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查处商标违法案件9329件!今年以来全面推进商标注册和监管改革成效明显

2018-06-21 20:10 · 作者:   阅读:86   来源:商标局网站

  今年1月至5月,全国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处商标违法案件9329件,其中商标侵权案件8130件,同比增长1.58%;违法经营额1.58亿元,同比增长116.28%……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商标局(下称商标局)公布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国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开展打击商标侵权行动成效显著,有效打击了商标侵权商品生产源头,切实维护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为品牌发展营造了良好的市场环境。


  坚持依法行政和创新管理相结合,商标局以改革创新解决商标保护难点热点问题,不断创新商标监管机制和方式方法,加快构建高效的商标监管体系,编织起严密的品牌“保护网”。


  “开展打击商标侵权行动是全面推进商标注册和管理改革一个缩影。在当前国家机构改革的关键时期,全国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切实做到了思想不乱、工作不断、队伍不散、干劲不减。”商标局党委书记、副局长崔守东表示,商标局以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为契机,全面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扎实有序推进机构改革相关工作,深入实施商标品牌战略,推进中国品牌建设迈上新台阶。


  商标改革提供强劲动力


  立足当下,商标改革为我国自主品牌的成长提供了强劲动力。


  2018年以来,商标局全面贯彻落实国务院“放管服”改革要求,依据“一条主线、两个抓手、三个点”的改革思路,即以深入实施商标品牌战略为主线,以地理标志精准扶贫、马德里国际注册为抓手,围绕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商标监管、商标服务3个着力点,全面推进商标注册和管理改革,推动“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取得显著成效。在全球最具价值品牌排行榜100强中,中国上榜品牌从2012年的1家增加到2017年的13家。


  “之前提交商标申请需要到商标局的受理窗口递交纸质材料或采取邮寄方式,费时又费力;现在网上申请、网上查询、网上公告、网上交费等业务全部可以在中国商标网一站式实现了!”2017年3月,商标局发布新版商标网上申请系统,受到商标业界和社会公众的高度关注与好评。


  据了解,遵照党中央、国务院一系列关于商标工作的重要批示精神,商标局切实加大注册便利化改革力度,各项工作任务顺利推进,为加强商标监管奠定了坚实基础。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4月,我国商标注册申请量达214.8万件,同比增长71.5%,累计有效注册商标量达1632.3万件,平均每6.2个市场主体拥有1件注册商标。


  拓展商标申请渠道、简化手续优化流程,只是商标局近年来大力推进商标改革的一个具体抓手。今年以来,商标局坚持商标注册确权与保护维权并重,遏制商标恶意注册与打击商标侵权并举,扎实推进商标专用权保护工作,为商标品牌竞争营造了良好环境。


  今年1月至5月,全国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共查处商标违法案件9329件,同比增长13.01%;违法经营额1.76亿元,同比增长117.79%。其中,查处商标侵权案件8130件,同比增长1.58%;违法经营额1.58亿元,同比增长116.28%。“重拳出击,正本清源,赞!”商标局严厉打击商标侵权行为的决心与取得的成效赢得了业内人士的好评。


  “在充分肯定成绩的同时,要看到目前工作中存在的一些问题和薄弱环节。”在崔守东看来,我国的商标注册申请量近年来呈现持续领先全球的趋势,但商标使用效率不高、知名品牌少、抢占商标资源现象突出;同时,打击商标侵权假冒形势仍然严峻,侵权假冒违法行为有向网络、农村监管薄弱地区蔓延趋势,跨区域、跨部门执法协作机制的作用有待进一步发挥。


  品牌发展站上新的起点


  展望未来,坚持全面深化商标改革,给我国自主品牌的持续发展打开了新时代的窗口。


  缩短商标审查周期关乎市场主体切身利益,是商标局近年来进行商标改革的重要任务。今年,商标局将着力在深化商标注册便利化改革上下功夫,加快打造商标注册“高速路”。如加快推进郑州、济南商标审查协作中心筹建工作,进一步提高商标审查效率和质量,力争今年8月底前将商标注册审查周期缩短到7个月,今年年底前缩短至6个月,为2020年底将审查周期缩短至4个月以内奠定坚实基础。


