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58速运回应更名“快狗”质疑:没有其他方面含义指向

2018-08-20 20:57 · 作者:   阅读:156   来源:腾讯一线






腾讯《一线》作者 孙宏超


近日“58速运”更名“快狗打车APP”一事引发司机不满。消息称有司机认为新名字一语双关,拉活时自我介绍变成了骂人。


8月20日上午,快狗打车官方服务号发表声明,在声明中快狗打车表示这个名字是业务模式APP平台的名称,具体指拉货(生意人)、搬家(家庭)、运东西(各类物品)等各种需求场景,可快速、便捷使用的APP平台。快狗打车方面同时强调,除业务平台名称外,没有其它任何方面关联的含义指向。


在声明中,快狗打车还强调,2017年起,“快狗”品牌就一直在大企业客户业务线使用,品牌更名后,将应用于全品类业务线。


资料显示,58速运为国内O2O平台58到家旗下同城货运平台,于2014年9月正式上线,提供基于用户位置下单、货运司机抢单、在线支付及点评的O2O全闭环服务流程。去年8月28日,58到家宣布将旗下速运业务与东南亚领先的同城货运及物流平台快狗速运(“GOGOVAN”)达成合并,并继续沿用GOGOVAN作为英文品牌、58速运为中文品牌,58到家持有新公司大部分股份。


今年7月12日,58速运宣布完成第一期2.5亿美元融资,由华新投资领投,菜鸟、中俄基金、弘润资本、前海母基金及母公司到家集团跟投。


以下为其公告原文:


关于“58速运”更名为“快狗打车APP”的说明


近日,因“58速运”更名为“快狗打车”,引起了一些社会关注,也给部分司机、用户带来了一些误解。对此,我们诚恳地向大家做出说明:


“快狗打车”是我们业务模式APP平台的名称,具体指拉货(生意人)、搬家(家庭)、运东西(各类物品)等各种需求场景,可快速、便捷使用的APP平台。除业务平台名称外,没有其它任何方面关联的含义指向。


2017年起,“快狗”品牌就一直在我们大企业客户业务线使用,而这次品牌更名后,将应用于全品类业务线。当我们重新审视出行打车行业,发现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大件货物、我们的宠物等都遇到了出行打车难的问题,洞察到这些需求无法得到很好的满足,我们决定持续升级服务,为用户解决实际问题,同时为司机朋友带来更多选择机会及实在的收入,进而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为此,我们将推出一系列战略举措,而承载这些举措的,就将是“快狗打车APP”这一全新的品牌。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们都希望赋予“快狗”平台“快速可靠、值得信赖”的品牌内涵。


最后,我们衷心希望通过不断的努力,为用户和司机打造一个更安心、可靠、高效的城市拉货打车平台,让城市货运出行更美好。


快狗打车APP


2018年8月20日

  • 特别策划|《电子商务法》对知识产权诉讼的可能影响

    《电子商务法》是一部综合性法律,即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散见于该法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的诸多条款,赋予平台经营者保护知识产权的积极义务、核验保存提供交易信息的义务,明确了标记自营业务的责任,亦明确了竞价排名的性质,建立了较为完善的“避风港”规则,属于重大的利益格局调整,可能将对今后涉及电子商务的知识产权诉讼产生明显影响。
  • 是时候认真谈谈“表演者权利”了

    在目前“IP为王”的泛娱乐时代,著作权纠纷早已是司空见惯。但在此之前,相较于层出不穷的著作权侵权诉讼,单以侵犯表演者权为由提起的诉讼却是少之又少。
  • “王思聪吃热狗”logo涉及侵权吗?

    此类以真人为基础进行的艺术创作,如果未经许可用于商业目的,存在对他人的侵权风险吗?换言之,王思聪如果想要维权,存在哪些法律途径?
  • 商标法第十条禁用条款的几点思考

    商标法第十条尽管在商标驳回案件中经常被援引,但实践中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商标法第十条是禁用条款,即违反该条规定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是市场上却存在大量涉嫌违反该条款的商标使用行为,对此如何定性及规范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中的常见问题与策略

    知识产权是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企业经营者也越来越关注企业对知识产权的管理和保护,但如果企业缺乏完善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其核心竞争力和战略优势的提高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本文简要分析目前我国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建议。
  • 是时候认真谈谈“表演者权利”了

    在目前“IP为王”的泛娱乐时代,著作权纠纷早已是司空见惯。但在此之前,相较于层出不穷的著作权侵权诉讼,单以侵犯表演者权为由提起的诉讼却是少之又少。
  • “王思聪吃热狗”logo涉及侵权吗?

    此类以真人为基础进行的艺术创作,如果未经许可用于商业目的,存在对他人的侵权风险吗?换言之,王思聪如果想要维权,存在哪些法律途径?
  • 商标法第十条禁用条款的几点思考

    商标法第十条尽管在商标驳回案件中经常被援引,但实践中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商标法第十条是禁用条款,即违反该条规定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是市场上却存在大量涉嫌违反该条款的商标使用行为,对此如何定性及规范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 看“漫威之父”斯坦·李生前如何化解IP纠纷

    你可能会好奇,斯坦·李为漫威创作的那些人物角色的知识产权如何?其实,这些为漫威带来巨大收益的IP,曾经给斯坦·李带来不少荣耀,但也曾让斯坦·李卷入权利纷争之中。
  • 对话IP人|维诗杨安进:十年磨砺,工匠精神铸就知产精品所

    无论是早年的谷歌拼音输入法专利侵权案,还是近年受到广泛关注的西电捷通公司诉索尼移动公司标准必要专利侵权案,抑或佰利公司投诉苹果手机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纠纷,北京市维诗律师事务所均凭借精湛的专业能力为客户争取最大利益的同时,也获得了业界的赞誉。维诗律所至今已走过十年风雨,知产力邀请维诗律所执行合伙人杨安进律师,分享他心目中知识产权行业的工匠精神。
  • 特别策划|《电子商务法》对知识产权诉讼的可能影响

    《电子商务法》是一部综合性法律,即将于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其中散见于该法第一章、第二章、第四章的诸多条款,赋予平台经营者保护知识产权的积极义务、核验保存提供交易信息的义务,明确了标记自营业务的责任,亦明确了竞价排名的性质,建立了较为完善的“避风港”规则,属于重大的利益格局调整,可能将对今后涉及电子商务的知识产权诉讼产生明显影响。
  • 是时候认真谈谈“表演者权利”了

    在目前“IP为王”的泛娱乐时代,著作权纠纷早已是司空见惯。但在此之前,相较于层出不穷的著作权侵权诉讼,单以侵犯表演者权为由提起的诉讼却是少之又少。
  • “王思聪吃热狗”logo涉及侵权吗?

    此类以真人为基础进行的艺术创作,如果未经许可用于商业目的,存在对他人的侵权风险吗?换言之,王思聪如果想要维权,存在哪些法律途径?
  • 商标法第十条禁用条款的几点思考

    商标法第十条尽管在商标驳回案件中经常被援引,但实践中并未引起足够的重视。商标法第十条是禁用条款,即违反该条规定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是市场上却存在大量涉嫌违反该条款的商标使用行为,对此如何定性及规范是值得研究的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中的常见问题与策略

    知识产权是企业重要的无形资产,是企业核心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企业的发展过程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企业经营者也越来越关注企业对知识产权的管理和保护,但如果企业缺乏完善的知识产权管理体系,其核心竞争力和战略优势的提高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本文简要分析目前我国企业知识产权管理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相应的对策建议。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