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知产周一谈|年会“翻唱歌曲”暗含版权风险

2019-02-11 18:57 · 作者:袁博   阅读:2651

作者|袁博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独家首发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1510字,阅读约需3分钟)


时值年末,很多公司开始举办各种年会,在年会中改编、翻唱一些知名度较高的歌曲,之后免费上传到网络上供大众欣赏、传播。事实上,如果事先没有得到相关歌曲作者的许可,这种“翻唱行为”存在着极大的版权风险。以下以“改歌词翻唱”(即使用他人歌曲的曲子,但完全替换了原有的歌词,录制视频后上传到网络免费供大众观看)为例具体说明。


“改歌词翻唱”并不构成“合理使用”


说到侵权,很多喜欢“改歌词翻唱”的人首先提出的抗辩理由就是:“改歌词翻唱”是一种典型的版权“合理使用”行为,因为它没有牟取任何商业利益,属于十二种合理使用行为模式中的“免费表演”,即“免费表演已经发表的作品,该表演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因此不涉嫌侵权。事实上,这种观点存在两个问题。


首先,“免费表演”中所涉及的“表演”,在版权法合理使用制度中是指现场表演(因为只有这种场景才是可控的),而“改歌词翻唱”并将相关视频上传到网络上供不特定的网民观看、欣赏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了“合理使用”中“免费表演”的条文本义,因为此种行为不但失去了可控性,而且根本谈不上“不得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也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合法利益”。


其次,没有直接收费不等于“免费”。例如,一些酒吧为招徕顾客,在门口安排乐队演奏他人音乐作品,并认为这是免费表演而属于“合理使用”。表面上,这种使用看似“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但事实上并不符合。首先,酒吧虽未即时支付乐队报酬,但他们之间存在劳动雇佣关系,乐队的表演是有偿工作的一部分;其次,顾客虽然不必为乐队的表演单独买单,但是却可能被吸引而进入酒吧进行后续消费,从这个角度看,仍然是一种变相的商业营销行为。回到“改歌词翻唱”,很多把年会翻唱视频上传到网络的都是商业公司,而上传网络后自然会随着点击率的增加而客观上增加公司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因此尽管没有直接获得经济收入,但客观上增加了隐性的商业影响力和潜在的交易机会,这同样属于广义的商业利益。


最后,即使毫无获利,也不影响版权侵权的成立。“营利性”是一般版权侵权行为所表现出的共性,但这并不是绝对的。例如,对他人著作人身权的侵害并没有营利性的要求;又如,有人擅自将他人小说复制1000份并在大街上随机赠送给行人,即属于明显的侵犯复制权和发行权的行为,而行为人本人并未从中获利,但这并不影响其侵权的成立。


“改歌词翻唱”的侵权结果包括两种情形


根据翻唱歌曲的作词者和作曲者是否为同一人,“改歌词翻唱”的侵权结果可以分为两种情形。


1、作词者和作曲者不是同一人。对于此种情形,“改歌词翻唱”主要涉嫌侵犯作曲者的署名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所谓“署名权”,即表明作者身份,在作品上署名的权利;所谓“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显而易见,“改歌词翻唱”的,往往没有标注作曲者姓名,同时又将翻唱视频上传网络,因此侵犯了前面两项权利。


2、作词者和作曲者是同一人。对于此种情形,“改歌词翻唱”除了涉嫌侵犯作曲者的署名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外,还涉嫌侵犯其修改权、保护作品完整权和改编权。所谓“修改权”,即修改或者授权他人修改作品的权利;所谓“保护作品完整权”,即保护作品不受歪曲、篡改的权利;所谓“改编权”,即改变作品,创作出具有独创性的新作品的权利。对于作词者和作曲者是同一人的情形,歌曲和歌词融为一体,未经许可改编歌词,实为对作品的部分“改编”,在财产权层面涉嫌侵犯了改编权,在精神层面涉嫌侵犯了修改权,如果这种改编严重偏离了作者想要表达的作品宗旨,则还涉嫌侵犯了保护作品完整权。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上海知产法院“凌崧法官工作室”启动 打造以“工作室”服务大局的又一品牌

    4月18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知产法院)在中国(浦东)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启动“凌崧法官工作室”。
  • 【最新】视觉中国的罚单公布!

