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许镜清:敢问路到底在何方?

2019-09-19 17:40 · 作者:知产力   阅读:1268

 作者 | 阿木


(本文系编辑根据相关素材采写,不代表知产力立场。转载请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2789字,阅读约需6分钟)


"你挑着担,我牵着马......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今年中秋,一曲《敢问路在何方》唱火了两个人。一个是翻唱者谭维维,一个是原曲作者许镜清。

 

起因是谭维维在央视中秋晚会现场,极具"张力"地翻唱了摇滚版《敢问路在何方》。而远在舞台之外的许镜清,却对改编之事全然不知,甚至气的夜不能寐。

 

9月14日,许镜清发文表示,“这种未经本人授权就擅自改编歌曲,且歪曲了作品本意,就算唱功再好......我不能接受,也非常不喜欢”。

 

《敢问路在何方》是86版《西游记》片尾曲,也是一代人的记忆。眼见作曲家亲自下场维权,网友也纷纷为其站台,"讨伐"侵权者,凤凰科技、新华网、上游新闻更是争相报道,为许镜清申冤正名。


 西游记.jpg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也正是这出闹剧,让外界的目光再一次聚焦到许镜清身上来。

 

盛作:4年贡献15首歌、上百段音乐

 

86版《西游记》陪伴了中国观众整整33年,它历时6年拍摄完成。在1986年春节首次亮相时,就创下了89.4%的收视奇迹,轰动全国!在此后的33年里,《西游记》重播了2000多遍,成为暑假档必不可少的连续剧,更被称为不朽经典。

 

而这份经典传奇的背后,许镜清曾麾下绚烂的一笔。

 微信图片_20190918133340.jpg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许镜清,国家一级作曲家,86版《西游记》总作曲。1983年——1987年间,许镜清为电视剧《西游记》创作出15首歌曲及上百段音乐,这里面包含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云宫迅音》、《敢问路在何方》、《女儿情》、《天竺少女》、《大圣歌》,以及被改编成各种彩铃的《猪八戒背媳妇》等等。

 

要说这些歌曲成功的地方在哪,那一定离不开抓耳的旋律以及和剧情的包容渗透。

 

以《云宫迅音》为例,该曲是《西游记》开篇曲,还是中国最早最出名的电音单曲。每每响起“丢丢丢!登登等登,凳登等灯……”旋律的时候,人们的脑海里总能不自觉浮现孙悟空腾空飞起的身影,还有师徒四人上路取经的画面。

 

据了解,这首歌是1983年制作的,当时央视连电子鼓都没有,众多专家甚至没听过什么电音,而许镜清力排众议,献上了一曲神来之笔,用电子乐、打击乐、管弦乐以及中国民乐,错落有致地编排出如今这首深入人心的《云宫迅音》。

 

为了这些作品,许镜清投入了四年多的时光,天天伏案作业,他用音乐塑造了更为立体的人物形式,又将音乐融入到剧情当中,最终成就中国人的群体音乐记忆。

 

唏嘘:版权费圆不了许镜清的音乐会梦

 

《西游记》播出30余载,六小龄童穿上了金猴皮鞋,蒋大为走穴唱一曲《敢问路在何方》就是几十万上下,其他人也少不了登台表演的机会,可拥有如此盛作的许镜清,却藉藉无名,连举办一场音乐会的梦想都是靠众筹实现的。

 

2017年,许镜清做客央视节目《朗读者》,他谈到“全部《西游记》播出完后,我就想开一场音乐会。开音乐会是需要一些经费的。但是,我没有这笔钱。我太需要钱了”。

 

节目播出后,很多网友都为许镜清鸣不平,《西游记》音乐传唱度那么广,作曲家难道不应该拿到不菲的版权费吗?其实不然,当他的音乐响彻大江南北时,鲜有人给他付版权费,即使有,也少的可怜。

 

比如,2012年《猪八戒背媳妇》成为人气超高的手机彩铃下载作品,但彩铃网站居然只支付了2.7元给许镜清。徐老开玩笑地说,“这个就别给了,给我买盒烟5块钱,我再找他两块三,干嘛呀这两块七”。

