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星级酒店里售假,谁之过?看数据说话

2019-11-19 20:08 · 作者:布鲁斯   阅读:3042

作者 | 布鲁斯


(本文系编辑根据相关素材采写,不代表知产力立场。转载请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3539字,阅读约需7分钟)



architecture-of-interior-of-a-luxury-hotel-in-mumbai-india(小).jpg


你心目中的五星级酒店是什么样的?可能是富丽堂皇、雕梁画栋,可能是高贵典雅、美轮美奂,可能是古朴无华、悠深简约……但你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将五星级酒店与“假货”联系在一起。然而,当你遇到星级酒店中举办的某名牌特卖会,你可能要擦亮眼睛了——




星级酒店内售假早已有之


11月14日,“中国市场监管报”微信公众号发文报道称,双十一当天,北京市东城区市场监管局在辖区内亚洲大酒店发现一售假窝点,现场查获了涉嫌假冒“LV”、“CHANEL”等服装箱包282件。东城区市场监管局已对当事人立案调查,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处理中。


原文图1.png


“中国市场监管报”微信公众号报道链接:


《售假窝点藏身亚洲大酒店 市场监管局查获涉嫌假冒“LV”“CHANEL”等服装箱包近300件》


“星级酒店特卖会涉嫌销售假冒知名品牌商品的行为,属于典型商标侵权行为。”安徽天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陈军表示,此次亚洲大酒店查获的售假窝点,销售金额极有可能达到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刑事责任立案标准。一旦涉嫌刑事犯罪,市场监督部门会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近年来,随着大众消费水平的提高,一些售假者瞄上了星级酒店这块“风水宝地”,星级酒店中特卖会售假的情况频发。


2015年5月,《中国工商报》报道揭秘了另一次星级酒店特卖会售假事件。还是北京市东城区,涉事酒店北京万豪酒店和北京天伦王朝酒店均为五星级酒店。两家酒店分别与“北京贝洛尼鞋业公司”、“北京顺德商贸有限公司”签订了租赁协议,将会议室出租给对方售卖假ecco鞋。但两家承租方却并无合法工商登记信息。
 
原文图2.png


2013年12月,浙江宁波的工商和公安部门发现了当地一家五星级酒店的特卖会售卖400多双ecco爱步皮鞋、46双哥伦比亚鞋子,以及The north face衣服,经确认均为假货,酒店方称是“景泰贸易有限公司”租的场地,对其销售假冒商品的事并不知情。


原文图3.png


2012年11月,《成都商报》报道称,成都一五星级酒店售假LV产品被索赔180万元。
 
原文图4.png


……


星级酒店里办展销会、特卖会,已经屡见不鲜。许多顾客可能是冲着星级酒店的名气而来,也有人是来到酒店参加其他活动时想顺便“捡个漏”。平日里难睹风采的一线品牌,如今却以低于市场价的折扣出现在星级酒店里,可能没有人会不心动。


但是,一些售假者也正是抓住了人们对“星级酒店”的信任感,以及大多数人都有的“捡便宜”心理,轻而易举地攻破了不知情消费者心里最后一道防线。


这些隐藏在酒店里、易容为“特卖会”的售假行为,不仅仅侵害着广大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等合法权益,还可能涉及侵犯品牌方的知识产权;更有可能将为其提供场地的酒店方一齐“拉下水”。售假者被起诉理所应当,可若是酒店方被拉上垫背,事情就得分着说了。



起诉酒店方是常事,知名品牌最“忙”

据知产宝裁判文书数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至少已有近百起余份涉及酒店内售假的法律诉讼裁判文书,其中不乏酒店方被诉侵权的案例。


头部服装品牌始终是受到酒店内销售者格外“青睐”的——只有“大牌”才能上得“星级酒店”的厅堂。起诉者中服装企业占据了绝大多数,且主要为路易威登、香奈儿、LACOSTE、博柏利、登喜路、鄂尔多斯等知名服装品牌。这其中,路易威登对酒店内售假现象显然较其他品牌更为关注,其起诉数量高居所有原告榜首,“三分天下有其二”。除了服装行业以外,其余原告虽然起诉不多,但也均为各自行业佼佼者,如茅台、腾讯、小米等。


星级酒店给人的感觉是“靠谱”、“信得过”,让消费者产生信赖的心理;加之来往于星级酒店的大多数顾客都有较高的消费能力,也更热衷于高端品牌,因此这些品牌自然成为了星级酒店内售假的首要目标。


原文图5(知产宝路易威登).png
 路易威登对涉嫌店内售假的酒店提起的部分诉讼判决书(来源:知产宝)


这些裁判文书中的原告所呈现出的另外一大特点,就是涉外比例大。有大约八九成裁判文书中的原告为国外知名品牌。笔者认为,出现这样的现象,一方面有国外知名品牌维权意识高的因素;但另一方面,普通公众对国外知名品牌的了解相对而言不如对国内品牌全面,许多人难以鉴别商品的真伪,这也就更让售假者“有机可乘”,所以造成了销售假冒“国外品牌”的现象更多,更易遭遇诉讼。


LV-story.jpgLV-V-stitches2-1.jpg

LV-buckle21.jpgLV-Buckle-lock31.jpg

 国外网站Wondermika上关于如何鉴别LV真伪的部分图片(来源:wondermika.com,原照片来源:fashionpulis.com)


从判决结果上看,这些案例大都以品牌方的胜诉或部分胜诉而告终,但酒店方是否“背锅”则不一定;即使“背锅”,“锅”的大小也各有分别,每案小至数千元,大至数十万元,甚至更多。


