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TOP50 专访 | 郭春飞:深耕知识产权领域的“铿锵玫瑰”

2019-09-18 17:50 · 作者:高山   阅读:1080


作者 | 高山


早秋燠热的下午,郭春飞准时出现在会客室,带来一阵清新的风。她顾盼神飞,使人见之忘俗。作为国内著作权侵权纠纷领域最资深的律师之一,郭春飞丝毫没有业界“大神”的冷峻气质,她言笑晏晏,岁月带给她的仿佛只有从容和淡然,而她身上那浓厚的理想主义情怀和天生的温柔、热忱,在数十年如一日的诉讼生涯里,成为身上最具神采的风骨。


01.自由无羁 于暗中生发光芒


郭春飞的执业生涯,像是由多声部交织成的交响乐,各个看似不相干的部分最终汇于“著作权”这条主旋律上。

在别人看来,郭春飞的事业起步很“随性”,她自我评价,也说自己属于“晚熟型”。少年郭春飞对自己想要的生活没有什么想法,但却知道什么是自己抗拒的。她没有什么职业规划,但知道自己并不喜欢传统的公检法单位。于是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郭春飞任性地甩掉船舶检验局的“铁饭碗”,辞职“下海”一头扎进外企,当时正值国际唱片业协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the Phonographic Industry,下文简称IFPI)在北京设立代表处,出于娱乐与工作不分的天性,她成为IFPI在北京代表处的第一个雇员,一干就是6年。

在IFPI,郭春飞初尝工作的快乐,这里也是她接触“著作权”的伊始。

IFPI是代表全球1300多个唱片业制造商——大到国际性的唱片公司(BMG、Sony、EMI、polygram等)、小到发行量有限的独立音乐制作厂牌的国际性行业组织。虽然机构体量不大,但会员公司都是世界闻名的大唱片公司。

20世纪90年代是传统唱片行业的辉煌时代,唱片公司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唱片发行和艺人商业演出,一张进口CD售价百元左右很正常,那时候她总有机会现场聆听谭咏麟、周华健、赵传等大腕的演唱会。在IFPI的6年,郭春飞开始了解到国际唱片行业的运营模式,唱片公司与艺人的关系,这是郭春飞事业起步的时期。

站在唱片行业从业者的角度,她看到了在唱片公司和知名歌星光鲜背后澎湃的大环境的巨浪:一方面是中国首部《著作权法》于1990年颁布,另一方面是国内唱片行业盗版肆意勃发。作为IFPI北京代表处的工作人员,郭春飞代表海外各大唱片公司与中国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沟通合作,参与了诸如版权认证、SID码等重大著作权保护制度的建立和奠基活动。

通过与国内外同行的并肩前行,郭春飞在冥冥中为自己未来的律师执业生涯提前做了知识储备——一线的音乐著作权知识、经由切实工作得来的唱片行业常识、不为人知的行业惯例,同时她更对国内音像产业结构、唱片业运营、行政管理和司法保护有了最深入的了解。
在聊到“年少轻狂”的时候,郭春飞不禁笑了,她的思绪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

在IFPI打下6年坚实基础后,郭春飞选择而立之年前夕再次“随性”,选择前往英国华威大学深造,这令所有人没有想到,因为那时,她的孩子只有6个月。“我对英语一直情有独钟,大学报志愿的时候国际关系学院、第二外国语学院才是我真正的目标。中国政法大学只是重点大学第三志愿,当时就那么随手一填,没想到就成真了”,曾经,她认为学习法律、从事法律行业是“上帝的误笔”。

IFPI的工作虽然轻松惬意,但她却并不满足,为此她开启了自己在华威大学为期一年的自费留学生涯,虽然这样的“决绝”选择让所有人感到费解,但她知道这是她事业发展不可或缺的一步。
 
一年的英国生活是煎熬的,一方面是对儿子的思念,对这段分离她后来回忆称是种“生离死别”的滋味,另一方面是被沉重的学习压的透不过气来。“我不喜欢英国,那一年的记忆,就像英国阴沉不明的天气,让我感到压抑。”孤身闯英的心路历程,从她当时的日记《留英随笔》可见一斑。

