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法眼看药神|“药神”原型陆勇公开声明之法律分析

2018-07-08 14:14 · 作者:知产力   阅读:829

原标题|电影《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公开声明之法律分析


作者|陈中 腾讯公司法务平台部高级法律顾问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633字,阅读约需5分钟)


近日,电影《我不是药神》热映,在商业以及口碑上取得了巨大成功,关于该片背后的真实事件以及主人公陆勇也被推上了舆论的浪尖。


据报道,当年轰动一时的“陆勇案”当事人陆勇先生发表公开声明称该电影以其真实事件为背景,但是其本人并没有以任何方式授权拍摄该电影,并认为电影预告片中以陆勇先生为原型的“程勇”非法贩卖印度药品赚了大钱,此与事实不符,损害了陆勇先生的个人名誉。


笔者认为上述声明包含两个主要法律问题点,值得影视从业者思考:第一,陆勇先生认为电影《我不是药神》是以其本人真实事件改编,所以该电影应该经过其本人授权才能拍摄。第二,陆勇先生认为该电影虚构了其非法贩卖印度药品赚大钱的事实,损害了其个人的名誉权。


笔者对陆勇先生的真实事迹表示赞赏和钦佩,并对陆勇先生通过发表公开声明的方式表示尊重和理解,但抛却这些个人情感因素,根据现有信息,仅从法律角度,笔者认为陆勇先生在公开声明中的诉求恐难获得到法律上的支持,具体观点以及分析如下:


一、 拍摄电影《我不是药神》不需要经过陆勇先生的授权许可。


首先,电影《我不是药神》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而任何作品均根据一定公共领域的素材创作而成,这些素材包括新闻事件、史料、个人生平等等。当年陆勇先生的“陆勇案”轰动全国,屡次被各类媒体报道,所以陆勇先生的真实事件应属于公共领域的素材,其本人无权禁止他人利用其真实事件改编创作电影作品等。


其次,电影《我不是药神》中并没有体现陆勇先生的真实名称,也没有展示其真实的个人肖像,本质上没有侵犯陆勇先生的姓名权、肖像权等基本民事权利。


第三,从公开声明来看,笔者认为陆勇先生的公开声明本质上想表达的是该电影改编自其本人真实事件,所以电影中的人物与其现实中的本人具有一一对应的关系,该电影中的人物能够反映其现实中的个体特征,而其现实中的个体特征具有一定的商业价值,因此陆勇先生认为电影制作方应该取得其授权许可才能拍摄该电影,而不是其个人的名称、肖像受到侵害,也不是不允许将其真实事件改编创作为电影作品,况且据报道称,其本人还参加了该电影的首映礼。


上述问题涉及到的是法律上的个人形象权问题,个人形象权一般“是指个人有权控制代表其个体特征且具有商业价值的形象要素,并由此获得报酬的权利。”中国现行法律体系下并没有对个人形象权的概念以及相关法律制度,不过在美国版权法律体系下已经有相对完善的法律制度,以及一些对个人形象权予以保护的案例。


另外对个人形象权的保护经常与言论自由相冲突,而言论自由属于基本人权,因此在美国版权法律体系下,是否构成转换性使用,成为是否保护个人形象保护权的重要依据。如美国萨维中士诉电影《拆弹部队》案中,原告萨维认为涉案电影的编剧曾采访过原告萨维本人,该电影主人公是以其为原型,所有关于场景及情节的描述都来自于原告在伊拉克战争中的亲身经历,甚至连英文片名“the hurt locker”也出自原告萨维之口,但是该电影却未经他本人同意拍摄,因此向法院提出对其个人形象权的侵权之诉。后法院认为《拆弹部队》的主要内容包括了伊拉克战争以及战争中战士们的真实经历,而上述主要内容属于大众所关心的公众事件,另外法院认为原告萨维也没有以商业形式利用其个人形象,而电影创作也必须拥有一定程度的言论自由,且该电影对原告的个人形象也进行一定程度的转化,因此法院认为电影公司并不构成侵权。


综上,严格从法律上讲,笔者认为拍摄电影《我不是药神》无需经过陆勇先生的授权许可。


二、电影《我不是药神》没有构成对陆勇先生名誉权的侵害。


法律上一般认为侵犯名誉权是指以书面、口头等形式宣场他人的隐私,或者捏造事实公然丑化他人人格,以及用侮辱、诽谤等方式损害他人名誉,造成一定影响的,应当认定为侵害公民名誉权的行为。


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认定侵权名誉权应该符合过错、违法行为、损害结果以及违法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等四方面要件。


首先,电影《我不是药神》属于故事片,必然要采用虚实结合的创作手法来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虽然现实中陆勇并没有靠非法贩卖印度药品赚了大钱,但是从整体故事脉络上来讲,此手法有利于制造矛盾和冲突让观众获得共鸣和沉浸,一个唯利是图的小店主成长为一个无私无畏的英雄显然比一个普通的病人更能打动人心;是选择在金钱中沉沦,还是从无私无畏收获价值,这样的对比和选择确有存在实实在在的教育价值,所以该片的制作方主观上没有过错。


其次,电影《我不是药神》已经取得电影公映许可证,相关情节和内容已经过电影局等相关部门的审批,很难认定摄制电影《我不是药神》属于违法行为。


第三,电影《我不是药神》并没有造成陆勇名誉的贬损、丑化,从很多的网评可以看出,此电影给人带来的更多的是惊喜和欣赏,很多人通过此电影收获了正能量。


虽然“原型”陆勇和接受过帮助的病友等特定群体可能会认识到电影故事与现实的不一致,也有可能会对陆勇产生的一定的疑问,但是此并不必然代表客观上陆勇先生一般社会评价的降低,并且正是这部影片让更多人知道“药侠”陆勇、“药神”陆勇,有更多的正面报道来探讨“药神”陆勇的英雄事迹和“陆勇案”所反映的社会问题,让陆勇先生和“陆勇案”事件产生更多的社会价值和社会影响。


最后,电影《我不是药神》在电影播映过程中已经明确标示,该片虽然改编自真人真事但是剧情并不完全与实际相符,客观上基本尽到了电影制作方的提示义务,另外陆勇先生自“陆勇案”真实事件发生以来,因为各种原因接受社会采访、主动出席各种社会活动,因此陆勇先生已经成为法律意义上的公众人物,而作为公众人物也应该接受一定程度的容忍义务,理性看待新闻报道和公众的各种看法、评论。


综上,严格从法律上讲,笔者认为电影《我不是药神》没有构成对陆勇先生名誉权的侵害。


最后,作为影视制作方,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创作影视作品时,除了基本的提示义务,也应该重点考虑到故事人物原型的观影心理感受;前有霍元甲后人起诉电影《霍元甲》虚构“母女被杀”情节及“无后”,后有电影《亲爱的》中人物原型高永侠投诉片方虚构她的角色对别人下跪、跟别人睡觉等,今有电影《我不是药神》中人物原型陆勇先生公开声明对以其为原型的“程勇”以非法贩卖印度药品赚了大钱的情节不满等等,说明业内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影片在处理与相关人物原型关系上还存在诸多不妥之处,如何规避相关法律与舆论风险、如何与人物原型及其相关人员沟通、确认,以及如何做好故事与现实不符的澄清工作,值得影视从业者思考和改进。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应考量在答复中对在先论证理由的扩大的辩论

    2018年8月27日,联邦巡回法院撤销了PTAB(“专利审判和上诉委员会”)在爱立信公司诉Intellectual Ventures I有限公司双方复审案的最终书面决定,并且要求PTAB适当考量申请人答复的所有部分。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