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袁秀挺:知识产权诉讼中诉的变更与诉的合并

2018-09-10 18:39 · 作者:袁秀挺   阅读:5325

——从“王者荣耀”案谈起



作者 | 袁秀挺  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664字,阅读约需5分钟)

 

一、问题的提出


腾讯公司向深圳某法院提起诉讼,认为沐瞳公司等开发的《Mobile Legends》游戏侵犯《王者荣耀》的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沐瞳公司等赔偿损失并停止对《王者荣耀》的侵权,经管辖权异议审查,确定了深圳某法院对该案的管辖权。在案件进入实体审理之前,腾讯公司重新提交了一份起诉状,称《王者荣耀》中的游戏地图系基于《英雄联盟》游戏授权改编而来,腾讯公司主张有权同时提起针对《英雄联盟》的诉讼请求,认为《Mobile Legends》游戏侵犯了《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的著作权并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沐瞳公司等赔偿损失、停止对《王者荣耀》和《英雄联盟》的侵权。


本案程序上应如何处理,存在不同的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原告基于同一事实增加诉讼请求无可厚非,而且根据管辖恒定的原则,原受理法院当然可以审理,被告不得再提出管辖权异议。另一种观点则认为,本案中腾讯公司实际上主张了一个新的侵权行为,实体上依据的请求权不同,与原诉相比,是一个新的诉讼标的,属于诉的变更。在此情况下,法院不能径行将两个诉合并审理。即使可以合并审理,也应允许被告提出异议,进行审查后确定,而不应剥夺被告的程序权利。


类似本案的情形在知识产权诉讼,尤其是侵权诉讼中较为常见,实践中的认识也比较混乱。对此问题的分析涉及到民诉法上若干基本概念,有必要予以厘清。


二、区分诉的标准是诉讼标的而非诉讼请求  

 

“诉”作为民事诉讼中最基本的概念,其核心为“诉讼标的”。然而,司法实践中存在对诉讼标的认识错误,将其与诉讼请求混为一谈的情况。


诉讼请求指的是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向法院提出的具体的权益请求,如赔偿损失、排除妨害、停止侵害、恢复原状、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具体的诉讼请求是提起诉讼的必要条件,且需在起诉状中予以说明。


根据旧实体法说,诉讼标的为当事人之间存在争议并要求法院加以裁判的民事法律关系。诉讼标的以实体法上的请求权为基础,每一个实体请求权构成一个诉讼标的。如,购买的电视机爆炸导致人身损害,消费者既可以以违反销售合同约定为由请求赔偿,也可以基于侵权请求权要求赔偿,这两者为独立的请求权,属于不同的诉讼标的。旧实体法说也是司法实践中所采用的通说。


诉讼标的是诉的构成要件之一,是此诉区分于彼诉的本质要件。如果诉讼系属已经确定,在当事人向法院提起诉讼后又以相同的诉讼标的另行主张,则无论该当事人提出了与前案如何不同的诉讼请求,法院都会以两案诉讼标的相同而认定构成重复起诉。相反,即便当事人提出的诉讼请求与法院已经裁判过的另一案件的完全相同,只要诉讼标的不同,后一案件也不会被认为缺乏诉的利益(请求权竞合的情形另论)。


因此,一案中如诉讼标的发生变化,本质上构成一个新的诉,属于诉的变更。在当事人不撤回原诉的情形下,变更后的诉是否能被受理,是否可与原诉一并处理,就是必须面对的问题。


三、决定诉的合并的主导权在法院


原则上一个诉只有一个诉讼标的,但实际上在有的诉讼程序中,也存在两个以上诉讼标的,这就是诉的合并。广义上,诉的合并还包括基于诉的主体的合并(主观合并),通常所谓诉的合并是指客观合并,即诉讼标的的合并,合并的诉讼标的应具有牵连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值得注意的是,诉讼中,通过变更诉讼标的来达成诉的合并与变更诉讼请求形成对照。根据民诉法解释第232条的规定( 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辩论结束前,原告增加诉讼请求,被告提出反诉,第三人提出与本案有关的诉讼请求,可以合并审理的,人民法院应当合并审理。),后者只要不违反级别管辖或专属管辖,法院均“应当”合并审理。此时仍然是一个“诉”,只是前后具体主张的合并。而前者则需符合“同一事实”的要件,此时合并的是不同的“诉”,是否允许,应交由法院判断。