“……每次小组讨论课结束后,总有一种沮丧的感觉。每天苦读到深夜,12点以前没有睡过觉,但依然无法掌握案例的精髓,无法自如地用语言表达自己,不能融入课堂……这种体会是从未有过的。第一学期就是在这种挥散不去的郁闷情绪中度过的,和英国的天气一样,难得见到阳光。”

在英国华威大学攻读LL.M学位,孤身一人身处异乡,想得到的难与想不到的痛交织起伏。但暗处往往是光的来处,人生的片刻阴翳也预示着一个真正起点的开始。

一年的时间,郭春飞没有沉溺在顾影自怜的情绪里太久。她的“英语”夙愿得以终偿,英文水准在一年内光速飞跃,这为她日后从容与国外律师谈判、开拓涉外知识产权法律服务业务打下坚实根基。

“随性”的性格也让她在不同文化背景、法律体系和生活习惯之间,找到了知识产权这个一生奋斗的人生目标。千禧之际,中国知识产权方兴未艾,或许那时候的郭春飞已经有预感,自己将成为这个行业在中国的开拓者。

新土与朝阳之间,是郭春飞归国时愈加稳健的步伐。 

1

02.坚韧是温柔表象下的底色

英国学成归来的郭春飞,等待她的却是国内音乐唱片行业积重难返的著作权之“伤”。

华语流行音乐整个行业虽看似煊赫,但却像个拄着拐杖的孩子。诸如假冒、盗版等沉痛打击让整个行业长期处在旧伤未平、新创又临的阴云之中。而在20世纪90年代,公众对音乐版权和著作权的漠视,也让行业内的法律工作者举步维艰。

郭春飞没有做太多犹豫,而是毅然投入到“治病疗伤”之中,成为中国最早的一批从事娱乐法的专业律师,在这个领域耕耘,数十年如一日。“一名律师不仅要谙熟法律专业知识,更要深入了解行业知识,丰富的职业经历一定会成为律师执业的助力。”回首来时路的那些“随性”选择,那些不被人理解的决定,恰恰丰满了她的羽翼,让郭春飞在深厚积淀下自然绽放。

“做著作权案子是清苦的,多数时候像是在做公益事业。但总要有人做荒漠的第一株胡杨,去生根、去寻源、去站岗。”郭春飞始终与我国著作权的发展相依相伴,不离不弃,她用律师的视角,见证了著作权历史发展的每一个重要节点。

女性往往具有男性所不具备的细腻和坚强,这样的特质亦被郭春飞运用在工作中,成为她执业生涯的风骨。郭春飞代理过上千起著作权案件,更有多起被评为年度十大知识产权案件,但她印象最深刻的,却是2003年的“《十送红军》曲作品被诉抄袭案”。

《十送红军》是我国20世纪60年代就创作完成的一首经典红歌,被热播剧《长征》收录用作主题曲后,深受人们喜爱。但不久之后,一首叫《送同志哥上北京》的歌曲的作者王庸,却将《十送红军》的作者朱正本、改编者王云以及摄制播放《长征》电视剧的中央电视台诉至法院,认为朱正本的《十送红军》抄袭了《送同志哥上北京》的部分曲谱,构成侵权。

《十送红军》案的复杂之处在于歌曲创作的年代较早,代理工作需要查阅大量历史材料去搜集证据,以此证明被告采风过程中是否真正接触过原告的歌曲《送同志哥上北京》,同时还要对音乐作品进行比对,证明是否构成实质性相似。

“我还记得《十送红军》曲作者朱正本老爷子的夫人,当时,她颤颤巍巍地拉着我的手说,如果这首歌曲真的被判定是抄袭,他们将憋屈致死!”郭春飞回忆说。面对老夫妇殷切的目光,她感到肩上责任重大。郭春飞暗暗想道,这首被全国人民传唱的经典红歌,一定要正本清源,还朱正本以公道,这不光是一件简单的著作权诉讼,更是“还著作权人四十年岁月光阴以真实”。

案件经过数次开庭,有时甚至长达一天的庭审,经过复杂严格的质证,针锋相对的辩驳,郭春飞温润之中见锋利,娓娓之中又暗藏机锋,终于打赢了这场官司。但回忆起这件案子时,她却更多地谈到了承办此案的法官宋鱼水。

由于双方当事人均年事已高,到庭参与诉讼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宋法官不愠不燥,她握着当事人的手一句一句地告诉他们案情的进展状况,宋法官的细腻、敬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在她身上看到了女性法律工作者的力量!”郭春飞说。
 
