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手机APP“软硬”之争,行为边界如何确定?

2018-07-06 15:46 · 作者:   阅读:2727

日前,“手机移动终端应用分发不正当竞争研讨会”在北京大学法学院举行,来自理论界、实务界的一线行业专家及法务专家济济一堂,针对App应用开发商与手机终端厂商进行“流量竞争”的过程中,行为边界如何确定,以及App应用开发商以产品销售地创建管辖连接点,采用诉前禁令制约手机终端厂商的正当性议题,与会专家进行了深入讨论。


流量入口:软硬之争的症结所在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手机智能终端的普及,应用软件(App)成为了手机硬件的标配。由于应用分发市场已成为重要的流量入口和盈利渠道,大多数安卓智能手机的系统都有定制化系统,以及出厂前便预置App,同时出于“免费+增值”服务等盈利模式,手机厂商往往会设置经过安全认证的App应用商店,这也导致了应用软件与手机硬件之间的竞合关系逐步显现。


当下,手机硬件厂商出于保护用户安全的需要,当用户在手机上试图通过第三方平台下载、安装相关软件时,手机自带安全系统(出厂时由厂商安装)会对该软件进行安全检测并出现安全提示,告知用户通过该来源下载的应用,由于没有经过手机厂商的人工亲测,可能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与隐患;因此,推荐用户使用手机自带应用商店/应用市场(人工亲测没有安全风险的版本时)进行下载、安装。同时,为确认该操作系由用户本身进行(防止因手机遗失被他人误操作,因小孩使用父母手机而误操作,或由于用户缺乏安全防范意识误操作等),手机系统在某些应用的安装过程会出现“账号验证”的提示,以降低用户的误操作或被他人(恶意)操作而带来的安全及财产损失风险。


对于上述行为,部分App应用开发商认为手机硬件厂商干扰了企业的应用分发服务,此前也出现过App应用开发商对手机厂商的某一销售地提起不正当竞争之诉,并向该销售地法院申请诉前行为保全及禁令的事例。


合理边界:安装提示是否具有不正当性?



在移动终端应用分发的问题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黄勇教授介绍道,在移动终端应用分发平台方面,参考域外,例如谷歌,其在中国之外有自己的应用商店“google play”,所有的应用分发均通过google play来完成。互联网协会2018年1月1日也出台了《应用分发自律公约》,其大量条款涉及对“误导”、“欺诈”的规制,例如对提示语的分析,看其是否属于反复提示、是否有“恐吓”内容等。概言之,提示语是否具有诱导性或误导性、提示的时间和频率,这些都是影响行为正当性之判断的重要因素。考量提示语是否对消费者存在消极影响,考虑的知识水平应以普通消费者为准。


上海交通大学孔祥俊教授认为,系统软件的开放程度,可以由市场决定。当系统开发商选择有限开放时,手机终端厂商可以进行提示,但在提示的程度和提示语方面须十分谨慎;另外,可以使用免责提示。


中国人民大学孟雁北教授认为,手机终端厂商对其操作系统享有著作权,如手机终端厂商实施提示或引导行为是为了用户安全所必需采取的操作,且语言描述恰当,信息披露充分,不会误导用户,则手机终端厂商的提示或引导行为是正当的。而就手机终端厂商与App应用开发商之间的竞争而言,区分正当竞争与不正当竞争应当紧扣两点:其一,是否违反诚信原则(公认的商业道德);其二,竞争者之间的行为是否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构成要件。其行为边界由两方面构成,《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基本原则是大边界、该法第12条规范的则是构成要件。


关于手机终端厂商前述行为是否会被认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中国人民大学吴汉洪教授也提出需从两方面考虑:第一,从竞争法本旨来看,一个行为若能够提高社会整体福利,则为正当。如果手机厂商出于保障用户安全的考虑或出于提升产品品质实施的行为,则应为竞争法所允许;第二,从权利与义务对等的角度来看,因所有应用软件的质量问题(如卡机、病毒、闪屏、系统崩溃等)都会被归责于手机终端厂商,手机终端厂商作出提示理由正当。


北京大学杨明教授则认为,对终端厂商行为的分析,关键是看整体,分析该行为是否属于系统性行为、是否对竞争对手构成妨碍或破坏、以及是否损害消费者利益。在具体分析方法上,裁判者应当比较采取提示、插入链接行为前后的产业状况(当然是在当事人举证的基础上),以获得有关竞争效应的实证支撑。


