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李扬:究竟是谁在劫持谁?

2018-02-11 12:10 · 作者:李扬   阅读:228

作者|李扬 中山大学法学院/知识产权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1806字,阅读约需3分钟)


最近,涉及标准必要专利诸多纠纷的出现,引起了普遍关注。某些传统观点认为,权利人会利用标准必要专利无法绕开、必然被实施的特性,敲专利实施者的竹杠,产生专利劫持。


那么,究竟是谁在劫持谁?这是一个非常容易被表面现象迷惑的问题。


如果标准必要专利权利人和实施者之间关系的现实状况被有意或者无意地无视,则很容易通过幻想勾画出专利劫持的图景:专利技术标准化对标准实施者产生锁定效应,专利权人借此在短期内能够迅速占领相关市场,获得市场优势地位,潜在被许可人在技术上或者商业上没有其他替代方案可供选择,始终面临着被专利权人借助禁令排挤出相关产品市场或者索要不合理超高使用费率的悲催命运,完全沦为专利权人刀俎下的鱼肉或者餐盘中的小菜。而且,在包含了成百上千个标准、每个标准又包含了成千上万个专利的复杂技术产品中,任何单个的标准必要专利权人都有可能凭借手中的标准必要专利引发市场的断裂,并造成专利使用费堆叠现象。


然而,当经过调查研究,不再过分沉迷于自己理论见解,将专利劫持幻想为阻碍标准被采纳、推广以及专利技术应用的绊脚石,增加消费者在不同制造商产品之间的转换成本,成为损害消费者福利的头号公敌,我们就可以发现标准必要专利权人面临的如下切实窘境: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就使用费率向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发送函件提议双方进行谈判时,几乎很少有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给予回应,即便偶有回应者,亦基本上以工作忙碌、没有时间等理由一而再、再而三地加以搪塞,拒绝和标准必要专利权人进行磋商。即使偶尔有因为搪塞不能而答应和标准必要专利权人进入谈判程序的实施人,也总是借口标准必要专利权人的报价违背FRAND原则,但其自身又根本不提出任何报价方案以恶意拖延谈判进程,或者干脆主动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标准必要专利权人的使用费率报价违反了FRAND原则,更有甚者反而以请求禁令救济的行为滥用了市场支配地位为由,将标准必要专利权人拖入诉讼的泥潭当中,以图达到尽量少支付或者干脆不支付任何使用费率的目的。


简单地说,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和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之间关系图景的现实版是这样的: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在劫持标准必要专利权人,而不是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在劫持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在标准必要专利领域,很多情况下,杨白劳才是真正的大爷,黄世仁早已变成忍气吞声的孙子。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对标准必要专利权人的这种反向劫持,正是笔者在国内外很多场合所称的“FRAND劫持”。

2014年7月,美国ITC行政法官Essex于2014年7月在大量调查研究基础上发表的No.337-TA-868号调查初步裁决报告得出的如下结论,也清晰地展现出了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和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之间关系的真实面貌:


“是标准的使用者而不是标准必要专利权人,正在利用不公平的优势,他们不但未经许可就在利用标准中的专利技术,而且也并未打算与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协商获得许可,因为他们知道,可能发生的最糟糕情况,也不过是被标准必要专利权人起诉,被法院判决支付从一开始本就应该支付的FRAND使用费。”


既然在标准必要专利领域中已经出现“杨白劳成大爷黄世仁变孙子”的 FRAND劫持的异化现象,法院在处理由于禁令、使用费率而引发的相关标准必要专利纠纷案件时,就不能简单、片面地从有利于标准的推广和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利益的角度出发,直接否定标准必要专利权人的禁令救济请求,或者直接将标准必要专利权人请求禁令救济的行为等同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让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完全丧失保护自己权利的武器,而对实施者肆无忌惮的侵权行为无可奈何;或者直接将标准必要专利实施者在禁令威胁下和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协议达成的使用费率判定为非FRAND费率,或者夸大专利使用费堆叠危险而裁决过低的使用费率,让标准必要专利权人因得不到应有的创新收益以填补研发成本而唉声叹气。


尽管进入标准的专利技术未必全部是最优技术,但无法否认的是,进入标准中的技术至少是专利技术。既然是专利技术,就不能仅仅因进入标准成为标准必要专利技术而获得比未进入标准时能获得的保护更少。从鼓励创新、鼓励优质专利技术进入标准的视点出发,法院在处理涉及标准必要专利技术纠纷的案件时,无论如何还是应当坚持“创新优先,效率优先,权利保护优先”的价值理念,而不是骑在利益平衡的秋千上晃晃荡荡,更不能让实施者以专利劫持和模糊不定的FRAND原则为幌子,动辄否定标准必要专利权人禁令救济的主张,或者适用反垄断法过度干预市场自由。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所谓“商业经营模式”,是指商事经营主体在长期经营活动中形成的、较为固定的合作方式、运营状态、运转程序等,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共同构成的立体模式。那么,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所谓“商业经营模式”,是指商事经营主体在长期经营活动中形成的、较为固定的合作方式、运营状态、运转程序等,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共同构成的立体模式。那么,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
  • 拍案说法|商业秘密案中权利人对客户名单存在交叉承担举证责任

