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这些年《盗墓笔记》经历的“版权漂流记”

2019-06-05 18:22 · 作者:LJZ   阅读:1767

作者|LJZ


(本文系编辑根据相关素材采写,不代表知产力立场。转载请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822字,阅读约需6分钟)


“被‘寄养’6年的《盗墓笔记》回家了,迟到6年的团聚终究还是来了。”


6月3日,《盗墓笔记》的粉丝们迎来了一个历史性的好消息——《盗墓笔记》原著作者南派三叔发微博证实《盗墓笔记》出售给欢瑞世纪的版权到期,南派三叔表态暂无再授权打算。拥有1235万微博粉丝的南派三叔也凭借这条“版权回归”的微博登上热搜榜。


实际上,《盗墓笔记》之所以广受关注,是因为其原著内容优质,而经原著改编的几部IP网剧也因明星效益吸引了诸多流量。作为“盗墓宇宙”的最核心内容,《盗墓笔记》也是《沙海》、《老九门》、《藏海花》等众多IP的基础,是南派三叔众多作品IP的价值中枢。因此,此次版权回归于原著作者及粉丝而言都有重要意义。此次回归或许也是《盗墓笔记》运势的大转折。而此前,《盗墓笔记》可谓是经历了一整部“版权漂流记”,由于版权问题,南派三叔也一度陷入“官司缠身”的局面中

 

2007年1月,《盗墓笔记》系列第一本出版;2011年12月,《盗墓笔记》系列九本完结。所谓“得IP者得天下”,因此,“如何用好手上作品的版权”便成了一个问题。而据知产宝信息显示,近10年来,与《盗墓笔记》相关的诉讼多达27起,“四处漂泊”的《盗墓笔记》由此也上演了一幕“何处还乡”


《盗墓笔记》页游版权


2009年10月13日,南派三叔与上海简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订了《盗墓笔记webgame授权协议》。该协议约定南派三叔授权上海简读公司独占的、排他的,可再许可的和可转让通过南派三叔所授权的故事文字改编成webgame的游戏内容背景及围绕游戏所开发的所有衍生产品的权利。这一协议的有效期为3年。

 

后来,南派三叔又与上海简读就《盗墓笔记webgame授权协议》签订了《补充协议》,该补充协议约定,南派三叔作为《盗墓笔记》的著作权人,同意上海简读公司允许将《盗墓笔记》与改编网页游戏相关的复制权、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与该次合作内容相关的权利授权于第三方,第三方有权将《盗墓笔记》一书改编为网页游戏及与该游戏有关的衍生产品,原协议中双方合作时间延长至2015年5月7日,双方利润分成方式改为上海简读公司在本项合作项目上净利润的50%分给南派三叔。

 

2010年5月7日,上海简读与千橡网景公司签订《盗墓笔记webgame授权许可协议》,上海简读公司授予千橡网景公司独占的、排他的、通过上海简读公司所授权的《盗墓笔记》系列故事文字改编成webgame的游戏内容及围绕游戏所开发的衍生产品的权利;上海简读公司将《盗墓笔记》一书与改编网页游戏相关的改编权、复制权、网络传播权及与该次合作内容相关的权利授权于千橡网景公司,授权使用期限为5年。

 

签订上述协议后,千橡网景将《盗墓笔记》改编为网页游戏《盗墓笔记Online》,并在文化部以《盗墓笔记》为游戏名称进行了备案,备案文号为文网游备字(2011)W-RPG155号。

 

南派三叔后来发现千橡网景将《盗墓笔记》改编成网络游戏并通过互联网向公众提供,并且认为自己在2009年与上海简读签订的协议中并不包括后几年“火”起来的“移动端手机网页游戏”,因此认为其侵犯了自己依法享有的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获得报酬权。故诉至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千橡网景公司停止《盗墓笔记》网络游戏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运营行为,并赔偿经济损失。

 

2014年9月,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千橡网景侵犯了南派三叔对《盗墓笔记》文字作品香油的改编权、信息网络传播权,判千橡网景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及为制止侵权支付的合理费用2万余元。

 

