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浙知析法·426特别策划 | 数据资源开发、使用正当性判断及其权属判定

2019-04-02 18:00 · 作者: 知之汇   阅读:3070

 随着2019年世界知识产权日的临近,各级法院即将发布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及白皮书。为使得各界对浙江省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成果有更加清晰的了解,“浙知析法”栏目从今日起陆续发布浙江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候选案件,以飨读者。

  

  【裁判要旨】

  

  网络用户网上浏览、搜索、收藏、加购、交易等行为痕迹信息,属于非个人信息。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非会员用户行为痕迹信息应受网络安全法第二十二条关于用户非个人信息保护规定的控制;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留有个人身份信息的会员用户行为痕迹信息的,除用户已自行公开披露的信息之外,应比照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关于用户个人信息保护的规定予以严格规制。

  

  在无法律规定或合同特别约定的情况下,网络用户对于其提供于网络运营者的单一用户信息无独立的财产性权益;网络运营者对于网络原始数据应受制于网络用户对其所提供的用户信息的控制,不能享有独立的财产权,网络运营者只能依其与网络用户的约定享有对网络原始数据的使用权;网络运营者对于其开发的数据产品,享有独立的财产性权益。

  数据产品能为开发者带来商业利益与市场竞争优势,数据产品开发者对于数据产品所享有的财产权益为竞争性财产权益,数据产品开发者可以以此作为权利基础获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未经许可使用他人数据产品获取商业利益、攫取市场竞争优势的,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推荐理由】

  本案是首例涉数据资源开发应用行为正当性与数据资源权属判定的新类型案件,具有典型性和指导意义。本案厘清了网络用户信息权与网络运营者经营权两者间的关系,明确了网络运营者对于用户行为痕迹信息的安全保护责任,对于规范数据资源的开发应用,厘清数据产业行业规则,将起到指引作用。此外,对于数据资源的权利属性以及权利人获取法律保护的司法路径,在我国现行立法中尚无明确定论。本案判决以财产权为定位,首次通过司法判例初步划分了各相关主体对于数据资源的财产权边界,同时赋予数据产品开发者以“竞争性财产权益”这种新类型权属,确认其可以以此作为权利基础获得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为立法的完善提供了可借鉴的司法例证。

  

  【案例索引】

  一审:杭州铁路运输法院(2017)浙8601民初4034号

  二审: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浙01民终7312号

  

  【案情介绍】

  淘宝(中国)软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淘宝公司)系淘宝网共同运营商。淘宝公司开发并投入市场运营的“生意参谋”数据产品(以下简称涉案数据产品),面向淘宝、天猫店铺商家提供大数据分析参考,帮助商家实时掌握相关类目商品的市场行情变化,改善经营水平。涉案数据产品的数据内容是淘宝公司在收集网络用户浏览、搜索、收藏、加购、交易等行为痕迹信息所产生的巨量原始数据基础上,以特定的算法通过深度分析过滤、提炼整合后而形成的以趋势图、排行榜、占比图等图形呈现的指数型、统计型、预测型衍生数据。

  安徽美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景公司)系被诉侵权“咕咕互助平台”的运营商,其以提供远程登录已订购涉案数据产品用户电脑技术服务的方式,招揽、组织、帮助他人获取淘宝公司涉案数据产品中的数据内容,从中牟利。

  淘宝公司认为,涉案数据产品是其合法取得的劳动成果,其对数据产品中的原始数据与衍生数据享有财产所有权。美景公司的被诉行为对涉案数据产品已构成实质性替代,恶意破坏了淘宝公司的商业模式,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美景公司:1.立即停止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2.赔偿其经济损失及维权支出的合理费用500万元。

  美景公司认为,淘宝公司的涉案数据产品私自抓取、公开使用淘宝网络用户的相关信息,侵害了网络用户的个人隐私以及商户的经营秘密,具有违法性;涉案数据产品的数据内容系网络用户提供的用户信息,网络用户对于其提供的信息享有财产权,淘宝公司无权主张权利。

  

  【裁判内容】

  

  杭州铁路运输法院经审理认为:

  1.关于淘宝公司收集并使用网络用户信息的行为是否正当。首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以下简称《网络安全法》)的规定,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网络用户信息,应根据用户信息的不同性质,分别承担相应的安全保护义务。对于非个人信息,该法第二十二条只规定网络产品、服务具有收集用户信息功能的,其提供者应当向用户明示并取得同意;而对于个人信息,该法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则规定了网络运营者应承担更为严格的责任。本案中,涉案数据产品所涉网络用户信息主要表现为网络用户浏览、搜索、收藏、加购、交易等行为痕迹信息以及由行为痕迹信息推测所得出的行为人的性别、职业、所在区域、个人偏好等标签信息。这些行为痕迹信息与标签信息并不具备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自然人个人身份的可能性,故其不属于《网络安全法》中的网络用户个人信息,而属于网络用户非个人信息。其次,本案而言,网络运营者不仅对于网络用户信息负有安全保护的法定义务,同时,因网络运营者与网络用户之间存在服务合同关系,基于“公平、诚信”的契约精神原则要求,网络运营者对于保护网络用户合理关切的个人隐私和商户经营秘密负有高度关注的义务。网络用户行为痕迹信息不同于其他非个人信息,这些行为痕迹信息包含有涉及用户个人偏好或商户经营秘密等敏感信息。因部分网络用户在网络上留有个人身份信息,其敏感信息容易与特定主体发生对应联系,会暴露其个人隐私或经营秘密。因此,对于网络运营者收集、使用网络用户行为痕迹信息,除未留有个人信息的网络用户所提供的以及网络用户已自行公开披露的信息之外,应比照网络安全法第四十一条、第四十二条关于网络用户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应规定予以规制。最后,本案中,淘宝公司已在网络上公示了淘宝隐私权政策。该政策明确宣示了收集、使用用户信息的目的、方式、范围。与淘宝网所提供的服务相对照,淘宝隐私权政策符合“合法、正当、必要”的形式要求。经审查,涉案数据产品中可能涉及的用户信息种类均在淘宝隐私权政策已宣示的信息收集、使用范围之内,未发现淘宝公司有违反其所宣示的用户信息收集、使用规则的行为。淘宝公司收集、使用网络用户信息,开发涉案数据产品的行为符合网络用户信息安全保护的要求,具有正当性。

