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世界杯来了,全球球迷都用什么姿势看球?

2018-06-16 15:43 · 作者:Bruce   阅读:1769


从6月14日至7月15日的一个月时间里,全世界球迷将以世界杯的名义迎来属于他们的狂欢——虽然这届世界杯依然没有中国队的参与。

 

然而,这并不妨碍俄罗斯世界杯被称作最具中国元素的一届世界杯。2018年世界杯比赛用球“电视之星18”(Telstar 18)、吉祥物西伯利亚平原狼“扎比瓦卡”(Zabivaka)以及大力神杯纪念品均为Made in China;中国湖北麻辣小龙虾已搭乘中欧列车抵达莫斯科;中国球童也将携手东道主俄罗斯队运动员一同入场;中国球迷已经购买了4万多张本届世界杯比赛门票,在所有国家中排名第九……

 

但今年世界杯,版权之争仍然是吸睛重点。世界杯是全世界球迷的盛会,也是转播商的一场战役。围绕这样重量级赛事版权资源的争夺在其他很多国家也会遇到,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世界杯到来前国外的相关动态——


一、国外比较乱套

 

沙特球迷或无缘观看揭幕战

就在世界杯揭幕战即将打响的前夕,参加揭幕战的其中一方球迷却可能看不到直播了。

 

图片1.png 

 

卡塔尔BeIN媒体集团旗下BeIN体育频道(BeIN Sports)从国际足联(FIFA)手中获得了本届世界杯中东地区的转播权。而距离世界杯揭幕战还剩九天时,沙特阿拉伯与卡塔尔BeIN体育频道的版权合同谈判宣告未能达成一致。由于沙特阿拉伯无法获得电视转播权,因此沙特人很可能无法观看这场沙特对阵俄罗斯的揭幕战。

 

据图片报报道,沙特此前用3500万美元从BeIN体育手中购得揭幕战、决赛以及其余比赛中的20场的转播权,然而BeIN却声称这其中不包含首轮沙特对阵东道主俄罗斯的揭幕战。

 

BeIN在声明中表示,FIFA已在合同谈判过程中给予了帮助,但沙特由于最近一年来的外交争端而不愿与卡塔尔官员直接达成协议。“过去这段时间里我们已经尽力达成一份对沙特的分授权协议,尽管有一些初步的谈判,但仍未能就协议的价格或主要条款达成一致。”但BeIN表示仍欢迎继续商讨2018年世界杯分授权转播协议。

 

但沙特体育部门负责人Turki al-Sheikh却给出了不同的说法。他指责卡塔尔背弃此前经FIFA斡旋后的协议,根据该协议沙特以3500万美元的价格可以直播揭幕战和决赛以及其余比赛中的20场。“沙特阿拉伯已经展示了诚意。”他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BeIN在此前不久刚刚向国际足联提出采取法律手段打击沙特盗播者。BeIN称其花费昂贵代价购买的转播权益正在遭到沙特盗播者的破坏,并表示去年10月就有一个庞大且复杂的盗版网络“beoutQ”在使用利雅得卫星提供商Arabsat的信号来非法传输其播出的节目。

 

如果无法在荧屏前关注揭幕战并为本国球队加油助威,想来沙特球迷也是挺无奈的。


俄罗斯人民险些无法在家看球

 

有趣的是,揭幕战的另一方、东道主俄罗斯的电视频道也险些未能与国际足联就转播费用问题达成一致。

 

根据国际足联的统计,从去年12月1日到今年1月31日期间,至少有400多万张门票的需求。而根据国际足联上周公布的数据,已经有超过240万张门票售出。其中俄罗斯本地球迷购入了87万张门票,占了三分之一以上。

 

而在世界杯比赛转播权方面,由于俄罗斯与国际足联就转播要价问题迟迟没有达成一致,险些断送东道主球迷看球的机会。去年,据莫斯科新闻报道,由于无法接受几乎四倍于上届巴西世界杯转播费(3200万美元),俄罗斯电视频道拒绝了国际足联1.2亿美元的转播权报价。这引发了俄罗斯方面的极大反弹,俄罗斯副总理维塔利公开表示:“这是对俄罗斯的不公平。”

 

不过好在俄罗斯2SPORT2联盟(俄罗斯第一频道、RTR和Match TV)已于去年年底与国际足联就转播费用问题达成一致,俄罗斯人民至少不用为看不上家门口的比赛而担忧了。

 

