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一元购画”组织方被画家起诉

2018-05-31 10:43 · 作者:   阅读:122   来源:北京青年报

去年8月,花一元钱就可购买一幅自闭症儿童画作的活动曾“刷屏”朋友圈,近日,“一元购画”事件有了新进展。画家曹流及其家属将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告上法庭,称并未授权对方“出售”自己的作品,起诉基金会侵犯著作权。目前,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已受理此案。面对起诉,艺途公益基金会一方则称曾与曹流本人签署相关协议,之所以发生纠纷“源于”双方对活动认识不同。


画家起诉基金会侵权


5月22日,刘赣玉和丈夫收到了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出具的受理案件通知书。这意味着他们替儿子曹流维权的事情有了进展。


去年8月29日,朋友圈曾被公益创意项目“小朋友画廊活动”刷屏,活动主要内容为花一元钱购买一幅自闭症儿童画作,因此也被称为“一元购画”。


刘赣玉介绍,儿子曹流的两幅作品被用于“一元购画”项目,“周围很多邻居都说看到了曹流的画,还买了很多,但其实我们并没有授权。”刘赣玉说,发起方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之所以会有曹流的作品,是因为此前她经朋友介绍与该基金会创始人苗世明相识,“他自称是专业策展人,可以帮助曹流卖画,所以我就给他传了几幅曹流过往作品。”


但彼时刘赣玉没有想到,苗世明会以这种方式“卖画”。“据说项目筹到1500万元,但一分钱也没有给我们,就说是为了做公益。”刘赣玉称,自己并不是反对做公益,“之前也免费给公益机构提供过曹流的画,但都是事先经过沟通的。现在这样直接在朋友圈卖,还宣传曹流是他们的学生,我觉得不能接受。”于是,她和儿子曹流一起将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告上法庭。近日,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已受理这起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


“卖画是儿子谋生的方式”


刘赣玉介绍,今年33岁的曹流是她的大儿子,出生时因意外导致脑瘫。虽然身体方面有诸多不便,但曹流对绘画却表现出了极大的热爱。功夫不负有心人,儿子的努力也收获了一些成果,“作品曾经获得过深圳第二届国际文化博览会优秀奖,我们一家都很为他骄傲。”


由于小儿子偶然间的发现,家人才发现曹流的画被“盗用”,曹流也因此暂停了作画。“因为小儿子平常上网比较多,最早发现了哥哥的作品被用在‘一元购画’项目中,曹流知道后就没心思画画了。”刘赣玉说,曹流是家中两代人的心血所在,为了照顾他,两代人付出了无数努力,“我母亲此前是老师,为了照顾曹流专门辞了职,就是希望将来即使长辈都不在人世了,曹流也依然有能力谋生。”因此,家人格外珍惜曹流的绘画才能,也时常鼓励他出售自己的画作,赚取自己的劳动所得。


而这对曹流而言也同样重要。刘赣玉说,“他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是残疾人,经常说其他人能做到的,自己也可以。深圳实施残疾人可免费乘坐公交车后,他也一直坚持投币,还会主动给老人、小朋友让座。”对于曹流来说,可以借助绘画谋生是他最引以为傲的事情。“但这个事发生后,他有了一种被欺负的感觉,自己的画原来别人想卖就可以卖,所以就不画了。”


基金会称事先曾与本人沟通过


29日,上海艺途公益基金会对记者表示已经获知有作者将起诉基金会,但目前尚未收到法院传票。“一元购画”项目负责人黄先生介绍,活动发起前,基金会曾与曹流本人签署相关协议,但其监护人以自己不知情为由,拒绝承认该协议。至于协议具体内容,该负责人表示自己也不是太清楚,“但肯定是有曹流签字的。”


他表示,之所以会发生此次纠纷,是因为家属与基金会对于活动的认识不一致。“我们这是针对整个群体的公益项目,并不是说具体救助某个人,在这方面和家属可能有些误会。”


去年,“一元购画”活动历时7个多小时,就完成了1500万元的筹款目标。不过,活动开展的当日下午就引来了“捐款去向”“画作是否代笔”“善款不给作者”等质疑。对此,苗世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介绍,所有经费将被用于“用艺术点亮生命”公益项目。艺途专项基金则通过微博回应说,“这项活动旨在为‘精智障碍’人群提供艺术疗愈,帮助他们打开心灵,释放潜能,进而一点点融入社会。”



作者:孔令晗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布时间:2018年5月30日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