如在路易威登诉北京京泰龙国际大酒店一案中,路易威登主张了多达7件商标被侵权,索赔共计160万元及合理开支16万元。2015年4月,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京泰龙酒店是涉案商品的销售者,酌情确定了酒店方应赔偿经济损失80万元、合理支出16万元。该案二审维持原判。


原文图6(二维码).png

(2015)京知民终字第1162号

▇ 扫码查看知产宝

二审判决书


通常情况下,酒店方在答辩中通常会以其与店内销售商品者仅为场地租赁关系,已尽到出租人的注意义务,或者其与销售者签订了承诺书等为由,躲避原告的“攻势”。而这些抗辩观点能不能得到法院的认可,就得个案分析了。


比如,如果在销售现场并没有悬挂第三方营业执照,酒店方有可能要“背锅”;


如果销售者的名称等等与酒店方的名称很像,让消费者很难区分,酒店方有可能要“背锅”;


如果发票是以酒店方的名义开具的,酒店方也有可能要“背锅”……



全身而退也并非不可能,这几家酒店成功“甩锅”

不过也有一些成功“甩锅”者。


路易威登诉三亚宝宏实业有限公司宝宏大酒店等商标侵权一案中,路易威登称宝宏酒店内销售假冒的LV商品,以商标侵权为由提起诉讼,海南省三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一审审理,认为酒店方不存在共同销售侵权商品的行为,判决仅售假者承担赔偿损失等法律责任。


在路易威登上诉后,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8月作出二审判决认为,仅租赁场地不能认定为共同销售侵权商品,收款并开具发票则是代为提供结算服务,方便顾客,也不能认定为共同销售侵权商品,因此酒店方不应承担连带责任。法院最终判决由酒店方具有法人资格的实体宝宏公司对售假者赔偿责任的20%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这起案例申明了单纯租赁合同关系不构成共同侵权的基础,后来也被列为典型案例。


二维码2.png

(2013)琼民三终字第80号

▇ 扫码查看知产宝

二审判决书


1280px-Louis_Vuitton_in_Paris_02.jpg

▲ (来源:https://www.flickr.com/photos/zoetnet/4857184173/ ,作者zoetnet,CC-BY-2.0)


再举个“栗子”。2018年,知名羊绒服装企业鄂尔多斯对安徽合肥的一家酒店提起诉讼,声称该酒店将其场地租赁给“内蒙古古皇羊绒服饰有限公司”举行特卖会,并以“鄂尔多斯古皇羊绒精品特卖会”为招牌销售羊绒衫等产品,侵犯了其两件“鄂尔多斯”商标,并索赔10万元。


酒店方则以“鄂尔多斯”仅描述产地来源、不构成商标性使用,以及酒店仅为场地租赁方、也履行了详尽审查义务等为由,对鄂尔多斯公司的诉讼请求予以反驳。


对此,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支持了酒店一方。一审判决认为,标牌上标注的"鄂尔多斯"字样对于一般消费者而言,确有与"鄂尔多斯"注册商标相关联的指向意思,但是商标的功能是指示商品的来源,最终指向的对象是商品本身,鄂尔多斯公司在被诉侵权商品本身不侵权的情况下,仅凭招牌上标注的"鄂尔多斯"字样指控侵权不当


此外,合肥中院还认为,酒店方仅是出租场地,“鄂尔多斯”也确是地名,酒店方要求特卖活动举办人提供了主体资格、商标权证书、商标权许可使用合同和承诺函等材料,尽到了适当的注意义务。因此,法院认定鄂尔多斯公司指控酒店方商标侵权的证据不充分,并驳回了其诉讼请求。随后鄂尔多斯公司上诉至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但安徽高院二审仍维持了原判。

二维码3.png

(2017)皖民终669号

▇ 扫码查看知产宝

二审判决书


可以看出,在酒店内售假这件事上,酒店方是否承担责任还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品牌维权找酒店,酒店该咋办?

据知产宝数据显示,鄂尔多斯公司近年来对北京、湖南、河南、安徽等全国多地的酒店特卖会颇为关注,先后提起了至少五起商标侵权诉讼,且均是直接将酒店方诉至法院;路易威登、香奈儿等品牌则更是起诉酒店内售假行为的“常客”,每年在全国各地都有多起案件处理。


而像他们一样遇到维权“找不到人”的困境的品牌方,大抵不在少数。


对于品牌方而言,找到真正售假的公司很困难,但找到酒店就容易得多了,抱持着“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心态,品牌方只好将这股“火”一股脑全发泄在酒店方身上。


那么,星级酒店在这些案件当中究竟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酒店方真的应该为此负责么?


question-mark-1019983_960_720.jpg


陈军认为,在最近被曝光的亚洲大酒店内涉嫌售假事件中,如果销售侵权商品的主体为酒店方,那么酒店方需要承担商标侵权责任无疑。但是,如果主体为从星级酒店租赁场地的第三方,则商标侵权直接责任主体为第三方。


至于酒店方是否需要承担商标侵权赔偿责任,则需要看星级酒店对第三方销售奢侈品的事实,主观上是否知道或应当知道。


“如果是第二种情形,酒店方如果想规避自身商标侵权风险,应重点查明场地租赁主体的身份,所销售商品是否有合法进货渠道等。”陈军说。



图片来源 | 网络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判了!三星被判向苹果支付5.386亿美元赔偿

    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法院一个陪审团,当地时间2018年5月24日一致认为,因侵犯涵盖智能手机技术外观设计专利和发明专利,三星应支付苹果共计5.386亿美元损害赔偿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