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因侵犯智能手机专利 中兴被判赔偿Maxell 4330万美元

2018-07-06 15:58 · 作者: Bruce   阅读:8100

作者 | Bruce



(本文版权为知产力所有,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来源。)


(本文1849字,阅读约需4分钟)



中兴遭受美国制裁的风波还没完全过去,来自日企的专利侵权赔偿又找上了门。

 

6月29日,美国德克萨斯东区联邦地区法院德克萨卡纳分庭做出判决,认定中兴(ZTE Corp.)及其子公司中兴美国(ZTE (USA) Inc.)故意侵犯日本企业日立(Hitachi)旗下消费类电子产品公司Maxell(Maxell Ltd.) 7件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技术专利,因此须向Maxell支付4330万美元损害赔偿金。




Maxell早在2016年11月18日就在地区法院起诉中兴专利侵权,诉状涉及Maxell的8件美国专利:5,396,443号、6,748,317号、8,339,493号、8,736,729号、6,408,193号、6,329,794号、6,816,491号和8,098,695号。这些专利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中的无线闪存、多媒体设备、存储及内存设备等有关。

 

Maxell在诉状中指出:“作为移动技术研发者和行业领导者,日立Maxell因其长期以来持续不断的研发投资,而拥有一套与这些技术有关的专利并积极通过许可和/或诉讼来实施其专利。”

 

Maxell声称,2013年Maxell就已通过大量与中兴方面代表会面,来告知中兴方面关于侵权的问题,双方在随后三年里进行了对话,Maxell相信“双方的商业交易将会是互惠互利的”。然而,据Maxell在诉状中表示,中兴并没有想要与Maxell达成协议或从Maxell处获得专利许可。



Maxell在诉状中请求法院判给损害赔偿金,以及禁止中兴进一步侵权行为的长期性禁令。

 

陪审团经审理后裁断认为,Maxell成功地证明了中兴侵犯了其7件专利。其余一件443号专利,陪审团未认定中兴构成侵权。陪审团认为中兴并未证明6,748,317号和6,408,193号专利无效,同时表示,中兴未能证明6,748,317号专利的权利要求1、2、3的权利要求元素在1999年7月12日(日本同族专利优先权日)之前、6,329,794号专利在2000年5月22日(日本同族专利优先权日)之前,对于该技术领域普通技术人员是众所周知的、常规的。陪审团认定,4330万美元这一赔偿金额可以公平地补偿Maxell因中兴美国对7件专利的侵权而给Maxell造成的损失。


专利号

名称

陪审团裁断

侵权产品

5,396,443

信息处理设备,包括用于从节电状态激活和去激活的布置



6,748,317

具有行走导航功能的便携式终端

至少对权利要求1、2、3故意侵犯

预装AT&T Navigator的ZMax 2

8,339,493

电子相机

至少对权利要求5故意侵犯

Max Duo LTE、Axon 7

8,736,729

电子相机

至少对权利要求1故意侵犯

Max Duo LTE、Axon 7

6,408,193

蜂窝电话

至少对权利要求1故意侵犯

ZMax 2

6,329,794

信息处理装置及其功耗控制方法

至少对权利要求1、2故意侵犯

ZMax 2

6,816,491

多路复用音频数据解码装置和接收装置

至少对权利要求1、8故意侵犯

ZMax 2、Axon 7

8,098,695

多路复用音频数据解码装置和接收装置

至少对权利要求1故意侵犯

ZMax 2、Axon 7


Maxell代理律师、Mayer Brown律师事务所律师Jamie Beaber表示:“我们很高兴能够凸显Maxell专利发明的意义和价值。陪审团是完全正确的。”

 

随后,本周一(7月2日),PTAB驳回了中兴针对该案其中一件涉案专利提起的专利无效质疑,这也是PTAB对中兴提出相关7起无效质疑的最后一起。


除了在美国对Maxell涉案专利提出无效质疑,中兴还在2017年5月10日在中国针对相关同族专利“摄像模块及摄像装置”(专利号200710196177.3)和“照相机组件”(专利号02815547.5)提出了专利无效宣告请求,以求反击。不过,2017年9月29日、10月12日,专利复审委员会相继对Maxell公司两件专利作出了无效宣告审查决定,维持专利有效。


