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逃票上车”,同人作品中的版权乱象

2019-06-10 16:38 · 作者:Maurice   阅读:2280

(本文系编辑根据相关素材采写,不代表知产力立场。转载请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250字,阅读约需5分钟)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是三个糙汉一个软妹组(简称三糙一软)基于日本女歌手田井中彩智演唱的《一番星》及热门网络游戏《剑网三》填词翻唱歌曲,自2016年发布以来,此歌曲连续荣登热门国语歌曲榜,但2018年7月因版权风波从各大音乐APP平台下架。


近日,三糙一软发布声明宣布《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正版上线,并把歌曲的版权转让给原作著作权人。声明一出,又把三糙一软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同人作品的版权问题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


同人作者逃票上车


《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是由三糙一软在未获得原作者授权的情况下翻唱的剑网三剧情歌,原曲为田井中彩智为去世的爷爷写的《一番星》,而且原作者曾声明禁止对该歌曲进行二次创作或者商用。


据三糙一软近日发布的公告称,2017年三糙一软曾多次通过各种方式联系原作版权方,但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三糙一软虽未获得田井中彩智的回复和授权,但他们依然于2016年在各大平台(网易云音乐、B站、百度音乐、5sing、喜马拉雅等)发布了《我的一个道姑朋友》。同时,三糙一软还进行了发行该歌曲系列明信片等商业行为。


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用原曲制作剧情歌并在音乐APP上发布,就已经构成对原曲作者的侵权。但由于当时国人版权意识薄弱,《我的一个道姑朋友》得以在市面上长时间发行、传播。歌曲发布以来,大量听众在三糙一软微博下留言评论,以“版权、商用、抄袭、侵权”等词为关键词的评论铺天盖地。直到在2018年7月,三糙一软终于在舆论的压力下将《我的一个道姑朋友》从全平台下架,这也使得相关侵权举证变成一个难题。


网易截图.png网易截图.png

图片来源:网易云音乐截图

(买票后,正版化的《我的一个道姑朋友》重新上架。)


不过,三糙一软在被“查票”之后,也进行了补票。据其公告称,2018年11月日方著作权代表联系到三糙一软,并促成了《我的一个道姑朋友》正版化。虽然三糙一软在与原著作权方协商之后成功补票摆脱侵权纠纷,但是这样的事件无疑引发各界对同人作品版权问题更多的关注和思考。


同人文化里的共生


同人文化在中国迅速兴起这十几年的时间里,吸引了许多同人作者,并且产生了大量的包括漫画、小说、音乐等领域的同人作品。随着社会文化生活的丰富,热门游戏受到了同人作者的追捧,围绕热门游戏展开的同人创作形成了很多大型粉丝圈。


在大量的同人作品里,有很多与《我的一个道姑朋友》类似的涉嫌抄袭、侵权的作品。根据知产宝数据库检索,以同人作品为关键词的著作权侵权案件至今共有184件。小编发现,同人作品侵权案例数量自2017年达到最大值120件,之后侵权案件数量大幅度下降。


这种趋势的背后原因在于由大IP衍生的同人文化与大IP形成了共生关系。一方面,一些漫画、音乐、游戏IP会吸引大量的粉丝或作者聚集,并进行同人作品创作,由此衍生各类同人文化圈。另一方面,小编发现,很多热门游戏或网络小说起初是并不是那么热门,并且一些大IP在某个阶段遇到了传播瓶颈,关注度较低,一度遇到了“凉凉”的困境。而同人创作可以宣传原创文化,让大IP圈热度持续发酵,进一步扩展粉丝圈,对大IP的衰落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


在这样的共生关系下,多数同人作品不会对原作构成不正当竞争,相反会起到支撑、宣传原作的作用。所以大多数情况下,原作权利人都会采取默许的态度对待同人创作。


搭便车是否侵权?


虽然大多数同人作品与原创形成了共生关系,原作权利人也对同人创作采取默许的态度。但是也不乏一些投机搭原创口碑影响力便车的同人作者。


从商标权的角度来说,搭便车、攀附他人商标很容易构成侵权。但是在著作权方面,搭便车、利用他人作品不会必然构成侵权。比如2018年判决的金庸诉江南对其几部武侠小说构成侵权案。涉案的江南作品《此间的少年》使用了郭靖、黄蓉、杨康、穆念慈、乔峰、康敏、令狐冲等数十个与金庸作品中相同的人物名称;虽然,部分人物与原告作品同名人物的简单性格特征相似;但同名人物的性格特征、人物关系及故事情节在具体表达的取舍、选择、安排、设计上并不一致。所以法院判决江南的涉案作品并不侵犯金庸的著作权。


显然,著作权允许一定的“搭便车”行为,但还是应该区分创作意义上的借鉴与恶意的抄袭、剽窃。江南使用在金庸笔下早已铭刻在千万读者心中的人物名称,而且大部分人物跟金庸小说人物形象、性格相似,确有搭便车、攀附金庸及其作品名气推销自己作品的嫌疑。


所以法院在判决的第二条认为:原告作品中的人物名称、人物关系等元素虽然不构成具有独创性的表达,不能作为著作权的客体进行保护,但并不意味着他人对上述元素可以自由、无偿、无限度地使用。本案中,原告作品及作品元素凝结了原告高度的智力劳动,具有极高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在读者群体中这些元素与作品之间已经建立了稳定的联系,具备了特定的指代和识别功能,具有较高的商业市场价值。原告作品元素在不受著作权法保护的情况下,在整体上仍可能受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调整。


正如文章前面提到的《我的一个道姑朋友》这首歌,它的主要剧情取材于《剑网三》的世界观,其歌词里也有大量《剑网三》游戏中为人熟知的人物及地名,三糙一软在发布这首歌时也未尽到通告原IP权利人的义务,已有侵权之嫌;绕过原曲作者田井中彩智的授权,逃票上车的行为更是直接侵害了原作的权利。

 

在著作权允许的范围内合理的借鉴、利用他人的作品,搭便车不应该成为抄袭、剽窃、投机宣传的借口,想要搭便车的同人作者,最好还是通过正规的渠道买票上车。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干货 | 三个维度全面梳理商业秘密案件管辖问题

    商业秘密法律保护的基本前提是厘清商业秘密案件的管辖问题,本文旨在从民事侵权、刑事犯罪、行政执法三个角度,全面梳理商业秘密案件的管辖。
  • 陈宇:电子证据的司法审查与认定

    法律实践中对于电子数据的认定没有做出细化的规范和认定,如何正确安全的应用电子数据存证工具,且将繁琐复杂的数据存证在确权维权过程中同时达到强效力和高效率,成为产业界普遍存在疑虑的地方。
  • 美国律师的第七封来信:在英国进行商标侵权诉讼的规则是什么?

    本文是在英国进行商标争议诉讼的五个重要建议/指引。
  • 王捷:互联网企业存证需求、痛点与思考

    本文系根据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UC事业群法务经理王捷在知产+育才扶秀第五期以电子数据存证与实务为主题的活动中的发言整理,内容经由王捷女士确认。
  • 著作权权利平行、移转与对抗规则再研究

    实践中最为常见的著作权取得方式是“法律拟制取得”,各著作权人处于平等的法律地位。每一个平行的权利人均可对外发生权利一权二卖的行为,而解决一权二卖的纠纷需从著作权的移转规则入手。对著作权转让合同的公示不足以突破平行权利人的界限,其作用仅限于源自同一著作权出让方的各受让人之间的对抗。而著作权转让合同登记对抗规则一旦成为生效的法律规则,其后果必然是著作权善意取得制度的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