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晓知论知 | 从《此间的少年》案谈作品虚拟形象保护的路径选择

2018-08-21 21:57 · 作者:吴一兴   阅读:4853

作者 | 吴一兴  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3100字,阅读约需6分钟)


数日前,查良镛(笔名:金庸)诉杨治(笔名:江南)等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一案由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做出一审判决。法院判决认为,被告所著《此间的少年》作品构成对原告的不正当竞争,应对承担停止侵权及赔偿责任,但没有支持原告关于著作权侵权的诉请。

在这所谓“同人作品第一案”的判决中,法院对作品虚拟形象的保护路径做出了自己的选择,但社会公众对此选择路径褒贬不一。在此背景下,本文尝试从以下三个角度分析保护路径的可行性及其理论依据:


一、反不正当竞争


1. 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核心不是对具体竞争者私益的保护,而是对整体市场竞争秩序的维持,以及对普遍消费者利益的保护,这是由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立法宗旨所决定的。而依附于作品的虚拟形象,其权利产生、权利行使、权利流转和权利消亡都不可能脱离作品,其权利性质也偏向于私权,其权利享有者也应该是确定的个人。只有当侵犯作品虚拟形象的行为同时具备侵犯前述公共利益的情况下,反不正当竞争法才可能成为受侵犯主体的救济途径。

2. 在作品没有出版、发行,没有进入市场成为文化商品的前提下,作品本身及其包含的各创作要素尚不能成为市场交易的客体,作品的权利人无意愿也无途径将作品及其包含的创作要素转化为市场竞争力。在此情形下,其他主体若实施针对作品及其包含创作要素的不当使用,不可能产生破坏竞争秩序、非法谋取交易机会的后果,也就无法被认定为不正当竞争行为。

3. 目前在法学界,有部分学者主张反不正当竞争法构成对知识产权的兜底保护,或称附加性保护,当知识产权专门法律制度可以实现对权利人保护时,应当优先适用知识产权专门法律。因此,如果著作权法能够在其体系中完善对作品虚拟形象的保护,反不正当竞争法就不宜作为维权的第一选择。

4. 作品虚拟形象要成为现行反不正当竞争法保护的客体,必须满足第六条第一款“有一定影响的商品名称、包装、装潢等相同或者近似的标识”或者第四款“其他足以引人误认为是他人商品或者与他人存在特定联系的混淆”的要求。其言下之意,并非所有的作品虚拟形象都可能受到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只有当该作品虚拟形象本身已经具有一定社会影响及公众认知,才有可能被纳入上述条款的保护范围。如果单纯作品、作者知名,都不能必然证明特定作品虚拟形象的知名度,维权主体必须对此专门予以证明。

由此可见,若寻求反不正当竞争法体系下对作品虚拟形象的保护途径,由于作品虚拟形象的特性,会存在诸多限制条件,同时还可能有违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立法初衷。

 

二、商品化权


1. 商品化权其实是舶来品,最早发端于英美法系国家,其初衷是对人格权保护的一种延伸。随着商业社会发展,人物姓名、肖像等人格象征要素也逐渐可能产生经济价值,故阐发出一套针对这种商业价值的保护制度。又由于文学作品、影视、游戏等行业的蓬勃发展,作品中的虚拟形象也被纳入到商品化权的保护范围之中。但目前,我国尚未建立名为“商品化权”或类似国外商品化权的专门权利类型及其保护制度,关于商品化权的讨论也更多地存在于学术讨论之中。

2. 国外的商品化权制度中,对作品虚拟形象的保护是比较充分的,这也是部分法律界人士主张引入商品化权制度并借此保护作品虚拟形象的主要理由。但这套法律体系在国外都存在争议,其名称有“商品化权”、“形象权”、“公开权”等多种方式,其权利内涵、外延也难有公认且确定的解释,甚至在建立商品化权制度最前沿的美国,也没有联邦层面的相关立法或案例。而我国作为成文法国家,适用商品化权制度对作品虚拟形象还有待立法或修法,专门颁布相关法律并创设一种新型权利类型。同时,这一新型权利还需要和既存的各种民事权利体系能够和谐共存。

