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产力,为创新聚合知识产权解决方案

《传奇》代理商千里逃亡背后,这些关键点你注意到了吗?

2020-07-03 18:30 · 作者:不选   阅读:2302




李某某违反规定逃离监视居住地点行为背后的问题,或许更值得探索。


作者 | 芬迪
编辑 | 笺柒




震惊圈内外读者的《传奇》代理商千里逃亡事件迎来了最新进展。

 

7月2日消息,针对娱美德公司及株式会社ChuanqiIP在授权其合作方李某某及金丰星际公司相关事件中的行为,《传奇》游戏著作权人亚拓士发布严正声明。

 

亚拓士公开对李某某szjfxj.com网站伪造授权非法牟利一事进行谴责,要求娱美德方立即停止错误行为、立即终止与金丰星际包括“深圳金丰星界”公司及李某某的一切直接或间接的合作。

 

这场现实版“越狱”也因牵扯《传奇》IP授权而广受关注,多家媒体对此事进行了追踪报道。但事实究竟如何?几大疑点有待解答。




一、《传奇》经销商为何千里逃亡?



 

6月或许是李某某此前未曾料想过的“传奇”月度。

 

6月9日,江西宜春市公安局宜阳分局发布了一则悬赏通报:近期,该局正在侦查一起涉嫌侵犯著作权案,李某某为主要犯罪嫌疑人,在逃,现决定对其公开悬赏缉拿,金额5万元。

 

6月15日,平安宜春发布公告称,宜阳分局于5月15日抓获并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的李某某,违反规定逃离监视居住地点,现对李某某上网追逃。

 




作为多家IT企业的实际控制人,李某某为何被捕?公开资料显示,李某某被抓系因“竞争对手”江西传奇创盟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江西传奇公司)的报警。

 

据悉,江西传奇公司称,经亚拓士、蓝沙信息授权,江西传奇公司是网游《传奇》授权、维权的唯一窗口,享有独占性地位。李某某控制的金丰星界科技有限公司从韩国娱美德公司拿到网游传奇的授权,侵犯了江西传奇公司的著作权,因而向宜春警方报警。

 

此后,李某某历经了机场落网、监视居住、逃脱看管、逃回湖北荆门等一系列事件。




二、亚拓士最新公告:李某某靠 PS 获得授权




公开资料显示,娱美德与亚拓士公司系《传奇》IP的共有著作权人。2001年,亚拓士与盛趣信息(原盛大游戏,下同)签署《软件许可协议》。娱美德、亚拓士、盛大游戏(现盛趣,下同)三方在2002年7月14日签订《补充协议》,将娱美德追加为《软件许可协议》的共同授权人。2004年,亚拓士被原上海盛大收购。

 

此后,亚拓士公司、娱美德、盛趣及各地经销商之间因授权问题多次进行诉讼。

 

而此次跨省追捕事件亦与授权问题密切相关。

 

7月2日的最新声明中,亚拓士称,娱美德方已被禁止在中国向第三方进行改编权授权,更不应当与涉嫌伪造文件的李某某相关公司签约。

 




声明显示,2019年3月,娱美德方针对gdy.com等5个传奇私服推广网站与金丰星际签署了授权协议。

 

2019年6月18日,金丰星际网站szjfxj.com发布了一份明显带有伪造痕迹的《制止著作权侵权授权声明》,亚拓士发现后与娱美德方进行了核实,娱美德方明确确认“未出具过该声明”。

 

而近期该网站公布过的另一份原版《制止著作权侵权授权声明》使得此伪造事件最终真相大白:真正的授权书中的授权“特定BBS网站(2hq.com、63.com、6ay.com、6xq.com、7xq.com)运营的权利”被PS修改成了伪造授权书中的授权其“运营、改编以及授权第三方使用的权利……”。

 



《制止著作权侵权授权声明》伪造(上)与原版(下)对比


那么,李某某及其控制的金丰星界等的行为是否涉嫌侵犯著作权罪?对此,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负责人戎朝表示,本案虽不具有典型著作权犯罪的特点,尚没有证据证明李某某实施了直接损害著作权人权利的行为。本方中各方主体纠葛已久,围绕着涉案游戏的著作权纠纷不断,部分判决书显示,亚拓士和娱美德公司是涉案游戏的共同著作权人。而李某某的公司正是从其中娱美德公司处拿到授权。

 

