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2018-04-04 16:45 · 作者:Bruce   阅读:6551

作者 | Bruce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3335字,阅读约需6分钟)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当然,探探并不是唯一的“模仿者”。远的不说,就说Tinder自家联合创始人里,就有一位89年的小姐姐Whitney Wolfe Herd,离开Tinder后独自创办了另一家公司,制作了一款类似的app“Bumble”。

 

不过,Tinder却挥起了知识产权的“大刀”,砍向了想要模仿自己的app们。

 

当地时间3月16日和19日,Tinder母公司Match集团(Match Group, LLC,下称“Match”)向美国德克萨斯西区联邦地区法院韦科分庭先后递交了诉状,对Bumble(Bumble Trading Inc.,下称“Bumble”)和探探(Tantan Ltd.,即探探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探探”)分别提起诉讼。

 

而据Recode等外媒最新报道,3月28日,Bumble也针锋相对地对Match提起了反诉,指责Match以收购的名义干扰了自身业务正常运转,并索赔4亿美元。这也让这场纠纷火药味更浓了。

 

Tinder v. Bumble


在3月16日递交的诉状中,Match声称Bumble是一个“抄袭者”(copycat)和“克隆Tinder”(Tinder-clone)。Match起诉Bumble侵犯了其专利、商标和商业外观,并侵犯了其商业秘密。

 

作为“滑动交友”模式先行者的Tinder的其中两名联合创始人Sean Rad与Justin Mateen,在他们14岁时就已相识。2012年,他们便联合其他创始人一道,推出了Tinder。这款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app通过简单的交互逻辑,为互不相识的人提供了一种新的交友途径,一经推出便引起了轰动。要知道,彼时连“微信”和“陌陌”也才刚刚推出不久。

 

2013年12月,Tinder联合创始人Chris Gulcznyski和Sarah Mick离开了Tinder。此后,作为联合创始人之一的Whitney Wolfe也离开了Tinder。随后,Whitney Wolfe在Gulcznyski和Mick离职协议生效恰满一年后,联合两人以及另一名在线约会app“Badoo”的创始人及CEO Andrey Andreev共同创办了Bumble。这款app与Tinder的不同之处在于,它只允许女性用户发起与匹配的男性用户的聊天。

 

1.png

Tinder(左)与Bumble的交互界面(右)(来源:Match诉状)

 

根据此次的诉状,Match认为Bumble侵犯了其专利权、商标权、商业外观和商业秘密等,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诉状称,Bumble是由Tinder的三名前高管创立的,而他们复制了Tinder“改变世界”的、基于卡片滑动的特色功能。

 

首先是专利侵权。Match诉称,Bumble的界面技术侵犯了9,733,811号和D798,314号美国专利,分别与Tinder app的匹配功能和Tinder卡片滑动的美学元素有关。

 

Match表示,现为Bumble联合创始人的Wolfe、Gulcznyski和Mick三人离职Tinder前,9,733,811号专利就已经在申请过程中了(2013年10月申请),因此Match认为Bumble是在知道或有理由知道可能侵犯该专利的情况下故意侵犯其专利。

 

而对于D798,314号外观设计专利,Match认为,Gulcznyski在Tinder任职期间就是该专利的发明人之一,不过其已将对该专利及其他相关知识产权享有的权利转让至Match;也正因如此,Match也认为Bumble侵犯该专利也存在故意。

 

据美国专利商标局网站信息显示,9,733,811号美国专利名为“匹配过程系统和方法”,由Tinder公司申请于2013年10月21日,2017年8月15日获得授权。

 

2.png

9,733,811号专利部分附图(来源:USPTO)

 

而另一件专利D798,314为美国外观设计专利,名称为“带有图形用户界面的移动设备显示屏或其部分”,由Tinder申请于2016年4月11日,2017年9月26日获得授权。

 

3.png

D798,314号外观设计专利部分附图(来源:USPTO)

 

其次是商标侵权。Match称已注册了4,465,926号美国商标“swipe”(滑动),并正在申请“swipe left”(向左滑动)和“swipe right”(向右滑动)商标,且已将其与社交介绍和约会服务移动应用关联使用,并于2013年3月28日前后首次商业使用。

 

Match表示,“swipe”、“swipe left”和“swipe right”已经成为了Tinder app的同义词,甚至搬出了牛津词典来给自己“站台”,称其中对短语“swipe right (or left)”(右滑或左滑)的解释中也提到了该短语与Tinder的联系:

 

blob.png


《英语牛津词典》中对短语“swipe right (or left)”(右滑或左滑)的解释(划红线部分)提到了Tinder(来源:Match诉状)

 

