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现代”汽车状告“现代”电动自行车、电动三轮车、摩托车 称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索赔500万

2018-08-10 17:42 · 作者:   阅读:30   来源:北京法院网

  “现代”汽车是韩国最大的汽车企业,也是国际知名汽车品牌之一。近日,由于发现有网站上售卖“现代”品牌的摩托车、电动自行车和电动三轮车商品,“现代”系列商标的权利人北京现代汽车有限公司(简称现代汽车公司)以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中意韩(北京)现代科技有限公司(简称中意韩公司)、现代联合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简称现代联合公司)、江苏本迪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江苏本迪公司)、无锡佳铃动力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无锡佳铃公司)四被告诉至法院。今天,北京知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



  庭审中,各方当事人首先陈述了各自的诉辩主张及理由,并进行了举证、质证。



  原告现代汽车公司诉称:原告在“汽车、电车及零部件”商品上注册有“现代”商标。韩国现代自动车株式会社在“轿车、汽车、汽车零部件”等商品上上注册有507680“HYUNDAI”商标、1752323号“H ”商标,并通过商标使用许可协议授权许可给原告排他使用。据此,原告对507680“HYUNDAI”商标、1752323号“H ”商标拥有使用权,并有权对他人的侵权行为直接提起诉讼。原告从2002年起就将“北京现代 ”、“现代 ”、“HYUNDAI”、“H ”商标使用在了其生产的汽车及零部件上,具有较高的知名度。特别是“北京现代 ”不仅是原告的企业简称还是原告长期大量使用的商标,积累了良好的品牌美誉度和知名度,成为公众熟知的汽车品牌,已构成未注册驰名商标。 原告发现四被告未经许可擅自在与原告的“汽车”商品相类似的“摩托车、电动三轮车、电动自行车”等商品上,使用了和原告商标相同或近似的“ 北京·现代”、“ 现代”、“ HVUNDRI”、“ Hi”及“ HH”商标,在多地设有多家实体店铺进行销售,并在天猫、京东线上店铺大肆销售该侵权商品,构成对原告涉案上述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



  此外,中意韩公司、无锡佳铃公司在电商平台宣传、推广过程中,大量使用原告企业名称及未注册驰名商标“北京现代”。中意韩公司还在其企业简介中明确写有“继成功营销北京现代汽车之后又一力作”、并单独使用“北京·现代”、“北京现代”字样等,做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无锡佳铃公司在淘宝网店上称自己的电动车品牌为“北京现代”,使人误认为这些电动自行车、摩托车等商品是由原告提供的或与原告有关系。四被告还在其生产、销售的以上产品、包装装潢、附带商品上擅自使用原告的具有很高知名度的企业简称“北京现代”,作引人误解的虚假宣传,亦构成不正当竞争。



  据此,原告提出如下诉讼请求:1、判令四被告立即停止在其网站,生产、销售的电动车、摩托车等相关商品、商品包装、商品交易文书、域名以及广告宣传、展览活动中使用“北京现代”、“现代”、“H ”、“ HVUNDRI”、“ Hi”及“ HH”等标识,并依法认定“北京现代”商标在“汽车”商品上为驰名商标。



  2、判令被告中意韩公司立即停止在其企业名称中使用“现代”字样。



  3、判令四被告连带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因制止侵权的合理支出共计500万元。



  4、判令四被告赔礼道歉,以书面形式保证今后不再从事任何侵犯原告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在国内主要报刊刊登声明消除侵权造成的不良影响。



  5、判令四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中意韩公司辩称:一、根据原告和韩国现代自动车株式会社之间签订的商标许可协议,原告作为商标排他许可使用人对“H ”、“ HVUNDRI”这两个商标没有以自己名义提起诉讼的诉权。本案中,原告未能出具商标注册人放弃诉讼的证据材料,因此,原告对于这两项商标不具备法律程序上的诉讼权利。



