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康信视点 |以案学法——国威VS林芝专利侵权案(三)

2019-10-18 11:23 · 作者:贾旭   阅读:9849


——关于权利要求明显错误纠正

作者 |   贾旭 北京康信华源知识产权咨询有限公司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3477字,阅读约需7分钟)


前情提要


2013年11月,国威公司就林芝公司PTC加热器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一同被告的还有使用该加热器的空调制造商和空调经销商。为此,林芝公司向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请求。2014年9月28日复审委员会做出无效决定,宣告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部分无效。不过关键权利要求得以维持,局面对林芝公司愈发不利。


康信视点 | 以案学法——国威VS林芝专利侵权案(一)

康信视点 | 以案学法——国威VS林芝专利侵权案(二)

 

 兵败山倒——无效决定余波下的一审判决



国威公司的专利被部分无效,但是最关键的权利要求2(原权利要求3)得以保留,仍处于有利地位。一审中,国威公司、蒋国屏明确其要求保护的范围是无效审查后维持有效的权利要求2。


“2. 一种PTC发热器,包含发热芯(10)和散热铝条(11),其特征在于:所述发热芯(10)由陶瓷PTC发热元件(5)、绝缘陶瓷片(6)、导电电极(7)和绝缘层(8)穿过导热铝管(1)的空腔后压制形成;所述散热铝条(11)粘贴在发热芯(10)中导热铝管(1)的左右侧面上;所述导热铝管(1)压制后在左侧面和右侧面上分别形成半圆形的凹槽(9)。”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一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权利人主张的权利要求,依据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确定专利权的保护范围。权利人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变更其主张的权利要求的,人民法院应当准许。


庭上,国威公司在进行权利要求解释时指出,权利要求2中的“所述散热铝条(11)粘贴在发热芯(10)中导热铝管(1)的左右侧面上”为笔误,应为“上下侧面”。在此情况下,林芝公司的产品将落入权利要求2的保护范围。


林芝公司的抗辩理由稍显苍白,总结起来包括以下三点:


1、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不应被认为存在笔误,林芝公司产品的散热铝条在上下,而不是左右,因此不落入涉案专利的保护范围。


2、林芝公司产品的凹槽的实际作用不同。


3、侧面凹槽的形状不同,侵权产品的形状是U、V、W型,而不是半圆形。


显然,理由2和理由3不能成为林芝公司产品不侵权的理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专利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权利要求的记载,结合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阅读说明书及附图后对权利要求的理解,确定专利法第五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权利要求的内容。


涉案专利权利要求中并未对凹槽形状、作用进行限定,因此类似形状、作用的产品均会落入权利要求保护范围。


至此,权利要求2是否存在笔误,便成了本案的焦点


对此问题,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几乎完全沿用了复审委员会的理由:

“首先,涉案专利的权利要求2要求保护一种PTC发热器,包括发热芯和散热铝条;其中散热铝条粘贴在发热芯中导热铝管的左右侧面上,导热铝管压制后在左侧面和右侧面形成半圆形凹槽而不能形成一个平面,散热铝条无法在一个半圆形的凹槽内进行粘贴;即权利要求2的上述技术特征明显前后矛盾,这时就需要借助说明书、附图等加以解释;


其次,涉案专利说明书中……。由此可见,左右侧面的半圆形凹槽是为了夹紧发热芯,铝管上下表面凹槽为了保证上下表面的宽度与散热条的宽度一致,基于此可知,散热条显然是应当粘贴在导热铝管的上下表面而非左右侧面;


再次,本专利说明书附图4也显示散热铝条(11)粘贴在发热芯(10)中导热铝管(1)的上下表面上。因此,国威公司、蒋国屏认为是笔误的主张能够成立,即根据说明书及附图的记载,权利要求2中明显矛盾的特征能够得到唯一、正确的理解,其应为‘散热铝条粘贴在发热芯中导热铝管的上下表面上’。”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的规定:“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及附图中的语法、文字、标点、图形、符号等存有歧义,但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通过阅读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及附图可以得出唯一理解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该唯一理解予以认定。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明显受到了复审委员会无效决定的影响,在无效请求失败的余波之下,林芝公司的败诉已成定局。


