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被曝裁撤渠道 百度外卖品牌更名倒计时

2018-02-07 18:57 · 作者:   阅读:133   来源:北京商报






北京商报讯(记者 郭诗卉)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这对新“cp”的“婚后生活”一直波澜不断。2月6日有消息称,百度外卖已于近期裁撤部分城市渠道经理。与此同时,百度外卖的高管仍在陆续离职。更有知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百度外卖可能很快将会更改品牌名称。


今年1月29日,百度外卖渠道部在北京总部宣布裁撤了郑州、西安、贵阳、南宁等多个渠道城市经理。当日共有100多名百度外卖渠道城市经理参加,最终保留了约35名渠道城市经理。


此次渠道裁撤与此前代理商风波有直接关联。自去年10月开始,因被收购后部分城市出现百度外卖商户信息被同步至饿了么,导致这些城市百度外卖单量骤减等问题,百度外卖代理商多次向百度外卖及饿了么讨要说法。直到去年11月20日,百度外卖首次对代理商安置问题公开回应,出台相应的解决方案,对希望融合或退出的代理商进行安置。


此外,渠道裁撤也与百度外卖各地订单量下滑有很大关系。据上述知情人透露,除了代理商城市订单下滑严重外,百度外卖北京的订单量也在下滑,因为现在百度外卖已经没有直营物流团队,主要依靠代理商团队和众包团队,这不仅增加了管理难度,配送效率也受到很大影响,投诉率明显上升。“从目前情况看,百度外卖这个品牌的存续期不会太长,预计很快就会更名。饿了么CEO张旭豪在宣布收购的当天就曾表示,未来百度外卖的名称可能会变。百度方面则因为百度外卖已经出售,也不希望百度外卖继续使用这个名称。”


百度外卖用户关先生(化名)2月6日向北京商报记者报料,当日中午11:08在百度外卖平台上从金鼎轩(地坛店)订的餐,预计送到时间是12:30,但最终收到餐的时间却是14:34,餐品送到时已经凉透了。期间,关先生曾先后多次与商家以及负责该订单的配送员联系,但配送员始终以商户未出餐为由推诿,可商户明确表示早已出餐,但没有配送员来取,“后来我向平台投诉,最终平台以‘满20元免10元’的优惠券作为补偿”。关先生说道。


作为曾经的“外卖三巨头”之一,百度外卖如今单量下滑、配送员流失、服务质量下降,让人不禁好奇未来百度外卖的发展方向。北京商报记者就此联系了饿了么及百度外卖方面的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双方均未对此做出回应。


中国食品产业评论员朱丹蓬表示,饿了么此前收购百度外卖就是为了布局高端市场,同时也因看重百度外卖的配送技术,现在双方在业务和技术上的融合已经接近完成,裁撤渠道能够有效降低平台的运营成本。但百度外卖如今的用户端体验下滑明显,这对于曾以服务品质为主打的平台品牌而言是个严重打击。饿了么与百度外卖未来如仍继续“双品牌”运营,就应重视现在百度外卖出现的问题,避免更多用户流失。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所谓“商业经营模式”,是指商事经营主体在长期经营活动中形成的、较为固定的合作方式、运营状态、运转程序等,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共同构成的立体模式。那么,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所谓“商业经营模式”,是指商事经营主体在长期经营活动中形成的、较为固定的合作方式、运营状态、运转程序等,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共同构成的立体模式。那么,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拍案说法|商业秘密案中权利人对客户名单存在交叉承担举证责任

    客户名单属于经营中形成的客户信息,记载了权利人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联系方式等内容,与权利人提供的特定服务密不可分,具有专有性和区别性特征,可以认定为商业秘密。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对话IP人|陶鑫良:法学人才要“瘦身减肥”,管理人才要 “强身扩体”

    随着我国从“知识产权大国”向“知识产权强国”迈进,面对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不断扩大、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日益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逐年加强的国内外形势,我国对知识产权应用型人才的同步需求愈发增大。当前我国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与需求方面的问题备受关注。为此,本期知产力对话IP人栏目特邀请了资深知识产权专家、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与他就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系列议题进行深入对话。
  • 孙磊: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

    修生养息地玩了一个月游戏,每天内心中的小天使都会蹦出来说“该去码字了”,而小恶魔马上蹦出来说“是的”——当然,他们俩的话我都没听,我是一个有主见的“银”。这几天,我们来说一说换皮游戏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
  • 闹剧:IAM眼中对撸的西电捷通和苹果

    在北京的专利年会上,来自苹果关联私人执业律师的一个带有些许敌意的问题,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略微难堪的对话,十分罕见。苹果与中国公司西电捷通之间在中国法院的战火已经燃烧了一年多,而今天刚刚在中国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的中国专利年会的与会者,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上演。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拍案说法|商业秘密案中权利人对客户名单存在交叉承担举证责任

    客户名单属于经营中形成的客户信息,记载了权利人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联系方式等内容,与权利人提供的特定服务密不可分,具有专有性和区别性特征,可以认定为商业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