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专利务实|USPTO关于专利申请修改时是否引入“New Matter”的判断

2018-08-15 10:08 · 作者:欧阳石文   阅读:1097

作者|欧阳石文 北京商专永信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626字,阅读约需5分钟)


摘要:通过对美国关于New Matter的判断规则介绍,尤其两个具体实例的说明,以期对美国的相关规定有更深入的理解,同时对于中国专利实践中关于专利法第33条关于修改不得超出原申请文件记载的范围的判断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


关键词:USPTO  New Matter 专利法第33条 修改


1.美国专利法禁止New Matter的目的



关于New Matter的规定“(对专利申请的)任何修改都不能在发明的披露中引入New Matter”。所谓New Matter可以理解为新的内容或新的事项,指那些新的导致发明的实质性内容改变或者其引入的主题需要提交另外一件申请。为了不致于误导,本文采用英文原文,以更接近原始意义。该规定是限制了专利申请修改可以被允许的范围,因而确保申请的内容在申请日被确定(fix)。该规定至少包括4个方面的目的。[1]


首先,申请日确保了申请人的表面上确凿的发明日(prima facie date of invention)。他人是否在前作出或者已经得知该发明的时间界限就是申请的申请日。


其次,申请文件确定了申请人在申请日发明的内容,以及在申请中可以请求保护的内容。申请一旦提出就认为是一种记载(recordation),而禁止引入New Matter是为确保该作用的实现。


第三,采用New Matter这一概念与专利作为“现有技术(prior art)”的效力相关。专利作为新构思一旦被颁布,它们就构成已有构思或者说“现有技术”的一部分。专利技术被认为是现有技术的时间点是其申请日,而不是它的颁布日,尽管在其颁布之前它们不为公众所获知。[2]这种推断的公开需要禁止在申请文件中引入New Matter来保证,不应推断公众得知申请日提交的申请中没有揭示过的内容。


最后,New Matter规则还作为确定申请人对某一申请的修改程度而不需要提交另一个申请的标准。申请人对相关的但属于不同构思的发明应当提出另外一件专利申请,这样不仅保持单份专利具有概念上明显不同(conceptually distinct),而且也是基于从USPTO财政收入上的考虑-这种政策对于作为自收自支的USPTO是重要的。


2.美国专利法禁止New Matter的标准


在专利申请的审批过程中任何时候对专利申请的修改都可能存在是否引入New Matter的争议。几乎所有申请的审查过程中都会对申请进行修改,这需要专利审查员来判断修改是否引入New Matter。单从法律条款的规定来看,并没有给出任何判断的标准,需要USPTO的细则和法院的判决对此进行澄清。所述细则对该专利法中的法条作了进一步解释:“所有对申请的修改都必须符合申请文件的至少一部分,以至于它就是在申请日提交的一样。与原始披露相背离的内容或增加原始没有披露的内容,都不能在申请日之后加入。”


很显然的问题,需要确定如何判断修改的内容与原始披露内容相符合、如何判断修改的内容能够在原始披露中找到,或者与原始披露相背离。


法院的判决通过实际案例阐析了如何适用New Matter规则。在司法上,有两种判断方法。第一种叫做字面判断法(literal approach),即如果修改与原始申请记载的字面解释相吻合则可以允许。另一种方法相对宽容一些,即发明概念判断法(inventive concept approach),即如果修改没有引入任何新的发明概念到申请中则可以被允许。如下所介绍的,修改的内容在文字含义上没有达到充分一致的情况下,将适用发明概念判断法。


3.具体实例


对上述两种方法的简明阐释的案例是In re Wright案。该案涉及影印技术,在影印工艺中,粉末颗粒吸附到按欲拷贝的图像产生电荷的表面。然后粉末型式的表面被压印到纸上,因而完成图像的复印。In re Wright的发明涉及采用含有光敏组合物和墨水的微胶囊粉末。所述微胶囊粉末由于光敏组合物的原因而可以吸附到带电表面,当压印到纸上时发生断裂,而以合适分布的形式在纸上释放墨水。原始申请文件提到“通过文字和附图表示所述方法包括四个步骤,第四步或说最后一步是将微胶囊粉末从其沉积的带电表面上去除,所述去除通过‘擦除、刷除和/或利用真空装置’实现”。申请人试图将专利的权利要求修改成包括微胶囊粉末“非永久固定”于带电表面上的描述,但USPTO拒绝了该修改,认为引入了New Matter。


CAFC撤消了USPTO的观点。法院的一个理由集中在字面文字解释。Giles Rich法官认为USPTO对所述文字理由存在“有不同的解释”,但我们认为这并不相关。此处的描述是英语中常用的,家喻户晓的词。从字面上理解,微胶囊粉末可以被擦除是否就是非永久固定于表面的?答案应当是肯定的,在脑海中可以想象出这从物理学上是确实如此。参与讨论该诉讼的法律顾问和我们理解它们的含义并不存在任何困难。总之,原始申请文件的文字记载的字面含义即可支持上述修改。法院还从发明概念(inventive concept)的角度认为所述修改在原始申请文件中能够找到依据。在阐述申请人在原申请文件中披露内容之后,法院得出的结论是“所有这些都使我们确信原始公开的内容实质表明微胶囊粉末是‘非永久固定’的”。