拨云见日——二审的翻案


林芝公司对一审判决不服,上诉到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1月20日到2016年12月22日整整一年,林芝公司的心都是紧绷的,因为如果二审再败,在最高人民法院反败为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2017年元旦之前,林芝公司收到了一件最好的新年礼物——二审胜诉。

二审虽然胜诉,但是江苏高院并没有支持林芝公司的主张,即认定权利要求2中不存在笔误,而是有了新的理由。


“对权利要求中出现的歧义性内容作重新解释的依据,必须严格限于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及附图的范围之内。并且,在进行澄清或勘误式解释的论证过程中,那些被引用到的,出现在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及附图中并作为论证前提和中间条件的相关技术特征,应作为隐含技术特征,对澄清或勘误后的权利要求具有限定作用。”


基于一审勘误时指出的“左右侧面的半圆型凹槽是为了夹紧发热芯,铝管上下表面凹槽为了保证上下表面的宽度与散热条宽度一致”,江苏高院认为“权利要求2中有关散热铝条粘贴位置的文字描述“左右侧面”认定为笔误,并更正为“上下表面”前提条件是:专利权利要求2中的导热铝管上下表面需存在凹槽,且该凹槽作用是保证上下表面的宽度与散热铝条宽度一致。


可见,江苏高院认为权利要求2存在笔误,但是认定为笔误是有条件的,即上下表面需要有凹槽。如此,涉案专利权利要求2的保护范围无形中被缩小了,林芝公司的产品也就跳出了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


 一锤定音——国威笑到最后


国威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申诉。2018年6月26日,最高法院做出判决,国威公司胜诉,林芝公司侵犯了涉案专利的专利权。


最高人民法院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四条的规定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和解释。


纠正明显错误需要满足两个条件:


①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能够认识到专利申请文件的记载或者附图存在歧义或者错误:


②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通过阅读权利要求书、说明书及附图可以得出唯一理解以解决该歧义或者错误。


总结起来就是,本领域普通技术人员能够发现错误并且能够得出唯一正确的理解。


那这样的勘误是否像江苏高院认为的,存在隐含技术特征呢?


最高法院认为,“由于引入权利要求没有明确记载的内容通常会进一步限缩权利要求的保护范围,因此在权利要求解释过程中,引入权利要求没有明确记载的内容应该特别慎重。”


就本案而言,“首先,基于前述关于本案专利权利要求2中散热铝条粘贴在发热芯中导热铝管的“左右侧面上”的记载属于可以纠正的明显错误的论述,该明显错误的认定和纠正并不以专利权利要求2中的导热铝管上下表面存在凹槽为前提条件。


其次,本案专利权利要求1中导热铝管上下表面的凹槽与权利要求2中导热铝管压制后在左右侧面上形成的半圆形凹槽各自具有不同作用,两者并无直接关联性。”


最终,最高法院否定江苏高院的观点,认为涉案专利确实存在笔误,并且应当在不增加隐含特征的情况下进行勘误。


事已至此,案件又回到了一审时的状态,林芝公司大势已去,最终败诉。



来  源:康信知识产权

联系电话:010-56571588

邮  箱:cn@kangxin.com

网  址:www.kangxin.com




  • 周末特稿 | 再论功能性设计特征的理解、认定和应用

    功能性设计特征的是外观设计法律保护体系中的重点和难点,关于其认定和适用,理论和实践上一直存在争议和分歧。笔者认为,应在准确把握功能性设计理论根源的基础上,客观评价各种观点的合理性,从外观设计保护的初衷出发,落脚于各类设计特征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的影响,结合具体案件的情况作出判断。
  • 对话无印良品松崎晓:本来无一“印”,何处惹尘埃?

