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x分钟看电影”难辞侵权之咎,有待法律平衡博弈

2018-06-12 19:31 · 作者:   阅读:119   来源:新京报


  “我是谷阿莫,今天来给大家讲一个……的故事”。说起时下火热的“X分钟带你看X电影”模式,谷阿莫标志性的台湾腔很多人都很熟悉。由于剪辑和再组合了原影片中的镜头,配合风趣诙谐的解说,他的视频受到了粉丝们的大力追捧。不过,谷阿莫的团队也因此身陷版权纠纷。




  去年4月,谷阿莫在台湾遭到了包括电影《哆啦A梦》《脑浆炸裂少女》《近距离恋爱》和韩剧《W两个世界》的版权方“又水整合”以及影音串流平台KKTV在内的版权方的提告,称他未经授权使用盗版影片改编重制,不仅违反了“著作权法”,并且由于部分电影被讲得“一文不值”,严重影响了片商的收益。本月7日,谷阿莫正式被台北地检署起诉。谷阿莫本人对此事曾发表回应称,自己的行为属于“二次创作”,是“著作权法”中构成合理使用的情形。但显然,提告方对于这一解释并不满意。




  那么“X分钟带你看X电影”的形式究竟是否构成侵权呢?这个问题不仅对于谷阿莫一案,对于时下其他电影解说视频的制作者都有着重要的影响。




  观点:“二次创作”站不住脚




  可以明确的是,仅仅从字面上理解的“二次创作”足以构成侵犯原作者著作权的理由。例如,将一部小说改编成电影,或将一部英文作品翻译成中文,都属于在原作品基础上的“二次创作”行为。但很明显,如果不能取得原作品权利人的许可,均属于著作权法上的侵权行为。这是由于著作权法保护每一位作者为作品做出贡献的部分,后作者的创作行为建立在原作品的基础上,原作者对原作品做出的创造性贡献亦需得到尊重。




  现实:法律对戏仿作品没有明确规定




  电影解说类短视频由于是对原电影进行的“模仿”性解说,因此最可能被纳入戏仿作品(又称“滑稽模仿”)的范畴。但遗憾的是,目前包括我国在内的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著作权法》均尚未对戏仿作品做出明确的“合法”或“非法”的界定。今年3月广电总局下发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视听节目传播秩序的通知》指出:“坚决禁止非法抓取、剪拼改编视听节目的行为,并严格管理包括网民上传的类似重编节目,不给存在导向问题、版权问题、内容问题的剪拼改编视听节目提供传播渠道。”虽然表明了行政上从严监管的立场,但对于戏仿作品的程度、界定尚无明确的规定。换句话说,戏仿作品目前仍然是著作权法上的“灰色地带”。戏仿作品的创作者游走在权利的边缘时,时常主张的是自己的作品构成“为对原作品进行评论而引用”——这是著作权法上典型的可以不经原作者许可而使用作品的合理使用情形之一。但能否适用这一情形,取决于此类作品是否真的进行了“评论”。在这一点上,谷阿莫大概要比不少同类作品的创作者占优势:较之普通的电影解说视频,谷阿莫的作品中显然更多地带有对原影片中荒诞、过分夸张或不合逻辑之处进行的讽刺,事实上,这种讽刺对于大众娱乐性审美的迎合正是其作品受到热捧的原因之一。




  从根本上来说,在著作权法未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要判断某种作品是否构成对于在先作品的著作权利的侵犯,最重要的是判断此种作品是否对原作形成了“实质性替代”。又水整合和KKTV称谷阿莫的电影解说使得许多观众不再愿意到电影院观看影片,就是为了证明“实质性替代”的存在。不过,实质性替代的存在与否,应当主要取决于新作品在多大程度上还原或再现了原影片的内容,这不仅需要考虑剪辑内容对原作的呈现比例、解说所包含原影片剧情的多少,甚至也与原作品本身的性质密切相关——注重展示特效的电影很难被短视频所取代,剧情片、悬疑片则明显有着更强的可替代性。由此看来,在现有著作权法下,“X分钟带你看完X电影”们大多难逃侵权风险。




  思路:期待未来立法,平衡双方博弈




  也有观点则反其道而行之,认为好的戏仿作品能够给原作品进行受众引流,从而为原作品创造出新的价值。且不论如何定义“好的”戏仿作品,在公众明显习惯于以“速食”性的短视频快速获取影片内容来替代完整观影的前提下,除非有充足的证据证明短视频能够普遍性地为原作品带来商业利益(但显然,拿出此种证据绝非易事),否则电影解说类短视频在现有著作权法下恐怕难以“脱罪”。而在具体个案中电影解说视频向原作品导流的现象,也至多作为参考因素降低侵权损害赔偿,并不能完全否定侵权的性质。




  不过,作为日益广泛地为公众所接受甚至受到欢迎的文化生活新形式,“X分钟带你看完X电影”向社会展现出了其强大的潜在市场和生命力。作为政策色彩极强的知识产权法,在实践中必将不断平衡着其与电影作品之间的博弈,未来通过立法明确二者之间的合作与利益分配模式亦未可知。(谢怡)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
  • 一味“毒药”,让你手不释卷

    学术、诗歌、爱情、远方……,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人和事,都宛如毒药。
  • 现有技术抗辩中非自由现有技术的引用

    现有技术抗辩是被控侵权人对抗专利权人权利主张的重要手段,其理论基础是专利权的保护范围不应包括现有技术。现有技术虽然处于公知领域,社会公众想知即可知,但并非必然处于公用领域,其中部分现有技术可能是有效状态的专利技术,也就是非自由现有技术,包括被告在内的社会公众使用时仍然有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 对“商标性使用”的场景化认知

    无论是商标行政确权授权案件,还是涉及商标侵权的案件,经常会涉及一个重要的概念,即“商标性使用”。一般而言,如不构成商标性使用,则商标是否近似、消费者是否产生混淆、是否存在商标正当使用,则都无进一步分析的必要。正如“非诚勿扰”案件、“东风”案件,都因为诉争标识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从而最终判定商标侵权不成立。
  • 对话IP人|阿里孙军工:电商知识产权保护的破局与格局

    伴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其中面临的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也愈加凸显。怎么保护、如何保护,成为当下电子商务行业发展的重要命题。基于此,本期对话IP人栏目,知产力与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孙军工进行深入对话,听听他对于我国电子商务知识产权保护的独到见解和对未来的展望。
  • “大悦城”诉“大阅城”商标侵权索赔150万元

    “大悦城”作为中粮集团旗下城市综合体的核心品牌,在全国各地发展较快,但也因此遭遇较多的商标侵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