Match认为Bumble在同一领域的app和推广活动中使用“swipe”“swipe left”“swipe right”,有造成混淆可能性,可能欺骗公众成员,并损害Match和Tinder蕴含在“swipe”商标中的声誉和商誉。

 

再次是侵犯商业外观。Match称,Tinder的D798,314号外观设计专利中所主张的装饰性外观设计是一种具有来源识别意义的非功能性外观设计元素,具有内在显著特征或获得了第二含义。

 

5.png

Bumble的左滑右滑交互界面(来源:Match诉状)

 

6.png

Tinder(左)与Bumble(右)匹配成功界面比较(来源:Match诉状)

 

Match还指称Bumble在app中加入了相同的非功能性外观设计,对公众造成来源、赞助或许可方面的混淆、误解或欺骗。

 

除此以外,Match还诉称Bumble构成商标淡化、不正当竞争;认为Tinder的“It's a Match!”等画面及其元素包含独创性表达,而非仅由功能决定,因此Bumble侵犯著作权;同时表示,从Tinder离职的Bumble创始人Gulczynski、Mick等人窃取了关于“撤销”(undo)功能(即日后Tinder中的rewind“倒带”功能)的商业秘密等,并在Bumble中开发了与之几乎一致的“退回”(backtrack)功能,已经对Match造成了损害。

 

Match在诉状中请求法院给予预防性或长期性禁令,禁止被告方面“侵犯”其外观设计专利权、著作权和商标权。同时,Match请求法院判予因Bumble的上述行为而造成的“损失”的损害赔偿金,也包括惩罚性损害赔偿金、原告合理律师费等,并请求由陪审团审判。

 

Bumble奋起反击

 

3月20日,Bumble发布声明表示,Tinder的起诉只是一种策略,用以在其去年未能被Match成功收购的情况下对Bumble进行威胁。“我们永远不会属于你们,”声明对Match表示,“不管你们出到多高的价格。”此前有报道称,Match一直希望收购Bumble,但收购未果。

 

在谈到Tinder“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的滑动机制时,Bumble却表示:“对于你们试图恐吓的策略,我们选择‘左滑’,”Bumble称,“我们作为一家女性创办、女性领导的企业,并不害怕激进的企业文化。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欺凌行为,我们对之选择‘左滑’。去问问那几千名因不良行为而被我们阻止访问我们平台的用户吧。”

 

Bumble的反击不止停留在“口水仗”层面。3月28日,Bumble终于针对Match提起了反诉。诉状声称Tinder计划复制Bumble标志性的“女性主动出击”功能。“Tinder(在竞争中)失去了大量市场份额,……这就是Tinder最近宣布计划复制Bumble‘女性主动出击’的核心功能的原因。”

 

Bumble诉称,Match通过“欺诈”行为窃取了其商业秘密。按照Bumble的说法,Match利用潜在收购方的身份进行尽职调查,实际上是为了收集Bumble的商业信息,而此前起诉Bumble则是一项涉嫌企图迫使Bumble出售其公司的行为。

 

双方的争斗甚至闹到了《纽约时报》上。上周Bumble在《纽约时报》以一幅整版广告回应了Match的起诉,在广告中,Bumble称Match正试图收购、复制和恐吓Bumble。

 

Tinder v. 探探

 

Bumble被诉,探探也难逃此“劫”。就在起诉Bumble的三天后,3月19日,Tinder把来自中国的竞争对手、国人更为熟悉的探探告上了同一家法庭。Tinder在诉状中指责探探复制Tinder“革命性”的滑动机制,认为这种行为侵犯了Match所拥有的外观设计专利权和商标权。

 

7.png

Tinder(左)诉称探探(右)与之同样使用“左滑右滑”卡片的方式来表明喜欢与否(来源:Match诉状)

 

相较于Tinder和Bumble,探探应该更为国人熟知一些。就在上个月,探探刚刚被起步更早的中国陌生人社交app开发商“陌陌”以6.009亿美元(人民币7.71亿元)的价格并购。陌陌拥有9440万的月活跃用户量,相比于Tinder的3000万而言确实要高出许多。

 

Match在诉状中表示:“在报道最近探探被陌陌收购的消息时,出版物曾多次将探探描述为‘中国Tinder’。”Match指责这款中国约会app有着一个“几乎相同的”聊天好友匹配界面,并以广为人知的‘左滑右滑’功能为主要特色。

 

Match起诉探探的诉状与起诉Bumble的大同小异,只是调整了部分诉讼请求。

 

首先是专利侵权。除了在针对Bumble的诉状中已经提到的D791,809号外观设计专利(见上文)外,Match还诉称探探侵犯了其D798,314号美国外观设计专利,这件专利与用户资料页设计有关。

