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每周速览 | 英特尔等为抗疫承诺开放知识产权许可;中国PCT专利申请量首次第一

2020-04-12 11:12 · 作者:布鲁斯   阅读:7369
编译 | 布鲁斯


 战疫  英特尔、Mozilla等加入开放承诺以战新冠疫情



北京时间4月10日消息,英特尔(Intel)、Mozilla、知识共享组织(Creative Commons)等多个组织已经加入了开放式抗疫承诺(Open COVID Pledge),以在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斗争中提供知识产权。

为了支持该承诺的目标,公司、机构和大学将向任何开发有助于诊断、预防或治疗该病毒的技术的人免费授予其专利、著作权等的许可。许可将从2019年12月1日起生效,并将持续到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冠病毒大流行正式结束的一年后。

据悉,“开放式抗疫承诺”旨在避免研究人员和企业主因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创建的任何工具而被起诉。一旦世界恢复正常,这些公司再合作提出商业上合理的许可条款,不过他们也可以根据需要重新主张其知识产权。

到目前为止,开放式抗疫承诺还获得了DLA Piper、Unified Patents、知识产权理念实验室(the Idea Laboratory for Intellectual Property、Fabricatorz基金会、基础医学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llied for Essential Medicines)、犹他大学S. J. 昆尼法学院以及美利坚大学华盛顿法学院信息司法和知识产权项目(the Program on Information Justice and Intellectual Property at American University Washington College of Law)的支持。



继VirnetX后又一公司起诉苹果FaceTime和iMessage专利侵权



据PatentlyApple 4月8日报道,一家名为VoIP-Pal(VoIP-Pal.com)的公司已于4月7日对苹果公司(Apple Inc.)以及包括谷歌、亚马逊和Facebook / WhatsApp在内的许多其他公司提起了专利侵权诉讼。

在针对苹果公司的诉讼中,VoIP-Pal声称苹果的FaceTime和iMessage系统侵犯了名为“生产用于VoIP通信的路由消息”的10218606号专利。VoIP-Pal表示,苹果正在将VoIP-Pal发明的技术用于其两个最受欢迎的功能中。

不过,据报道,VoIP-Pal的这件涉案专利于2018年才申请,但苹果的FaceTime和iMessage早在2010年和2011年就已经开始使用该技术了。法院是否会驳回原告起诉尚需等待结果。



WIPO:2019年中国PCT专利申请量首次打破美国垄断 跃居全球第一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4月7日在瑞士日内瓦发布新闻称,2019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WIPO《专利合作条约》(PCT)框架下国际专利申请量最多的国家。


据称,2019年通过WIPO的PCT体系提交的国际专利申请总量为265,800件,增长率为5.2%,其中2019年中国通过PCT提交了58,990件专利申请,成为PCT体系的最大用户,终结了美国(57,840件)41年的统治地位。此前,自PCT于1978年投入运作以来,美国一直占据PCT申请量榜首。

“这突出表明长期以来,创新地理格局在向东方转移,亚洲申请人提交的申请现已在全部PCT申请中占半数以上,”WIPO总干事弗朗西斯·高锐(Francis Gurry)表示。1999年,WIPO从中国收到276件申请。到2019年,这一数字飙升为58,990件——短短20年增长200倍,高锐指出。

“与此同时,知识产权日益成为全球竞争的核心。尽管如此,必须强调创新不是零和游戏——全球创新净增长对每个人而言——不论其身居何处——都意味着使人受益的新药、新通信技术和应对全球挑战的新方案。我很高兴产权组织的知识产权服务正在世界各地成功地推动创新,传播创新。”高锐表示。

数据显示,2019年PCT前五大用户除中国和美国外,还有日本(52,660件)、德国(19,353件)和韩国(19,085件)。中国华为公司以4,411件申请连续第三年成为企业申请人第一名。位居其后的是日本三菱电机株式会社(2,661件)、韩国三星电子(2,334件)、美国高通公司(2,127件)和中国广东欧珀移动通信有限公司(1,927件)。在教育机构中,加利福尼亚大学以470件已公布申请蝉联2019年榜首,清华大学以265件位列第二,之后是深圳大学(247件)、麻省理工学院(230件)和华南理工大学(164件)。