    客户名单属于经营中形成的客户信息,记载了权利人的服务对象、服务内容、联系方式等内容,与权利人提供的特定服务密不可分,具有专有性和区别性特征,可以认定为商业秘密。
  • 厉害了!比起韩国在知识产权领域的设想,平昌冬奥会都不算啥

    平昌冬奥会开幕了。正如30年前韩国在首尔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10年前中国在北京第一次举办夏季奥运会一样,每次奥林匹克圣火的降临都是东道主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难得机遇,也是主办国进一步扩大国际化的最佳契机。
  • 对话IP人|陶鑫良:法学人才要“瘦身减肥”,管理人才要 “强身扩体”

    随着我国从“知识产权大国”向“知识产权强国”迈进,面对知识产权保护范围不断扩大、知识产权保护水平日益提高、知识产权保护力度逐年加强的国内外形势,我国对知识产权应用型人才的同步需求愈发增大。当前我国在知识产权人才培养与需求方面的问题备受关注。为此,本期知产力对话IP人栏目特邀请了资深知识产权专家、大连理工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与他就我国知识产权人才培养的系列议题进行深入对话。
  • 孙磊: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

    修生养息地玩了一个月游戏,每天内心中的小天使都会蹦出来说“该去码字了”,而小恶魔马上蹦出来说“是的”——当然,他们俩的话我都没听,我是一个有主见的“银”。这几天,我们来说一说换皮游戏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
  • 闹剧:IAM眼中对撸的西电捷通和苹果

    在北京的专利年会上,来自苹果关联私人执业律师的一个带有些许敌意的问题,引发了一场激烈的、略微难堪的对话,十分罕见。苹果与中国公司西电捷通之间在中国法院的战火已经燃烧了一年多,而今天刚刚在中国国家会议中心开幕的中国专利年会的与会者,亲眼看到了这一幕的上演。
  • 知识产权诉讼技巧及实战攻略系列课程 | 开课啦

    知产力(微信ID:zhichanli)知产力是一家致力于“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的原创型新媒体平台。关
  • 非诚勿扰“嘘嘘”篇——华谊兄弟撤诉

    2017年6月29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裁定,准予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谊兄弟)撤回对金阿欢、永嘉县非诚勿扰婚姻介绍所(普通合伙)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起诉。 朝阳法院的该份裁定是基于2017年6月27日,华谊兄弟提出的撤诉申请。关于撤诉原因,目前尚不知晓。
  • 商标评审速递 | “花芊古”遇到“花千骨”再天然也不行

    “花芊古天然”商标申请被驳回;JEEP无效“水中吉普SHui ZHong Ji Pu”
  • 专利侵权案搜狗持续推进:9项侵权已进入庭审

    近日,搜狗诉百度专利侵权案又有了新的进展。据了解,之前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已经裁定有效的9项专利的相关诉讼已进入庭审阶段。在相关专利被认定有效的前提下,进入庭审也就意味着百度败诉的可能性大增。
  • 商标法第44条第1款“其他不正当手段”的解读

    中国商标法中没有关于“恶意”的定义,“恶意注册”或“不正当手段”的表述散见在多个条款中。2016年12月,商标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为商评委)联合发布了修订后的《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 Uber商业秘密案:辩方策略与“反证据开示手段”

    今年2月9日,Waymo诉Uber窃取商业秘密案以双方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其公司0.34%的股份,按其720亿美元的市值来算,Uber相当于支付了约价值2.45亿美元的资产。考虑到最初主张的20亿美元的赔偿额,加上随着诉讼进展该公司在描黑对手方面已大占上风,Waymo最终接受这么低的和解条件令人惊奇。
  • 熊文聪:网游直播“合理使用”辩

    近段时间以来,有关网络游戏直播的侵犯著作权问题引发了游戏产业界、法律实务界和学术理论界的广泛关注和热烈讨论,涉及网游直播画面的作品界定、权利归属、行为类型与合理使用等诸多难点问题,笔者也曾就其中的作品界定问题进行了分析。
  • “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所谓“商业经营模式”,是指商事经营主体在长期经营活动中形成的、较为固定的合作方式、运营状态、运转程序等,是一个由客户价值、企业资源和能力、盈利方式共同构成的立体模式。那么,商业经营模式可以构成“商业秘密”吗?
  • 游戏诉讼中如何确定“思想”和“表达”(中)

    昨天有细心的朋友指出“青眼究极龙”不是应该三个头吗?肿么只有一个头?——作为一篇学术文章,被diss的对象全部针对插图,很心塞——这种BUG我怎么可能会出现(心好慌):难道就因为不让你们上外服吃鸡?就因为沉溺于挂机页游版吃鸡?就因为马布里退役了?就忘记了召唤青眼究极龙的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