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一起1500万元新药技术转让项目引发的专利转让纷争

2018-05-25 10:39 · 作者:IvesDuran   阅读:27690

作者 | IvesDuran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2755字,阅读约需5分钟)


在药品研发领域,新药的技术转让流程复杂,往往涉及专利权、专利申请权、技术秘密的保护与转让,还涉及到新药证书、生产批文等产权移转。期间不仅关系到技术转让方与受让方的权利义务分配与履行,还涉及到专利发明人与技术转让方的利益分配问题。由于新药技术转让项目产生的合同违约、专利权属纠纷时有发生。

 

今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专利权转让合同纠纷、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纠纷上诉两案。两案涉及一件已经失效的大叶蒟制备方法专利申请,以及与大叶蒟五类新药临床批件交易相关的标的额为1500万元的技术转让合同,双方互为原被告。欲明进展,须知前因。双方纠纷缘起,且听笔者娓娓道来。


缘起:专利未及时转让,技术转让合同“夭折”


2013年7月9日,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的共同法定代表人蒋某(甲方)、股东樊某(丙方)以及苏州A公司前员工王某舟(乙方)共同签订《约定书》。

 

《约定书》约定,本约定特别针对苏州A公司向无锡C公司转让大叶蒟五类新药临床批件交易专门制定,甲方、乙方所持有的相关所有专利均作为临床批件的附属文件由苏州A公司一并转让给无锡C公司。

 

蒋某、王某舟、樊某三人按比例分配转让所获收益1500万元。王某舟的主要义务是在苏州A公司收到无锡C公司的定金后的五个工作日内,将其与蒋某共有的第2004XXXXX.7专利以及其以王某福名义申请的专利2010XXXXXX.0号专利转让给苏州A公司,蒋某的主要义务是配合转让上述涉案专利以及配合无锡C公司完成新药报批工作。

 

7月25日,无锡C公司与苏州A公司签订了《技术转让(技术秘密)合同》。8月21日,无锡C公司与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又签订《补充协议》。合同及补充协议约定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XXXX胶囊(及提取物)”项目的临床批件及包括但不限于第2004XXXXX.7号“制备大叶蒟提取物的方法、提取物及其应用”专利、以该专利为基础经由PCT途径申请获得的所有国外专利,以及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在签订本协议之后取得的其他与XXXX胶囊(及提取物)相关的所有产品和方法专利和技术秘密转让给无锡C公司,标的额为1500万元。

 

同年11月,王某舟将其与蒋某共有的第2004XXXXX.7号“制备大叶蒟提取物的方法、提取物及其应用”专利权转让至苏州A公司。

 

2014年1月,苏州D公司与无锡C公司、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签订合同转让协议,约定由苏州D公司受让无锡C公司在上述两合同中的所有权利义务。同年8月,苏州D公司发现第2010XXXXXX.0号“大叶蒟提取物的制备方法、提取物及其应用”发明专利申请与合同所涉专利相关,可能对涉案合同履行造成严重妨碍,遂致函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进行协商解决。两公司回函称,2010年,苏州A公司前员工王某舟私自离职时带走了一些科研资料,并以此为基础以王某福的名义擅自提交了上述专利申请。王某舟承诺将该专利申请转让给苏州A公司,但一直未予履约。

 

2015年,苏州D公司与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多次协商无果之后,遂以合同违约为由,将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诉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双方技术转让合同解除,并判令两被告返还技术转让费,并支付违约金。该案中,王某舟为第三人。

 

经审理查明,苏州D公司与两被告签订的涉案合同及补充协议中约定,两被告有义务定期检索相关领域专利申请,以查明是否存在妨碍“XXXX胶囊(及提取物)”项目实施的中国专利及专利申请,并将情况告知苏州D公司,同时有义务采取一切法律措施排除妨碍。

 

2016年1月15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2015)沪知民初字第77号判决书(下称77号案),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的被控技术转让合同违约成立,双方涉案合同自判决之日起解除,二被告返还苏州D公司技术转让费750万元,并支付违约金100万元。

 

后续:甲方索赔违约金,乙方起诉返还专利权

 

据悉,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上述一审判决作出后,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均未上诉,该判决已生效。

 

2016年8月,蒋某、樊某以专利申请权转让合同纠纷为由,将王某舟诉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法院判决王某舟支付违约金450万元。

 

2017年4月,王某舟则以专利权转让合同为由,将蒋某、樊某诉至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法院确认解除双方签订的《约定书》,并判令第三人苏州A公司返还第2004XXXXXX.7号专利权。

 

2018年1月30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对两案作出一审判决,该院经审理认为,王某舟由于未全面履行合同义务,导致该院在77号案中判决认定苏州A公司、上海B公司构成违约,致使大叶蒟五类新药临床批件转让项目以及之后的XXXX胶囊(及提取物)项目失败。王某舟并未提交证据证明蒋某、樊某存在违约行为。

 

《技术转让(技术秘密)合同》、《补充协议》、《合同转让协议》的解除并不必然导致本案系争《约定书》的解除,原告作为违约方无权依据法定解除条款解除《约定书》。在《约定书》以及《专利权转让合同》尚未解除的情况下,第三人基于约定获得第2004XXXXXX.7号专利权,合法有效,原告要求第三人返还该专利于法无据,应予驳回。

 

驳回王某舟全部诉讼请求,认定王某舟合同违约行为成立,苏州A公司依约取得第200410084791.7号专利权,合法有效;判决王某舟向蒋某、樊某支付违约金450万元。

 

王某舟不服上述两案一审判决,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双方围绕一审判决赔偿金额是否合理,《约定书》与专利权转让合同是否能够继续履行等方面进行了辩论。

 

王某舟上诉称,其并没有实际参与77号案中的技术转让合同。不应因苏州A公司针对涉案技术转让合同的违约行为,使其构成违约。一审法院在上述两案中一方面认为由于涉案专利已无权,合同无法履行,另一方面却认为王某舟作为违约方无权解除合同,判决结果存在矛盾。

 

一审法院判决违约金数额过高,涉案专利权已失效,苏州A公司并未遭受损失。另外,由于技术转让合同的解除,导致上诉人也未获得经济利益,应当对此予以考虑。

 

蒋某、樊某共同辩称,依据双方约定书约定,被上诉人并不存在违约行为,上诉人也没有明确指出被上诉人的违约行为。被上诉人通知上诉人转让涉案专利之时,涉案专利尚处于权利未定状态,上诉人能够履约而未履约,直接导致苏州A公司的技术转让合同违约,被上诉人因此失去了交易机会。相较于被上诉人与原审第三人的经济损失,一审判决认定的违约金数额合理。

 

原审第三人苏州A公司表示,该公司为此项目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与精力,如果认定约定书解除,对于公司的运营将造成极大损失。约定书的目的在于将大叶蒟项目的整体的转让,专利的转让只是其中一部分,没有临床试验批件,专利的转让毫无价值。庭审结束后,双方表示接受调解。

 

据了解,大叶蒟为胡椒属药用植物,其提取物具有抗抑郁的功效。苏州A公司提交的“大叶蒟提取物”新药申请的办理状态为“制证完毕-已发批件”,目前苏州A公司正在积极找寻其他的买家。对于该案的最新进展,知产力将保持关注。

 

下附双方专利合同纠纷、技术转让纠纷时间轴


 图1.png

图2.png

图3.png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