    知产力与株式会社良品计画社长松崎晓进行了对话,透过第一视角,揭秘无印良品的发展历程及其在中国遇到的商标困境。
  • 科学立体模型作品认定的法律问题研究

    在理论和实务界中关于著作权法中模型作品的认定一直存在争议,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歼十”飞机模型作品案后明确了等比例原样缩小的模型仅仅是复制行为,不具有独创性这一观点,一定程度上明晰了模型作品的标准,但模型作品的独创性如何认定,其与专利法保护的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保护的界限如何区分等问题此前仍尚未有司法实践进行讨论。
  • 浅析专利行政执法作为专利权人维权的选择

    目前很多专利权人对专利侵权纠纷行政执法了解不多,本文将介绍专利侵权纠纷行政执法的相关法律规定,同时分析行政执法在专利维权方面的优势,并简要提示其存在的风险,从而为专利权人选择行政执法途径进行专利维权提供参考和借鉴。
  • 罗永浩五字告别,再见“坚果”再见“smartisan”

    11月3日,“罗永浩被限制消费”的一则消息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引发一众网友的关注。
  • 周末特稿 | 再论功能性设计特征的理解、认定和应用

    功能性设计特征的是外观设计法律保护体系中的重点和难点,关于其认定和适用,理论和实践上一直存在争议和分歧。笔者认为,应在准确把握功能性设计理论根源的基础上,客观评价各种观点的合理性,从外观设计保护的初衷出发,落脚于各类设计特征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的影响,结合具体案件的情况作出判断。
  • Day 3丨第四届中国医药知识产权峰会2019

    大会第三天分为两个环节,上午就日本、韩国、印度、巴西的医药知识产权领域做了分享,下午聚焦于中医药知识产权保护及国际化问题。
  • 对话无印良品松崎晓:本来无一“印”,何处惹尘埃?

    知产力与株式会社良品计画社长松崎晓进行了对话,透过第一视角,揭秘无印良品的发展历程及其在中国遇到的商标困境。
  • Day 2丨第四届中国医药知识产权峰会

    大会第二天主要探讨了美国、欧洲的专利实践、无效、诉讼情况,同时就药企进入美国市场的知识产权策略、全球抗体药物专利问题及生物类似药展开小组讨论。 
  • DAY 1回顾|第四届中国医药知识产权峰会2019圆满召开

    本次大会演讲嘉宾阵容,不仅汇聚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国内外医药知识产权专家学者、国内外知名律师事务所讨论,还有重磅内外资药企专利及知识产权高管以及研发工作者,就专利和商业化及公共健康之间的平衡,国内外专利审查标准、诉讼、无效热点难点问题、行业应对策略和挑战开展了激烈讨论。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
  • IP人的一天|北京互联网法院朱阁:生命路上花香弥漫

    朱阁的经历,就像前文说的这样——随时播种,随时开花。
  • 科学立体模型作品认定的法律问题研究

    在理论和实务界中关于著作权法中模型作品的认定一直存在争议,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歼十”飞机模型作品案后明确了等比例原样缩小的模型仅仅是复制行为,不具有独创性这一观点,一定程度上明晰了模型作品的标准,但模型作品的独创性如何认定,其与专利法保护的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保护的界限如何区分等问题此前仍尚未有司法实践进行讨论。
  • 浅析专利行政执法作为专利权人维权的选择

    目前很多专利权人对专利侵权纠纷行政执法了解不多,本文将介绍专利侵权纠纷行政执法的相关法律规定,同时分析行政执法在专利维权方面的优势,并简要提示其存在的风险,从而为专利权人选择行政执法途径进行专利维权提供参考和借鉴。
  • 康信视点 | 企业IPR在专利挖掘中需要考虑的事项

    专利挖掘是企业知识产权管理工作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且也是最为基础和关键的一部分内容。在技术研发或产品开发过程中,企业IPR通常需要对所取得的技术成果以专利申请的形式进行保护,而专利挖掘就是通过梳理技术创新点,并加以剖析、整理、拆分和筛选,从技术创新成果中提炼出具有专利申请和保护价值的技术创新点和方案的活动。在此活动中,企业IPR通常需要考虑以下事项。
  • 周末特稿 | 再论功能性设计特征的理解、认定和应用

    功能性设计特征的是外观设计法律保护体系中的重点和难点,关于其认定和适用,理论和实践上一直存在争议和分歧。笔者认为,应在准确把握功能性设计理论根源的基础上,客观评价各种观点的合理性,从外观设计保护的初衷出发,落脚于各类设计特征对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的影响,结合具体案件的情况作出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