事实上,除了中兴以外,Maxell还在同一天,也在德克萨斯东区起诉了另一家中国电信设备企业华为。

 

Maxell起诉声称华为侵犯了其8件美国专利(见下表),其中5,396,443号专利在此次陪审团做出裁断的中兴诉讼中也有出现,当然上文也提到了,这是唯一一件未被陪审团认定中兴构成侵权的专利。


专利号

名称

5,396,443

信息处理设备,包括用于从节电状态激活和去激活的布置

6,754,440

视频再现方法和装置

6,856,760

记录介质

6,928,292

具有位置计算功能的手机

7,116,438

信息处理终端

7,203,517

移动通信终端设备

7,509,139

选择基站的方法

7,671,901

图像处理装置和移动终端装置


今年5月,地区法院法官Robert W. Schroeder III签发裁定,同意了由Maxell提交的联合动议,暂缓法院诉讼程序,目前该案正等待华为就涉案专利向美国专利审查上诉委员会(PTAB)提起的双方重审(IPR)程序的结果,包括案号为IPR2018-00210、IPR2018-00233、IPR2018-00209等的IPR程序。

 

值得注意的是,日立方面与华为之间在诉讼期间还有专利转让交易的记录。据美国专利商标局相关记录显示,2017年7月,华为从日立公司获得了7件与存储系统和控制器有关的专利组合。


当然,日立和Maxell的目标远不止中国企业——黑莓、奥林巴斯、Blu、Fandango、FOTV等都正卷入其提起的专利诉讼之中。

 

去年,国外知识产权媒体IAM曾刊文认为,日立集团正在显示出专利货币化的倾向。IAM称,日立集团正在将业务重心从电子业务重新转移到基础设施和电力系统,在此期间一直在知识产权交易市场表现活跃。近年来,日立向谷歌、三星电子和IP Bridge等公司都有过专利转让。IAM认为,无论是向华为出售专利也好,还是其子公司日立Maxell对华为的起诉,都显示出日立将会继续千方百计不遗余力地将其重要专利货币化。(详见:《华为收购日立专利,但两家公司仍旧在美国法院僵持》)


  • 法眼看“药神”线下活动:知产人眼中的《我不是药神》

    7月15日,知产力联合北京务实知识产权发展中心在京举办法眼看“药神”线下活动,邀请法官、专利审查员、高校学者、律师及医药企业代表共同探讨创新药与仿制药间的知识产权保护热点与难点问题。本次活动采取“先观影后讨论”的形式,得到了大地影院的大力支持。
  • WIPO发布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 中国首度跻身前二十强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7月10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与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在纽约共同发布了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报告。中国首次跻身全球创新指数前20位经济体行列,排名第17位。瑞士以68.40的全球创新指数得分连续第8年领跑全球创新指数榜单,荷兰、瑞典、英国、新加坡紧随其后。
  • 法眼看药神|“药神”原型陆勇公开声明之法律分析

    近日,电影《我不是药神》热映,在商业以及口碑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关于该片背后的真实事件以及主人公陆勇也被推上了舆论的浪尖。
  • 法眼看药神|你不是药神,却是专利制度设计的大神

    徐峥主演的新片儿《我不是药神》持续刷爆朋友圈,片中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迫切地寻求印度代购的仿制“格列卫”(甲磺酸伊马替尼片,印度NATCO公司生产的叫VEENAT,俗称“印度格列卫”)。作为同样需要时刻关注人民群众健康卫生权益的人口大国,为什么印度的仿制药品比国内便宜这么多?专利恐怕又要当背锅侠了。为了确保朋友们在观看电影的同时吹嘘知识产权制度,笔者梳理了跟药品相关的专利制度规则设计,包括药品专利
  • 周末特稿 | 苏志甫:知识产权诉讼中电子证据的审查与判断 (下)