 

8.png

D791,809号外观设计专利部分附图(来源:USPTO)

 

其次是商标侵权。Match表示,除了“swipe”以外,探探还侵犯了其5,010,727号“rewind”(倒带)商标的商标权。

 

除了在起诉Bumble时提到的“swipe left”“swipe right”外,Match表示自己在美国还将“Super Like”(超级喜欢)与社交介绍和约会服务关联使用,并早在2015年9月9日就已使用,已经取得了内在显著特征或获得了第二含义,探探同样侵犯了这些权利。

 

再次是侵犯商业外观。Match认为,探探的匹配界面及匹配成功界面与Tinder几乎如出一辙,甚至“倒带”界面和“超级喜欢”(Super Like)功能也是照搬过去的。

 

9.png

Tinder诉称探探匹配成功页面(右)侵犯了其Tinder匹配成功页面(左)的商业外观(来源:Match诉状)

 

此外,Match同样也起诉探探构成商标淡化、不正当竞争、侵犯著作权,只是并不涉及起诉Bumble诉状中的商业秘密等问题。

 

与对Bumble提起的诉讼一样,Match也请求法院给予禁令、判给损害赔偿金等,但不包括关于商业秘密的救济请求。

 

结语

 

鉴于Match(Tinder)与Bumble和探探之间的纠纷接踵而至,尤其是Match与Bumble之间纠葛至深,想必这场恩怨大戏将会持续上相当一段时间。

  • “时事新闻”文章配图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时事新闻文章配图如何适用著作权法中的时事新闻条款存在较大的争议,不同法院对此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裁判,有待统一裁判规则。
  • 专利务实|非治疗用途和治疗用途存在关联时可否授予专利权

    专利法规定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不能授予专利权,但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的范畴一直存在争议。本文介绍了EPO对于某种方法或用途涉及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时的处理思路和典型判例,其中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能否区分开来的处理方式值得借鉴。
  • 浅析体育赛事节目著作权保护问题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新浪诉凤凰网、乐视网在线直播中超赛事构成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一案(下称“新浪案”),单就著作权部分来看,判决结果是凤凰网和乐视网网络直播中超赛事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而该案的一审法院则认定涉案行为所播出的赛事画面构成作品(但未明确为何种作品类型),进而认定侵权。
  • 北京中周法律应用研究院在京成立 ——暨首届中周法治论坛在京成功举行

    5月20日,北京中周法律应用研究院(下称中周研究院)成立仪式暨首届中周法治论坛在全国政协礼堂成功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司法界、学术界及国内外行业协会、社会组织和企业界的一百余位嘉宾出席了成立仪式和首届中周法治论坛。
  • 周末特稿|开放许可:制度优势与法律构造

    版权法中的开放许可是权利人自愿放弃部分权利,允许公众在一定范围内,遵循相关规则自由使用作品的许可模式。不同于产权化路径下的传统 “先授权后使用”的版权许可模式,开放许可以“部分所有权保留”的模式,允许公众在一定范围内自由使用作品。毋庸置疑,开放许可能够促进作品的有效利用与传播,其共享理念和运作模式与互联网产业的利益诉求高度契合。然而,长久以来,开放许可并未被真正纳入到版权法的调整范围。开放许可的制
  • “时事新闻”文章配图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时事新闻文章配图如何适用著作权法中的时事新闻条款存在较大的争议,不同法院对此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裁判,有待统一裁判规则。
  • 专利务实|非治疗用途和治疗用途存在关联时可否授予专利权

    专利法规定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不能授予专利权,但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的范畴一直存在争议。本文介绍了EPO对于某种方法或用途涉及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时的处理思路和典型判例,其中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能否区分开来的处理方式值得借鉴。
  • 浅析体育赛事节目著作权保护问题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新浪诉凤凰网、乐视网在线直播中超赛事构成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一案(下称“新浪案”),单就著作权部分来看,判决结果是凤凰网和乐视网网络直播中超赛事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而该案的一审法院则认定涉案行为所播出的赛事画面构成作品(但未明确为何种作品类型),进而认定侵权。
  • 北京中周法律应用研究院在京成立 ——暨首届中周法治论坛在京成功举行

    5月20日,北京中周法律应用研究院(下称中周研究院)成立仪式暨首届中周法治论坛在全国政协礼堂成功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司法界、学术界及国内外行业协会、社会组织和企业界的一百余位嘉宾出席了成立仪式和首届中周法治论坛。
  • 周末特稿|开放许可:制度优势与法律构造