  二、其公司在涉案商品上使用的商标是经过现代联合公司合法授权许可取得的,因此,我公司和其他几方被告使用“现代”商标是合理合法使用,不构成对原告的侵权。



  三、其公司名称也是经过合法注册合法取得的,并在使用过程当中也是合理使用,不构成原告所主张的不正当竞争行为,而且在使用过程中也没有突出使用“北京现代”字样,因此不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四、原告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与我公司的行为之间存在着因果关系,因此,该项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建议法院予以驳回。



  五、关于要求被告赔礼道歉的法律责任,其公司认为,本案中原告所主张的是商标侵权,属于财产权利争议,并不涉及到企业的人身权利。根据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如果公民的名誉、形象、肖像、荣誉等人身权受到侵害,可以要求赔礼道歉,但是针对财产权利受侵害要求赔礼道歉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综上所述,其公司请求法院在查明事实之后,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现代联合公司辩称:原告所主张的第878365号“现代”商标本来就属于我公司。2003年,我公司将该商标在“汽车、机车”等商品上的商标权部分转让给原告。此外,我公司还拥有第3492106、658765号注册商标,并授权给中意韩公司使用。因此,我公司并未侵害原告的商标权,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江苏本迪公司和无锡佳铃公司共同答辩称:同意中意韩公司和现代联合公司的答辩意见,我们使用的商标都是得到上述二公司的授权,使用在“电动自行车”类商品上,与原告使用在“汽车”类商品上的商标无关,没有造成侵权,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在法庭辩论环节中,各方当事人及委托代理人围绕着:原告是否有权提起商标侵权诉讼、各被告的行为是否分别构成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原告所主张的商标是否构成未注册驰名商标、被告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使用自身的注册商标、原告所主张的损害赔偿及合理支出的计算方式以及被告的行为是否造成原告名誉损害等焦点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今天的庭审大约持续了两个半小时,法庭并未当庭宣判。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 海淀法院审结涉平面商标立体化使用的商标侵权案件

    海淀法院一审审结原告全星有限合伙公司(ALL STAR C.V.)与被告北京福源诺诚商贸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一案。
  • 情人节“泼冷水”!30个案例告诉你离婚后商标权如何分割

    值此佳节,小编祝各位有情人终(fen)成(shou)眷(kuai)属(le)。
  • 关于信息网络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特殊管辖问题探析

    鉴于目前信息网络知识产权侵权诉讼处于高发期,相关管辖权异议案件持续增多,笔者也在此希望立法部门和审判实务部门在进一步调研的基础上制定出更为统一全面的诉讼管辖规则。毕竟,说律师拉管辖也好,说法院争夺或推诿管辖也罢,归根结底,问题还是在于制度本身。
  • 金杜知卓|从《此间的少年》案看作品人物角色的著作权法保护

    日前,备受关注的同人作品第一案原告查良镛(金庸)诉被告杨治(江南)等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迎来了一审判决,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认定《此间的少年》一书作者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判决由被告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责任。
  • 浙知析法|区块链电子存证的法律效力认定

    区块链作为一种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具有开放性、分布式、不可逆性等特点,其作为一种电子数据存储平台低成本、高安全、稳定性的优势。对于采用区块链等技术手段进行存证固定的电子数据,应秉承开放、中立的态度进行个案分析认定,既不能盲信而降低认证标准,也不能因属于当前新型复杂技术手段而排斥或者提高其认定标准,而是要严格遵循相关法律规定,对类似本案区块链方式进行电子数据存在的法律效力进行个案认定。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7个字14万,电影《九层妖塔》一审被判字体侵权

    近日,书法家向佳红诉电影《九层妖塔》制作方梦想者电影(北京)有限公司、发行方北京环球艺动影业有限公司、投资方乐视影业(北京)有限公司、网络传播单位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权纠纷案一审结果出炉,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令四被告共同赔偿向佳红经济损失14万元,并登报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