    苏志甫:知识产权诉讼中电子证据的审查与判断 (下)
  • WIPO发布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 中国首度跻身前二十强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7月10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与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在纽约共同发布了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报告。中国首次跻身全球创新指数前20位经济体行列,排名第17位。瑞士以68.40的全球创新指数得分连续第8年领跑全球创新指数榜单,荷兰、瑞典、英国、新加坡紧随其后。
  • 法眼看药神|“药神”原型陆勇公开声明之法律分析

    近日,电影《我不是药神》热映,在商业以及口碑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关于该片背后的真实事件以及主人公陆勇也被推上了舆论的浪尖。
  • 法眼看药神|你不是药神,却是专利制度设计的大神

    徐峥主演的新片儿《我不是药神》持续刷爆朋友圈,片中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迫切地寻求印度代购的仿制“格列卫”(甲磺酸伊马替尼片,印度NATCO公司生产的叫VEENAT,俗称“印度格列卫”)。作为同样需要时刻关注人民群众健康卫生权益的人口大国,为什么印度的仿制药品比国内便宜这么多?专利恐怕又要当背锅侠了。为了确保朋友们在观看电影的同时吹嘘知识产权制度,笔者梳理了跟药品相关的专利制度规则设计,包括药品专利
  • 境外世界杯赛场广告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审视

    围绕该国外赛场广告事件,不同观点争论的焦点在于,对该品牌电视的这一广告行为,是否可以依据中国相关法律进行规制。一种观点认为,该广告行为是在国外发布的,仅受到广告发布所在地国家法律的约束,中国法律对该行为不具有管辖权,不能依据中国法律对该行为做出评价并采取法律措施。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该广告已经影响到国内竞争秩序,且广告主就是国内企业,国内的管理机关可以依据《广告法》对此行使监管权。
  • 西班牙时尚品牌Zara,深陷“抄袭门”

    米兰法院维持了针对时尚品牌Zara的假冒指控,该判决确认可以在除主要被告所在国之外的欧盟司法管辖区内主张对已注册和未注册外观设计的损害赔偿。主审法官克劳迪奥·马兰戈尼(Claudio Marangoni)于今年1月25日作出判决,并于5月15日通知双方当事人。代理意大利公司OTB的大成律师事务所(Dentons)于6月28日分享了这一判决。
  • 法眼看“药神”线下活动:知产人眼中的《我不是药神》

    7月15日,知产力联合北京务实知识产权发展中心在京举办法眼看“药神”线下活动,邀请法官、专利审查员、高校学者、律师及医药企业代表共同探讨创新药与仿制药间的知识产权保护热点与难点问题。本次活动采取“先观影后讨论”的形式,得到了大地影院的大力支持。
  • WIPO发布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 中国首度跻身前二十强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7月10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与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在纽约共同发布了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GII)报告。中国首次跻身全球创新指数前20位经济体行列,排名第17位。瑞士以68.40的全球创新指数得分连续第8年领跑全球创新指数榜单,荷兰、瑞典、英国、新加坡紧随其后。
  • 法眼看药神|“药神”原型陆勇公开声明之法律分析

    近日,电影《我不是药神》热映,在商业以及口碑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关于该片背后的真实事件以及主人公陆勇也被推上了舆论的浪尖。
  • 法眼看药神|你不是药神,却是专利制度设计的大神

    徐峥主演的新片儿《我不是药神》持续刷爆朋友圈,片中慢性粒细胞白血病患者迫切地寻求印度代购的仿制“格列卫”(甲磺酸伊马替尼片,印度NATCO公司生产的叫VEENAT,俗称“印度格列卫”)。作为同样需要时刻关注人民群众健康卫生权益的人口大国,为什么印度的仿制药品比国内便宜这么多?专利恐怕又要当背锅侠了。为了确保朋友们在观看电影的同时吹嘘知识产权制度,笔者梳理了跟药品相关的专利制度规则设计,包括药品专利
  • 周末特稿 | 苏志甫:知识产权诉讼中电子证据的审查与判断 (下)

    苏志甫:知识产权诉讼中电子证据的审查与判断 (下)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
  • 最高法审理New Balance无效他人两件“N”字商标案

    5月15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就再审开庭审理了两起历经波折的商标行政诉讼案件。这两起案件正是新平衡体育运动公司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琪尔特股份有限公司的两桩商标权无效宣告请求行政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