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Waymo诉Uber案开庭:庭审第二天,Uber前CEO现身

2018-02-07 17:00 · 作者:Bruce   阅读:470

Waymo诉Uber案开庭:庭审第二天,Uber前CEO现身

来源 | Reuters、TechCrunch、Business Insider

编译 | Bruce

在提起诉讼近一年并几经推迟后,当地时间2月5日,Waymo与Uber之间的这起可能决定Uber自动驾驶项目命运的商业秘密纠纷,终于在位于旧金山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地区法院座无虚席的法庭中迎来了开庭审理。

前情提要

Waymo和Uber是诸多汽车生产商和科技公司正在激烈竞争的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一部分,这些竞争者的目标在于量产出能够为城市交通系统带来变革的自动驾驶汽车。

Waymo公司(Waymo LLC,下称“Waymo”)是2016年12月Alphabet公司(Alphabet Inc.,下称“Alphabet”)旗下由谷歌(Google)分拆出来的自动驾驶汽车公司。2017年2月23日Waymo正式起诉召车行业巨头Uber技术公司(Uber Technologies, Inc.,下称“Uber”)及其子公司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Otto(Ottomotto LLC和Otto Trucking LLC),声称Uber和Otto盗用商业秘密、侵犯专利权及不正当竞争。(参见《干货 | 谷歌Waymo诉Uber的案例会告诉你技术是如何被窃取的》。)

这起诉讼围绕Uber于2016年对自动驾驶公司Otto的并购而展开。那起并购给Uber带去了Otto的天才,但却陷Otto CEO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于泥潭之中。

初名Ottomotive的Otto公司由Alphabet公司前员工莱万多夫斯基创办,而Alphabet(或谷歌)则是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创者之一。多年来,莱万多夫斯基一直在谷歌及随后的Alphabet,与分拆前的Waymo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团队共同工作。

在过去的一年里,Waymo与Uber一直在为证据、证人和程序而对峙法庭。(参见《在一起商业秘密案中,Uber因一封信遭遇信用危机》。)Waymo在此案中估计其所受到的损失约为19亿美元。Waymo同时也正在向Uber寻求损害赔偿金以及阻止其使用相关技术的长期性禁令。Uber对于Waymo的诉讼请求当然是否认的。尽管如此,诉讼还是拖累了Uber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Uber律师比尔·卡莫迪(Bill Carmody)上周向法院表示,此案“是Uber历史上最大的一起案件”。

对于Waymo律师而言,这起案件似乎围绕着Uber已被扫地出门的前任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及其对莱万多夫斯基这名神奇的自动驾驶技术开发者的追求而展开。

庭审第一天

Waymo诉Uber案开庭:庭审第二天,Uber前CEO现身

威廉·阿尔苏普(William Alsup)法官在主持Waymo v. Uber案第一天的庭审(绘图:Vicki Behringer)

2月5日的第一天庭审中,Waymo的首席律师查尔斯·费尔胡芬(Charles Verhoeven)在开庭陈述中描绘了Uber公司的情况。据其所述,2015年,Uber前CEO卡兰尼克意识到自动驾驶汽车的开发竞赛将会决定公司的未来发展——而形势看起来正日益严峻。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竞争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卡兰尼克当时决定“赢下来比守法更重要”。

“内部文件表明,卡兰尼克先生想要找到‘秘籍’(cheat codes),”费尔胡芬代表Waymo在开庭陈述中向陪审团表示,“卡兰尼克先生说他想要利用莱万多夫斯基来越过谷歌。”

费尔胡芬向陪审团陈述道:“我们提起这桩诉讼,正是因为Uber在行欺骗之事。他们拿走了我们的技术……来不惜一切代价地赢得这场竞赛。”

Waymo在表述案情时,将卡兰尼克描述为发起者,并表示是他与莱万多夫斯基发起盗窃Waymo商业秘密的密谋,并庇护莱万多夫斯基免于承担任何后果,包括保证对莱万多夫斯基等高管遭到的知识产权盗窃诉讼请求予以赔偿。

在此之后,Uber的律师也做了开庭陈述,辩称该公司的行为只是正常的硅谷竞争。Uber的外部律师比尔·卡莫迪告诉陪审团,当Uber接触莱万多夫斯基时,就好比勇士队追求凯文·杜兰特(Kevin Durant)以求将冠军带回家一样。这一观点对于为顶级人才而激烈竞争的硅谷公司而言,想必会引起一些共鸣。

卡莫迪为Uber行为所做的抗辩中有两大支撑。一是大家都这么做了——包括Alphabet。二是所谓被莱万多夫斯基盗用的技术,从未被使用在Uber的车辆中——卡莫迪辩称,虽然莱万多夫斯基下载了文件,但没有一件商业秘密最终被Uber运用到自己的自动驾驶汽车设计当中。

在这起案件中,对自动驾驶技术颇有远见的莱万多夫斯基并非被告,而是被列入了Waymo的证人名单中。2017年5月,Uber以莱万多夫斯基拒绝在此案中与Uber合作、交出其被要求上交的信息为由,将其解雇。