此外,2019年,通过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体系提交的国际商标申请量为64,400件,增长率为5.7%,2019年使用马德里体系提交国际商标申请最多的仍是美国,其次是德国、中国、法国和瑞士;通过工业品外观设计国际注册海牙体系为工业品外观设计寻求保护的数量为21,807项,增长率为10.4%。

2019年商标所有人根据统一域名争议解决政策(UDRP),向WIPO仲裁与调解中心提交了3,693起案件;同时,WIPO的20多项条约在2019年新增55项加入或批准,WIPO的初步财务结果显示盈余约9,750万瑞郎。(综合WIPO、新华社报道)



 战疫  日本特许厅发布通知:明确对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申请人实施相关救济措施



日本特许厅(JPO)4月3日在其官网上发布《关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程序的处理》的通知。

根据该通知,在JPO申请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外观设计专利和商标的申请人,如受疫情影响而未能在指定和法定期限内完成相关手续的,可以提供相关说明,被认可后可接受JPO的救济。通知内容包括救济措施所涵盖对象、认可期限及与救济措施相关的法律条款、咨询窗口等。

JPO曾于3月底在其官网上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期间申请手续等》的通知并于4月3日进行了更新,通知告知JPO将正常接收包括电子申请在内的所有手续,并在受理大厅采取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防护措施敬请前往人员配合。同时也向用户推荐使用电子系统或邮寄的方式办理相关手续(详见:https://www.jpo.go.jp/e/news/koho/covid19.html;http://www.jpo.go.jp/news/koho/info/covid19_shutsugan.html)。(来源:国家知识产权局政务微信)



《堡垒之夜》游戏表情侵权案进展:法官仅允许原告保留虚假宣传主张



游戏《堡垒之夜》(Fortnite)的开发商Epic Games此前因游戏中的动态“表情”被诉侵犯著作权,近日该案有了新进展。

Epic在这起针对其“Phone It In”表情的诉讼中成功说服法官驳回了原告大部分主张,不过法官认为原告萨克斯演奏家Leo Pellegrino可以继续保留有关虚假宣传的主张。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法官在上周早些时候对此案做出了裁决,对其是否可以拥有独特舞步提供了宝贵的法律探索。目前的结果对Epic来说不错。

Pellegrino去年(2019年)起诉Epic在《堡垒之夜》中的涉案表情涉嫌盗用他的形象。他表示,“Phone It In”舞蹈与他的音乐表演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Epic抄袭了该曲目以借助他的名声获利。联邦地区法院法官John Padova没有被其观点说服。法官驳回了Pellegrino的8项主张中的7项,并拒绝了修改和重新提交这些主张的请求,认为这些推论存在严重缺陷。

Padova说,Epic已充分利用表情符号“转化”了Pellegrino的形象,因此受到《第一修正案》的保护。舞蹈可能是可识别的,但这与Pellegrino身份的其他方面并无关系,这使得该动作“主要是Epic的表达,而非Pellegrino的形象”。Pellegrino还为该舞蹈申请了商标,但这些主张也没有成立。

评论人士称,尽管此案并不能证明复制舞蹈是合法的,并且绝对不能证明其具有道德性,但它缩窄了针对表情提起诉讼的胜利之路。



 战疫  定了!INTA年会将在休斯顿举行



据国际商标协会消息,国际商标协会INTA 2020年年会(INTA 2020 Annual Meeting)已经确定将移至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举行,时间是2020年11月16日至20日。

INTA在消息中表示,今年年会的报名将于6月初开放。针对有资格参加领导人会议(Leadership Meeting)的人员(担任领导职务的INTA成员,委员会、顾问委员会和项目团队的成员)的活动将于11月15日星期日开始。



欧盟法院:亚马逊无需为存储假冒商品承担责任



当地时间4月2日,欧洲法院(CJEU)对一件长期悬而未决的案件作出判决,认定亚马逊无需为存储假冒商品而担负法律责任。此次判决与去年(2019年)11月佐审官作出的意见一致。虽然该判决可能令打击假冒者有些许失望,但亚马逊做出了回应,承诺在其平台上“将假冒商品归零”。

这起案件最初在2014年由化妆品公司Coty提起,原因是一位Coty测试消费者使用了亚马逊来订购“Davidoff Hot Water”香水(Coty为DAVIDOFF欧盟商标的被许可人)。该产品属于“由亚马逊配送”(Fulfilled by Amazon)的商品,亚马逊可以通过这一平台来代表第三方卖家存储和分发产品。