除此以外,俄罗斯早在2013年5月21日还出台了与世界杯相关的知识产权规定《关于在俄罗斯联邦筹备和庆祝2018年国际足联世界杯、2017年国际足联联合会杯,对俄罗斯联邦个别立法行为进行修订的联邦法》,这样一来就将建立与世界杯的虚假联系的行为视为不正当竞争,从而进行制裁。

 

 印度向流媒体网站群发邮件警告潜在盗播行为

 

相比于沙特和俄罗斯球迷,印度球迷可以保持淡定,但印度的转播商却不淡定了。近日,印度一家为知识产权保护提供监测及反盗版服务的机构MarkScan与索尼(Sony)就2018年国际足联世界杯直播事宜,共同向印度及其邻国的流媒体网站发出了警示。

 

索尼是南亚次大陆地区多个国家的2018年FIFA世界杯持权转播商。MarkScan在一封写给广大流媒体网站的邮件中写道:“我们的客户(索尼)将在印度次大陆国家范围内,在网络和Sony Liv门户进行流媒体直播FIFA 2018有关比赛和内容,索尼是FIFA 2018的正式互联网和移动转播商。”

 

信中解释道,索尼拥有在印度、孟加拉国、不丹、马尔代夫、尼泊尔、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独家进行广播、重播和传输赛事的权利。并且信中还告知,流媒体网站不得通过包括互联网、移动、电视和无线电广播在内的任何平台直播赛事。

 

索尼将会以多种语言在多个不同频道直播有关FIFA世界杯的赛事和内容,例如被指定为赛事正式转播商的ESPN(由索尼在印度运营)。

 

信中还警示称,以任何形式向公众传播或展示FIFA世界杯,将侵犯索尼的专有权利。“我们通过提供向您发布的警示通知,警示您和您的网站在未经我们客户的书面允许/授权的情况下,不要沉湎于任何转播行为,”信中写道,“我们将会监测您的活动是否侵犯我们客户的法定及合同权利,如果您在被通知后涉及侵犯我们客户的权利,我们将不得不启动法律程序(民事的和/或刑事的)。”

 

 二、国内乱战开打

 

与国外相似的是,俄罗斯世界杯持权转播商中央电视台近日也发表了一份声明,对可能的盗版盗播行为进行了警告。从最初声称将不会对本届世界杯转播版权进行分授权,到前些日子中国移动旗下的咪咕和阿里巴巴旗下的优酷战胜腾讯视频和爱奇艺等,成功成为了央视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的新媒体合作伙伴,整个过程始终是一场围绕世界杯版权的博弈。


咪咕和优酷究竟砸下了多少钱?

 

据好奇心日报近日报道称,优酷为了从央视手中购得2018年世界杯新媒体版权,可能花了16亿元人民币之多。

 

好奇心日报在报道中援引了优酷阿里文娱集团轮值总裁兼大优酷总裁、阿里音乐CEO杨伟东在2018年世界杯战略发布会上的话:“优酷和央视签合同是有保密协议,我们没有办法直接透露这个数字,这是对我们合作伙伴的尊重,也是合同的条约精神。大家可以根据公布的数据,我觉得不会太离谱。”

 

此前,媒体报道中国移动咪咕公司为此花费的成本也在近10亿元。如果这些数字属实,那么就意味着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已经创造了中国大陆地区体育赛事单场版权许可费的新记录——这笔开支大约相当于八年前南非世界杯的100倍(四年前的巴西世界杯央视选择不对新媒体直播进行分授权),甚至高于两年前腾讯和阿里体育自央视购买里约奥运会点播权的成本。当然,我们也要考虑到,八年前央视的分授权仅包括点播权,而本届世界杯则是央视首次分授世界杯赛事的新媒体直播权。

 

既然痛下血本,那么央视发布版权声明,并与咪咕、优酷共同组成世界杯维权小组,加大维权力度,打击世界杯盗版盗播行为的做法,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图片2.png 

 

广电的通知会影响我们看球吗?

