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也谈「差评」事件 | 很庆幸,我是最后一代传统媒体人

2018-05-28 11:10 · 作者:   阅读:138   来源:写作黑客



(注:这是对最近「差评」事件的一个看法,前戏很长,如果你没耐心,直接刷到第二片段。)


我时常和朋友开玩笑,我是国内最后一代传统意义上的专栏作家,我大约在2011年底正式写一些东西,之后微博就火了。


这种感觉就像,你13岁就开始看《花花公子》,好不容易熬到成年,你想亲手操刀一篇正经小黄文的时候,色情业被禁了。


真是憋死个人。


我始终顽固地认为,专业训练是基石。


斯皮尔伯格拍《头号玩家》已经70岁了,可是一个70岁的老头儿依然能拍出点燃95后、00后观众的电影,一个在画面出场一秒、肉眼几乎不可见的角色,他依然要把这个角色的造型原汁原味做好,这样的角色有一二百个之多。


他得把这些角色的版权一个一个全部谈下来,而且得按照原作,做得一模一样。


正是这些细节,造就了他的诚意。


当然,光有细节,对这部电影的评价就有失公允了。一位优秀的导演,当然得对大的故事结构有足够的把控。《头号玩家》的故事结构,就像《黑客帝国》的童话版,未来的人们在现实世界仅能果腹,精神上无法从现实世界获得任何的出路,只能被虚拟世界绑架,在游戏中找到自我、实现自我。


如果只会拍一堆的彩蛋,大概只会成为快手、抖音上的一条热门短视频吧。


当然,我并没有瞧不起快手抖音的意思。无论从作品的完成度、影响力、作者成就感、商业回报、对观众的尊重等各个角度来看,我觉得搞一部《头号玩家》,比搞一部小短片,还是更值得尊重。


哪怕它情节依然有些老套。


有种,你拍一个不老套、同时让投资人满意、影迷满意、普通观众满意的片子出来看看。这样的人在全世界也就那么几个人,比如昆汀、诺兰、王家卫…对了,王家卫还挺让投资人头疼的。演员也被搞得很惨。拍完王家卫的《一代宗师》之后,梁朝伟说得拍几部轻松的歇一歇,后来他拍的片子大家也都知道了,《摆渡人》豆瓣评分4.1,《捉妖记2》豆瓣评分5.0。


《捉妖记2》在春节档总共60亿票房的市场中收走22亿,不太理解的影迷,骂梁朝伟拍商业烂片赚钱。但我挺尊重梁朝伟的。手艺人弄一个好作品出来不容易,中国的环境不像好莱坞,叫座的大片大部分还能保持65-75分的水准,对于内容产品来说,我觉得很不错。各方利益全都顾及到了。漫威拍了几部口碑不太好的片子,但《复仇者联盟3》这一部,足以挽回之前的失分。


说了一大堆梁朝伟、漫威,我究竟想表达个啥意思呢?


无论是内容产品,还是实体产品,扑街是正常现象。不扑街的作品,都是对行业的敬畏、信仰、热爱、以及对所有买单的消费者、投资人、合作伙伴尊重的表现。即使这么付出了这么多,有时候也只能做到及格或略高于及格线而已。


对很多人来说,我说的及格线有点高。对真正想做出好作品的人来说,这其实也真只是及格线。


扑街要认。


你拍了一个票房很高,但是口碑很差的片子,你赚到了钱,不妨大大方方承认一下,各位支持我的观众,不好意思,的确拍的不好,我需要钱。我赚到了钱,下次拍个好点的,回馈大家。比如漫威,几部差了点儿,来一部《复联3》,大家觉得你还是有良心的,以后你拍超级英雄,我继续支持。


++++++


前戏有点过长,看惯了公众号文章的人,这么长的铺垫,我想很多人都失去耐心了。下面开始更直白地讲讲「差评」洗稿这件事。


「差评」被腾讯投资,后来keso写了一篇文章《给腾讯一个差评》被马化腾看到,马化腾说:这个投资案例,「业务团队并没有做好尽责调查」。后来差评团队先是说自己只是正常写文章,而后于今天凌晨(5.27),发文《TO BE BETTER》。整篇文章扭扭捏捏,讲了一堆理由,这些理由,我简单概括一下:


1、「差评」起家,是一群90后理科生应届毕业生,没有任何传统媒体专业训练,更多依靠兴趣、热爱;


2、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媒体」,给自己内部安了「主编」、「编辑」的title,嗯,如果按照这样的界定,好像自己「造次」了;


3、写了一大堆自己如何写一篇文章的流程;


4、全文强调了多次,自己的非专业。具体的措辞包括:


 



  • 「没有经过任何的传统媒体的专业训练,更多是草莽的感觉」;


  • 「作为一个非专业培训过的团队,我们并不懂得太多媒体理论上的东西」;


