright Act 1968 (Cth) Div 2AA.
[2] Telecommunications Act 1997 (Cth) s 87.
[3]  Australian Government  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 Australian-United States Free Trade Agreement Chapter Seventeen –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http://dfat.gov.au/about-us/publications/trade-investment/australia-united-states-free-trade-agreement/Pages/chapter-seventeen-intellectual-property-rights.aspx
.
[4] Andy, Google & Facebook Excluded F rom Aussie Safe Harbour Copyright Amendments (5 December 2017) TorrentFreak .
[5] Kimberlee Weatheral l, ‘Safe Harbours’ (Speech delivered at the Sydney University Law School, Sydney, 2015)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nvXIuqpiwk/.
[6] Copyright Act 1968 (Cth) s 116AC.
[7] Ibid s 116AD.
[8] Ibid s 116AE.
[9] Ibid s 116AF.
[10] Ibid s 116AH.
[11] Ibid s 116AG(2).
[12] Explanatory Memorandum, Copyright Amendment (Service Providers) Bill 2017, 6.
[13] Ibid 7.
[14] Kylie Pappalardo, Changes to copyright in Australia will make it tougher for tech start-ups (11 December 2017) Business Insider Australia https://www.businessinsider.com.au/copyright-tech-start-ups-2017-12.
[15] Productivity Commission Inquiry Report, Intellectual Property Arrangements, Report No 78 (2016) 551.
[16] Ibid 40.
[17] Google, Submission No 102 to Productivity Commission, Intellectual Property Arrangements, 2016, 34.
[18] Ibid 34-35.
[19] Productivity Commission Inquiry Report, Intellectual Property Arrangements, Report No 78 (2016) 567.
[20] Bea & VandenBerk Attorneys At Law Liability Protections for online service providers under the DMCA and CDA (31 March 2011) https://www.beavandenberk.com/ip/copyright-tm/liability-protections-for-online-service-providers-under-the-dmca-and-cda/.
[21] Neil Mohring, The music industry takes on ‘safe harbor’ (19 August 2016) Lexology https://www.lexology.com/library/detail.aspx?g=7aa7f01c-f522-488e-b404-cd4f1f85419b.
[22] Yong Wan, ‘Safe Harbours f rom Copyright Infringement Liability in China’ (2013) 60(4) Copyright Society of the USA 635, 637.
[23] Albert Chen, Han Han Vs Baidu: Safe Harbor Principle in China (27 September 2012) China IP Lawyer http://www.chinaiplawyer.com/han-han-baidu-safe-harbor-principle-china/.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拍案说法|商业秘密案中权利人对客户名单存在交叉承担举证责任

    客户名单属于经营中形成的客户信息,记载了权利人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联系方式等内容,与权利人提供的特定服务密不可分,具有专有性和区别性特征,可以认定为商业秘密。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对话IP人|陶鑫良:法学人才要“瘦身减肥”,管理人才要 “强身扩体”

    随着我国从“知识产权大国”向“知识产权强国”迈进,面对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不断扩大、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日益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逐年加强的国内外形势,我国对知识产权应用型人才的同步需求愈发增大。当前我国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与需求方面的问题备受关注。为此,本期知产力对话IP人栏目特邀请了资深知识产权专家、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与他就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系列议题进行深入对话。
  • 知识产权法反垄断前沿问题的探讨

    知识产权青年学人交流会,是由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熊琦教授发起,法学院知识产权青年创新团队组织的全国性学术交流项目。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李扬:究竟是谁在劫持谁?

    最近,涉及标准必要专利诸多纠纷的出现,引起了普遍关注。某些传统观点认为,权利人会利用标准必要专利无法绕开、必然被实施的特性,敲专利实施者的竹杠,产生专利劫持。
  • 论道医药专利 | 尾篇:取他人之长,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专利链接制度

    健康是全人类的共同诉求,当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人们会对生命质量有更高追求。人民健康是最可宝贵的财富,拥有健康的人民意味着拥有更强大的综合国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
  • 天闻说 | 浏览器拦截视频前广告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探析

    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由于版权环境的持续好转,目前出现了一批提供正版视频在线观看的视频网站,由于提供的视频资源覆盖范围越来越大,所以普通用户已经可以随时获取这类视频而无需通过其他非合法途径来获取。这也导致互联网的侵权模式也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直接盗取权利人享有合法权利的视频作品以传播自己的产品,变成了对视频网站的正常经营进行干扰以传播自己的产品。如盗链、强制跳转、破解视频网站会员服务等。
  • 黄璞琳:新反法第六条规定的“擅自使用”包括销售行为吗?

    1993年《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禁止经营者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或者使用与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称、包装、装潢,并在第二十一条第二款相应设定了罚款等行政处罚。原国家工商局1995年7月6月发布的《关于禁止仿冒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装潢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第二条,将《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五条第(二)项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类型化表述为“仿冒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称、包装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拍案说法|商业秘密案中权利人对客户名单存在交叉承担举证责任

    客户名单属于经营中形成的客户信息,记载了权利人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联系方式等内容,与权利人提供的特定服务密不可分,具有专有性和区别性特征,可以认定为商业秘密。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对话IP人|陶鑫良:法学人才要“瘦身减肥”,管理人才要 “强身扩体”

    随着我国从“知识产权大国”向“知识产权强国”迈进,面对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不断扩大、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日益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逐年加强的国内外形势,我国对知识产权应用型人才的同步需求愈发增大。当前我国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与需求方面的问题备受关注。为此,本期知产力对话IP人栏目特邀请了资深知识产权专家、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与他就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系列议题进行深入对话。
  • 孙磊: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

    修生养息地玩了一个月游戏,每天内心中的小天使都会蹦出来说“该去码字了”,而小恶魔马上蹦出来说“是的”——当然,他们俩的话我都没听,我是一个有主见的“银”。这几天,我们来说一说换皮游戏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
  • 闹剧:IAM眼中对撸的西电捷通和苹果

    在北京的专利年会上,来自苹果关联私人执业律师的一个带有些许敌意的问题,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略微难堪的对话,十分罕见。苹果与中国公司西电捷通之间在中国法院的战火已经燃烧了一年多,而今天刚刚在中国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的中国专利年会的与会者,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上演。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拍案说法|商业秘密案中权利人对客户名单存在交叉承担举证责任

    客户名单属于经营中形成的客户信息,记载了权利人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联系方式等内容,与权利人提供的特定服务密不可分,具有专有性和区别性特征,可以认定为商业秘密。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对话IP人|陶鑫良:法学人才要“瘦身减肥”,管理人才要 “强身扩体”

    随着我国从“知识产权大国”向“知识产权强国”迈进,面对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不断扩大、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日益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逐年加强的国内外形势,我国对知识产权应用型人才的同步需求愈发增大。当前我国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与需求方面的问题备受关注。为此,本期知产力对话IP人栏目特邀请了资深知识产权专家、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与他就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系列议题进行深入对话。
  • 知识产权法反垄断前沿问题的探讨

    知识产权青年学人交流会,是由华中科技大学法学院熊琦教授发起,法学院知识产权青年创新团队组织的全国性学术交流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