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中国是如何成为全球创新和知识产权领导者的

2018-03-05 21:31 · 作者:   阅读:892   来源:The Diplomat

作者 | Jason Zukus

来源 | 《美国外交官亚太时事杂志》(The Diplomat)

翻译 | yayun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2474字,阅读约需5分钟)


编者按:

2月28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中,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陶凯元介绍了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的《关于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的有关情况,并回答记者问。在答记者问环节,陶凯元副院长介绍到,2017年7月7号,《美国外交官亚太时事杂志》杂志,刊发了一篇名为“中国是如何成为全球创新和知识产权领导者”文章,对中国知识产权法院的建设情况给予了高度评价现知产力将该文进行翻译以飨读者。


2016年,中国在港口城市大连主办了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年会)。


在这次科学、技术和创新的全球盛会上,中国总理李克强强调了在中国创业和创新的力量和重要性。他引用了一些数字——在中国,每天有14,000家新公司注册;而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中,中国在总排名中跃居第22位,在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则名列第一。


中国作为新兴的全球创业领军者的形象,与中国作为“山寨之国”和“知识产权窃取者”的通常陈旧印象不符。饱受批评的例子包括在昆明和深圳等中国城市的假冒苹果商店,这些商店故意以如此相像的方式模仿授权零售店,以致一些雇员甚至认为正在为苹果工作。在汽车行业,中国陆风X7的外观与揽胜极光几乎无法区分,并且中国制造商奇瑞的QQ如此接近地模仿雪佛兰SPARK,这两种车的车门甚至可以互换。


那么,怎样才能调和这两种对中国创新的争议观点?


答案就是过去三十年中国知识产权的逐步强化。


1985年以前,中国根本没有专利法。但从那时起,中国就认识到知识产权对经济发展的重要性。正如前不久离任的美国商务部负责知识产权事务的助理部长李大乔(Michelle Lee)所说,中国“不想依靠廉价劳动力的竞争优势成为其他国家发明创新的低成本制造商,他们想成为创新之国。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尊重知识产权。对他们而言,这事关国家切身利益”。


为了鼓励创新,中国有的地方政府甚至为专利享有者提供多达4500美元的现金补贴。因此,中国成为2011年全球首屈一指的专利申请国。随后它又超过所有其他国家,于2015年成为全球专利授权最多的国家。仅在当年就颁发了超过35万份专利。


中国的知识产权执法也发生了重大转变。在2014年,中国法院共审理知识产权案件13万多件,比上年增长20%。针对知识产权诉讼数量不断增加的情况,中国政府在北京、上海和广州设立了三家专门的知识产权法院。自成立以来,仅这三家法院就已经审理了3万多起案件。


相比之下,2016年美国审理的专利、商标和版权纠纷案总共不足1.2万起(不到2014年中国知识产权相关诉讼总数的10%)。


中国知识产权的司法基础设施发展有增无减,2017年年初新成立了四家知识产权专门法庭,并且中国领导人正在考虑组建国家知识产权上诉法院。


中国也在不断更新和加强知识产权立法。2016年,中国发布了针对中国专利法的第四次修改,将潜在的法定赔偿限额提高至五倍,并增加了一系列执法条款。


中国知识产权执法的扩大已经带来了多项国际重大胜利。在2017年上半年,新百伦(New Balance)在法庭上获胜,关闭了几个中国“寄生品牌”,这些品牌仿照外国品牌,但使用受中国商标保护的略有不同的名称。例如,New Balance在中国与New Boom、New Barlun和New Bunren等品牌竞争。在这种情况下,New Balance获得法院针对五家中国制造商的禁令,这五家中国制造商在违反禁令后被罚款25万美元。


迈克尔·乔丹通过在中国法庭上四年的努力,终于在去年胜诉,获得了使用其中文名字“乔丹”的权利。这个判定推翻了一审法院的意见,阻止了一家中国体育用品公司使用该名称推销其商品。


虽然外资企业在捍卫自己的产品名称和标识上往往存在诸多困难,但上述例子显示了中国在商标权保护上的积极态势。在2011年,中国法院驳回了苹果公司在中国拥有iPad商标权的诉求,迫使苹果公司向拥有该商标的中国公司支付6000万美元,以继续在中国推出iPad 2。在2013年,喜力(Heineken未能阻止据称是一家中国缝纫机公司注册的侵权名称。


但是,现在外国公司正趋向于将中国法院视为知识产权纠纷的公平裁判者。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的研究发现,从2006年至2011年,外国专利所有者赢得了70%的针对中国本土企业的专利侵权案件。当全球律师事务所Rouse将时间范围延长至2014年时,他们发现,在争取中国法院捍卫他们的专利抵御当地侵权方面,外国成功率实际上增加到了接近80%。


由于司法程序快捷,中国现在也被视为知识产权诉讼较为可取的诉讼地。据普华永道会计师事务所的调研,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平均在125天内结案,而欧洲则为18个月。在美国,仅专利诉讼的平均中位审判时间就为2.4年。


虽然中国在保护和促进知识产权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但它仍面临着诸多挑战。来自中国和香港的物品仍占美国海关缉获的所有侵权和假冒物品价值的85%以上,估计总制造商建议零售价(MSRP)值超过12亿美元。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关于中国WTO遵守情况的2016年报告,中国在商业秘密盗用方面也存在重大问题。它说:“最令人担忧的是,有报道称,中国政府和中国军方的参与者渗透到美国公司的计算机系统中”窃取知识产权数据并为中国企业提供商业优势。” 2014年,这导致了美国对五名中国黑客的起诉,但在阻止这些行动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根据美国贸易代表2016年中国履行WTO承诺情况的报告,中国在商业秘密盗用方面也存在重大问题。该报告指出:最令人担忧的是,有报道称,隶属于中国政府和中国军队的实施者渗透到美国公司的计算机系统中,窃取知识产权数据并为中国企业提供商业优势。在2014年,美国对五名中国军事黑客的起诉,但在阻止窃取行动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美国知识产权盗窃委员会(Commission on the Theft of AmericanIntellectual Property)2017年发布报告称,仿冒商品、盗版软件以及盗窃商业秘密等知识产权相关问题,估计每年给美国经济造成2250亿至6000亿美元的损失。


与中国的许多问题一样,中国知识产权的现状突破了单一的陈旧印象。中国不再不加惩罚地容忍知识产权侵权,并且在更新知识产权法律和加强执法力度方面有很多进展。


总的来说,由于市场激励和政治压力,中国似乎即将成为全球知识产权领军者。随着中国高层领导继续在“夏季达沃斯”等会议上支持知识产权,中国的创业与知识产权发展势头有增无减。


点击查看原文链接


https://thediplomat.com/2017/07/how-china-is-emerging-as-a-leader-in-global-innovation-and-ip-rights/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应考量在答复中对在先论证理由的扩大的辩论

    2018年8月27日,联邦巡回法院撤销了PTAB(“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在爱立信公司诉Intellectual Ventures I有限公司双方复审案的最终书面决定,并且要求PTAB适当考量申请人答复的所有部分。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