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角逐“马球”,是谁恶意“违规”

2019-01-23 18:52 · 作者:小C   阅读:3086

作者|小C


(本文系编辑根据相关素材采写,不代表知产力立场。转载请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955字,阅读约需6分钟)


近来,美国拉夫劳伦公司(“拉夫劳伦公司”)与国内广州爱驰皮件有限公司(“爱驰公司”)之间就“POLO”文字和“马球骑手”图形系列商标的无效宣告行政纠纷备受各界关注。2018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拉夫劳伦公司在第18类商品上申请注册的第G1197025号“图1.png”商标(“诉争商标”)的无效纠纷一案进行了开庭审理。


据了解,拉夫劳伦公司在1971年创作了马球骑手图形“图1.png”,随后在世界及中国范围内将该图形持续广泛使用于商业活动和广告宣传中。1973年,拉夫劳伦公司在美国首次将该图形注册为商标,1985年在中国就该图形进行商标注册,并自1994年开始在商业活动中进行大量使用,使得该商标与其另一知名商标“POLO”文字商标均成为消费者熟知的品牌象征。


公开的商标注册信息显示,截止2003年,拉夫劳伦公司在中国注册了10件马球骑手图形商标,共覆盖包含第25类商品在内的5个类别商品。截止目前,拉夫劳伦公司已经申请注册了共计34件马球骑手图形商标,覆盖共计11个类别商品。

 

据悉,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近日审理的案件中,诉争商标为第G1197025号图形商标,该商标系拉夫劳伦公司于2014年在第18类背包、钱包等商品上申请注册的商标,作为其系列在先知名马球图形商标的延续商标。


该案中的引证商标系由爱驰公司的关联公司美国波罗公司于2003年申请注册的第3518304号“图2.png”商标(“引证商标”)。爱驰公司于2016年从美国波罗公司受让该商标后,以此为基础向商评委申请无效诉争商标。


图3.png


2018年3月16日,商评委作出裁定诉争商标予以无效。拉夫劳伦公司不服商评委被诉裁定,向北京知产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同年12月28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诉争商标的无效宣告行政纠纷案进行了开庭审理。

 

据悉,2016年,拉夫劳伦公司已针对引证商标提起无效宣告行政诉讼,目前正在北京高院二审阶段,尚未作出判决。

 

庭审中,拉夫劳伦公司主张,该案第三人爱驰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李金良,系典型的恶意抢注人,长期以来围绕拉夫劳伦公司及其他多个主体申请注册大量商标,包括该案引证商标在内的大量商标均系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以不正当手段抢注拉夫劳伦公司在先知名商标而取得注册,并且引证商标同时侵犯了拉夫劳伦公司就马球骑手美术作品享有的在先著作权。拉夫劳伦公司认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所获得注册的引证商标不应当成为诉争商标维持注册的在先权利障碍。


爱驰公司则辩称,诉争商标与其在先注册在第18类上的第3518304号图形商标构成相同类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标,在此情况下,案件的审理范围应当仅限于《商标法》三十条的适用。

 

拉夫劳伦公司还指控,自1993年起,李金良及其亲属就通过其在中国和美国设立的多家公司开始囤积“POLO”系列商标,曾一度持有近200件POLO系列商标;除了商标注册申请活动之外,李金良及其亲属控制的公司并没有在中国或者美国从事任何实体经营活动。此外,李金良囤积了大量“POLO”相关商标却一直没有使用,直到2015年才通过商标许可的方式经营名为“POLO SPORT”的店铺,并在实际经营过程中一直搭便车恶意攀附拉夫劳伦公司的商誉。短短3 年,侵权店铺数量已达到数百家。


图4.png

李金良及其亲属为囤积商标在中国和美国设立的多个公司

图片来源:拉夫劳伦公司提交法院的文件


图5.png

李金良及其亲属通过上述公司申请注册及使用商标的时间线

图片来源:拉夫劳伦公司提交法院的文件


据悉,自1993年起,李金良就通过控制北京东方保罗工贸有限公司和北京珍妮诗服装服饰有限公司等公司,围绕 “POLO”相关商标进行受让或申请注册。珍妮诗公司和东方保罗公司申请或持有的部分早期商标包括:


图6.png


经过公开资料查询获悉,自2003年始,李金良及其亲属在美国先后成立了美国波罗国际有限公司、美国高尔夫资产协会公司、以及美国波罗公司(America Polo Corporation),其中以美国波罗公司作为在中国囤积“POLO”商标的主力。美国波罗公司在中国受让了李金良之前通过其他公司所申请注册的商标,申请注册了大量与POLO文字或马球骑手图形近似的商标,其曾持有相关商标近200枚。在这些商标中,有部分与拉夫劳伦公司的所持有的商标完全相同,例如:

 