  2.关于淘宝公司对于“生意参谋”数据产品是否享有法定权益。首先,本案所涉网络用户信息系用户的网上行为痕迹信息,反映的是用户个人行为习惯与喜好倾向。这些讯息单独加以利用,其使用价值十分有限,通常情况下并非当然具有直接的经济价值。因此,在无法律规定或合同特别约定的情况下,网络用户对于其提供于网络运营者的单一用户信息尚无独立的财产权或财产性权益可言。其次,涉案数据产品的数据内容来源于淘宝公司所收集的网络数据,这些数据直接记录了网络用户的行为痕迹信息。这些未经深度加工处于原始状态的数据,只是网络用户信息外化为数字、符号、文字、图像等方式的表现形式。网络原始数据所具有的使用价值在于其所包含的网络用户信息内容,而不在于其外在表现形式,如果单独加以利用,其使用价值同样十分有限。同时,鉴于网络原始数据只是对网络用户信息进行了数字化记录的转换,网络运营者虽然在此转换过程中付出了一定劳动,但网络原始数据的内容仍未脱离原网络用户信息范围,故网络运营者对于网络原始数据仍应受制于网络用户对其所提供的用户信息的控制,而不能享有独立的权利,网络运营者只能依其与网络用户的约定享有对网络原始数据的使用权。最后,网络数据产品不同于网络原始数据,其提供的数据内容虽然同样源于网络用户信息,但经过网络运营者大量的智力劳动成果投入,通过深度开发与系统整合,最终呈现给消费者的数据内容,是与网络用户信息、网络原始数据无直接对应关系的独立的衍生数据。网络数据产品虽然表现为无形资源,但可以为运营者所实际控制和使用,并带来经济利益。随着其市场价值的日益凸显,网络数据产品自身也已成为了市场交易的对象,已实质性具备了商品的交换价值。网络运营者对于其开发的数据产品,应当享有自己独立的财产性权益。另一方面,数据产品的开发与市场应用已成为当前互联网行业的主要商业模式,能为开发者或经营者带来可观的商业利益与市场竞争优势,其所带来的竞争性财产权益,亦应当归开发者或经营者所享有。但是否赋予网络运营者享有网络数据产品财产所有权,事关民事法律制度的确定。因财产所有权作为一项绝对权利,如果赋予网络运营者享有网络数据产品财产所有权,则意味不特定多数人将因此承担相应的义务。限于我国法律目前对于数据产品的权利保护尚未作出具体规定,基于“物权法定”原则,个案审判中不宜确认网络运营者对于数据产品享有财产所有权。

  3.关于被诉行为是否构成不正当竞争。涉案数据产品系淘宝公司经过长期经营积累而形成的,涉案数据产品能为淘宝公司带来市场竞争优势,淘宝公司对涉案数据产品享有竞争性财产权益。美景公司未经授权亦未付出新的劳动创造,直接将涉案数据产品作为自己获取商业利益的工具,明显有悖公认的商业道德,如不加禁止将挫伤数据产品开发者的创造积极性,阻碍数据产业的发展,进而会影响到广大消费者福祉的改善。美景公司的被诉行为实质性替代了涉案数据产品,恶意破坏了淘宝公司的商业模式与竞争优势,已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根据美景公司自行公布的相关统计数据估算,美景公司在本案中的侵权获利已超过200万元。

  综上,该院遂于2018年8月16日判决:美景公司立即停止涉案不正当竞争行为并赔偿淘宝公司经济损失(含合理费用)200万元。

  一审宣判后,美景公司不服,向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

  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遂于2018年12月18日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数字化单一市场观察:《版权指令》第13条之分析

    数字化单一市场观察(DSM Watch)从倍受争议的第13条入手,对各方达成一致的《指令》语言进行深入分析(该分析基于欧盟理事会于2019年2月20日公布的暂定文本内容)。
  • “孔雀公主”杨丽萍在京诉云海肴侵权 索赔百万元

    5月7日,一起有关杨丽萍舞蹈的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原告是以杨丽萍为法定代表人的“云南杨丽萍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杨丽萍公司”),而被告则是主打云南菜肴并以云南文化为特色的连锁餐厅“云海肴”。
  • 对合理支出的支持,或将破解“赢了官司输了钱”难题

    笔者认为提高法定赔偿额并不是一种最优的解决方案,并认为增加对合理开支的支持可能是一个最适合国情的解决方案。
  • 功能性特征相关实务动向的研究

    如何判断某一特征是否为功能性特征?如何确定包含功能性特征的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
  • 拍案说法 | 擅自将民间传统艺术注册为商标有违公序良俗

    民间传统艺术,是创造该艺术形式的当地群众共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属于公共资源,任何个人都不能独自占有。商标法的立法目的,在于授予商标权人注册商标专用权,鼓励其不断提升商品质量,扩大知名度,提高商誉,促进经济发展。将民间传统艺术注册为商标并禁止其他人使用,谋求经济利益,侵占了公共资源,不利于民间传统艺术的发展和保护,有违商标法的立法目的,应为法律所禁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