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晓知论知 | 一字千金的判决,字体保护的春天?

2019-01-22 17:19 · 作者:吴一兴   阅读:2622

作者 | 吴一兴  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3545字,阅读约需7分钟)


 


个判决


风花雪月带给大家的是美好的旖念,带给深圳设计师李佛君的是创作的灵感,带给翱鸶公司的却是一份败诉判决以及三十万元人民币的高额赔偿。

 

2018年12月29日,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判决:被告翱鸶公司侵犯原告李佛君《风花雪月》美术作品著作权,擅自将该作品中的“花”字用于生产、销售T恤,现责成被告停止生产、销售涉案作品,销毁库存商品,并向原告赔偿30万元。

 

一时间,整个中国设计界获得极大振奋。许多设计师认为,这份判决具有“教育意义”,会向社会公众进一步阐明抄袭的违法性质和严重后果。原告李佛君在胜诉后也表示:知识产权保护大势已成,原创将是品牌设计的唯一出路,呼吁大家共力抵制侵权。也有人将这份判决与“方正诉宝洁”、“方正诉暴雪”、“汉仪诉香袭人”等案相提并论,认为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字体维权事件。[1]

 

在为法院、公众知识产权保护意识日益高涨进行鼓与呼的同时,笔者也想“唱唱反调”:这无疑是一个著作权维权案件,但维的是什么权?权利客体究竟是字体,还是别的作品形式?在没有辨析作品类型之前,我们不宜盲目以此案来作为保护计算机字体的相关判例。

 

种视角


在分析“风花雪月”案中作品的性质之前,我们不妨先来看看两份关于计算机字体以及单字作品的著作权侵权案件判决。窃以为,这两份判决能够清晰地呈现出我国法院在审理计算机字体及单个汉字作品著作权相关案件时的基本观点,以及观点背后的分析路径。

 

北京北大方正电子有限公司 

v. 

暴雪娱乐股份有限公司等

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三终字第6号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实施条例》(简称著作权实施条例)第四条第(八)项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字库的制作通常经过字体设计、扫描、数字化拟和、人工修字、质检、整合成库等步骤,其中,字形设计是指由专业字体设计师依字体创意的风格、笔形特点和结构特点,在相应的正方格内书写或描绘的清晰、光滑、视觉效果良好的字体设计稿。每款字库的字体必须采用统一的风格及笔形规范进行处理。因此,字库中每个字体的制作体现出作者的独创性。涉案方正兰亭字库中的每款字体的字形是由线条构成的具有一定审美意义的书法艺术,符合著作权法规定的美术作品的条件,属于受著作权法及其实施条例保护的美术作品……

 

本院认为:


(一)关于本案系争的方正兰亭字库是否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的问题。


根据《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2条的规定,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根据北大方正公司陈述的字库制作过程,其字库中相关字体是在字形原稿的基础上,由其制作人员在把握原创风格的基础上,按照印刷字的组字规律,将原创的部件衍生成一套完整的印刷字库后,再进行人工调整后使用Truetype指令,将设计好的字型用特定的数字函数描述其字体轮廓外形并用相应的控制指令对字型进行相应的精细调整后,编码成Truetype字库。……其字库中的每个汉字的字型与其字形原稿并不具有一一对应关系,亦不是字型原稿的数字化,且在数量上也远远多于其字型原稿。印刷字库经编码形成计算机字库后,其组成部分的每个汉字不再以汉字字型图像的形式存在,而是以相应的坐标数据和相应的函数算法存在。在输出时经特定的指令及软件调用、解释后,还原为相应的字型图像。


……


关于诉争方正兰亭字库是否是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实施条例》第4条第(八)项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本案中,诉争方正兰亭字库……(的)每款字体(字库)均使用相关特定的数字函数,描述常用的5000余汉字字体轮廓外形,并用相应的控制指令及对相关字体字型进行相应的精细调整,因此每款字体(字库)均由上述指令及相关数据构成,并非由线条、色彩或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因此其不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美术作品。此外……字库制作过程中的印刷字库与经编码完成的计算机字库及该字库经相关计算机软件调用运行后产生的字体属于不同的客体,且由于汉字本身构造及其表现形式受到一定限制等特点,经相关计算机软件调用运行后产生的字体是否具有著作权法意义上的独创性,需要进行具体分析后尚能判定

 

任新昌 v. 李孝本

陕西省西安市中院(2007)西民四初字第213号

 

一、关于任新昌是否享有争诉之“猴寿”著作权的问题


……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4条第1款第(八)项规定:美术作品是指绘画、书法、雕塑等以线条、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构成的有审美意义的平面或者立体的造型艺术作品。……


根据本院查明的事实,争诉之“猴寿”采用书法与绘画相融合的创作方法,以书写汉字的形式,将猴形象描绘在纸上,以生动、变化、抒情、美感的表现手法将“寿”字阴阳结合、刚柔相济,一笔挥就、线条流畅,既有“寿”字,又有“猴”型,字中有画,画中显字,应属于字画结合的艺术作品。换言之,“猴寿”是作者直接借助文字的素材,利用猴的造型,进行的艺术再创作,它的完成体现了作者独特的创作意图、创作构思、创作方法、创作风格和创作形式,凝聚了作者智力劳动,反映了特定的艺术形式,具有独创性、表达性、可复制性,属于美术作品中的一种创作形式,符合作品的构成要件,应受著作权法保护……

 

