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阎肃之妻女起诉阎肃之子,要求对阎肃音乐著作财产权进行析产

2019-01-07 17:12 · 作者:   阅读:285   来源:海淀法院网


阎肃之妻女起诉阎肃之子,要求对阎肃音乐著作财产权进行析产


发布时间:2019-01-07 09:56:43



 


    因对阎肃音乐著作权收益分配比例无法达成一致,阎肃之妻李老太、阎肃之女阎女士将阎肃之子阎先生诉至法院,要求对被继承人阎肃享有的音乐著作权之财产权进行析产,判令李老太享有三分之二,阎女士享有六分之一。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原告李老太、阎女士诉称,李老太与被继承人阎肃系夫妻关系,婚后育有一子一女,阎女士系李老太与阎肃之女,阎先生系双方之子。被继承人阎肃于2016年2月12日去世,去世前并未就其音乐著作的财产权分配订立遗嘱。2014年以来,因阎先生对阎肃音乐著作权收益分配比例不满,多次协商无法达成一致,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停止支付阎肃音乐著作权收益。故原告诉至法院,请求对被继承人阎肃享有的音乐著作权之财产权进行析产,李老太享有三分之二,阎女士享有六分之一。

    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数字化单一市场观察:《版权指令》第13条之分析

    数字化单一市场观察(DSM Watch)从倍受争议的第13条入手,对各方达成一致的《指令》语言进行深入分析(该分析基于欧盟理事会于2019年2月20日公布的暂定文本内容)。
  • “孔雀公主”杨丽萍在京诉云海肴侵权 索赔百万元

    5月7日,一起有关杨丽萍舞蹈的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是以杨丽萍为法定代表人的“云南杨丽萍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杨丽萍公司”),而被告则是主打云南菜肴并以云南文化为特色的连锁餐厅“云海肴”。
  • 对合理支出的支持,或将破解“赢了官司输了钱”难题

    笔者认为提高法定赔偿额并不是一种最优的解决方案,并认为增加对合理开支的支持可能是一个最适合国情的解决方案。
  • 功能性特征相关实务动向的研究

    如何判断某一特征是否为功能性特征?如何确定包含功能性特征的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
  • 拍案说法 | 擅自将民间传统艺术注册为商标有违公序良俗

    民间传统艺术,是创造该艺术形式的当地群众共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属于公共资源,任何个人都不能独自占有。商标法的立法目的,在于授予商标权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鼓励其不断提升商品质量,扩大知名度,提高商誉,促进经济发展。将民间传统艺术注册为商标并禁止其他人使用,谋求经济利益,侵占了公共资源,不利于民间传统艺术的发展和保护,有违商标法的立法目的,应为法律所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