3. 在我国既有判例中,鲜见有关商品化权的论述,少数涉及论述的案例也显得相对谨慎。例如,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及北京市一中院在葛优诉艺龙网擅自使用“葛优躺”剧照的侵权诉讼中认定:“涉案微博对‘葛优躺’剧照的使用,确实不同于直接使用葛优个人照片的情况,与传统商业直接使用名人肖像进行宣传的行为存在区别,……”“因涉案图片大部分为剧照,本案判决仅涉及葛优个人的肖像权,应为剧照权利人留有部分赔偿份额。”由此可见,法院还是更倾向于在传统著作权法体系内解决对作品要素的侵权救济问题,而不是另行寻求创设一套新的权利体系。

4. 此外,也有法律界人士对商品化权的建立和适用持反对意见。一方面,现行法律体系(包括反不正当竞争法、商标法等)已经可以基本解决类似作品名称、虚拟人物形象相关侵权的问题,单独另行创设商品化权制度有可能与上述法律制度构成冲突。另一方面,国外的商品化权制度发端于自然人的人格权保护,可以认为是不证自明的自然权利,而作品虚拟形象则不能享有这种自然权利属性,与所谓商品化权不合,不能因为存在利益就设置权利。[1]

综上所述,将商品化权落实到作品虚拟形象的保护体系中,还存在较多的理论及实务困难,法院直接适用这一未有法律明文规定的权利体系作为裁判依据尚不成熟。


三、著作权


1. 如前所述,作品虚拟形象源于作品,但低于作品。传统观点普遍认为,作品角色名称、作品名称等作品包含的创作要素由于过于短小,不能单独表达独有的思想、情感,不能构成作品,无法获得著作权法保护。这是目前法院适用著作权法直接对作品虚拟形象加以保护的最大理论障碍。

2. 《此间的少年》一案判决中曾提及:“文学作品……其内容主要有人物、情节、环境三个要素构成,人物是核心,人物关系、性格特征、故事情节均围绕人物展开;情节是骨架……环境是背景……当具有特定性格特征与人物关系的人物名称以具体的故事情节在一定的时空环境中展开时,其整体已经超越了抽象的思想,属于对思想的具体表达。”依据这一分析路径,当简短的人物姓名或简单的虚拟形象可以借助情节、环境等其他创作要素而具备较大信息量时,它们可能超越思想的范畴而成为具体表达,有可能成为著作权法的保护客体。

具言之,单独的“黄蓉”、“郭靖”之名,在脱离具体情节、环境时,不可能单独具有独创性而享有著作权。但如果配合上“性格古灵精怪、有一个性格怪僻的鳏夫父亲”或者“性格木讷、正直善良、有一个叫黄蓉的女朋友”等等具化细节,单纯的人物姓名也可能指代个性鲜明、形象丰满的不同艺术形象,因此具有独创性而应当受到著作权法保护。

3. 作品的创作路径是相对丰富的,不同的作者完全可以在相同主题、相同主观感悟下创作出不同的作品。著作权法只保护表达而不保护思想的初衷在于:如果保护思想则会堵死大量的创作路径,不利于鼓励新作品的诞生。如果将“弑兄娶嫂、孤侄复仇”这一抽象情节也加以著作权法保护,(不考虑作品著作权保护期前提下)则《哈姆雷特》之后很可能就无法产生《狮子王》这样的新作。但如果作品的某些要素,诸如虚拟形象、桥段设计等,已经具体到一定程度而达到具备独创性的程度,在先作品已经不会因此类要素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而阻却在后作品的创作路径,在享有足够创作自由的前提下,在后作品也应该对在先作品的此类要素进行合理避让。《此间的少年》一案中,被告方在后作品不是孤立地使用人物名称,而是同时大量借用了涉及人物性格、人物关系的要素,因此很难证明其自由创作的正当性和合理性。

 

结 语


对作品虚拟形象的保护,我国法院目前在具体判例中还存在大量不同分析路径和审判思路。在不同的保护路径选择中,笔者更倾向于在先行著作权法制度下予以论证,而论证的难点不应该是不同部门法的选择,而应该是作品虚拟形象是否具有独创性的认定。因此,如何形成一套公认且确定的独创性认定标准,才是解决此类案件的重心所在。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注释:


[1] 蒋利玮,《不应当存在的商品化权》,原文由知产力于2017年10月24日发布。



相关链接


金杜知卓|从《此间的少年》案看作品人物角色的著作权法保护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名录(四)——林蔚

    ——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林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