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中国网剧网文海外获好评 网络

2018-04-17 14:23 · 作者:   阅读:681   来源:人民网



原标题:网络“造船”掀文化出海热



  近来,文化“走出去”的号角越吹越响。借助互联网渠道优势,中国精品文化面向海外市场展现出强劲走势。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深化中外人文交流。作为一个畅行世界的传播平台,互联网有望将中国文化带上驶向世界的快车道,用传统文化打造文化精品,进一步提升国家的文化软实力。


  ”精耕细作“海外热捧


  日前,中国网剧《白夜追凶》的海外发行权被曾推出过《纸牌屋》等精品剧集的国际主流视频网站网飞买下,该剧将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播出,这也是中国首部在海外大范围播出的网络剧集。除了《白夜追凶》,近一年来已经有多部国产网剧出售其海外版权。有评论认为,随着近年来中国在国际影视市场上实现由“大买家”向“大卖家”的转变,中国剧集步入“精耕细作时代”。


  进入“精耕细作时代”的不仅有网剧,近年来,中国网络文学在海外的风靡,让许多观察家们直呼“看不懂”。比如,“武侠世界(WuxiaWorld)”是一家创立于北美的中国网络文学翻译网站。据不完全统计,该网站已拥有近400万日活跃用户,读者分布在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北美读者约占1/3。另据不完全统计,全球自发翻译并分享中国网络小说的海外社区、网站已超过百家,读者遍布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翻译成十余种语言文字。有人甚至将中国网络文学与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为什么短短几年时间,中国文化产品在海外市场的表现就实现了突飞猛进?因为互联网是天然的“造船厂”,造出了大大小小的船只,既舶来外国文化,也把中国文化产品送到全世界。网剧导演沙漠认为,网剧近年来的蓬勃发展与如今“互联网+”的时代背景有很大关系,过去中国影视界一直在追赶好莱坞的步伐,而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让中国的网剧发展得以与好莱坞的步伐比肩。


  打造网络文学精品


  无论是网络文学,还是影视剧,其在海外互联网上的流行均有一定的“自发性”。而如何通过产业升级将这些“自发性”转化为规模优势,则是中国互联网业界经常思考的问题。


  中国网络文学的海外翻译热潮,促使中国网络文学运营者瞄准了海外市场这片热土。其中,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是其中的代表之一。作为中国最大的正版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知识产权培育平台之一,阅文集团拥有1000余万部作品储备、近700万名创作者,覆盖200多种内容品类,触达数亿用户。


  2017年5月,阅文集团推出了英文网站及移动平台起点国际(Webnovel),旨在为海外读者提供最全面内容、最精准翻译、最高效更新及最便捷体验。截至目前,已上线了100余部作品,包括多部中英文版本同步首发的作品,累计访问用户达到900多万。同年8月,起点国际正式宣布与北美知名中国网文英文翻译网站“引力小说”(Gravity Tales)达成合作,协力推动中国网文海外传播迈向正版化、精品化。


  在阅文集团原创内容部总经理、起点中文网总编辑杨晨看来,网络文学是极少数能够形成海外用户自发传播的中国互联网文化产品之一,其受欢迎显然不是偶然现象。“网络文学是非常典型的大众文化产品,而互联网时代全球用户的共性越来越突出,网络文学高度凝聚这种共性,这是我们成功的核心原因。”杨晨对本报记者表示,海外自发的翻译,一定程度上说明中国的网络文学作品在海外具有较高的受欢迎程度和文化生命力。


  “目前起点国际网站内容主要是英文译文,未来将通过与本土互联网平台合作,提供泰文、韩文、日文及越南文等多版本的中国网络小说译文,持续拓展海外市场。”杨晨说。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


  放眼全球,文化竞争力较强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积极构建属于自己的文化与审美标签。而对于中国文化产业界而言,如何通过互联网深挖中国文化特色,打造文化精品,让中国故事和文化审美更为世界欢迎,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开始,我们会觉得带有很强民族特点或传统文化烙印的作品在海外的接受度是有限的。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从实践经验来看,这样的作品在海外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受欢迎。”杨晨说,很多具有传统文化底蕴的网络文学作品,在全世界特别受欢迎。这些作品都带有很深的中国神话传说、历史典籍的烙印,这对我们文化“走出去”也有比较大的帮助。


  杨晨的观点在中国文化产业领域的发展趋势中得到验证。近年来,中国文化产业掀起一股“精品化”浪潮,许多影视、网络文学、动漫游戏等运营者开始跳脱出娱乐化的主线,深入挖掘中国传统文化魅力,尝试开辟出一条“文化精品上的新路”。


  《折扇》是腾讯发布的一款游戏产品,与其他网络游戏的“画风”不同的是,这是一款以介绍中国传统文化及工艺为主题的科普游戏产品。在这款游戏中,中国传统折扇的精细3D模型被360度地拆分和呈现出来,用户可以动手从选竹开始参与到制作成扇的16个步骤。


  “我们去年跟故宫、敦煌合作,以传统文化为基础,通过游戏技术,打造具备现代科技感、时代感的产品,从而更多更好地用多媒体方式展现中华文化魅力,创造新的体验。”腾讯互娱自研和综合市场部总经理侯淼对记者表示。


  “民族的就是世界的,我们应该拥有强大的文化自信。充分挖掘中国文化的魅力,并通过完善的竞争机制去精选优质内容,就能让这种文化生命力获得更持久、更健康的发展动力。”杨晨说道。



(责编:龚霏菲、王珩)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应考量在答复中对在先论证理由的扩大的辩论

    2018年8月27日,联邦巡回法院撤销了PTAB(“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在爱立信公司诉Intellectual Ventures I有限公司双方复审案的最终书面决定,并且要求PTAB适当考量申请人答复的所有部分。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