法律维权:管辖和禁令的司法适用思考



对于App应用开发商认为手机硬件厂商干扰了企业的应用分发服务,从而以手机厂商的某一销售地创建管辖连接点,向该销售地法院申请诉前行为保全及禁令的行为,上海交通大学孔祥俊教授表示,根据“手机终端销售商住所地”来确定管辖,采用的是专利法上的做法,但《反不正当竞争法》上并没有明确。关于诉前禁令的问题,现在我国司法界开始学美国,在诉前禁令的判断中引入实体问题,但我国还属于初级阶段。


中国人民大学吴汉洪教授提出,双边市场获利是手机终端厂商的基本权利,法院应当考虑禁令对创新所产生的影响,不能轻率地对手机终端厂商施以禁令。


北京大学杨明教授则表示,现有关管辖和禁令的案例都存在不妥之处。比如是否应当颁发禁令,法官应当就“禁令可能造成的损害”与“被诉之应用分发行为导致的所谓损失”进行比较,如果后者远大于前者,颁发禁令才是恰当之选择。美国ebay案即是一个很好的在先判例。

 

本次研讨会聚焦互联网环境下产业发展中突出的新型法律争议问题,就手机终端厂商与App应用开发商的行为边界以及由此引发的法律适用问题方面进行了充分探讨,从学理、法律解释方法、法律适用方法等多重视角,分析论证争议问题,以期有助于推动产业的良性发展。

  • 对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的解读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五十二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以下简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对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原则、审理内容、诉的合并、法院管辖权、原告主体资格、商标权权利范围、被诉侵权行为、抗辩事由、民事责任等内容进行了规定。
  • 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全文

    为准确适用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统一四川省法院审理侵害商标民事纠纷案件的裁判尺度,提高四川省法院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水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特制定本审理指南。
  • 书评|研究欧洲统一专利制度保护必备参考书

    《欧洲统一专利保护评注》就欧洲专利一揽子计划涉及的全部文本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分析,是对欧洲统一专利制度感兴趣的研究者和实务工作者必备的参考书。
  • 浙知析法|“微信私聊”在特定情形下构成商业诋毁

    “微信私聊”属于个体间一对一的私密性交流对话。但行为人通过QQ群等自媒体散布虚伪事实后,又以“微信私聊”的方式持续向竞争对手的业务客户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及商品声誉,该行为与在先行为具有连贯性,可以认定该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不属于言论自由之范围,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商业诋毁行为中“散布”的要件,构成以商业诋毁的方式进行重复侵权。
  • 特别策划|《电子商务法》构建出一个怎样的“避风港”

    “避风港”是处理平台上各类侵权行为的最关键制度,《电子商务法》出台以前,“避风港”在立法层面最细致的规定是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其中确立了通知-删除-反通知-恢复的一个完整的操作流程。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对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的解读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五十二次会议讨论通过了《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以下简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对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原则、审理内容、诉的合并、法院管辖权、原告主体资格、商标权权利范围、被诉侵权行为、抗辩事由、民事责任等内容进行了规定。
  • 四川高院《侵害商标权案件审理指南》全文

    为准确适用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统一四川省法院审理侵害商标民事纠纷案件的裁判尺度,提高四川省法院侵害商标权案件的审理水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等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规定,特制定本审理指南。
  • 书评|研究欧洲统一专利制度保护必备参考书

    《欧洲统一专利保护评注》就欧洲专利一揽子计划涉及的全部文本进行了全面系统的分析,是对欧洲统一专利制度感兴趣的研究者和实务工作者必备的参考书。
  • 浙知析法|“微信私聊”在特定情形下构成商业诋毁

    “微信私聊”属于个体间一对一的私密性交流对话。但行为人通过QQ群等自媒体散布虚伪事实后,又以“微信私聊”的方式持续向竞争对手的业务客户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的商业信誉及商品声誉,该行为与在先行为具有连贯性,可以认定该行为违反了公序良俗原则,不属于言论自由之范围,符合《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商业诋毁行为中“散布”的要件,构成以商业诋毁的方式进行重复侵权。
  • 特别策划|《电子商务法》构建出一个怎样的“避风港”

    “避风港”是处理平台上各类侵权行为的最关键制度,《电子商务法》出台以前,“避风港”在立法层面最细致的规定是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其中确立了通知-删除-反通知-恢复的一个完整的操作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