Coty最初向亚马逊发送了正式通知,要求其返还所有存储在其仓库中的香水。但亚马逊配送的30个中有11个是来自亚马逊无法识别其身份的另一个商家。Coty随后在德国起诉亚马逊商标侵权,该案最终被抛给了欧洲法院来作出决定。

欧洲法院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一家代表第三方卖家存储商标侵权商品的公司(即使其未意识到侵权),其自身是否使用了该商标。此次判决承认,要构成侵权,这样一家公司(本案中即亚马逊)“必须像卖家一样追求将商品出售或投放市场的目的”,该案中“两家相关的亚马逊公司自身没有提供要出售的商品或将其投放市场,只是第三方卖家在追求这一目标”。

该判决似乎澄清了在线市场在销售或存储假冒商品方面的责任范围。Coty以及其他主要品牌(尤其是在奢侈时尚领域)的看法是,亚马逊和eBay等在线平台应对其仓储和交付的假冒商品负责。但是,此次的判决表明,至少在欧盟,这种观点不会成立。

亚马逊对此判决表示欢迎,并在声明中表示会“继续投入大量资金与不良行为者作斗争”,并“致力于将假冒产品降至零”。

有评论人士认为,此次欧洲法院仅回答了德国法院向其提出的一个狭窄问题,即一家公司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存储商品是否使用了商标,但如果将在线平台在任何销售中扮演的全部角色都提上法庭,那么关于责任承担的答案是否会有所不同还有待观察。



 战疫  WIPO发布疫情期间马德里体系运转最新安排



近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为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也就疫情期间有关马德里体系的运转采取了应对措施。

WIPO表示,其已经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各国针对疫情采取的应对措施可能对马德里商标国际注册体系的用户产生影响。为保障马德里体系保持顺畅运转,确保马德里用户、各成员国知识产权局和WIPO国际局等在马德里体系流程中可能受到的影响降到最低,WIPO特别做出一些安排,包括与WIPO的邮政通信暂停,马德里体系用户可采取的补救措施和时限的延长,关于证明文件和摘录服务的临时措施,等等。详情可登录WIPO网站及WIPO中国微信公众号了解。(来源:WIPO中国微信公众号)


日本意匠法修正案部分条款生效



日本专利局(JPO)公布了意匠法(即外观设计法)修正案,大多数修订条款从2020年4月1日生效,部分条款稍晚生效,具体日期待定。修正案对注册程序和权利实施都有影响。

最显著的变化是,保护期限延长至申请日起25年。该条适用于2020年4月1日或之后的申请。此前,保护期为注册之日起20年。此外,修正案允许包含多个外观设计的注册申请,但相关条款的生效日期待定。一旦实施,申请人将能提交属于洛迦诺分类同一类别的多个外观设计的注册申请。

本次意匠法修正的重点还包括:扩大意匠权保护范围,将图形用户界面(GUI)、建筑物的设计(内部和外部)及有形物体(小汽车、包和瓶子等)的可移动特征纳入意匠权保护范围内;扩大判断是否具备创造性的理由;扩大关联意匠保护;等等。修改幅度较大,对申请人的申请布局策略有较大影响。日本以外地区的申请人应充分了解并善用这些新施行的规定,以便完善地保护自己的权益。


 战疫  USPTO为应对疫情延长部分期限



3月31日,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发布了预警,表示其已根据最近签署的《冠状病毒援助、救济和经济安全法》(CARES法案)行使其临时权力,宣布可延长提交部分与专利和商标相关的文件以及支付部分所需费用的时限。该警报还提醒利益相关者:尽管USPTO仍开放办理所有专利和商标业务,但所有现场会面实际上都将通过电话和/或视频进行,直到另行通知。

与专利、商标相关的延期信息分别在两份豁免通知中提供。通知中列举了可能有资格延期30天的专利和商标程序中具体的各种期限。通知中明确道,相关专利或商标的截止日期必须在2020年3月27日至2020年4月30日(含)之间,并且提交或付款时必须附有说明,说明延迟是由于新冠病毒疫情暴发,方能符合延期条件。