至此,南派三叔在页游版权战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盗墓笔记》影视版权


自2008年开始,南派三叔与《盗墓笔记》“诞生地”——起点中文网协商,希望拿回《盗墓笔记》的影视改编版权。这是《盗墓笔记》影视改编版权的第一次“回家”历程,此后,《盗墓笔记》经历了漫长的“影视版权出游”。

 

2009年12月,好莱坞派拉蒙公司买走了《盗墓笔记》的影视版权,然而之后并无任何举措。

 

2012年12月5日,南派三叔和上海承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签署了授予电影改编权、摄制权的相关合同,同时约定承宗文化需在1年内开机拍摄。然而,截止2013年底,南派三叔发现此公司仍未履约,于是按照合同约定,南派三叔向承宗文化发出单方面解除合同的通知。

 

随后,南派三叔找到了新的合作伙伴欢瑞世纪联合股份有限公司,并于2013年将《盗墓笔记》1-9部的版权出售给欢瑞世纪,售价500万,其中包括6年电视剧(达到约定后可顺延4年)、7年游戏版权。

 

2015年,《盗墓笔记1》被欢瑞世纪改编成网络季播剧,同年,爱奇艺获得《盗墓笔记》网剧独家信息网络传播权。可以说,《盗墓笔记》开启了付费时代,也帮助爱奇艺做实了付费模式第一平台的宝座。

 

2016年,《盗墓笔记》同名电影上映,由井柏然、鹿晗等“当红小生”参演,顶级IP+流量小生的组合却出人意料地遭遇了“滑铁卢”——豆瓣评分。

 

2017年10月,欢瑞世纪额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孙公司霍尔果斯欢瑞世纪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与爱奇艺签署了影视剧售卖和定制合同,爱奇艺由此获得网络剧《盗墓笔记3》独家定制协议,设计版权转让费2.88亿元。

 

目前,由欢瑞出品的《盗墓笔记》系列作品仍有两部待播,包括6月6日将在腾讯视频播出的《怒海潜沙&秦岭神树》,以及曾在腾讯视频大会上宣布由秦俊杰主演的《盗墓笔记之云顶天宫》。


《盗墓笔记》实体书出版权与漫画出版权


2007年,《盗墓笔记1》由起点中文网代理,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出版后,《盗墓笔记》一跃成为但是图书畅销榜首位。到2007年年底,《盗墓笔记》一共加印5次,发行量突破三十万。

 

2010年,南派三叔将图书出版权授予北京磨铁图书公司,在磨铁的营销下,《盗墓笔记7》及《盗墓笔记大结局(上/下)》的发行量再上了一个档次,南派三叔也凭借着三本实体书的出版版税收入登上了作家富豪榜。

 

2012年年底,《盗墓笔记》小说出版量已超过1200万册。

 

2014年,曾获得南派三叔《盗墓笔记》的文学作品独家授权的盛大文学将该小说的漫画出版权二次授权给了上海童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南派三叔认为盛大文学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未经自己的同意,将版权再次授权给童石,是对自己作品版权的侵权行为,于是将对方告上法庭。

 

尽管最终南派三叔选择撤诉,双方庭外和解,但这仍然警醒着南派三叔关注“版权危机”。

 

此后的2017年,南派三叔宣布与翻翻良筑良作签约漫画家麻雀(也是《盗墓笔记之怒海潜沙》漫画的作者)合作实现小说《盗墓笔记重启》漫画化。


结    语


实际上,早在爱奇艺网剧《老九门》开播发布会上,南派三叔就曾透露,由于过早地廉价卖掉自己著作的版权,很多作家其实都没赶上IP红利。“很多人会认为作家版权在作家手里,其实是错的。因为当年作家只管埋头写小说,他们早就以几万元或几千元,把版权卖给出版社和网站。”而如今影视行业动辄上千万的版权费让不少当年贱卖版权的作家“痛心疾首”。

 

那么,如何授权才能避免“痛心疾首”?从南派三叔《盗墓笔记》“版权漂流记”中,我们可以得到些许启发:权利人在进行版权授权时应当明确权利种类、地域范围和期限。此外,授权价格的确定需考虑多方面因素,避免“贱卖”带来的后悔。各位看客,您认为呢?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