尽管李某某公司的权利来源是否合法尚存在争议,其篡改授权文件的行为从目前看也是不争的事实,无论本案是否涉及企业纠纷,只要李某某的行为损害了著作权人的利益,符合刑法中关于侵犯著作权罪的主客观要件,李某某就有可能构成侵犯著作权罪




三、跨省逃亡!两地警方陷入舆论风波




逃至湖北荆门的李某某频繁在媒体上露面,也将民众的注意力吸引至湖北荆门与江西宜春两地管辖权的争论上,对此,戎朝认为,江西宜春警方对其控制的法律依据为《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94条(一)、(二):公安机关对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犯罪嫌疑人,可以监视居住:可能判处管制、拘役或者独立适用附加刑的;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采取监视居住,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的。


戎朝称,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湖北荆门警方尚无管辖权。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5条的规定,刑事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如果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更为适宜的,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的公安机关管辖。但根据目前的信息,尚没有证据证明湖北荆门是李某某的犯罪地和居住地。

 

即使湖北荆门是李某某的犯罪地或居住地,江西宜春警方已经先行立案侦查,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6条的规定,几个公安机关都有权管辖的刑事案件,由最初受理的公安机关管辖。必要时,可以由主要犯罪地的公安机关管辖。

 

因此,除非有特殊情况,在江西宜春警方已经进行管辖的情况下,湖北荆门警方尚无管辖权。

 

在宜阳分局依法对李某某采取监视居住强制措施后,李某某违反规定逃离监视居住地点行为背后的问题,或许更值得探索。

 

惊心动魄的逃亡过程背后,李某某是否存在违法行为?其后果又是什么?戎朝对知产力表示,李某某逃跑系违法行为,其法律依据为《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97条(一):公安机关应当向被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宣布必须遵守下列规定:未经执行机关批准不得离开住处,无固定住处的,未经批准不得离开指定的居所。

 

依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99条(一)的规定,李某某在监视居住期间逃跑的后果是被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

 

也有观点认为,若李某某认为宜春市公安局宜阳分局对其采取的强制措施不公,可通过行政诉讼等合法方式维权。但李某某却违反规定逃离监视居住地点,这一行为本身便体现了他对司法公权力的藐视和对抗,而且在客观层面,阻碍了司法侦查程序的进行,对其进行追逃等侦查行为,无疑再次消耗了侦查力量,浪费了宝贵的司法资源。

 

这一行为本身也引发公众对其公司在授权问题上的合法性:

 

如果授权真实合法,李某某为何要逃




四、交锋已久,娱美德、亚拓士再遇“刑民交叉”




公开资料显示,娱美德于2000年开发完成网络游戏《The Legend of Mir II》,并与亚拓士共同拥有著作权,该游戏以《传奇》为名引入中国后,至今已风靡中国近20年,在此期间,该游戏历经多个版本,娱美德与亚拓士在该游戏的著作权相关问题上同样交锋多次。

 



2001年,上海盛大与亚拓士签订许可协议,以30万美元获得《传奇》在中国大陆和香港地区的独占权许可,并改名《热血传奇》在中国运营。

 

2002年7月14日,娱美德向亚拓士出具申明,委托亚拓士行使其作为共同著作权人的一切权利。该委托在中国地区有效期间内(2002年7月14日-2017年9月28日)不可撤销。

 

2003年,盛大宣布研发《传奇世界》。但盛大在2001年与亚拓士签订的合约中,盛大只拥有《传奇》游戏在大陆PC端的运营权,无权基于《传奇》游戏改编权制作任何衍生作品。娱美德以涉嫌侵权和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

 

2004年4月29日,娱美德和亚拓士达成和解,娱美德和亚拓士均有权对《热血传奇》单独与海外第三方签署授权许可协议。

 

2005年,盛大收购亚拓士,盛大成为亚拓士最大股东。

 

2007年,双方就《传奇世界》案达成和解,娱美德认可盛大《传奇世界》著作权,盛大认可娱美德和亚拓士共同拥有《热血传奇》著作权。

 

2017年6月,亚拓士与盛大联合宣布续约。2017年7月,娱美德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针对续约的诉前保全申请,法院裁定停止该续约协议的履行。

 

2018年1月23日,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作出裁决,裁定蓝沙与亚拓士签署的《续展协议》为合法有效的协议。

 

2018年,重庆三中院支持亚拓士提起的诉前保全申请,裁定娱美德、株式会社传奇IP立即停止在中国大陆地区向第三方进行涉及传奇2编权的授权。

 

