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歌手""跑男"疲态尽显 原创综艺急需鼓励

2018-03-06 16:34 · 作者:   阅读:298   来源:北京日报




原标题:爆款难见,国产综艺需努力



  最近在播出的综艺节目《歌手2018》,最高收视率仅为2%左右。


  第六季“跑男”又回来了。最新季《奔跑吧》即将于下周开录的消息,再次将这档全民综艺带到大家的眼前。不过,这次回归没有收获太多的欢呼,更多则是“跑男还能玩什么”的疑问。


  无独有偶,正在播出中的《歌手2018》,也再难回到2013年首播时的巅峰热度。从《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到《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这些曾经被视作爆款的综艺节目,在两三年内疲态尽显,后继乏力。有人甚至指出,2017年的综艺市场全年无爆款,全民综艺的热潮似乎就此终结了。


  尴尬


  多款热播综艺收视仅为1%


  回望2017年的国产综艺市场,乐正传媒联合创始人彭侃倒是选出了五六档他眼中的“爆款”,《中国有嘻哈》引领了嘻哈文化,《王者出击》尝试了IP跨界,而《向往的生活》开创了“慢综艺”类型,“在各自的品类上实现了突破,符合爆款的标准”。不过,在自媒体“冷眼看电视”创始人、综艺观察者杨智帆眼中,即便像《国家宝藏》《演员的诞生》这类节目吸引了不少社会关注度,在舆论话题的热度上也表现不错,但要是和之前的《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相比,称其为“爆款”还远不够合格,“‘爆款综艺’的定义应当包括全民热议、播放数据靠前和引领类型等多重标准,而并非单纯从网络话题度一个维度去评判。”


  彭侃也指出,“两三年前的《中国好声音》《爸爸去哪儿》和《我是歌手》,收视率最高都破过4%,而去年收视率最高的节目也才超过2%。”而这些“破2”的节目,大多数还是“综N代”。根据2017年省级卫视综艺节目平均收视率统计排行,排名第一的节目为《奔跑吧》(原《奔跑吧兄弟》),收视率为2.886%,第二名则为《中国新歌声》(原《中国好声音》),收视率为2.146%,而2015年的《中国好声音》总决赛收视率一度达到6.843%。


  “如果还按照过去收视率和播放数据的标准来考量,其实去年的爆款节目并不符合标准。”杨智帆透露,这两年电视综艺的收视率出现了断崖式的下滑,由于对收视率造假的管控加强,如今热播的综艺节目收视只在1%上下,而普通的周间节目收视率仅为0.3%到0.4%。以《国家宝藏》和《演员的诞生》为例,尽管两档节目在网络掀起了多次讨论热潮,但两档节目的收视率仅在0.5%和0.9%左右。


  根源


  分众时代不再全民追看


  综艺爱好者东东曾经是“跑男”的忠诚粉丝,但去年她居然没有完整看完第五季节目,只是偶尔在周末时惯性打开电视机,断断续续地看最新一集。在彭侃看来,这种伴随式观看意味着“跑男”已经变成了“下饭综艺”,而这也是“综N代”还能维持较高收视、却不再能成为爆款的原因。


  “国际上有个论调叫‘超级模式的终结’,就是说随着越来越多频道、在线网站、移动平台的涌现,人们的注意力日渐分散,娱乐内容的选择指数增长,像过去那样出现拥有大众市场的爆款节目越来越难。”彭侃认为,“好声音”“跑男”和“歌手”所代表的国产综艺面临的几乎是不可逆转的颓势,而这种困境也已经成了业界共识。


  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认为,“所谓爆款,实际上是在高标准的价值观与青年化、时尚化的潮流之间找到最大公约数。在中国现有的环境中,这其实颇具挑战。创作者一生只有一个爆款,其他时间都是在为这个爆款做准备。”杨智帆也表示,未来的综艺市场将不再追求泛大众化的全民爆款,而是要区分群体和圈层,从覆盖范围上显然就要比大众节目要小。


  杨智帆并不认为节目受众的缩小是坏事,而是一种新的观看方式和商业模式。如《中国有嘻哈》就是以大众手法做小众题材,从小切口去切入,最后通过特定受众向普通群众渗透。“像《奇葩说》等节目也是这种逻辑,就专注做年轻人喜欢的话题,不追求迎合所有人的喜好。这带来的收看体验也是不同的,就像有些人热衷看小众的海外剧,看完后愿意分享给自己的朋友,其中得到的满足感和意义,和以前陪家人看《星光大道》显然不一样。”


  破解


  原创综艺急需鼓励创新


  尽管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国家宝藏》等节目表现亮眼,但近八成的节目背后藏着外国节目的影子。像《极限挑战》早期其实照搬了韩国综艺《无限挑战》的桥段,《中国有嘻哈》被指模仿韩国综艺《Show me the money》,《向往的生活》和韩国综艺《三时三餐》相似,就连最近的《偶像练习生》也明显能看出韩国综艺《Produce 101》的影子。


  “综艺节目模式的借鉴很正常,但不会像内地综艺这样赤裸裸地模仿,甚至还自己放出烟幕弹说是有模式合作的。”彭侃笑言,现在戛纳电视节、亚洲电视节等活动,一些海外公司甚至都不给中国公司看预告片。杨智帆也不无痛心地表示,他从来都不怀疑国内综艺团队的创新力,“我们的制作水准也已经接近了世界标准,只是当下的制作环境如平台压力、招商压力、收视压力等,严重影响了制作团队的创新力,逼着制作团队没有办法沉下心去创作,主动或被动地‘拿来’就成了不得已的行为。”


  彭侃建议,中国需要一些大胆鼓励综艺创新的政策,只有这样才能从机制上让原创能力有实质提升。最近出现的原创综艺节目《声临其境》,其实是湖南卫视在试播过两期之后,取得良好社会反响,才决定正式进入晚间节目档期。对此杨智帆认为,这种试播制度其实就是对原创节目的一种实质性支持。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宣纸退出商品分类 商标局细微处显“真功”

    2018年的《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与2017年的版本相比有一些细节上的调整,其中国际分类第16类1602类似群组的商品“宣纸(160347)”被“绘画和书法用纸”替代。
  • 崔国斌:体育赛事节目独创性分析的基本思路

    近日,由中国知识产权法学研究会主办,北京阳光知识产权与法律发展基金会、知产宝协办的“聚焦互联网与新媒体环境下体育赛事直播权利保护”研讨会在京举行,当日上午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围绕着体育赛事节目的著作权法属性,分享了自己的看法。本文根据清华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崔国斌教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 拍案说法|如何保护“积木拼装玩具”的版权?

    在司法实践中,存在一类特殊的版权产品,其典型表现形式是“积木拼装玩具”。
  • 美国授出第10,000,000号专利,还送上了一波回忆杀

    当地时间6月19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正式授予第10,000,000号专利,这是美国第一件专利号为八位数的专利。这一时刻与上次第9,000,000号专利的授予时间仅相距三年。
  • 全球首例5.2亿的确定不垄断案!魅族缘何让高通如此委屈?

    高通与魅族价值5.2亿的天价纠纷,可不是大家熟悉的“反垄断案件”,而是全球首例由“可以垄断”的企业请求法院认定自己没有垄断行为的案件。目前,高通与魅族已经就专利授权达成和解。趁此机会,现在让我们来复习一下,让高通如此“委屈”的天价垄断案件,究竟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