 

比如,万晓利改编版的《女儿情》在全国各地都做过演出,许镜清曾主动打电话提出给他授权上演,万晓利却拒绝了,“费那个劲做什么”。

 

直到2014年,韩寒因拍摄《后会无期》要使用《女儿情》的音乐,主动支付了许镜清和作词人杨洁10万元,这才有了《西游记》播出28年以来最高的一笔版权费。但扣除各种税费和音协管理费用后,许镜清和杨洁也仅每人获得了3万元。

 

和动辄上百万、上千万的音乐会相比,许镜清要凑够多少个的3万和2.7元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就这样,囿于低迷的版权费用,许镜清音乐会被搁置在漫漫的时光长河里。直到2016年,适逢《西游记》播出30周年,他才在众筹中达成所愿。


 音乐会.jpg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2016年12月4日、5日,许镜清的“2016年西游记主题音乐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西天取经的师徒四人同台亮相,勾起满满回忆。当压轴的《五百年桑田沧海》响起时,一大半观众簌簌落泪,许镜清也流泪了,他说,“人这一辈子太不容易了……”

 

许镜清讨著作权:路在脚下

 

我国的著作权法起步于1990年,晚于86版发行的《西游记》。当时,国内知识产权正处于萌芽阶段,监督体系不够完备,这让早年维权的许镜清处于十分被动、甚至无力的状态。

 

但是,创作一首歌曲本就不易,成就经典更是难上加难。即便维权之路百般荆棘,许镜清也不曾放弃过。自1995年加入音著协后,许镜清便通过协会对侵犯《西游记》音乐著作权的个案进行维权,到后来更是专门委托律师来维权。特别是随着国内版权法律体系进一步完善,保护不断增强,许镜清的维权之路越走越宽。

 

2016年,一家手游公司因使用《云宫迅音》和《猪八戒背媳妇》五年未交版权费,许镜清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将其告上法院,最终获陪17万。

 

2018年,电影《西游之女儿国篇》未经许可在配乐中使用《云宫迅音》《女儿情》,许镜清以侵权作品署名权等为由,起诉了片方麦田映画和腾讯,求偿65.25万元。

 

除此之外,早在2015年,许镜清还通过微博公布了合作授权的方式,表示有需要商谈使用自己创作《西游记》音乐作品的公司和个人,可以和自己以及助手联系。

 

但伴随着许镜清频频维权的行为,流言蜚语也不层出不穷。有人认为许镜清是伪艺术家,打着维权的幌子在捞钱;也有人认为他是无事生端,看不得后起之秀大火......特别是今年六小龄童事件以后,舆论空间对老艺术家的维权之举变得越来越不解、不利。

 微信图片_20190918134555.png

微信图片_20190918134551.png

微信图片_20190918134559.png

(图片来源酷玩实验室,侵删)


但是,许镜清却不以为然。他说,预想过这种情况会发生,但他更想维护好自己的作品和国人的经典,只有通过法律手段对侵权行为采取惩罚性的赔偿,才能真正保护到权利人的利益,对侵权行为才有威慑力。

 

谭维维翻唱事件以来,尽管许镜清的微博下面流言肆起,但是他的对待文艺创作的态度始终没变,更将早年授权合作的微博设为了置顶。他深知,维权之路向来不易,但是这条路就在自己的脚下,他还会坚定地走下去。


微信图片_20190918140753.jpg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近几年,让许镜清高兴的是,许多人在使用相关曲目逐渐也开始注重版权意识。

 

雪村在《抓贼》这首歌中就大量运用了《敢问路在何方》的旋律,他向许镜清商谈付费问题,许镜清虽然大度表示“不要了”,但雪村还是支付了费用。

 

2017年的《歌手》总决赛上,李健和小岳岳翻唱了《女儿情》,也提前向许镜清商量。

 

许镜清说:“在这人间,灯光是不会灭的“。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