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呵护原创精神的火花(人民时评)

2018-05-29 14:05 · 作者:王石川   阅读:262   来源:人民日报




原标题:呵护原创精神的火花(人民时评)


最近一段时间,不少大型网络平台纷纷推出最新的原创保护路径,涉及原创的文章、小游戏、视频等各种内容产品。在一个追求创新的时代,抄袭的行为越来越难以被容忍,人们希望通过公正处理,重申移动互联时代的原创规则,对那些不尊重知识产权的个人和企业形成警示。


今天的抄袭手段,其实正在不断更新。比如所谓的“洗稿”行为,就是对别人的原创内容进行一定程度的篡改、删减、拼凑,看似与原作区别不小,但其实最有价值的部分还是抄袭的。近年来,洗稿现象频发,一些写作者不堪其烦,深受其害。与搬运工式的抄袭相比,洗稿无疑更隐蔽,也更“聪明”,但却更为人不齿。有业内人士透露,一些所谓的“矩阵”公众号背后,实际上存在洗稿工厂。概言之,洗稿已经形成流水线作业,越来越产业化、规模化,这显然戕害原创精神,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如果容忍洗稿,放任洗稿者赚大钱,谁还安心搞原创?”有网友如是称。


洗稿大行其道,与一些人态度暧昧、缺乏知识产权意识有关。社会公众如果对洗稿行为无所谓,洗稿者自然有恃无恐,甚至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从目前出现的一些案例来看,一些洗稿者可以说“无本万利”,败露后至多遭受道德谴责,有些人连道歉都吝惜给出。所获甚巨,成本几乎为零,这是洗稿者不断涌现的一大原因。因此,应该从制度和管理层面入手,让洗稿者付出较大成本,并让其承担法律层面的代价,杜绝其洗稿冲动。有专家指出,所谓的洗稿,本质上是一种抄袭侵权行为,要鼓励被侵权者拿起法律武器维权。值得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法律武器对抄袭、洗稿者说“不”。此前,就有著名作家琼瑶诉于正抄袭案胜诉,这对所有无视知识产权者都是一记警钟。


任由洗稿的不良风气蔓延,不仅将造成大量的文字侵权,还可能导致原创力的枯竭。知识共享时代,如果人们丧失了原创力,那么看似繁荣的文化市场下,流动的将是大同小异的“伪劣产品”。正因此,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倡导创新文化,强化知识产权创造、保护、运用。多年来,我国各级部门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已建立了比较完整的保护知识产权体系。从完善立法,到加强执法,再到提升违法成本,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侵权者付出沉重代价,调动拥有知识产权的自然人和法人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从而为创新输送强大原动力。


不久前的博鳌亚洲论坛上,习近平主席表示:今年,我们将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完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力度,把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慑作用充分发挥出来。法律持续释放威力,无论洗稿者还是抄袭者都会受到触动,心生忌惮;公众日益凝聚共识,对洗稿零容忍,不沉默,更不纵容,它的生存空间就会更加逼仄。一定程度上说,捍卫原创,就是守护我们的审美,捍卫我们的文化权利。原因很简单,原创受保护,原创力量才会生生不息,优质内容才会源源不断。相反,让洗稿者获利,长久下去必将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不良现象。


“爱好由来落笔难,一诗千改始心安。”写作从来都是一件呕心沥血的事,今天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重视原创,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保护原创。有网友说,希望每一次原创都被善待,每个优质作品都被尊重。反对洗稿,反对抄袭,我们有决心更有能力。用法律手段呵护原创精神的火花,创新之火才会燎原,高质量的原创产品才会井喷,从而更好地满足我们的审美,照亮我们的精神世界。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