  “全国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要着力在加大商标保护力度上下功夫,当好品牌发展‘护航员’。”崔守东表示,要紧紧抓牢商标保护工作,坚持监管关口前移,不断加强商标审查、异议与司法审判等关键环节的协调配合,严厉打击商标恶意抢注行为;加大案件查处力度,强化商标专用权保护;严厉打击违反商标法关于未注册商标使用禁止性规定的商标使用行为,整顿规范商标使用管理秩序,有效防范和消除商标使用行为可能产生的不良社会影响。


  与此同时,商标局将充分发挥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作用,以信用监管为核心,推动形成对商标失信行为的协同监管和联合惩戒,提升商标违法成本。“要充分尊重企业在品牌建设中的主体地位,更好发挥政府作用,为经济转型发展作好顶层设计和公共服务。”崔守东表示,商标局将着力在提升商标服务能力上下功夫,当好品牌发展“服务员”,如继续深入推进商标富农和地理标志精准扶贫工作,充分发挥地理标志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重要作用;同时,商标局将大力推进商标品牌国际化,推进马德里体系的广泛运用,加强商标领域国际合作,推动建立和完善企业商标海外维权协调机制,进一步加大海外商标维权援助力度。


  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进入新时代,加强商标知识产权保护已成为推进转变政府职能的迫切需要、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迫切需要、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向往的迫切需要。崔守东表示,商标局将继续深化改革,不断开拓创新,在新的起点上全面推进商标注册与监管工作,持续释放改革红利,为经济社会创新发展作出新贡献。

  • 对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的解读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五十二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以下简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对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原则、审理内容、诉的合并、法院管辖权、原告主体资格、商标权权利范围、被诉侵权行为、抗辩事由、民事责任等内容进行了规定。
  • 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全文

    为准确适用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统一四川省法院审理侵害商标民事纠纷案件的裁判尺度,提高四川省法院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水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特制定本审理指南。
  • 书评|研究欧洲统一专利制度保护必备参考书

    《欧洲统一专利保护评注》就欧洲专利一揽子计划涉及的全部文本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分析,是对欧洲统一专利制度感兴趣的研究者和实务工作者必备的参考书。
  • 浙知析法|“微信私聊”在特定情形下构成商业诋毁

    “微信私聊”属于个体间一对一的私密性交流对话。但行为人通过QQ群等自媒体散布虚伪事实后,又以“微信私聊”的方式持续向竞争对手的业务客户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及商品声誉,该行为与在先行为具有连贯性,可以认定该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不属于言论自由之范围,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商业诋毁行为中“散布”的要件,构成以商业诋毁的方式进行重复侵权。
  • 特别策划|《电子商务法》构建出一个怎样的“避风港”

    “避风港”是处理平台上各类侵权行为的最关键制度,《电子商务法》出台以前,“避风港”在立法层面最细致的规定是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其中确立了通知-删除-反通知-恢复的一个完整的操作流程。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对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的解读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五十二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以下简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对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原则、审理内容、诉的合并、法院管辖权、原告主体资格、商标权权利范围、被诉侵权行为、抗辩事由、民事责任等内容进行了规定。
  • 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全文

    为准确适用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统一四川省法院审理侵害商标民事纠纷案件的裁判尺度,提高四川省法院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水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特制定本审理指南。
  • 书评|研究欧洲统一专利制度保护必备参考书

    《欧洲统一专利保护评注》就欧洲专利一揽子计划涉及的全部文本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分析,是对欧洲统一专利制度感兴趣的研究者和实务工作者必备的参考书。
  • 浙知析法|“微信私聊”在特定情形下构成商业诋毁

    “微信私聊”属于个体间一对一的私密性交流对话。但行为人通过QQ群等自媒体散布虚伪事实后,又以“微信私聊”的方式持续向竞争对手的业务客户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及商品声誉,该行为与在先行为具有连贯性,可以认定该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不属于言论自由之范围,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商业诋毁行为中“散布”的要件,构成以商业诋毁的方式进行重复侵权。
  • 特别策划|《电子商务法》构建出一个怎样的“避风港”

    “避风港”是处理平台上各类侵权行为的最关键制度,《电子商务法》出台以前,“避风港”在立法层面最细致的规定是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其中确立了通知-删除-反通知-恢复的一个完整的操作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