也就是说,原告可以在诉讼中提出多个诉讼标的(如同时主张商标权侵权与不正当竞争),这是原告的权利,但决定是否受理且“合并审理”的权利则在法院(客观上,只要满足“同一事实”,实践中法院一般会准许)。这是因为,民事诉讼虽然由当事人启动,当事人对程序问题也有处分权,如撤诉、变更诉讼请求(变更诉讼标的亦属此类),但根本上,为保证诉讼的公正与效率,诉讼程序应由法院控制,法院对程序事项有决定权。当然,法院在主导程序进程时,应做到不偏不倚,充分保障两造的诉讼权利。


四、诉的合并应尊重当事人的诉讼权利


从民事诉讼的本质出发,程序问题无疑应由法院决定,但这并不意味着法院可以恣意而为,否则,程序正义就无从谈起。诉讼由原告一方启动,诉讼请求、诉讼标的概由原告方选择,如上所述,法律既然安排了合并诉讼标的的机制,那么,就应在允许原告变更诉讼标的的同时,也允许被告对此提出反对意见,进而由法院得出最终结论,如此方为平衡的构造。


回到“王者荣耀”案,该案中,腾讯公司重新提交的起诉状实际上既增加了诉讼请求,又增加了诉讼标的。变更后的诉状在原有诉状的基础上,额外要求沐瞳公司停止对《英雄联盟》的侵权,属于诉讼请求的增加。此外,原有诉状是基于《Mobile Legends》对《王者荣耀》的侵权行为,变更后的诉状增加了《Mobile Legends》对《英雄联盟》的侵权行为,事实上是基准作品得以增加,而两个侵权行为的对象不同,请求权也不相同,属于两个诉讼标的。变更后的诉状实质上增加了一个新的诉讼标的。在此情况下,是否允许两个诉合并审理,固属法院权限,但没有理由限制被告沐瞳公司等的程序权利,不能以此前已有针对原诉讼标的的管辖权裁定,就不再受理被告针对新增加的诉讼标的提出管辖权异议的申请。法院既允许原告增加诉讼标的,如被告对此明确表示异议,就应在充分听取双方意见的基础上,作出审查决定。这与针对诉讼请求变更的管辖恒定原则并不冲突。


最后要说明一点,我国民事诉讼法上的管辖异议是广义概念,除包括真正意义上的“管辖”问题外,还包括无论哪家法院均不应受理的主管异议等。在现有制度下,针对法院不当合并审理的救济,主要就是通过管辖权异议的方式来实现的。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刘春田:我国《民法典》设立知识产权编的合理性

    当下,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已经对《民法典》分则草稿开始审议。原本计划中的五编分则,有所变化。其中,根据一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和有关方面的意见,在原计划五编分则的基础上,增加了“人格权编”,形成目前的物权编、合同编、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继承编和侵权责任编的六编分则方案。
  • 晓知论知|药物杂质化合物如何获得专利保护

    近年来,在医药领域专利布局中,就药物杂质化合物以及包含该杂质化合物的药物组合物进行有层次的专利保护日益增多,由此也引发了药物杂质可专利性的热议和围绕授权药物杂质专利展开的诉争,如引起关注的“桂哌齐特”系列案。
  • 论道医药专利|民行二元分立体制影响下的药品专利链接制度

    药品专利链接制度的重要目标在于推动药品仿制中专利侵权纠纷的早期解决,保护原研药企的合法权益,避免仿制药企前期投入过多由于专利侵权带来的经济损失,而我国实行的是民行二元分立体制,专利民事侵权与专利行政无效并列而行,这是当前导致专利侵权纠纷审判周期长的重要原因之一。
  • 云盘服务商侵权责任初探

    随着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强,以前非常流行的大大小小的盗版视频网站,经过大量的维权诉讼和反复的行政处罚,在市场上早已无立锥之地。不知不觉之中,云盘已悄然成为中国各类盗版侵权视频文件最大的集散中心。
  • 金溢接连失利,索赔1亿元未果后涉案专利又被宣告无效

    日前,专利复审委作出一起专利无效宣告决定,宣告了深圳市金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溢科技公司)的201010105622.2号专利,“电子自动收费车载单元的太阳能供电电路”全部无效。该专利对于业内人士可能并不陌生,金溢科技公司曾以该专利为“利器”,针对他人提起专利侵权之诉,标的额高达1亿元,只不过该案经过两审最终均以驳回金溢科技公司诉讼主张而落幕。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哈罗单车更名哈啰出行后的商标隐忧

