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2018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各界共同探索新技术变革与网络版权创新

2018-05-09 10:34 · 作者:   阅读:183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编者按:日前,2018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在京举行。此次大会上,来自政府部门、权利人、产业界、学界、法律实务界代表就新技术变革与网络版权创新等话题进行了探讨。


刚刚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爱奇艺,打了一场翻身仗,第一季度总收入达49 亿元,同比增长57%。“爱奇艺能走到今天,离不开版权保护。”4月26日,在京举行的2018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上,爱奇艺创始人、首席执行官龚宇认为,正是因为我国持续开展网络版权保护,网络视频行业和网络数字发行相关行业才有了今天的繁荣景象。


在创新与变革的推动下,我国网络版权保护各项工作取得重大进展,形成网络版权保护新态势,为版权产业的迅猛发展提供了基本保障。2017年,我国网络版权产业规模达到6365亿元,相较2016年同比增长27.2%。但同时,各种新型版权保护问题也在不断涌现。“随着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与网络聚合等商业模式的不断发展,智能语言、网络直播、电子竞技等新业态活跃,为版权工作带来诸多挑战。”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版权管理司相关负责人指出,针对这些新问题,需要综合运用多种手段,通过开展高效的版权执法保护创新,完善优质的版权服务激励创新创作,加强广泛的国际交流共惠创新创作,为版权的创新、创造提供更加强有力的服务和保障。


此次大会上,来自政府部门、权利人、产业界、学界、法律实务界代表就新技术变革与网络版权创新等话题进行探讨,国家版权局还与中国版权协会、中国移动签署备忘录,共同打击网络侵权盗版、探索网络版权保护新模式。“希望能从政府、司法、行业的角度加大对权利人的保护,让网络版权产业持续健康发展。”龚宇表示。


区块链:技术变革推动保护创新


“盗版问题不解决,音乐行业难以壮大。版权保护最好用的‘武器’,就是区块链技术。” 2018中国网络版权保护大会上,IDG资本全球董事长熊晓鸽抛出这样一个话题,在大会的“新技术变革与网络版权创新”分论坛上得到各界代表的积极回应。


电影权属链条确认难,是一个长期困扰电影产业的问题。分论坛上,旗舰影业有限公司CEO冯珏提出,权属链条是否清晰,影响到电影的开发、制作等一系列环节。如对一部未公开发表的作品进行原作者认证时,可能就面临原作者身份难确认的问题,导致后面的影视改编事宜不能顺利开展。类似难题如何破解?“区块链技术具有去中心化、实体可信等特点,可广泛应用于电影等内容创作及管理等场景。”工信部信息中心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于佳宁认为,电影权属认定的第一步是进行版权证明,而区块链的关键要素就是链上信息不可篡改,能够提供一个强有力的电子信息存在证明。同时,电影权属认定的更高价值在于授权交易,而区块链可以打通一条上下游可见的交易链,增加实体信息可信度,让数据能够在电影交易市场的链条上有序流转。


此外,区块链技术还可与人工智能进一步结合运用。当版权核心信息存储于区块链上时,可通过人工智能检索出有关侵权文件或侵权行为,并与链上信息进行比对。一旦比对成功,则可以自动进入维权阶段。在于佳宁看来,区块链的应用有望将整个版权业务流程推入到高自动化、高智能化阶段,所有信息业务都可以在链上完成,大大降低信息流转成本。未来,成熟的区块链技术有望在降低版权确权难度、简化版权交易流程以及高效维权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如今,区块链技术已经开始应用于国内一些原创内容交易平台,在版权保护领域初显身手,华为、京东等企业也在布局自己的区块链知识产权格局。“通过区块链技术能保证作品传播过程的安全和可控,以保障版权人的合法利益。”重庆大学网络与大数据战略研究院院长齐爱民也认为,区块链可以让人们能够在互不信任、没有中央机构背书的情况下进行互相合作,故可将区块链运用到作品版权登记中,发挥其多节点连接、分布式存储、低信息传输成本的优势,突破地域限制,保护数据安全,降低登记费用和时间成本。此外,区块链还可以在版权许可、版权交易、版权管理等相关领域发挥作用。