“Uber很遗憾将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带入管理层,”卡莫迪告诉陪审团,“关于雇用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所有需要Uber证明的就是这起诉讼。”

作为站在这起法律纠纷及其潜在数十亿美元损害赔偿金核心的那个人,莱万多夫斯基将可能会沉默,因为他早在一年前就援引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做出了抗辩。的确,也许从未有一个法庭如此多地谈论一个自己不开口的人。

对我们旁观者而言,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但可能却正合原告和被告的心意。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是不择手段、缺乏道德的,这一点双方当事人都会同意——也许正因如此,才导致没人想听他说什么。

庭审第二天

Waymo诉Uber案开庭:庭审第二天,Uber前CEO现身

Waymo律师查尔斯·费尔胡芬(左)在第二天的庭审中向Uber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右)询问(绘图:Vicki Behringer)

2月6日是庭审的第二天。当天,Uber前任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出庭作证。证词没有什么大的爆料,只是强调了在其任职期间Uber如何重视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对Uber未来发展的重要性。

Waymo希望对其十分关键的证人卡兰尼克能证明Uber盗窃了商业秘密,并证明Uber准备为了在自动驾驶汽车开发领域领先对手而进行“欺骗”。

Waymo的提问首先关注了卡兰尼克对媒体所说的自动驾驶技术对Uber未来重要性的言论,意在构建一个Uber准备为保持其在召车领域领先地位而不择手段的事实。

当天,卡兰尼克的父亲也来到法庭并坐在了旁听席上。身着深色西装和领带的卡兰尼克认同自动驾驶汽车比人类驾驶汽车乘坐起来更安全、运行成本更低,同时表示,作为召车服务领先者,Uber未来的领先取决于在技术上的领先。

反过来,Uber辩称,Waymo则是以害怕失去人才为动机,而Waymo希望保护的“商业秘密”,其实并不是什么商业秘密。

根据Waymo的说法,作为一名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天才工程师,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离开谷歌后创立了自动驾驶卡车公司Otto,而后又转投Uber并将谷歌的秘密数据宝库带了过去。卡兰尼克在作证时确认他与莱万多夫斯基见了面,并探讨了Uber并购莱万多夫斯基名下公司的可能性,而那时莱万多夫斯基的公司甚至还不存在,再后来才有了Otto公司。

卡兰尼克表示:“我想雇用安东尼(·莱万多夫斯基),而他想要开一家公司,所以我试着提出了一种情形,就是既让他感觉开了一家公司,又让我感觉雇用了他。”

卡兰尼克的证词中常常出现千奇百怪的代号和俚语。与莱万多夫斯基的会面叫“jam session”(即兴演奏会),激光技术对于自动驾驶汽车的重要性叫“laser sauce”,并购Otto的计划叫“Project $”($项目)。

在卡兰尼克作证期间,Waymo律师向其展示了2015年底Uber自动驾驶项目成员举行的一次会议中的笔记。笔记中列出了一些词语:“source, all of their data, Tagging, road map, pound of flesh, IP”(来源、他们所有的数据、标签、路线图、一磅肉、IP)。

Waymo律师:“你曾经告诉过小组说您想要的是一磅肉吗?”

卡兰尼克:“具体的我不清楚,这是我常用的一个词。”

卡兰尼克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作证,之后他的证词在下午1点庭审结束时暂时被打断。当地时间周三(2月7日)早上7点半,他还将继续回答来自Waymo的更多问题,以及Uber律师团队的交叉询问。

卡兰尼克在周二的证词基本上没什么爆点,Waymo也不能讨论他继数月的丑闻后爆炸性地从Uber离职一事——不过周三会有何进展仍有待观察。

除了卡兰尼克以外,Waymo工程副总裁德米特里·多尔戈夫(Dmitri Dolgov)、Waymo法医分析师加里·布朗(Gary Brown),Waymo硬件工程师威廉·格罗斯曼(William Grossman)也在当天早些时候出庭作证,之后Uber自动驾驶项目前负责人约翰·巴雷斯(John Bares)的一段录像资料,其表示虽然有潜在的法律问题,但仍然想要雇用莱万多夫斯基。

Waymo诉Uber案开庭:庭审第二天,Uber前CEO现身

据法庭文件显示,Waymo计划将其首席执行官约翰·克拉夫奇克(John Krafcik)作为其第一证人。Uber则把联合创始人、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放在了证人名单的首位。

法庭文件还透露,两家公司之间目前共有99名潜在的证人,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美国风险投资公司Benchmark的投资人、Uber投资人比尔·格利(Bill Gurley),以及Alphabet高管戴维·德拉蒙德(David Drummond)也在其中。

此外,美国司法部还在另外进行一项单独的刑事调查,主要调查泄露的内容。

Waymo与Uber的这起商业秘密案件庭审预计将持续至少两周时间,知产力将继续追踪这场庭审,请保持关注。

Waymo诉Uber案开庭:庭审第二天,Uber前CEO现身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