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景驰科技纠纷升级 争夺企业名称权 法院已受理

2018-08-23 14:26 · 作者:   阅读:1351   来源:网易智能

本文系网易智能工作室(公众号smartman 163)出品。聚焦AI,读懂下一个大时代!


【网易智能讯 8月23日消息】今天,记者获悉,景驰科技有限公司以侵犯其企业名称权为由,将广州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韩旭、吕庆诉至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已立案审理。



景驰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


经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原告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是其中两位联合创始人潘思宁和杨庆雄,潘思宁持股比例为60%,杨庆雄持股比例为40%,法定代表人为执行董事潘思宁。此案四被告为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韩旭、吕庆及广州景驰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韩旭)、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现登记的法定代表人为吕庆)。


据了解,景驰科技有限公司诉称,四被告在进行介绍、宣传及运营微信公众号时,没有完整使用公司名称,擅自使用“景驰科技”或“景驰”的企业名称,直接导致了与原告企业名称的混淆,对社会公众造成严重误导,极大影响了原告使用“景驰科技”企业名称的权利,并认为四被告违反《民法总则》、《反不正当竞争法》,《企业名称登记管理规定》,《企业名称登记管理实施办法》等法律规定,严重侵犯了原告的企业名称专用权,要求四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这是景驰科技纠纷案在8月9日潘思宁出具签名伪造司法鉴定后最新的进展。


8月9日,潘思宁在其公众号发布司法鉴定报告,指吕庆、韩旭等人确系伪造签名、指印。潘思宁在公众号表示,本周一已取得司法部直属的司法鉴定科学研究院出具的司鉴院[2018]技鉴字第1018号、1019号两份司法鉴定意见书。


他指出,该院司法鉴定人员前往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海淀分局,分别对《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的工商档案材料》和《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营业执照挂失更换的工商申请材料》两份文件原始档案材料中的6处本人签名、2处本人指印进行了鉴定并作出鉴定结论:上述签名均非本人所写,指印均非本人指印,即:上述所有签名及指印均系伪造。


据悉,景驰科技创立之初曾有六位联合创始人,如今前CEO王劲已退出,技术副总裁杨庆雄退出创立牧月科技,接下来的一系列事件势必对景驰科技的处境及融资产生不良影响。(定西)


事件回顾


 

7月7日,景驰科技法人代表潘思宁在个人公众号上发布公告称,CFO吕庆等人未经同意就将她的股权进行质押,近期又伪造签名和股东会决议,将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非法变更为吕庆。


 

潘思宁声明全文如下:


 

各位投资人及合作伙伴,吕庆(他也常用拼音写法:lu qing)等人未经我本人同意就将我的股权进行质押,近期又通过伪造我的签名和股东会决议,将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非法变更为吕庆。上个月,再次伪造我的签名,谎称公司的公章、营业执照正副本丢失,欺骗工商局进行补领。上述一系列违法行为,请各位投资人及合作伙伴知晓。


 

就吕庆等人伪造我的签名和股东会决议等行为,已由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立案审理。鉴于吕庆等人的上述行为,如果你们收到任何文件,凡有我签名的都极有可能是伪造的。烦请将相关文件和事项及时与我联系确认。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倾力支持!


 

 

7月8日,景驰科技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回应,声明景驰科技前员工潘某以个人名义发布了某些不实信息,无端指责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正常运营,扭曲了包括吕庆在内的景驰科技管理层的全部努力。


 

景驰科技回应全文如下:


 

各位关心和关注景驰科技的朋友和媒体,首先感谢诸位在过去几个月对景驰科技的支持和鼓励,在所有投资人和全体员工的不懈努力下,景驰科技已经在无人驾驶技术的研发和运营上,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和瞩目的成绩。在近期媒体的专访活动中,许多朋友已经亲身感受到景驰科技雄厚的技术实力,也非常惊讶景驰科技的步伐和速度,景驰科技再一次得到了业界的关注和首肯。


 

今天在互联网某公众媒体上,景驰科技前员工潘某以个人名义发布了某些不实信息,无端指责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正常运营,罔顾过去几个月的事实,扭曲了包括吕庆在内的景驰科技管理层团队为保障投资人和全体员工的利益以及公司正常的发展而做出的全部努力。


