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谁偷了我的原创音频节目? 移动音频版权“暗礁”难解

2018-09-10 14:22 · 作者:   阅读:386   来源:人民网-国际金融报





原标题:谁偷了我的原创音频节目? 移动音频版权“暗礁”难解


不可否认,移动音频当下正在快速发展,但同样不容忽视的却是盗播、侵犯版权等行为仍在这个行业里长期存在。


日前,《丁道师杂谈》的作者丁道师就遇到了自己作品被盗播的糟心事儿:他发现自己和蜻蜓FM筹备多时,联合推出的一档原创音频节目――《丁道师杂谈》竟然出现在了喜马拉雅FM平台上,而该平台不仅公然出现专辑以及相关内容,且用户无需付费就可以免费收听和下载。


“首先需要看丁道师的音频节目在喜马拉雅上是谁上传的。如果是用户上传,则一般适用通知删除规则,即当丁道师发出侵权通知后,喜马拉雅应该及时删除侵权内容,如不采取措施制止侵权,则应承担连带责任。”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研究员赵占领指出。


按照赵占领的说法,一旦走法律途径,具体赔偿金额不好确定,因为原告难以证明因侵权而遭受实际损失,也难以证明被告的侵权所得,所以一般由法院根据侵权时间长短、影响范围、主观恶意等因素酌情判定赔偿金额。


系用户自主上传?


丁道师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丁道师杂谈》这档节目的内容主要是针对科技行业的时评,他当时和蜻蜓FM签署了独家协议,也明确内容归蜻蜓FM独家所有,但就是这样的情况下,喜马拉雅FM未经他的同意还是盗播了。


发现侵权后,丁道师很快与喜马拉雅FM取得了联系,但喜马拉雅FM给他的回复很简单:这是用户自主上传的。


针对此事,《国际金融报》记者向喜马拉雅方面进行求证,其回应,具体情况是有粉丝用户上传了丁道师作品被发现,而处理此事的是新客服,处理问题节奏较慢也未及时向上级反映此事,目前已和丁道师致歉和沟通过,相关内容已下架。


在谈及喜马拉雅频台有否相关的审核机制,比如通过大数据对商家专辑会提前进行审核等。喜马拉雅方面称,“平台有大数据+人工审核团队,但难免会有遗漏,尤其是一些用户目的不是商业的自分享传播,我们此前也建立了此类问题的快速处理通道,只要发邮件到指定邮箱,会有专门的审核人员第一时间回复处理。”


喜马拉雅方面还向记者进一步表示,喜马拉雅官网上也有相关的版权说明。


官网的版权说明显示,“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喜马拉雅网’)根据用户指令提供作品上传、下载以及传播等,向来十分重视网络版权及其他知识产权以及用户权益的保护。如果您认为喜马拉雅网用户通过喜马拉雅网提供的信息存储空间所上载、传播的视听内容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的,请您向喜马拉雅网发出权利通知,喜马拉雅网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您可以向喜马拉雅网所设立的专门接受版权投诉和侵权通知的邮箱发送通知书。”


说明还显示,在喜马拉雅网上载作品的用户视为同意喜马拉雅网就前款情况所采用的相应措施。喜马拉雅网不因此而承担任何违约责任或其他任何法律责任。喜马拉雅网在收到上述通知后会发送电子邮件通知上载该等作品的用户。对于多次上载涉嫌侵权作品的用户,喜马拉雅网将取消其用户资格。


“当然如果发生纠纷,喜马拉雅得提供证据证明确实是真实的用户上传,这个用户ID并非喜马拉雅自己注册的马甲。”赵占领说。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发现后确实可以举报和删除,但不能忽视的是,音频平台是可以下载的,而存在于用户手机上的物理音频,是不会消失的。


“对于这种依据避风港原则,不负责任的回应,我作为从业者自然不陌生。通过这种回应,平台彻底撇清了和侵权者的关系,但却享受到了盗播盗来的内容充实和流量红利,可谓一举多得。”丁道师坦言,自己同时也和蜻蜓FM方面取得了联系,对喜马拉雅FM这种侵权盗播行为,蜻蜓FM也只能愤怒地表示:“我们没有给喜马拉雅授权,这是完全的盗播行为。”


对此,丁道师显得有些无奈,因为愤怒过后,剩下的则是在维权上的无力感。他表示,对于喜马拉雅这样的平台而言,早已经研究透了各种司法认定和维权举证,必要时刻它完全可以删除内容以避责。


能否免责


产业时评人张书乐认为,用技术条件达成伪原创和盗版者发布前的基本清理,同时对举报人的举报在第一时间内进行人工比对和技术排查并下架,是每一个内容分发平台都必须遵循的原则。


张书乐表示,以用户自发上传的理由来表明“无辜”,本身在言辞和事件处理思维上,就呈现出某种消极甚至是对盗版的暗自鼓励的态度。尤其是对竞品平台上的独家内容,更加不应有推诿的态度呈现,这才是避风港原则的题中应有之意。避风,只是在风险频发中获得解决风险的机会,而不是用作合理的规避行业规则。


那么,避风港原则究竟是什么呢?


