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服装公司申请2000余件商标,背后似有高人支招

2019-01-28 18:51 · 作者:IvesDuran   阅读:3393

近期,注册地位于上海的一家服饰公司因注册多件与至知名品牌近似的商标,收到了商评委发出的无效宣告裁定。值得一提的是,这家成立于2005年的服饰公司,却申请注册了2000余件商标,集中分布在第9类、第18类、第25类上。这让笔者不禁好奇,这家公司的背后似有“高人”支招。



商评委:“彪马服饰”囤积商标,扰乱商标注册秩序


图片1.png

 

近期,商标评审委员会(下称商评委)作出无效宣告审查裁定,对第12394444号“吉梵希JIFANGXI”商标(下称争议商标)予以无效。争议商标由上海彪马服饰有限公司(下称彪马服饰公司)于2013年4月9日提出注册申请,指定使用在第9类计算机、眼镜等商品上。获得初步审定并公告后,纪梵希有限公司(下称纪梵希公司)曾提出异议,但并未获得商标局支持。

 

该案中,纪梵希公司除了主张争议商标与该公司在先核准注册的“纪梵希”系列商标构成近似,容易误导公众,还主张被申请人存在大量抄袭、摹仿他人知名品牌进行商标注册申请的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造成不良社会影响。

 

商评委经审理认为,除争议商标外,本案被申请人先后在多个类别上申请注册了与他人在先知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被申请人先后在多个类别上申请注册了与他人在先知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同时,被申请人作为一家服饰有限公司,既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有使用商标的真实意图,也未能提供其商标的合理出处,在多个类别商品或服务上申请注册了2400余件商标,被申请人申请注册商标超出了正常的使用意图,其注册目的难谓正当。被申请人此种不以使用为目的大量申请注册并囤积商标的行为扰乱了正常的商标注册、使用和管理秩序,故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已构成《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据此,商评委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无效。

WeChat Image_20190129104826.png  

(彪马服饰公司部分争议商标)

 

笔者进一步查询发现,彪马服饰公司囤积的商标申请类别集中在第9类科学仪器、第18类皮革皮具、第25类服装鞋帽等商品上。不仅是“纪梵希”,“星巴克”、“路易威登”、“全友家私”等知名品牌也针对彪马服饰公司的多件注册商标提出了无效宣告请求,并获得了商评委的支持。

 

囤积数千件“搭便车”商标,股东源自一家知产代理公司

 WeChat Image_20190130153808.png

 

(企业关系图来自天眼查)

 

据了解,彪马服饰公司的商标申请以2013~2015年尤为集中,这三年间的商标申请总量为1800余件。商标申请类别则集中在第9类科学仪器、第18类皮革皮具、第25类服装鞋帽等商品上。彪马服饰公司的大部分商标申请的代理机构为温州某某知识产权有限公司。

WeChat Photo Editor_20190128173835.jpg 

(彪马服饰公司历史股东信息)

 

从企业年报上看,2005年8月,林某某曾认缴出资30万入股彪马服饰公司,其人还是温州某某知识产权代理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不过,2019月1月,彪马服饰公司的股东发生变更,林某某与另外一位自然人股东退出后,该公司的股东变更为卢某某。

 

由此可以看出,至少在2005年8月至2019年初,彪马服饰公司与这家代理公司“关系密切”。

 

实际上,撇开商标布局情况,作为一家从事服饰经营的公司,采用“彪马”二字作为其企业名称亦难为善意。林某某出资入股的另一家鞋服公司也很有“特点”。这家注册地位于深圳的公司名曰“乔王阿玛尼”(公司全称:深圳乔王阿玛尼鞋服有限公司),与知名美妆品牌“乔治·阿玛尼”仅一字之差。

 

在此,笔者不禁要问,彪马服饰公司囤积数千件商标而不用,不会是要借助这家代理公司做商标转让交易?若是如此,“接盘”这些商标的公司又将拿这些商标来做什么呢?(细思极恐jpg)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最新】视觉中国的罚单公布!

    4月18日,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0681,视觉中国)公告,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4月11日对汉华易美天津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
  • 通知删除规则的新挑战——从MD5值说起

    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焦点南京分公司与百度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在原告已明确告知百度网盘中存在与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涉案影视作品《匆匆那年》相同的作品时,被告未采取必要措施,构成帮助侵权。
  • 人类首张黑洞“照片”究竟有没有著作权?

    2019年4月10日21时,“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简称EHT)项目组在中国上海和台北、日本东京、美国华盛顿、比利时布鲁塞尔、智利圣地亚哥及丹麦灵比同时发布人类首张黑洞“照片”。
  • 买白酒奖某某香烟,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法吗?

    有白酒经销商开展有奖促销活动,奖品之一是某品牌香烟。其白酒有奖销售广告中,使用了“*等奖:某某香烟1条”(“某某”是商标)及类似字样,并有该品牌香烟包装装潢画面。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反《广告法》第二十二条有关规定吗?
  • 揭开“碰瓷式”维权的“面纱”

    日前,某图片公司宣称对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享有版权,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广泛关注。新华社、人民网、央视网等媒体纷纷就此发表观点,其中,新华社在新媒体发表的《著作权要保护,“维权碰瓷”不可纵容!》一文很有代表性。
  • 视觉中国手握的并非是“屠龙宝刀”

    这段时间在知识产权领域最热门的话题非视觉中国莫属,视觉中国独特的商业模式也被网友们所提示,这是一套以著作权法律维权为武器,以“鹰眼”AI智能检索技术为前导,把触角深入中小公司,以法律追责为压力而最终获取客户的商业闭环。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从“视觉中国事件”反观图片侵权案件

    近几年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会有一连串关于图片侵权的案件起诉到法院,作为法律人对此虽早已司空见惯,但未曾深思。视觉中国事件迅速占领新闻头条后,也引发了我对该类案件的反思。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