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葫芦娃”被用于餐厅主题 著作权人索赔200万

2018-05-04 09:24 · 作者:   阅读:201   来源:国家版权局

经典卡通形象“葫芦娃”对很多人来说代表着童年的美好记忆,但该卡通形象近几年引发了数起侵权官司。日前,一起涉及葫芦娃形象的侵权官司在朝阳法院开庭审理。认为北京葫芦娃一家人火锅有限公司在其经营的火锅店内,未经许可使用该形象作为餐厅主题,著作权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将对方告上法庭,索赔200万元。被告方否认侵权,称他们的葫芦娃形象在脸型、发型、脸部表情和手势等方面都与原告有着显著区别。


上影厂:葫芦娃形象被擅用


葫芦娃是国产动画片《葫芦兄弟》里面的卡通形象,凝结着很多人的童年情怀。据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有限公司诉称,本公司原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系经典卡通形象“葫芦娃”著作权人,葫芦娃的卡通形象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公司发现,北京葫芦娃一家人火锅有限公司未经许可使用葫芦娃形象作为其餐厅的主题,店内突出陈设装饰“葫芦娃”的卡通形象。


该公司认为,被告非法攫取了“葫芦娃”作品本身的品牌价值,同时也会造成消费者误认为被告与原告有关联。为此,起诉要求立即停止侵权、公开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95万元以及合理费用5000元。据原告称,在该案起诉后,被告方又开了一家分店。


被告:我们的葫芦娃为独创


“我们的葫芦娃形象是自己独创设计的,与原告的不同。” 北京葫芦娃一家人火锅有限公司的代理人表示,原告葫芦娃形象与被告使用的葫芦娃形象在脸型、服饰、手势以及发型等方面都有显著区别,并逐一列举了不同之处。


比如,被告的葫芦娃脸型为圆形、发型是中分,而原告的是平头;脸部表情也有所不同,被告的是喜悦的感觉;被告的葫芦娃有竖着大拇指的手势,而原告的没有该手势。被告的是水彩颜料在纸上形成的作品,原告的是以摄制电影的方式创作的。除此之外,葫芦罐和葫芦叶则属于惯常设计。


该公司表示,其享有被诉侵权作品的商标专用权,但原告在商标异议期内未提出异议,而是在被告使用一段时间后才提起。其行为不构成侵权。


审理:双方均同意调解


对此,原告方表示,即便被告做出了细微的调整,但是仍未改变显著识别部分。例如头顶有葫芦、葫芦两边的叶子等都是原告对于自己美术作品的独创设计和表达。被告虽然提交商标注册证,但其店内使用的卡通形象与商标注册证上记载的并不一致,而是更改了设计,让消费者误认为被告与原告有关联。被告在短时期内在北京开的店铺取得了非常火爆的经营效果,与侵犯原告著作权具有极大的关联。“被告将此事澄清不仅维护了原告的权利,而且让公众知道去被告餐厅就餐行为与现阶段的情怀毫无关联。”


但被告否认其实施了修改行为,称是商标注册人自己设计的,并称餐厅开业至今没有获利。被告在获得被诉侵权商标后未进行过大肆宣传,其通过提供高品质的菜品和服务获得消费者的认可,与葫芦娃的形象关系不大。


由于双方都同意调解,法院将于庭后主持调解。



来源:北京晨报 发布时间:2018年4月30日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