 



 

为此,我们特别声明,潘某已不是景驰科技的员工。并且据我们所知,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股东会已经按照法律和公司章程的规定罢免了潘某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的职务。潘某在互联网上发布的公告与事实严重不符。我们保留就此事对潘某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


 

我们希望潘某及相关媒体立即删除相关与事实不符的公告、报道。景驰科技董事会


 

 

7月8日,针对景驰科技的回应,潘思宁再次发布微信公众号文章,希望使用“景驰科技董事会”发表声明的人,以实名来回应声明。


 

潘思宁第二封声明全文如下:


 

就本人公众号2018年7月7日所作的声明,有个所谓的“景驰科技董事会”作了回应,根据北京景骐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景驰科技有限公司的章程的规定,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人,执行董事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本人是公司合法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希望使用“景驰科技董事会”发表声明的人,以实名来回应我的声明,对我声明中所述的“伪造本人签名及股东会决议,非法变更法定代表人”等事实公开回应是否属实。


 

本人再次声明,未经合法程序,本人仍是公司的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并非某人单方声明、通知,甚至是非法伪造文件可以变更。本人愿对声明中所作陈述的真实性负责并承担全部法律责任,也保留对相关人员的违法行为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再次感谢广大投资人及合作伙伴的关注与支持!


  • 通知删除规则的新挑战——从MD5值说起

    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焦点南京分公司与百度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在原告已明确告知百度网盘中存在与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涉案影视作品《匆匆那年》相同的作品时,被告未采取必要措施,构成帮助侵权。
  • 人类首张黑洞“照片”究竟有没有著作权?

    2019年4月10日21时,“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简称EHT)项目组在中国上海和台北、日本东京、美国华盛顿、比利时布鲁塞尔、智利圣地亚哥及丹麦灵比同时发布人类首张黑洞“照片”。
  • 买白酒奖某某香烟,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法吗?

    有白酒经销商开展有奖促销活动,奖品之一是某品牌香烟。其白酒有奖销售广告中,使用了“*等奖:某某香烟1条”(“某某”是商标)及类似字样,并有该品牌香烟包装装潢画面。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反《广告法》第二十二条有关规定吗?
  • 揭开“碰瓷式”维权的“面纱”

    日前,某图片公司宣称对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享有版权,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广泛关注。新华社、人民网、央视网等媒体纷纷就此发表观点,其中,新华社在新媒体发表的《著作权要保护,“维权碰瓷”不可纵容!》一文很有代表性。
  • 视觉中国手握的并非是“屠龙宝刀”

    这段时间在知识产权领域最热门的话题非视觉中国莫属,视觉中国独特的商业模式也被网友们所提示,这是一套以著作权法律维权为武器,以“鹰眼”AI智能检索技术为前导,把触角深入中小公司,以法律追责为压力而最终获取客户的商业闭环。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从“视觉中国事件”反观图片侵权案件

    近几年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会有一连串关于图片侵权的案件起诉到法院,作为法律人对此虽早已司空见惯,但未曾深思。视觉中国事件迅速占领新闻头条后,也引发了我对该类案件的反思。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拍案说法|著作权纠纷中署名推定问题浅析

    ——评析北京美好景象图片有限公司与武汉亿童文教股份有限公司侵犯摄影作品著作权纠纷案
  • 透过视觉中国事件看著作权登记制度中的法律“黑洞”

    近日来,相信不少人的朋友圈被视觉中国的“黑洞”图片所刷屏。随着视觉中国再次被共青团中央官微点名指出利用国旗、国徽图片牟利;之后一众蓝V排队评论自家logo也被视觉中国收为囊中之物,甚至连历史书上的人物图也不放过;直至4月12日早间,视觉中国发布公告称应监管部门的要求,网站将彻底整改并在此期间关闭网站。
  • 通知删除规则的新挑战——从MD5值说起

    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焦点南京分公司与百度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在原告已明确告知百度网盘中存在与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涉案影视作品《匆匆那年》相同的作品时,被告未采取必要措施,构成帮助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