其它一些案例也类似的阐述可允许的修改是原始公开所隐含的,或者属于原始公开的实质或概念的一部分。有判例解释为“对隐含特性的明确描述由于不是‘New Matter’而可以加入到说明书,具有在申请日记载的效力”。


下面是一个被认为修改引入了New Matter的案例(Neutrino Development Corp. V. Sonosite, Inc.),其涉及超声波扫描发生器,在优选实施方式中,通过引用整合文献中描述的“相对大型的物理治疗装置”,发明的超声波扫描发生器规格足够小以至于可以便携(portable)。但是超声波扫描发生器的规格为“便携式”的,并不等价于“手持式(hand-held)”。因此,修改为手持式属于引入了New Matter,专利申请文件中描述的装置可以有各种变体以致于可以便携,并不导致本领域技术人员理解专利申请中必然公开了手持式的规格。


4.小结


曾经在中国专利实践中对修改超范围采取相对苛刻的判断标准,虽然当前判断标准更趋客观和合理,但仍然有必要进一步理清审查标准和在实际案例中适用。而美国专利法规定对专利申请文件或专利文件的任何修改都不能引入New Matter。其立法宗旨应当与中国专利法第33条规定对申请文件的修改不得超原申请文件记载的范围基本是一致的。但具体判断标准来看,两者存在较大差异。有人认为USPTO对于修改是否超范围采取的类似于中国专利法所述的能否得到说明书支持的判断方式,这种说法显然过于表面化或片面化。事实上,在美国判断是否引入New Matter,更多的是根据发明的实质来进行判断的,不囿于文字本身,因而相对于我国的修改超范围判断显得更为灵活(或者用宽松一词更适合中国人思维的味口)。在上文中介绍的关于New Matter的判断规则介绍,以及两个具体实例可见一斑。


通过本文以期对美国的相关规定有更深入的理解,同时对于中国专利实践中关于修改超范围的判断起到一定的借鉴作用,虽然中美两国的专利体系存在一些明显的区别。


注释:

[1]Thomas K. Landry. Constitutional Invention: A Patent Perspective. Rutgers Law Journal. Autumn, 1993, 25 Rutgers L. J. 67.(作者注:文献年代有些久远,当时美国还采取所谓的先申请制,但其思路仍有借鉴意义。)

[2]注意这一点与中国专利法规定的现有技术存在差异。其原因可能是美国此前采取的先发明制有关,即使目前美国也没有采取绝对的先申请制(可以说还保留有先发明制的痕迹),因此在美国所谓的抵触申请不仅可以评述在先申请的新颖性,也可以评述其创造性的。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最新】视觉中国的罚单公布!

    4月18日,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0681,视觉中国)公告,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4月11日对汉华易美天津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
  • 通知删除规则的新挑战——从MD5值说起

    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焦点南京分公司与百度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在原告已明确告知百度网盘中存在与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涉案影视作品《匆匆那年》相同的作品时,被告未采取必要措施,构成帮助侵权。
  • 人类首张黑洞“照片”究竟有没有著作权?

    2019年4月10日21时,“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简称EHT)项目组在中国上海和台北、日本东京、美国华盛顿、比利时布鲁塞尔、智利圣地亚哥及丹麦灵比同时发布人类首张黑洞“照片”。
  • 买白酒奖某某香烟,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法吗?

    有白酒经销商开展有奖促销活动,奖品之一是某品牌香烟。其白酒有奖销售广告中,使用了“*等奖:某某香烟1条”(“某某”是商标)及类似字样,并有该品牌香烟包装装潢画面。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反《广告法》第二十二条有关规定吗?
  • 揭开“碰瓷式”维权的“面纱”

    日前,某图片公司宣称对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享有版权,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广泛关注。新华社、人民网、央视网等媒体纷纷就此发表观点,其中,新华社在新媒体发表的《著作权要保护,“维权碰瓷”不可纵容!》一文很有代表性。
  • 视觉中国手握的并非是“屠龙宝刀”

    这段时间在知识产权领域最热门的话题非视觉中国莫属,视觉中国独特的商业模式也被网友们所提示,这是一套以著作权法律维权为武器,以“鹰眼”AI智能检索技术为前导,把触角深入中小公司,以法律追责为压力而最终获取客户的商业闭环。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从“视觉中国事件”反观图片侵权案件

    近几年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会有一连串关于图片侵权的案件起诉到法院,作为法律人对此虽早已司空见惯,但未曾深思。视觉中国事件迅速占领新闻头条后,也引发了我对该类案件的反思。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