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平衡车行业风波不断,骑客指控原合作伙伴专利侵权

2018-03-06 19:02 · 作者:王瑞伟   阅读:915

作者 | IvesDuran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2680字,阅读约需5分钟)


今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上诉人(原审被告)杭州骑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骑客公司)与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浙江波速尔运动器械有限公司(下称波速尔公司)确认不侵犯专利权及申请海关知识产权保护措施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两案。

该案中,骑客公司因不服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向赔偿波速尔公司因申请海关扣押行为错误造成的经济损失的认定,向浙江高院提起上诉。


合作终止纠纷上演

2016年8月3日,波速尔公司向美国锐哲公司(RAZOR)出口“电动滑板车”。经审理查明,该批货物为锐哲公司委托波速尔公司生产。骑客公司以侵犯其第201430180556.4号“电动平衡扭扭车”外观设计专利、第201420314351.5号“电动平衡扭扭车”实用新型专利为由(下称涉案专利),申请宁波海关予以扣留。

据悉,骑客公司与波速尔公司曾存在合作关系,2015年双方签订知识产权加盟许可使用合同,约定骑客公司将包括第201430180556.4号“电动平衡扭扭车”外观设计专利、第201420314351.5 号“电动平衡扭扭车”实用新型专利在内的三件专利及两项商标权许可给波速尔公司使用,方式为普通许可。许可期限为2015年9月15日至2016年9月15日。

2016年10月31日,骑客公司向波速尔公司发出《终止合同及停止侵权通知书》,告知授权许可已终止。

波速尔公司认为,骑客公司在宁波海关扣留产品后,未向法院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致使该产品一直处于是否构成侵权的不确定状态。波速尔公司认为涉案产品未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依法申请宁波海关予以放行。尽管宁波海关在原告交纳巨额反担保金后解除了扣留措施,但已经延误了原告的交货日期,产生了巨额反担保金开支和违约金、停工待产、维权诉讼等经济损失并面临巨额索赔。据此,波速尔公司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波速尔公司制造的平衡车不落入被告骑客公司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侵害涉案专利权,针对涉案外观设计专利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0万元,针对涉案实用新型专利赔偿经济损失60万元。2016年12月27日,金华中院立案受理该两案。

经一审庭审拆封,海关封存的包装箱内有Razor hovertrax2.0电动平衡车一辆,波速尔公司认可系由其生产并被宁波海关扣留。

针对波速尔公司的主张,骑客公司辩称,其已于2016年9月2日在宁波中院起诉波速尔公司生产的涉案电动滑板车侵犯第201520407602.9号“一种改良电动平衡车”专利、第201520406747.X号“新型电动平衡车”专利权,并赔偿相应经济损失,符合相关海关保护条例。波速尔公司在宁波的另案未定性前无权向骑客公司提起损害赔偿诉讼。即使原告起诉符合立案条件,因被告就案涉电动滑板车在宁波中院的起诉时间远早于该金华中院受理的上述两案案,两案应当移送宁波中院合并审理。

笔者查询发现,针对骑客公司在宁波中院向波速尔公司提起的两件专利侵权诉讼。2017年2月27日,宁波中院作出一审判决,波速尔公司未侵犯骑客公司涉案专利权,驳回骑客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两审交锋互不相让

金华中院认为,原告是否有权提起确认不侵权之诉,应以其是否与该案有直接利害关系为条件。虽然宁波海关根据骑客公司提出的申请和确认,扣留了波速尔公司的涉案电动滑板车,并向波速尔公司发出了《扣留侵权嫌疑货物通知书》,尽管该警告系以海关书面通知书形式向波速尔公司发出,但该告知书是以波速尔公司为警告对象,明确了案涉电动滑板车涉嫌侵犯骑客公司涉案专利权的内容,使波速尔公司能否继续生产、出口该产品存在不确定性,从而直接影响波速尔公司的经营行为,故其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