  • 「当然我们不是专业出身,也比较业余,但把自己想法说出来,我想总无伤大雅」;


  • 「由于没有受过媒体这方面的严格训练(传统媒体的每个作者都是要受到严格的训练的),所以很多操作方式上,是不合传统媒体的规矩的。



 


另外,「差评」很喜欢强调自己的理科生身份。


「差评」的阅读量很大,很受读者欢迎。我很少读「差评」,对「差评」无感,我问了两位95后同学,恰巧他们都喜欢看「差评」。喜欢「差评」的原因,集中在这几点:


媒体规则之外,特立独行,叛逆,敢写,酷


有情怀


问及为什么,其中一位同学说道:


当然还有内容啊, 我还是蛮喜欢他们这种轻阅读的方式的,一段新闻一句点评,以及公众号的画风和人设,洗不洗稿什么的我没有去求证过。


现在看到他站在风口浪尖,作为关注了好几年的粉丝,不管对与错,内心会无条件倾向在差评这边,这是因为情怀。


就是那种老铁,我挺你,(这样)的感觉吧。


在这里,我不提他们的名字、性别、年龄、背景。这是一种声音,我如实呈现。


++++++


韩寒17岁的时候,从高中辍学。前一段时间,在接受「一条」访问之后,韩寒发了一条微博,谈当年退学:


退学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说明我在一项挑战里不能胜任,只能退出,这不值得学习。值得学习的永远是学习两个字本身。「学习」两字,不分地点环境,是一件终老要做的事情。我听到有人美滋滋得意洋洋说,韩寒,我学你退学了。我不理解。我做的不好的地方有什么好学呢?为什么不去学我做的好的地方呢?


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我加入LinkedIn,给LinkedIn的入职标准拉低了三个底线:


 



  • 英语水平最差| 大学四级425分,刚过英语四级及格线。


  • 学历最差| 经常调侃自己天津三流大学毕业。


  • 履历最差| 按照世俗的标准,之前呆的公司品牌知名度、声誉、市值,比LinkedIn都差好远。



 


一句话,把英语老师、母校、过去履职的公司,都得罪了。^_^


这么说话,其实无非想说明,自己是屌丝出身,也能与斯坦福、清华、北大毕业的一起共事。另一种方式秀自己牛逼。


如果可以选择,我会发奋考清华北大,在大学就把英语学到听说读写无障碍,不像现在,还得补课。


每个人的履历,都是自己写就,怪不得任何人。


以前没学好,认。然后玩命补。


那个叛逆的、酷酷的、游走于规则之外的、特立独行的、比「差评」还敢写的韩寒,他说:


我做的不好的地方有什么好学呢?为什么不去学我做的好的地方呢?


为了拍好电影,韩寒下了大功夫去筹备。对此他说得很少,他只是把作品甩出来,赚走几个亿,外界评价有好有坏,但客观看来,完全没扑街。


该补的课,不会因为他的名字叫韩寒,就不需要补。也不因为他看起来酷酷的、拽拽的,就不需要敬畏专业。甚至他的缺点,他也无法用他的优点去弥补。


缺点无法弥补,它就在那儿。这个世界的残酷在于,无论你喜不喜欢,接纳不接纳,它都是一个事实。


+++


2010年,贝索斯在普林斯顿大学发表演讲,他谈到「天赋」与「选择」:


今天我要告诉大家的,就是「天赋」和「选择」之间的差别。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是一种选择(Cleverness is a gift, kindness is a choice.)。天赋得来容易,但选择往往很困难。你们如果不够谨慎,就可能被自己的天赋所误导,一旦误导,就可能危害到你所选择的价值观。


当你们活到八十岁,在某个安静的沉思时刻,回到内心深处,想起自己的人生故事时,最有意义的部分,将会是你所做过的那些选择。人生到头来,我们的选择,定义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We are our choices.)。替你们自己写一篇精彩的人生故事吧。


几年前我读过贝索斯的这篇演讲,但我几年前只记住了「善良与天赋,哪个更重要」(当然,这个翻译也不是非常确切,暂且这么用)。


今天再看,我读到的是:


我们的选择,定义了我们是什么样的人。


前天晚上和同事聊天,我说,我们的每一个选择、每一个决定,我们做什么、不做什么,定义了我们是谁。就好像星巴克和711,都卖咖啡。星巴克能卖30块,711卖十几块,去楼下小店买速溶,只需要3块。它们用自己的行为,定义了在自己的店面里一杯咖啡能卖多少钱。虽然三块钱你也可以买一杯咖啡,但你不会觉得星巴克卖30块是坑人。它用所有细节,让自己能卖出了这个价。大家嘴上调侃星巴克,却用行动给它投票。


前天看《蜘蛛侠》,钢铁侠对蜘蛛侠说:


如果没有这件战衣,你什么都不是,那你就不配拥有它。


我们都要配得上自己身上这身战衣。否则它迟早会被夺走。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