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康信视点 | 不小心买了侵权产品成为了被告,该怎么办?

2019-12-05 09:46 · 作者:韩建伟   阅读:6528

以下文章来源于康信知识产权 ,作者韩建伟

作者 |  韩建伟  北京康信知识产权代理有限责任公司


(本文系知产力获得授权的稿件,转载须征得作者本人同意,并在显要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本文3874字,阅读约需10分钟)



常见的专利侵权诉讼中的抗辩方式有如下几种:不侵权抗辩、现有技术抗辩、先用权抗辩、合法来源抗辩、权利用尽抗辩。本文重点介绍下后四种抗辩方式。

为了更好的进行说明,我们可以把这四种抗辩方式分为两组:第一组为现有技术抗辩和先用权抗辩,第二组为合法来源抗辩和权利用尽抗辩。这两组区分的原因很简单,第一组为申请日前发生的预定行为成为抗辩的理由,第二组是包括授权专利的产品被出售后产生的预定行为成为抗辩的理由。

在之前的文章中介绍了现有技术抗辩和先用权抗辩:

 现有技术抗辩如何使用?


本文中重点介绍合法来源抗辩和权利要求用尽抗辩


合法来源抗辩


先看一个例子:




在这个例子中,甲在2017年1月1日申请了专利,并获得了授权。在专利获得授权之后,乙在未获得甲的专利实施许可的情况下,自行开始生成A产品并进行出售,其中,A产品使用了甲的专利技术。丙从乙公司购买了A产品并进行销售。甲发现丙在销售侵权其专利权的产品后,将丙告上法庭。


丙其实觉得自己很冤枉,因为自己并不知道进行销售的A产品侵权,而且,丙也是通过合法渠道进货的。在这种情况下,丙可以使用合法来源来进行抗辩。


专利法第70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能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不承担赔偿责任。


从合法来源抗辩来看,专利希望遏制制造者的制造以及销售等行为,对于像丙这种的不知情的吃瓜群众来讲,其如果承担赔偿责任对其似乎有所不公。因此,合法来源抗辩规定了,如果能证明产品合法来源,则不需要承担赔偿责任。需要强调的是,合法来源抗辩并不意味着丙不侵犯专利权,只不过丙不需要进行赔偿而已。


下面来看一个具体的例子:


曹立英拥有名为“一种新型复合龙骨结构”的实用新型专利,该专利于2014年12月17日获得授权公告,专利号为201420466666.1。2015年9月20日,经查知,由中铁建设集团担任建设单位的北京市某区的房屋项目工地正在使用涉嫌侵犯该专利的产品,产品并非曹立英生产且未经曹立英同意使用。为此,曹立英故诉至法院:1、请求判令中铁建设集团立即停止使用专利侵权产品;2、请求中铁建设集团中铁建设集团赔偿损失50万元。


中铁建设集团答辩称,其对涉案侵权产品客观上具有合法来源,并向法院提交了其使用的产品系租赁使用具有合法来源的相关证据;同时主张其不知道涉案产品是侵权产品,其主观上其无侵权故意,综上,故请求法院判决驳回曹立英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认定中铁建设集团能证明其使用的专利侵权产品客观上具有合法来源,主观上其无侵权故意,即涉案侵权产品主观上来源合法,故其依法仅需承担停止使用侵权产品的法律责任,而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故判决如下:一、中铁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使用本案涉案侵权产品;二、驳回曹立英的其它诉讼请求。


合法来源抗辩有一个关键的点在于被诉侵权方没有主观侵权故意,其确实不知道所销售或者使用的产品是专利产品。在这个案子中,中铁建设集团其租用设备的目的是为了进行工程建设,这个设备并不是中铁建设集团的主营业务,因此,中铁建设集团没有必要故意侵犯曹立英的专利权,并且,中铁建设集团还能够提供合法的租赁合同,在这种情况下,中铁建设集团的合法来源抗辩就成立了。