按照百度百科的解释,“避风港”原则是指在发生著作权侵权案件时,当ISP(网络服务提供商)只提供空间服务,并不制作网页内容,如果ISP被告知侵权,则有删除的义务,否则就被视为侵权。如果侵权内容既不在ISP的服务器上存储,又没有被告知哪些内容应该删除,则ISP不承担侵权责任。


“其实,音频和视频,相对于文字来说,‘指纹’更加明显。”张书乐表示,避风港原则的前提是有用户举报,然后平台查处。


张书乐指出,许多音频本身有时效性,比如热门的定期放送的内容,用户有收听习惯,只要留出时间窗口,这部分核心用户就已经完成了收听(阅读),然后平台再负责任地根据举报来删除。结果就是,平台在时间差内就可以完成对这部分高黏性忠实粉丝的内容分发和黏性保持。毕竟,一般用户举手之劳的举报之后,并不会刻意地在网上公布举报时间和平台反映,也不会去事后求证自己的举报是否最终落实,且即使求证,或平台主动反馈,大多数用户也会允许平台有一定的反应时差。


《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在喜马拉雅FM平台,丁道师并非唯一一位被盗播的作者,早在今年3月,知名作家曾鹏宇就曾公开炮轰喜马拉雅FM,称在该平台发现了自己撰写的《世上有颗后悔药》全本有声书内容,用户可以免费下载和打赏主播,却没得到他和出版社的授权同意。随即原定的项目合作被搁置,6位数的有声书版权收益也打了水漂。


至于喜马拉雅FM平台频频出现盗播的原因,赵占领认为“主要是平台对于用户发布的内容管理不严,当然,客观上他们(喜马拉雅FM)可能也存在一定的困难”。


随着4G、大数据、移动支付和相关软硬件技术的发展,移动音频的应用场景及商业模式正愈加成熟。但在张书乐眼里,音频行业快速增长的时期已经结束,其将过去的讲座、图书搬上音频,满足部分用户在乘车、健身时需求的红利,也已经稀薄。目前看来,音频行业要依靠用户付费(知识付费),或如传统内容平台那样走广告付费的形式,效果都不太理想。


“整个行业还是没找到自己的方向,更像一个无限大的电台网络版,精致化程度亦不足。平台之间也很难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差异化,所以在内容上,都尽可能的想要人有我有、人无我有,也因此,一些盗播或将畅销图书进行播音放送的行为,以及更为隐性的将一些音乐以剪辑、讲评的方式而带来的侵权问题,都很难得到平台方主动的遏制。”张书乐如是表示。(蒋佩芳)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USPTO发布关于专利适格性的新审查指南

    2019年1月4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关于《美国法典》第35编第101条中专利申请中客体适格性的新指南,以及将《美国法典》第35编第112条的规定应用于计算机实施的发明的指南。前者修改了关于专利审查员如何适用美国最高法院Alice / Mayo两步测试法第一步的指示;而后者则强调了涉及计算机实施的发明时对第112条的分析的各种问题。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游戏授权惹争端,《热血传奇》诉《传奇霸业》侵权一审获胜(附判决)

    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对于“传奇霸业”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被告三七互娱(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三七互娱公司)、北京奇客创想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奇客创想公司)停止运营《传奇霸业》游戏,并停止相关虚假宣传行为;三七互娱公司、奇客创想公司分别赔偿娱美德娱乐有限公司(下称娱美德公司)维权合理支出共计约合36万元。
  • FTC对高通提起反垄断诉讼,华为与联想成关键证人

    2019年1月4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对高通提起的反垄断诉讼(FTC诉高通案)在美国北加州法院开庭审理。
  • 非政府间国际组织名称的商标保护

    中国《商标法》规定同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相同或者近似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但经该组织同意或者不易误导公众的除外)。对于非政府间国际组织的名称是否給予特殊保护,《商标法》并未规定。下文就相关问题进行初步分析。
  • “律携”还是“携律”,傻傻分不清

    混迹于互联网法律圈的人,对于“律携”与“携律”两个法律平台可能并不陌生。一家是由君合律师事务所推出的律师互动平台“律携”,另一家则是由北京法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打造的法律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携律”。都是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而且品牌名称均由“律”字及“携”字组成,只不过二字位置不同,由此产生的商标纠纷,也相继展开。
  • 中国优秀知识产权律师名录(四)——林蔚

    ——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管理合伙人林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