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境外世界杯赛场广告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审视

2018-07-06 16:31 · 作者:赵吉军   阅读:3421

作者|赵吉军 山东文康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875字,阅读约需6分钟)



“某某电视,中国第一”,伴随着本届俄罗斯足球世界杯比赛的火热进行,某品牌电视机产品这则发布在俄罗斯赛场内的广告,也成为行业和法律界关注和议论的热点之一。还有人指出,早在2016年的欧洲杯赛场上,该电视机就打出过同样的广告,虽然也引起一些议论,但似乎在国内市场上没有引起什么法律问题。


围绕该国外赛场广告事件,不同观点争论的焦点在于,对该品牌电视的这一广告行为,是否可以依据中国相关法律进行规制。一种观点认为,该广告行为是在国外发布的,仅受到广告发布所在地国家法律的约束,中国法律对该行为不具有管辖权,不能依据中国法律对该行为做出评价并采取法律措施。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该广告已经影响到国内竞争秩序,且广告主就是国内企业,国内的管理机关可以依据《广告法》对此行使监管权。


那么,离开《广告法》,我们还有没有一个更广阔的视角来审视这个事件呢?本文试图从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角度,对此商业宣传行为进行分析。


众所周知,鼓励和保护公平竞争、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秩序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立法宗旨。该法第一条规定,为了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健康发展,鼓励和保护公平竞争,制止不正当竞争行为,保护经营者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制定本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在生产经营活动中,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的行为。


经营者所实施的广告行为,是一种经营行为和竞争手段,目的在于通过推销自己的产品使消费者注意、了解或认可自己的商品,促进交易的达成。故经营者实施广告行为,除了受到《广告法》这一特别法律约束外,理所当然地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约束。《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规定的“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的情形,在实践中很多就是以广告方式实施的。对于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反不正当竞争法》从规范市场公平竞争秩序的角度进行规制,并赋予民事主体主张救济的权利和管理机关行政处罚的权力;而《广告法》则侧重于对广告发布行为的管理并界定相关广告行为主体的责任,确定管理机关的职权。应该说,对于不当广告行为的约束,两部法律是从不同层面同时展开的,两者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而是各司其职的关系。


毫无疑问,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所规范的市场竞争行为,是指发生在国内市场中的竞争行为。对如何理解该国内市场竞争行为的范围,我们认为,应该是指那些对国内市场秩序造成影响的行为。只要某一行为对国内某一市场的公平竞争产生了负面影响,该行为就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约束。除此之外,在实际的民事争议或行政处理中,还涉及到行为人是否在国内具有经营主体、是否可以受到国内法院或管理机关管辖的问题。现实中,某一国外经营者在国内市场上实施了一定竞争行为,但其在中国境内却没有利益相关的商业主体的情形是非常少见的,因为这种情况下,其竞争行为所追求的商业目的不能有效实现。


下面,我们就从对国内市场秩序的影响以及国内商业利益主体的角度,来具体分析一下“某某电视,中国第一”这一境外赛场广告的国内法律规制问题。


一、该境外广告行为对国内市场竞争秩序产生了影响,受中国法律约束。

这一影响的事实无须做复杂的论证。我们注意到这件事并讨论或争论这件事,即是证明。更不用说,还有那么多巨量的电视观众通过观看比赛而看到了这则广告。实际上所有我们这些看到这则广告的人,都构成中国电视机市场上的消费者群体。所以,这则广告虽然在境外发布,但其直接影响了国内的市场竞争秩序是不争的事实。


同时,对该广告内容本身构成“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判断,也是一个在法律层面上非常简单的技术性问题。无论这个“中国第一”是如何得来的,“某某电视,中国第一”这一广告语本身构成虚假或引人误解的宣传,也是不存在争议的。


二、实施该境外广告行为的经营者在国内,受中国法律约束。

对这一事实,我们不做具体的分析,但可以确定的是,实施该广告行为的经营者主体在国内,受中国法律约束。换个角度讲,只要该电视机品牌的商标权利人在国内,就可以认定该广告行为的相关经营者在国内,其实施的广告行为就受中国法律的约束。


基于以上两个事实,我们认为,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可以对该境外广告行为进行规制,包括民事主体依据该法主张制止不正当竞争的法律救济以及管理机关行使管理职权。


那些对此持相反意见人的主要理由是,该广告不是在国内发布的,而是在国外发布,只要该行为是当地法律不禁止的,即便广告通过电视转播影响到国内市场,中国法律也不能对此进行调整,其它经营者不能依据中国法律主张禁止该行为,管理机关不能依据中国法律行使监管职权。甚至还有人为此探讨中国《广告法》的域外效力问题。


针对上述观点,我们认为,主张国内法律不能规制该广告行为的观点,是人为割裂了该广告行为与其所追求商业目的之间的内在联系,缺乏对事实分析的完整性,进而得出了片面的结论,理由如下:


首先,该广告行为虽然是在国外发布,但其意图影响的消费者却是中国的消费者,这是其追求的直接的商业目的。假如该广告试图影响的是外国消费者而非中国消费者,就不会使用简体中文,而可能采用俄文、阿拉伯文或其它非中文语种。


其次,就该足球赛电视传播的状况而言,该境外广告行为对国内市场的影响是确定的、可以预见。实际上,通过电视转播将该广告传播至国内并影响国内消费者,并不是意外发生的或无意识发生的事情,而恰是相关经营者积极追求的效果。


基于以上两个事实,实施该境外广告的经营者,需要对该广告行为对国内市场竞争产生的作用做出预判,并有义务使自己的行为符合中国法律对竞争行为的要求。因为该广告在境外发布仅是一种手段,所关联的商业竞争则是在国内市场实现的。故依据中国法律对该商业宣传行为实施管辖,就是对国内经营者在国内市场中竞争行为的管辖,与国内法律的域外效力问题并不相干。


值得一提的是,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条规定了经营者违反该法第八条规定对其商品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的行政处罚,还明确了经营者发布虚假广告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的规定处罚。因此,这两部法律在规制虚假广告行为方面,实际上是无缝对接的。假如本文所述的广告行为构成虚假广告,管理机关依据《广告法》做出行政处罚也不存在法律障碍。


最后,简单分析一下关于制止此种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措施问题。本文所述的广告通过足球比赛的电视播放进行传播,但国内电视台的赛事转播并非是以传播该广告为目的的。换言之,国内电视台仅是无意识地帮助该广告实现了向国内市场的传播,传播该广告并非其节目经营的目的之一。因此,在该行为中,国内电视台并非《反不正当竞争法》或《广告法》中的责任主体。假如要禁止该广告的传播行为,不能以电视台作为责任主体去要求其做出禁止性行为,只能要求电视台以类似协助执行的方式采取某种技术性措施对广告内容予以遮蔽。有关这方面措施的具体操作问题,尚有待进一步实践和研究。


相关文章链接:


世界杯期间“海信电视”广告适用我国广告法吗?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知识产权诉讼圈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应考量在答复中对在先论证理由的扩大的辩论

    2018年8月27日,联邦巡回法院撤销了PTAB(“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在爱立信公司诉Intellectual Ventures I有限公司双方复审案的最终书面决定,并且要求PTAB适当考量申请人答复的所有部分。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