与专利相关的延期通知中,还为截止日期为2020年3月27日至2020年4月30日(含)之间的专利审判申诉委员会(PTAB)特定事项提供了额外的救济。通知中建议,有关其他必要的时限延长或重新开放,利益相关者可与PTAB或商标审判申诉委员会(TTAB)联系。


《使命召唤》中使用悍马免遭商标侵权诉讼



电子游戏开发商动视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 Inc)曾因在旗下广受欢迎的游戏《使命召唤》(Call of Duty)中使用了悍马军车而遭遇商标诉讼,而2020年3月30日,负责审理该案的法官宣布驳回了原告起诉,认为动视暴雪应免遭商标侵权指控。

原告悍马汽车生产商AM General LLC因动视暴雪将悍马军车纳入《使命召唤》,而于2017年起诉之,认为其应承担商标侵权责任。动视暴雪则予以否认,称其享有在战争游戏中描绘官方军事装备的《第一修正案》权利。

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法官乔治·丹尼尔斯(George Daniels)近日驳回了该诉讼,称消费者不太可能会误以为这家汽车公司与互动式战争游戏《使命召唤》相关。

丹尼尔斯表示,动视暴雪在没有悍马的情况下制作电子游戏也是有可能的,只不过悍马品牌的加入进一步增加了游戏的真实感并发挥了非商业性交易的作用。“如果现实主义是一个艺术目标,那么现代战争游戏中出现的实际军队使用的车辆无疑是帮助这一目标的实现。”

此外,《使命召唤》对悍马的使用并没有让消费者感到困惑,因为AM General的商标使用是为了向军队出售汽车,而动视暴雪则是为了说服消费者购买逼真的现代战争模拟电子游戏。


 战疫  华为中兴与Conversant的FRAND案件延期审理



3月25日,英国高等法院法官Hacon在审理Conversant无线许可公司与中国设备制造商华为和中兴之间的FRAND许可纠纷案时认定,在新冠病毒疫情持续期间,不能以书面意见为主要依据对普通法案件进行远程审理。

Hacon的裁决意味着这起涉及公平、合理和无歧视(FRAND)专利许可案的听审至少要延迟到2020年10月。该裁决为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法院在新冠病毒疫情持续期间进行庭审提供了有用的参考。

该案原计划于2020年4月27日进行听审。该案的早期诉讼阶段,高等法院驳回了Conversant提出的公开第三方专利许可的申请。

华为和中兴因疫情向高等法院申请将听审延期。Conversant表示反对并建议通过书面方式处理该问题。Hacon认为,由于有些问题需要盘问,且所涉费用高昂,适当的做法是取消4月的听审日期并进行延期。当事人可在2020年10月1日后的第一个可用日期申请进行新的听审。

图片来源 | 网络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干货 | 三个维度全面梳理商业秘密案件管辖问题

    商业秘密法律保护的基本前提是厘清商业秘密案件的管辖问题,本文旨在从民事侵权、刑事犯罪、行政执法三个角度,全面梳理商业秘密案件的管辖。
  • 陈宇:电子证据的司法审查与认定

    法律实践中对于电子数据的认定没有做出细化的规范和认定,如何正确安全的应用电子数据存证工具,且将繁琐复杂的数据存证在确权维权过程中同时达到强效力和高效率,成为产业界普遍存在疑虑的地方。
  • 美国律师的第七封来信:在英国进行商标侵权诉讼的规则是什么?

    本文是在英国进行商标争议诉讼的五个重要建议/指引。
  • 王捷:互联网企业存证需求、痛点与思考

    本文系根据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UC事业群法务经理王捷在知产+育才扶秀第五期以电子数据存证与实务为主题的活动中的发言整理,内容经由王捷女士确认。
  • 著作权权利平行、移转与对抗规则再研究

    实践中最为常见的著作权取得方式是“法律拟制取得”,各著作权人处于平等的法律地位。每一个平行的权利人均可对外发生权利一权二卖的行为,而解决一权二卖的纠纷需从著作权的移转规则入手。对著作权转让合同的公示不足以突破平行权利人的界限,其作用仅限于源自同一著作权出让方的各受让人之间的对抗。而著作权转让合同登记对抗规则一旦成为生效的法律规则,其后果必然是著作权善意取得制度的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