但她自己又何尝不是用自己的专注和细腻对待着每一个位当事人呢?“女性比男性更适合做知识产权律师!”郭春飞笑着说,女性律师的细腻和坚韧,在她数十年的诉讼生涯里得到充分体现,她有足够的底气发出这样的断言。

1

03.春风化雨 师者之姿
 
在知识产权诉讼之路上取得丰硕成果之后,郭春飞决定将这些果实分享给年轻一代。

2015年11月,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特聘郭春飞担任知识产权法专业兼职导师。曾几何时,郭春飞把考入中国政法大学当做“上帝的误笔”,而现在,她又以师者之姿回归母校。

谈到这段教师经历,郭春飞是愉快的。“已故中国著名法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郑成思先生是我的榜样!记得20世纪90年代与他第一次见面,我说我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他冲口而出,'咱们是校友'!一句话就拉近了我与这位令人尊敬的大师的距离,也成为我在知识产权领域深耕的一段美好回忆。”

出于对榜样的追思,以及对母校的感情,郭春飞在忙碌的律师工作之余,希望能用亲身体会给学弟学妹们多一些经验传授、帮助他们在成长过程中规划未来,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后继者,在我国著作权法制路上越走越远。

事实上,在接受采访之前,郭春飞刚刚和中国政法大学的授课同事们碰过面,研究新学期的授课计划。对她来说,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的传授固然驾轻就熟,但如何让课程变得有趣才是她目前“头疼”的地方。

郭春飞是出了名的“空中飞人”,多年来,她常常是一个人拖着十几斤重的行李,往返于机场和法庭间。挤出时间去授课,对郭春飞来说是个考验,而对她的学生来说,却是最好的言传身教——业精于勤。

同时,郭春飞并不是一个刻板的人,多年来为各行各业的当事人做代理律师,让她能够设身处地考虑到学生的情绪和喜好。在与她聊天的过程中,仿佛可以看到她为人师者的样子:自信、睿智、不乏幽默。
她将紧握在手的知识产权火炬,传递给后人。从资深律师郭春飞,到新人教师郭春飞,角色的转变体现的是不变初心,还有对知识产权的真情。 

1

04.无心插柳 个人品牌全靠“匠人精神”
 
郭春飞早已是著作权诉讼方面的顶级律师,但她却说自己在律师品牌经营方面是不称职的。

执业20年,她一直在闷头做案子,从未参加过各种律师专业委员会,也甚少抛头露面去参加各种活动。在这方面她像个旧时的工匠,秉持着对专业的热爱,恪尽律师本分,将全部的精力放在手头工作上——立德立言,无问西东。

她说:“当你选择了自己喜欢的领域,就要深耕于此,脚踏实地。”中国的知识产权制度建立至今不过三十载,其保护水平同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尤其是唱片出版行业,饱受盗版和新技术的冲击,每每被戏称是“夕阳行业”,这让从业律师也显得尤为“清苦”。
 
多年来,秉持着“复杂的事情简单做,你就是专家;简单的事情重复做,你就是行家;重复的事情用心做,你就是赢家”的精神,她做到了无愧于心。

郭春飞的精神,是一种“工匠精神”——工匠们喜欢不断雕琢自己的产品,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享受着产品在双手中升华的过程。追求细节、完美和极致的路上虽然利益微薄,但却能长存于世。郭春飞说:“我的口碑靠得是口口相传。”

“如果说我对青年律师品牌打造有什么建议的话,我还是觉得做好每个案子是最重要的。同时要做好总结工作,将工作中的闪光点记下来,凝集成册。既是给自己的纪念,也是对行业的贡献。”

“另外,还需要找一个适合自己的平台,打造一个志同道合的团队,集体的力量会成为个人发展的助力。”

讲到自己的工作,郭春飞永远用词朴实,很难想象她用这种低调到近乎沉默的方式在一个浮华的行业里做出如此成就。但或许这才是事实的真相,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没有专注的日常点滴,是不会打造出颠扑不破的金字招牌的。
 
苏子云:“吾心安处是吾乡”,对郭春飞来说,她的心安之处就是知识产权,她沉醉期间数十载。就像一朵铿锵玫瑰,永恒绽放在知识产权的厚土之上。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