    4月18日,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000681,视觉中国)公告,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于4月11日对汉华易美天津传播违法有害信息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科创板企业的知识产权——错误百出的招股书

    科创板是一大创新,最近可以说如火如荼,一直是我们吃瓜群众茶余饭后的经久话题,本着看崇拜的心态,让大家更加的了解科创板的企业,我们准备从知识产权的角度定期为大家介绍科创板受理的企业的情况,让大家更加透明的了解科创板企业的科技实力到底如何。
  • 通知删除规则的新挑战——从MD5值说起

    近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焦点南京分公司与百度公司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作出了一审判决,认定在原告已明确告知百度网盘中存在与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涉案影视作品《匆匆那年》相同的作品时,被告未采取必要措施,构成帮助侵权。
  • 人类首张黑洞“照片”究竟有没有著作权?

    2019年4月10日21时,“事件视界望远镜”(Event Horizon Telescope,简称EHT)项目组在中国上海和台北、日本东京、美国华盛顿、比利时布鲁塞尔、智利圣地亚哥及丹麦灵比同时发布人类首张黑洞“照片”。
  • 买白酒奖某某香烟,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法吗?

    有白酒经销商开展有奖促销活动,奖品之一是某品牌香烟。其白酒有奖销售广告中,使用了“*等奖:某某香烟1条”(“某某”是商标)及类似字样,并有该品牌香烟包装装潢画面。如此有奖销售广告违反《广告法》第二十二条有关规定吗?
  • 揭开“碰瓷式”维权的“面纱”

    日前,某图片公司宣称对人类史上首张黑洞照片享有版权,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广泛关注。新华社、人民网、央视网等媒体纷纷就此发表观点,其中,新华社在新媒体发表的《著作权要保护,“维权碰瓷”不可纵容!》一文很有代表性。
  • 视觉中国手握的并非是“屠龙宝刀”

    这段时间在知识产权领域最热门的话题非视觉中国莫属,视觉中国独特的商业模式也被网友们所提示,这是一套以著作权法律维权为武器,以“鹰眼”AI智能检索技术为前导,把触角深入中小公司,以法律追责为压力而最终获取客户的商业闭环。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最高法回应视觉中国“黑洞照片”等问题

    今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安徽省合肥市发布“最高人民法院2019年知识产权宣传周活动”的各项活动安排,通报《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8)》(白皮书)(中英文)以及2018年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案件和五十个典型案例。我们邀请了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庭长宋晓明、最高人民法院民三庭副庭长林广海出席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 从“视觉中国事件”反观图片侵权案件

    近几年每年总有那么一段时间,会有一连串关于图片侵权的案件起诉到法院,作为法律人对此虽早已司空见惯,但未曾深思。视觉中国事件迅速占领新闻头条后,也引发了我对该类案件的反思。
  • 熊琦:视觉中国事件与刻不容缓的版权许可机制改革

    “版权黑洞”之所以形成,其实并非单纯是一方作恶的产物,而是行业习惯不合规和制度落后于产业发展的共同结果。
  • 拍案说法|著作权纠纷中署名推定问题浅析

    ——评析北京美好景象图片有限公司与武汉亿童文教股份有限公司侵犯摄影作品著作权纠纷案
  • 透过视觉中国事件看著作权登记制度中的法律“黑洞”

    近日来,相信不少人的朋友圈被视觉中国的“黑洞”图片所刷屏。随着视觉中国再次被共青团中央官微点名指出利用国旗、国徽图片牟利;之后一众蓝V排队评论自家logo也被视觉中国收为囊中之物,甚至连历史书上的人物图也不放过;直至4月12日早间,视觉中国发布公告称应监管部门的要求,网站将彻底整改并在此期间关闭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