骑客公司就涉案电动平衡车,向宁波中院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中的涉案专利与该系列案中的涉案专利不同, 因此骑客公司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行为并不能使涉案电动平衡车是否侵犯骑客公司涉案外观设计、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不确定状态中结束。

确认不侵害专利权纠纷本质上属于专利侵权类纠纷,确认不侵权之诉可以由被告住所地和经被告警告的原告产品生产和销售行为地的法院管辖。系列案中,波速尔公司的产品生产地为浙江省武义县,故该院对系列案依法具有管辖权。系列案中对原告同时提出的损害赔偿请求即因申请海关知识产权保护措施损害责任纠纷,该院可以一并审理。

经审理比对,涉案电动滑板车未落入涉案外观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权利要求保护范围,应当认定骑客公司向宁波海关申请扣留涉嫌侵权货物的申请不当。骑客公司申请不当的行为导致波克尔公司的货物不能出口,骑客公司的行为与波克尔公司的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故骑客公司应就其保全申请错误给波速尔公司造成的财产损失进行相应赔偿。

波速尔公司交纳反担保金并不必然导致其需向永康市佳辰五金制造厂借款,且双方之间并无汇款凭证等证据印证,故对其主张赔偿的向永康市佳辰五金制造厂支付的利息,该院不予支持,但波速尔公司交纳的反担保金的合理利息正当合法,应予支持。

综上,一审法院作出判决,确认波速尔公司生产的涉案电动滑板车并不侵犯涉案外观专利权、实用新型专利权,骑客公司赔偿波速尔公司因取样损失的电动滑板车的价值、被扣留货物的查验代理费用、律师费,以及波速尔公司向宁波海关交纳的反担保金的利息损失。

 

二审庭审过程中,骑客公司上诉称,即使涉案电动平衡车并未落入涉案两件专利权利要求保护范围,也不能据此认定骑客公司向海关申请扣押的行为不当。涉案专利均经过海关备案,在扣押之前,上诉人、宁波海关均无法对涉案平衡车是否侵犯涉案专利权作出准确判断。一审法院在货物是否构成侵权未作出终审定论的情况下,作出海关扣留行为不当的认定错误。另外,骑客公司主张,因海关扣押申请行为错误造成损害赔偿应由宁波海关所在的法院管辖。

波速尔公司则认为,骑客公司并未按照海关规定针对申请扣押时依据的专利权提起侵权之诉,而是以其他专利提起诉讼,因此骑客公司提起专利侵权诉讼行为并不能使涉案电动平衡车从是否侵犯骑客公司涉案外观设计、实用新型专利权的不确定状态中结束。


关于锐哲(RAZOR)

2016年3月,美国 Razor 公司、Inventist, Inc.和Shane Chen向美国ITC提出337立案调查申请,指控对美出口、在美进口和在美销售的部分电动平衡车侵犯了其专利权、涉嫌虚假广告宣传、虚假陈述和不公平竞争,请求美国ITC发布一般排除令(或有限排除令)和禁止令。

2016年5月19日,骑客公司在加利福尼亚中区联邦法院对Razor公司发起了专利侵权诉讼。目前,双方诉讼仍在进行过程中,最新进展尚不知晓。

据了解,骑客公司董事长在接受采访时曾指出,美国RAZOR公司购买了美籍华人ShanChen的专利,与骑客公司淘汰的授权工厂波速尔公司合作加工生产平衡车。

此次,骑客公司针对波克尔公司生产的“电动平衡车”以专利侵权为由申请海关扣押,并向宁波中院申请专利侵权之诉,可以推测,骑客公司欲借此在中国向RAZOR再次发起反击。然而,从目前的形势看,战况对于骑客公司来说并不有利。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应考量在答复中对在先论证理由的扩大的辩论

    2018年8月27日,联邦巡回法院撤销了PTAB(“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在爱立信公司诉Intellectual Ventures I有限公司双方复审案的最终书面决定,并且要求PTAB适当考量申请人答复的所有部分。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