对于曹立英来讲,虽然没有得到赔偿,但是,此次判决要求中铁建设集团立即停止使用专利侵权产品,这样,中铁建设集团如果还希望使用这个专利产品的话,也只能从曹立英那里进行租赁。这对于专利权人来讲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不过,如果这个案子放到现在,曹立英也无法停止中铁建设集团使用该侵权产品。这是因为在2016年最高院颁布了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专利权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25条规定:“为生产经营目的使用、许诺销售或者销售不知道是未经专利权人许可而制造并售出的专利侵权产品,且举证证明该产品合法来源的,对于权利人请求停止上述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行为的主张,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被诉侵权产品的使用者举证证明其已支付该产品的合理对价的除外。


中铁建设集团对于其使用的涉嫌侵权产品是支付了合理的租金的,这种情况下,其并不需要停止使用该涉嫌侵权产品。这就叫做支付了该产品的合理对价。如果涉嫌侵权的产品市场租赁价格是100元每天,假设中铁建设集团租金仅仅是1元每天,则中铁建设集团就没有支付该产品的合理对价。也就是说,中铁建设集团明知道这个产品租赁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的情况下,还进行租赁,说明中铁建设集团可能知道其中的猫腻,此时就需要承担停止使用涉嫌侵权的产品了。


合法来源抗辩虽好,但是也要防止被诉侵权人的滥用,因为被诉侵权人有时会造假来说明被诉侵权产品的来源合法,从而逃避侵权责任。这是由于这一点,实际情况中,合法来源抗辩还是有很多失败的案例的。下面我们来看这样的一个案例:


2009年11月12日,姜铁军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一项名称为“包装桶(九)”的外观设计专利,该专利于2010年7月7日被授权,专利号为ZL200930268185.4,至今仍然有效。2010年8月1日,哥俩好公司与姜铁军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该合同约定哥俩好公司从专利权人姜铁军处取得包括“包装桶(九)”在内的三项外观设计专利的独占许可。


2014年4月16日,哥俩好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在位于北京市通州区马驹桥镇“西周路”与“兴华南街”交叉路口处东侧的由刘永现经营的鑫友利达中心购买了标称“哥俩好”的胶水产品一桶,销售单价为100元。

鑫友利达中心主张其销售的哥俩好胶水产品均有合法的进货来源,并非侵权产品。鑫友利达中心为证明其销售的哥俩好胶水产品具有合法来源,当庭交了显示为“北京市佳顺建材配送中心”的手写发货单若干张及显示为“北京阔美建材有限公司”的打印销售出库单一张,该打印销售出库单加盖有北京阔美建材有限公司印章,记载有“哥俩好万能胶7L,数量2桶,单价142元”等内容。前述各单据中记载的内容均未显示与鑫友利达中心或刘永现之间存在何种关联关系。从(2014)京长安内经证字第9319号公证书中记载的公证购买产品可知,涉案侵权产品的销售单价为100元,而其提交的合法来源证据中显示的进货价格明显高于鑫友利达中心销售涉案胶水产品的价格,故前述证据均不足以证明鑫友利达中心销售的涉案胶水产品具有合法来源。


在这个案例中,被告就希望造假的合法来源证据来规避侵权责任,不过被告造假的手段太差,卖100元的胶水进价竟然是142元,被法官一眼看穿!


权利用尽抗辩





甲于2017年1月1日就A产品申请了专利,随后该专利获得授权。丙公司跟甲公司是竞争对手,丙公司希望购买甲公司的产品,但是自己又不想出面。此时,乙公司从甲公司购买了产品用于自己使用,丙公司知晓之后,从乙公司购买了部分该专利产品。此事被甲公司知道后十分气愤,由于其和乙公司的合同中并没有约定乙公司不能出售该产品,所以甲公司就无法以乙公司违反合同为由告乙公司。经过仔细考虑,甲告乙公司侵权了其专利权。当然,甲也可以告丙公司侵犯了其专利权。


在这个案件中,丙公司和乙公司所购买的产品都直接或间接来源于专利权人自己,这与合法来源抗辩不同,合法来源抗辩中的被告的产品来源并不是来自于专利权人。既然乙丙公司的产品均是出自甲公司的,这就说明购买方已经支付了专利所带来的产品溢价。专利的费用无需多次支付,甲公司的专利权利在其产品出售后就已经用尽,因此,乙和丙并不侵犯其专利权,这一点明确记载在专利法中:


专利法第六十九条规定了:“专利产品或者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由专利权人或者经其许可的单位、个人售出后,使用、许诺销售、销售、进口该产品的。


需要强调的是,权利用尽只针对了两种情况:一种是专利产品,一种是依照专利方法直接获得的产品,这并不包括专利方法(例如,一种收短信发送方法)以及外观,所以,权利用尽对于产品型专利是非常好用的,对于不直接产生产品的方法权利要求以及外观是不好用的。

下面看一个例子:


在邹义功与雪乡酒业公司案中,牡丹江酒厂使用邹义功的外观设计专利生产、销售牡丹江特酿白酒,雪乡酒业公司通过回收废旧的牡丹江特酿白酒酒瓶,包装其生产销售的雪乡情白酒。法院认为,我国现行法律对于回收利用他人享有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产品是否属于权利用尽情形、是否构成侵权没有明确规定。在此情况下,简单作出判决不利于问题的彻底解决。最终,法院促使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调解协议。

假定不考虑外观专利不适用权利用尽的问题,我们来对这个例子进行分析:在这个例子中,被告回收了原告生产的瓶子来卖酒,这种情况下,不能认为被告为外观专利付了钱,因为一个酒瓶的回收价格并不是取决于整个酒瓶的外观,所以我觉得回收酒瓶不能适用于权利用尽。换一个角度,如果被告是买了原告的酒,然后把酒倒掉再换上自己的酒来进行销售,此时似乎可以认为被告已经支付了外观专利的合理价格了,此时我觉得可以适用于权利用尽。另外,如果被告卖的酒造成了消费者的混淆,此时可以起诉被告不正当竞争,不正当竞争的胜诉可能性反而更大。


简单总结一下,如果专利侵权诉讼的被告的产品是从专利权人手里买到的,则使用权利用尽抗辩,如果是从非专利权人手里买到的,则使用合法来源抗辩。



来  源:康信知识产权
联系电话:010-56571588
邮  箱:cn@kangxin.com
网  址:www.kangxin.com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左滑右滑”可能侵权了!Tinder对探探等app提起诉讼

    Bruce“左滑不喜欢,右滑喜欢”——不少80后、90后甚至00后的小伙伴都玩过或听说过一款名为“探探”的社交软件,而左滑右滑这种社交模式便直接源自美国的“Tinder”这款app。
  • 广告中宣称取得境外专利违反广告法吗?

    1994年《广告法》第十一条、2015年《广告法》第十二条均规定:“广告中涉及专利产品或者专利方法的,应当标明专利号和专利种类。”“未取得专利权的,不得在广告中谎称取得专利权。”“禁止使用未授予专利权的专利申请和已经终止、撤销、无效的专利做广告。”
  • 百度无人驾驶中国专利布局分析

    2017年7月5日,百度开发者大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在上午演讲环节中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亲自乘坐百度的自动驾驶汽车从百度赶往大会现场,并利用现场大屏幕向在场参会嘉宾进行了互动演示。这是百度无人驾驶的首次公开亮相,在大会上百度随后发布了无人驾驶开放平台Apollo。
  • 无线星球又一专利被宣告无效,华为暂胜一局

    非专利实施实体(NPE)无线星球有限责任公司(下称无线星球公司)与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华为技术公司)在国内外的专利侵权纠纷仍在继续,继前不久无线星球公司的第200680056734.5号“用于在利用OFDM技术的通信系统中的符号映射的方法和设备”专利被宣告无效之后,近日,无线星球公司又一件通信领域专利被宣告无效。
  • 知识产权裁判尺度之商标恶意注册边界的量化分析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知识产权审判领域改革创新若干问题的意见》,在其中第三部分的第一小点中明确提到要从根本上解决知识产权裁判尺度不统一等难题。就商标授权确权案件,相关法律条款的规定本身就给裁判尺度的统一带来巨大的困难。比如,经常会适用到的商标法第三十二条的“他人已经使用并有一定影响的商标”、第十三条的“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的“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
  • 一文弄懂专利申请——专利三部曲之授权

    专利的授权阶段:指从申请人向知识产权局提交专利申请,经过知识产权局的审查,到最终由知识产权局做出授权决定或驳回决定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