在上海冠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吴冠勇看来,区块链在版权授权上的应用也存在一定的缺陷,例如,现行的作品版权登记制度不对内容进行实质性审查,在某个联盟链上登记过的作品也可以在另一条链上继续登记。这类在互联网中存在的问题,在区块链上同样也会存在,应用区块链技术并非一劳永逸。


技术变革推动保护创新,如今,区块链、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给版权的创作、运用、保护、管理以及服务带来极大的机遇和挑战,亟待新的保护模式。在这一背景下,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版权管理司与中国版权协会版权监测中心、中国移动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在此次大会上签署了《网络版权保护合作备忘录》,就共同打击网络侵权盗版、探索网络版权保护新模式达成共识,将在探索网络版权保护创新模式等方面展开合作。中国版权协会版权监测中心、中国移动咪咕文化科技有限公司将配合国家版权局,着力扩大以“剑网行动”为代表的网络版权治理专项行动的覆盖面和影响力,探索版权执法监管新机制、构建网络版权保护新生态。


短视频:新兴市场尚需强化保护


刚刚成立3周年的二更,是一个专业生产短视频内容的团队,在全国各地设有多个影像素材资源站,每年生产近5000条原创精品短视频。但让二更集团董事、二更网络总裁李明苦恼的是,这些原创内容被很多传统媒体特别是电视台未经许可引用、转载、改编、汇编,让他疲于维权。


2017年,短视频凭借制作门槛低、生产流程简单、迎合社会轻娱乐化消费以及传播渗透力强的特点,迎来了产业爆发元年。据艾瑞咨询发布的数据,2017年,我国短视频市场规模已达到57.3亿元,预计2020年将超过300亿元。与此同时,在短视频创作以及传播过程中,也产生了纷繁复杂的版权保护难题。此届大会上,主办方特设“动漫与短视频网络版权保护及规范”分论坛,对短视频行业存在的版权问题把脉问诊。


短视频作品品种丰富,内容多样。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汪涌介绍,从作品类型的角度,短视频可以分为两类:一类为原创,不论是情景短剧还是草根恶搞等,只要是独立创作,具有一定独创性,都应该受到版权保护;另一类为素材剪辑、原片片段,以及戏仿等,未经许可使用则会侵犯著作权人享有的保护作品完整权、改编权等,涉及的版权保护问题更为复杂。短视频活跃期短、传播速度快,一旦侵权视频发布出去,视频价值很快就会被消耗尽。同时,短视频时长短、维权费用高、获赔少,权利人维权积极性不高。另外,大多数短视频未进行版权登记,难以提供权属证明,增加了维权难度,特别是原片片段类短视频的侵权故意性难以鉴定。


对于短视频自身存在的版权问题,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庭长助理潘伟认为,短视频是否构成侵权,首先应当从制作和传播两个方面进行分析。比如,在制作短视频时,其中会不会出现对其他音乐、美术或者电影作品的利用;传播短视频时,对软件、设备进行选择时,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等。其次,要区分作品的属性。界定短视频的属性,需要先判断其是否具有独创性。比如,在谷阿莫案中,他截取热门电影片段拼接成5分钟到10分钟的短视频,并进行解说,这种解说构成视频的关键要素,配合电影片段帮助观众理解内容,这就涉及到合理使用问题。因此,一个短视频是否构成侵权,需要进行综合性考量。


确权难、取证难,也是李明在维权中遇到的最大难题。二更每天生产十几条原创短视频,很难一一进行确权、追溯,他们也借助技术合作伙伴进行全网查看,但效果并不理想。李明希望能建立起完善的确权机制和流程,以及相关的法律法规。对此,汪涌建议,短视频是一种新业态,行业应该借用互联网新技术来解决维权问题。对于权利人而言,要创新取证思维,行业也应推广新兴的网络远程公证模式,以缓解取证难的问题。此外,对于原创短视频的重复侵权、恶意侵权行为,应采取惩罚性赔偿,以此遏制短视频领域的侵权势头。同时,还要提升全民知识产权意识,“这是根治之法,任重道远。”汪涌说。



作者:窦新颖 李杨芳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发布时间:2018年5月7日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