    哈罗单车在上海宣布正式更名为“哈啰出行”,并启用全新的品牌标示系统。报道援引哈啰出行CEO杨磊的介绍称,“啰”字多了一个“口”,寓意着哈啰后期将采取更多措施与公众沟通交流,成为有亲和力的邻家品牌;哈啰出行未来将提供更广泛的出行服务,并开放流量和入口实现行业互惠,构筑多元、融合的智慧出行生态。
  • 科大讯飞回应AI同传“造假”风波系误解,但真的只是误解吗

    希望这场风波仅仅是一场“误会”,不会伤害社会及行业对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探索的热情和愿望。
  • 数字经济呼唤数字治理 阿里用数据技术让知产保护变得更简单

    “数据技术已经转化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巨大推动力,催生知识产权保护的新治理方法论。”9月20日,在云栖大会的“新经济,新治理•创新实践驱动世界规则创新”分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知识产权研究院负责人孙军工畅谈科技创新给知产保护带来的新变化;坐在台下的,除了科技领域的从业人员,还有特意从上海赶到会场的30位人大代表。
  • 知产天下荟·南京|所克服的技术缺陷不应纳入专利权的保护范围

    在确定专利权利保护范围时应当遵循公平原则和符合发明目的原则,即不应将专利所要克服的技术缺陷的技术方案纳入其保护范围,也不应将不能实现发明目的、效果的技术方案解释到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中。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限定的“与在所述贮存滚动条(1)上的绕组相比,位于所述储存滚动条(2)上的绕组具有一较低的密度”不应包含储存滚动条允许2层以及2层以上的布线方式。被控侵权产品设置为双层线材,没有落入涉案专利权的保护
  • 商业贿赂界定中“穿透原则”的适用思考

    相当长一段时期以来,商务界、媒体界乃至法律界人士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提出质疑。2017年11月4日修订的《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针对商业贿赂执法“泛化”问题作出回应
  • 论道医药专利|药物“杂质”的可专利性分析

    众所周知,化学药品制备工艺流程复杂,在制备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产生一定量的杂质。然而,在药品制备过程中产生的杂质是否具有可专利性,对此各界有不同的看法。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刘春田:我国《民法典》设立知识产权编的合理性

    当下,我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已经对《民法典》分则草稿开始审议。原本计划中的五编分则,有所变化。其中,根据一些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和有关方面的意见,在原计划五编分则的基础上,增加了“人格权编”,形成目前的物权编、合同编、人格权编、婚姻家庭编、继承编和侵权责任编的六编分则方案。
  • 晓知论知|药物杂质化合物如何获得专利保护

    近年来,在医药领域专利布局中,就药物杂质化合物以及包含该杂质化合物的药物组合物进行有层次的专利保护日益增多,由此也引发了药物杂质可专利性的热议和围绕授权药物杂质专利展开的诉争,如引起关注的“桂哌齐特”系列案。
  • 论道医药专利|民行二元分立体制影响下的药品专利链接制度

    药品专利链接制度的重要目标在于推动药品仿制中专利侵权纠纷的早期解决,保护原研药企的合法权益,避免仿制药企前期投入过多由于专利侵权带来的经济损失,而我国实行的是民行二元分立体制,专利民事侵权与专利行政无效并列而行,这是当前导致专利侵权纠纷审判周期长的重要原因之一。
  • 云盘服务商侵权责任初探

    随着国家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强,以前非常流行的大大小小的盗版视频网站,经过大量的维权诉讼和反复的行政处罚,在市场上早已无立锥之地。不知不觉之中,云盘已悄然成为中国各类盗版侵权视频文件最大的集散中心。
  • 金溢接连失利,索赔1亿元未果后涉案专利又被宣告无效

    日前,专利复审委作出一起专利无效宣告决定,宣告了深圳市金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溢科技公司)的201010105622.2号专利,“电子自动收费车载单元的太阳能供电电路”全部无效。该专利对于业内人士可能并不陌生,金溢科技公司曾以该专利为“利器”,针对他人提起专利侵权之诉,标的额高达1亿元,只不过该案经过两审最终均以驳回金溢科技公司诉讼主张而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