图7.png


2011年,美国波罗公司因税务问题被纽约州政府宣告解散,在其解散后仍然继续申请注册了32枚商标。2016年,美国波罗公司将其持有的商标悉数转让至李金良所控制的爱驰公司。 


图8.png

爱驰公司持有商标截图


拉夫劳伦公司认为,爱驰公司不仅受让其关联公司美国波罗公司所囤积的商标,还申请注册了与拉夫劳伦公司在英国在先申请注册商标几乎完全相同的商标。


图9.png


此外,在拉夫劳伦公司指控爱驰公司恶意抢注囤积商标后,2018年,李金良成立了多个爱驰公司的关联公司,包括:广州爱驰服饰有限公司、广州爱驰床上用品有限公司、广州爱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并将爱驰公司持有的商标陆续转让至该等公司,以试图规避拉夫劳伦对其恶意抢注及囤积商标的指控。

 

拉夫劳伦公司在庭审中还指出,除了以不正当手段抢注拉夫劳伦公司在先知名商标外,李金良还复制模仿其他多个主体的在先商标或在先权利进行大量商标注册。例如,李金良复制模仿美国马球协会的在先商标进行商标抢注:


图10.png


又例如,李金良复制模仿圣大保罗的在先商标进行商标抢注:


图11.png


再例如,李金良复制模仿香港耀新公司的在先商标进行商标抢注:


图12.png


拉夫劳伦公司认为,李金良实施的上述一系列商标抢注行为,足以证明其所持有的商标均系以不正当手段获得注册,有违诚实信用原则。加之,李金良及其被许可方在实际经营中一直试图搭便车攀附拉夫劳伦公司的商誉,共同开设数百家“POLO SPORT”侵权店铺,并通过模仿拉夫劳伦公司的知名标识、包装装潢、产品设计等方式,试图误导消费者,进一步映证了其进行商标抢注活动中的恶意。


图13.png


特别是,就该案而言,已经与拉夫劳伦公司在先驰名商标构成混淆性近似的引证商标“图2.png”获得注册后从未被投入实际商业使用,而李金良与其被许可方在其经营的网站、产品和店铺中大量使用的,均系与拉夫劳伦公司“图1.png”商标完全相同的商标。例如:


图14.png


为此,基于诚实信用原则这一帝王原则,拉夫劳伦公司认为引证商标不应当成为阻挡其诉争商标注册的障碍。


拉夫劳伦公司与爱驰公司之间的商标纠纷并非个案,在司法及行政方面存在诸多类似案件。而这一类似案件的解决,势必对我国的知识产权保护产生深远影响。

 

据悉,北京知产法院并没有对12月28日的案件当庭宣判。除了该案之外,拉夫劳伦公司与爱驰公司之间另有十余起商标无效行政纠纷案件正在北京高院二审阶段。该等案件均涉及爱驰公司持有的商标是否系违背诚实信用原则并以不正当手段抢注而得。目前,北京高院对这一争议焦点尚未作出认定。知产力将对该等案件进行持续关注。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最新】视觉中国的罚单公布!

    4月18日,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0681,视觉中国)公告,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4月11日对汉华易美天津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
  • 通知删除规则的新挑战——从MD5值说起

    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焦点南京分公司与百度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在原告已明确告知百度网盘中存在与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涉案影视作品《匆匆那年》相同的作品时,被告未采取必要措施,构成帮助侵权。
  • 人类首张黑洞“照片”究竟有没有著作权?

    2019年4月10日21时,“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简称EHT)项目组在中国上海和台北、日本东京、美国华盛顿、比利时布鲁塞尔、智利圣地亚哥及丹麦灵比同时发布人类首张黑洞“照片”。
  • 买白酒奖某某香烟,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法吗?

    有白酒经销商开展有奖促销活动,奖品之一是某品牌香烟。其白酒有奖销售广告中,使用了“*等奖:某某香烟1条”(“某某”是商标)及类似字样,并有该品牌香烟包装装潢画面。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反《广告法》第二十二条有关规定吗?
  • 揭开“碰瓷式”维权的“面纱”

    日前,某图片公司宣称对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享有版权,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广泛关注。新华社、人民网、央视网等媒体纷纷就此发表观点,其中,新华社在新媒体发表的《著作权要保护,“维权碰瓷”不可纵容!》一文很有代表性。
  • 视觉中国手握的并非是“屠龙宝刀”

    这段时间在知识产权领域最热门的话题非视觉中国莫属,视觉中国独特的商业模式也被网友们所提示,这是一套以著作权法律维权为武器,以“鹰眼”AI智能检索技术为前导,把触角深入中小公司,以法律追责为压力而最终获取客户的商业闭环。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从“视觉中国事件”反观图片侵权案件

    近几年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会有一连串关于图片侵权的案件起诉到法院,作为法律人对此虽早已司空见惯,但未曾深思。视觉中国事件迅速占领新闻头条后,也引发了我对该类案件的反思。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