由上述两份判决可以看出,对于单个汉字(不论其是否处于字库之中)以及计算机字库,我国法院在其作品形式、独创性认定方法、独创性认定标准等方面都存在显著区别,二者不可简单等同。因此,在著作权法相关案件审判过程中,对单个汉字及整个字库的独创性进行区别分析和对待,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进言之,单个汉字或少量汉字的字形,有可能由作者对其线条、间架结构乃至单字之间的呼应关系而体现出独创性,在此前提下对单个汉字或少量汉字的字形以美术作品形式加以著作权法保护,符合著作权法立法本意。而对计算机字库独创性判断则需要通过另外的路径,二者不可同日而语。

 

个意见


承接上文,针对计算机字库,对其独创性进行认定的过程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1. 计算机程序调用运行字库后呈现在用户面前的字形,应该与字库程序加以区分。理论上,在字库中仅存在单个汉字所对应的不同调用函数,并不存在单个汉字字形的图形文件。因此,我们无法用字库中单个汉字字形具有独创性来反推汉字字库的独创性。


2. 计算机字库是一种工业实用产品,它的设计和运用必须考虑到实用性(方便印刷、便于读者辨认等)和兼容性(接近传统字体),较容易出现实用性导致独创性不够鲜明的情况。但事无绝对,如果某计算机字库中的单字是极具个性的书法作品的数字化复制,我们仍应尊重该单字字形作为书法作品的独创性及相应的著作权。[2]故,我们也不能用字库难以获得独创性(不考虑计算机程序代码层面)的背景下,一刀切地否认字库中单字字形具有独创性的可能。


3. 计算机字库字形的保护问题,其实是一个流变过程的问题,也是一个实用和艺术创作相互妥协的问题。从完全不具备单字字形独创性的、使用传统字体的字库出发,到单个汉字字形可能构成书法作品的字库,我们很难一以概之地判定字库本身是否具有独创性而应予以保护。正如最高院在“方正诉暴雪”案判决中描述的那样,“需要具体分析”。诚然,“一”、“二”这样笔画过于简单的汉字受限于其笔画、结构而很难通过字体设计而获得独创性,但结构较复杂的汉字完全有可能因特殊设计而成为美术作品。在字库中多数单字都能认定为独立美术作品的情形下,法律保护单字也可约等于保护字库本身。

 

在“风花雪月”案中,李佛君的书画作品更近似于单幅美术作品,其字形线条的特殊排列设计具有高度独创性和艺术性,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也据此将其认定为美术作品。“风花雪月”案在实体上更接近于“猴寿”案对作品认定的审判逻辑。而这个案件中的字形美术作品,一则尚未形成相应的计算机字库,二来也不符合前述对计算机字库是否具有独创性的分析路径,因此它对所谓计算机字库著作权保护的借鉴意义可谓微乎其微。

 

细至单个汉字,它以书画形式出现,或以字库组成部分出现,于著作权法意义上认定的独创性要求一致,但具体适用法律时需要考虑的要素则不尽相同。侵犯单个汉字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并不一定侵犯整个计算机字库的著作权(如有),二者在著作权保护客体上的法定区分必须予以厘清。

 

设计师的维权热情高涨,是著作权保护工作之幸。让设计师明白如何维权,是著作权保护工作之责。愿每一位原创者都能找到最正确、最恰当的维权之路!


注释:

[1] “最设计”微信公众号文章,《史上最严判罚:盗用一个字,赔偿30万!》,https://mp.weixin.qq.com/s/7qCTEInD9nP0MN_Mh-20XA   最后访问时间:2019年1月22日。

[2] 崔国斌,《单字字体和字库软件可能受著作权法保护》,载《法学》2011年第7期。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最新】视觉中国的罚单公布!

    4月18日,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0681,视觉中国)公告,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4月11日对汉华易美天津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
  • 通知删除规则的新挑战——从MD5值说起

    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焦点南京分公司与百度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在原告已明确告知百度网盘中存在与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涉案影视作品《匆匆那年》相同的作品时,被告未采取必要措施,构成帮助侵权。
  • 人类首张黑洞“照片”究竟有没有著作权?

    2019年4月10日21时,“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简称EHT)项目组在中国上海和台北、日本东京、美国华盛顿、比利时布鲁塞尔、智利圣地亚哥及丹麦灵比同时发布人类首张黑洞“照片”。
  • 买白酒奖某某香烟,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法吗?

    有白酒经销商开展有奖促销活动,奖品之一是某品牌香烟。其白酒有奖销售广告中,使用了“*等奖:某某香烟1条”(“某某”是商标)及类似字样,并有该品牌香烟包装装潢画面。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反《广告法》第二十二条有关规定吗?
  • 揭开“碰瓷式”维权的“面纱”

    日前,某图片公司宣称对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享有版权,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广泛关注。新华社、人民网、央视网等媒体纷纷就此发表观点,其中,新华社在新媒体发表的《著作权要保护,“维权碰瓷”不可纵容!》一文很有代表性。
  • 视觉中国手握的并非是“屠龙宝刀”

    这段时间在知识产权领域最热门的话题非视觉中国莫属,视觉中国独特的商业模式也被网友们所提示,这是一套以著作权法律维权为武器,以“鹰眼”AI智能检索技术为前导,把触角深入中小公司,以法律追责为压力而最终获取客户的商业闭环。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从“视觉中国事件”反观图片侵权案件

    近几年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会有一连串关于图片侵权的案件起诉到法院,作为法律人对此虽早已司空见惯,但未曾深思。视觉中国事件迅速占领新闻头条后,也引发了我对该类案件的反思。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