    版权法中的开放许可是权利人自愿放弃部分权利,允许公众在一定范围内,遵循相关规则自由使用作品的许可模式。不同于产权化路径下的传统 “先授权后使用”的版权许可模式,开放许可以“部分所有权保留”的模式,允许公众在一定范围内自由使用作品。毋庸置疑,开放许可能够促进作品的有效利用与传播,其共享理念和运作模式与互联网产业的利益诉求高度契合。然而,长久以来,开放许可并未被真正纳入到版权法的调整范围。开放许可的制
  • “时事新闻”文章配图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时事新闻文章配图如何适用著作权法中的时事新闻条款存在较大的争议,不同法院对此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裁判,有待统一裁判规则。
  • 专利务实|非治疗用途和治疗用途存在关联时可否授予专利权

    专利法规定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不能授予专利权,但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的范畴一直存在争议。本文介绍了EPO对于某种方法或用途涉及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时的处理思路和典型判例,其中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能否区分开来的处理方式值得借鉴。
  • 浅析体育赛事节目著作权保护问题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新浪诉凤凰网、乐视网在线直播中超赛事构成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一案(下称“新浪案”),单就著作权部分来看,判决结果是凤凰网和乐视网网络直播中超赛事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而该案的一审法院则认定涉案行为所播出的赛事画面构成作品(但未明确为何种作品类型),进而认定侵权。
  • 北京中周法律应用研究院在京成立 ——暨首届中周法治论坛在京成功举行

    5月20日,北京中周法律应用研究院(下称中周研究院)成立仪式暨首届中周法治论坛在全国政协礼堂成功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司法界、学术界及国内外行业协会、社会组织和企业界的一百余位嘉宾出席了成立仪式和首届中周法治论坛。
  • 周末特稿|开放许可:制度优势与法律构造

    版权法中的开放许可是权利人自愿放弃部分权利,允许公众在一定范围内,遵循相关规则自由使用作品的许可模式。不同于产权化路径下的传统 “先授权后使用”的版权许可模式,开放许可以“部分所有权保留”的模式,允许公众在一定范围内自由使用作品。毋庸置疑,开放许可能够促进作品的有效利用与传播,其共享理念和运作模式与互联网产业的利益诉求高度契合。然而,长久以来,开放许可并未被真正纳入到版权法的调整范围。开放许可的制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小米上市,不能回避的7800万元商标侵权诉讼

    小米涉及的专利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那么其作为被告之一的商标侵权纠纷又有何最新进展呢?
  • 猴子不能以自拍照版权受侵犯提起诉讼

    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裁定,猴子不能以他自己拍的照片版权受侵犯而提起诉讼。该案为 “冠猕猴纳鲁托诉斯莱特等人”案,已于2018年4月23日进行判决。
  • “时事新闻”文章配图是否受著作权法保护

    在当前的司法实践中,对于时事新闻文章配图如何适用著作权法中的时事新闻条款存在较大的争议,不同法院对此作出了截然不同的裁判,有待统一裁判规则。
  • 专利务实|非治疗用途和治疗用途存在关联时可否授予专利权

    专利法规定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不能授予专利权,但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方法的范畴一直存在争议。本文介绍了EPO对于某种方法或用途涉及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时的处理思路和典型判例,其中治疗用途和非治疗用途能否区分开来的处理方式值得借鉴。
  • 浅析体育赛事节目著作权保护问题

    日前,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结新浪诉凤凰网、乐视网在线直播中超赛事构成著作权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一案(下称“新浪案”),单就著作权部分来看,判决结果是凤凰网和乐视网网络直播中超赛事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而该案的一审法院则认定涉案行为所播出的赛事画面构成作品(但未明确为何种作品类型),进而认定侵权。
  • 北京中周法律应用研究院在京成立 ——暨首届中周法治论坛在京成功举行

    5月20日,北京中周法律应用研究院(下称中周研究院)成立仪式暨首届中周法治论坛在全国政协礼堂成功举办。来自全国各地的司法界、学术界及国内外行业协会、社会组织和企业界的一百余位嘉宾出席了成立仪式和首届中周法治论坛。
  • 周末特稿|开放许可:制度优势与法律构造

    版权法中的开放许可是权利人自愿放弃部分权利,允许公众在一定范围内,遵循相关规则自由使用作品的许可模式。不同于产权化路径下的传统 “先授权后使用”的版权许可模式,开放许可以“部分所有权保留”的模式,允许公众在一定范围内自由使用作品。毋庸置疑,开放许可能够促进作品的有效利用与传播,其共享理念和运作模式与互联网产业的利益诉求高度契合。然而,长久以来,开放许可并未被真正纳入到版权法的调整范围。开放许可的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