 

打击世界杯盗版盗播行为离不开行政部门的参与。就在央视声明发出后不久,6月8日,媒体报道称广电总局结合相关产业政策的规定对世界杯赛事直播重新进行了明确和通知,根据互联网电视管理的181号文中对于直播业务的管理要求,2018年世界杯比赛不允许在互联网电视平台上进行赛事的直播和延时播出,否则都属于违规,只能在赛事结束后提供比赛点播服务。同时,广电总局要求各互联网电视集成播控平台加大对App的审查,如App含有世界杯直播内容,则不得接入。

 

2011年《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印发〈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的通知》(广办发网字〔2011〕181号)中的《持有互联网电视牌照机构运营管理要求》,对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提出要求,限制其开展广播电视节目直播类服务。

 

广电总局这一要求看似十分严厉,但其实普通观众大可不必为此担心。这份网上热议的通知并非新规定,仅仅是对此前181号文件中的要求,即“目前阶段互联网电视内容服务以向用户提供视频点播和图文信息服务为主,暂不开展广播电视节目直播类服务”的重申和强调。既然自始就未曾允许过互联网电视进行直播,那么理论上普通观众应当不会受到影响。

 

唯一的问题是,已经与央视达成合作的咪咕和优酷旗下的OTT平台,如移动的“魔百和”和阿里的“天猫魔盒”、“CIBN酷喵影视”电视版应用等,是否能接入世界杯信号呢?目前看来或许是不可以的。此前咪咕和优酷在宣传获得新媒体版权时是这么说的:

 

图片3.png 

 

图片4.png 

 

优酷仅表示可以通过CIBN酷喵影视、天猫魔盒、天猫魔屏收看世界杯赛事“高清内容”;咪咕也在后来更新的文案中将措辞修改为可通过魔百和收看世界杯赛事“高清内容”(而非直播内容)了。由此看来,想要通过咪咕和优酷的OTT平台直接在电视机屏幕上观赏本届世界杯赛事“直播”的小伙伴,恐怕要另寻他去处了。


央视算垄断吗?

 

由央视负责统一谈判和购买世界杯版权,源于广电总局2000年下发的《关于加强体育比赛电视报道和转播管理工作的通知》(广发办字〔2000〕42号)中的要求。这份通知已于2015年被新下发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关于改进体育比赛广播电视报道和转播工作的通知》(新广发〔2015〕125号)所取代,其中规定:

 

“重大的国际体育比赛,包括奥运会、亚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包括预选赛),在我国境内的电视转播权统一由中央电视台负责谈判与购买,其他电台电视台不得直接购买。”

 

通知同时要求,“中央电视台在保证最大观众覆盖面的原则下,应就其他电台电视台的需要,通过协商转让特定区域内的转播权,确保重大国际体育赛事在中国境内的播出覆盖。”

 

然而,央视自身的新媒体转播在覆盖面上与腾讯、爱奇艺、优酷等还有较大差距,在视频清晰度、视频延迟、社交等用户体验上难以令广大观众满意。这也引发不少球迷朋友对央视所谓“垄断”世界杯赛事版权资源的不解。

 

在上周知产力微信订阅号推送的文章《广电禁止OTT平台直播世界杯,你怎么看?》中,我们做了一个小小的调查,结果发现,有63%的读者担心广电总局的声明可能不利于市场竞争,而有31%的读者则持乐观态度,认为声明有利于版权保护。可以看出,有相当一部分读者还是有所担忧的。

 

毫无疑问,这一政策在执行过程中存在着争议,且这种争议随着新媒体时代的到来变得愈发凸显。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识产权律师游云庭曾就这一问题指出,这一政策的效果是默许了央视独享这个政策带来的经济利益,“违反了市场经济的基本原则”。

 

但事实上,广电总局的这一政策出发点是好的。游云庭律师表示,广电总局的这一政策虽然有与《反垄断法》规定冲突之嫌,但其想解决的问题是国内电视台互相竞争导致将重大赛事的转播权价格抬升到不合理的范围,应属于对市场经济不理性问题的一种制约。

 

况且,央视也在不断调整世界杯的转播计划。四年前的2014年巴西世界杯,央视并没有做任何分授权,选择了仅仅依靠广告收入来获得回报。但事实证明这样做效果并不是很好。于是央视在此后的2016年里约奥运会及本届俄罗斯世界杯的转播上采取了对新媒体进行分授权的方式,尤其是此次央视还首次将世界杯新媒体直播的权益分授权给了咪咕和优酷。虽然仍然不乏质疑的声音,但央视新的做法至少证明其已经在进行转变并为此探索合理的路径。


三、尾巴

 

作为世界上能够免费收看世界杯的球迷,中国人是幸福的。但时代在发展,消费在升级,球迷的需求或许也应该分层次考虑,就像有人爱吃肉有人爱吃素一样。不过,无论爱吃什么,我们也许都要慢慢习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如果你是球迷,你会选择通过央视、咪咕还是优酷观看比赛呢?

 

祝你们观赛愉快。


图片来源 | 网络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