2019年1月,重庆三中院解除对娱美德、株式会社传奇IP公司停止在中国大陆地区向第三方进行涉及网络游戏传奇2改编权授权的行为保全措施。

 

2019年10月,韩国首尔中央地方法院作出2017民一合562160号判决,蓝沙与亚拓士签署的《续展协议》为合法有效的协议。

 

2019年11月13日,宜春中院作出的(2019)年赣09行保1号裁定书,裁定娱美德娱乐停止在中国大陆向任何第三方进行涉及《传奇2》游戏改编权授权。

 

2020年3月12日,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亚拓士公司的行为保全申请和复议申请。




而本次涉嫌侵害著作权的李某某,早在四年前便因传奇游戏获刑。

 

根据重庆市渝北区人民法院作出的第(2017)渝0112刑初1328号判决显示,李某某曾于2016年伙同他人传播关于传奇IP授权方重庆某公司的负面信息,构成损害商业信誉罪,最终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

 




此次李某某被采取强制措施后逃跑,使得娱美德、亚拓士之间的著作权相关交锋再次遭遇刑民交叉问题。

 

关于如何更好地处理此类案件?戎朝从法律专业角度进行了解答,他表示,以著作权侵权为例,侵权著作权的行为在多数情况下由《著作权法》规制,但若行为人的侵权行为严重损害了权利人的利益,并且扰乱市场经营秩序,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则可能适用《刑法》中的规定进行规制:若行为人构成了侵犯著作权罪或销售侵权复制品罪,则分别按照《刑法》第217条和218条进行定罪量刑。

 

同理,对于假冒注册商标行为、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行为、非法制造、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行为、假冒专利行为、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除了在《商标法》、《专利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中都有所规制以外,情节严重的情况也会由刑法进行规制,分别适用第213条至216条、第219条。

 

在面对知识产权刑民交叉问题时,还是应当将知识产权侵权的民事责任和刑事责任进行严格区分,严格遵守罪刑法定原则,秉持刑法的谦抑性、补充性和最终手段性,谨慎启动刑事司法程序。




结语




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出版工作委员会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2308.8亿元,同比增长7.7%。游戏产业火热市场下吸引大量玩家涌入,继而引发换皮、抄袭等纠纷,同时,因为游戏的生命周期普遍长则2-3年,短则数月,很多被侵权方往往没有时间维权。

 

传奇游戏长青近20年,背后是一场场深刻的维权斗争。此次李某某逃跑事件,在未有结论前,各方媒体也不应过度解读,只需等待司法机关最终的结果。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知产力立场)



  • “江小白”赢了(附最高法再审判决)

    近日,备受关注的重庆江小白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江小白公司)与重庆市江津酒厂(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江津酒厂)之间的“江小白”商标之争有果,最高人民法院一锤定音,“江小白”商标属于江小白公司。
  • 康信视点|浅析商业秘密保护与专利保护的关联性

    识产权中所涉及的工业产权中,以专利权最被人熟知,而每位权利人在获得专利权之初,除了如何申请专利之外,在权利人选择专利保护之前也通常在商业秘密和专利保护之间徘徊,所以对于专利代理人来说,在日常的咨询业务中也会经常面对客户的这类问题,基于此通常专利代理人会向客户解释专利保护和商业秘密的区别,如何界定商业秘密和潜在的专利申请,以及如果选择商业秘密后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因此商业秘密如何与专利保护相关联。
  • 重磅发布 | 2017年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

    由知产力与IPRdaily联合推出的2017知识产权诉讼实务大数据观察榜TOP10正式发布!本次活动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旨在对2017年度我国知识产权代理服务行业进行回顾与总结。
  •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

    4月20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发布《侵害著作权案件审理指南》(下称《审理指南》)。《审理指南》共计2万余字、十一章,内容包括基本规定、著作权权利客体、权利归属的审查,侵害著作人身权、财产权、邻接权的认定,抗辩事由的审查,法律责任的确定,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影视作品著作权、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认定等。 《审理指南》规定,审理侵害著作权案件,在行使裁量权时,应当加大对著作权的保护力度,鼓励作品的创作,
  • 美方发布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 外交部等回应(附完整清单)

    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4月3日下午(北京时间4日凌晨),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布了对华“301条款”调查征税产品建议清单(完整清单可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阅),美方声称此举是为了应对中国所谓“有关强制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转让的不公平贸易行为”。这一举动将可能使中国出口至美国的多种产品受到影响。